正文 第19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19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19章

    这个‘她’指的是李莞,还是别的谁。隐约嗅到了一丝异样,李莞很希望他们继续下去。

    然而并没有。

    李崇把李莞放开,自己挣扎起身,崔氏过来扶他。

    吴氏和罗氏在旁边给宁氏顺气,罗氏继续劝道:“母亲,打也打了,八叔得找大夫看看才行,可不能马虎。”

    宁氏没好气回:“几鞭子死不了他。”

    话是这么,可目光还是忍不住关切的往李崇身上瞥去。看他身旁的李莞,见她垂眸而下,睫毛如扇在眼睑下方投下阴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五官生的越发灵秀,若是旁人家的孙女,生成这般模样,别提多喜欢,可宁氏看着李莞,却怎么都喜欢不起来。

    “今日的鞭打你爹替你受了,你却也不是全然无事。去祖宗牌位前跪三个时辰,把女则女戒抄写十遍,十之后背给我听,另从今开始,一个月内不许出门,若有一样做不到,我亲自动家法,到时候你爹若是阻止,我连他一起教训,听见没有?”宁氏对李莞严厉的。

    “听见了。”李莞顺从回答。

    被两个嬷嬷带去西面祠堂,她们把李莞送进去之后,就把门从外面关了起来,李莞抱膝坐到正中间的一块蒲团上,周围安静的除了她自己的呼吸声,什么都听不见。

    整个祠堂里都是冷冰冰的。

    抬眼环顾一圈,入目皆为李家列祖列宗的牌位,少也有几百个,在最前面的是最新一代的,李莞一眼就看到了她娘的,李张氏素秋……

    李莞对娘亲的印象就是这几个字,还有她留给李莞的那些钱财,其他就再无任何印象。脑中想象着她的模样,但无论勾勒的多具体,最终却都只是想象而已。

    李莞觉得自己并不是个会看人的人,好比宋策,好比李崇。她以为宋策是个好的,可最为黑心肝的就是他;以为李崇是冷漠无情的,他却身体力行用行动证明了他不是。

    回想人们口中的李崇和她亲眼所见的李崇,他是那种因为一次会试不中就从此一蹶不振的人吗?而上一世他突然振作起来,真的是因为苏姨娘吗?

    可如果李崇真的很在乎重视苏姨娘,为什么李莞现在连苏姨娘长什么样都记不起来呢?李崇腹中有才学,这一点毋庸置疑,若是没有才学,他不可能在后来考中状元。

    而在他考中状元以后没多久,为什么又突然死掉了呢。

    各种谜团在李莞脑中扑朔迷离的运转,却始终运转不出一个确切答案出来。

    脑子里装着事情,三个时辰似乎也不是那么难熬。

    当李莞从祠堂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时,春兰和王嬷嬷不知道什么时候守候在祠堂外,看见她走出,两人迎上前,春兰给李莞披上了披风,看她两只眼睛通红,李莞抓起春兰的手看了看,果然有几道触目惊心的红痕,问道:

    “银杏呢?”

    她出门时总是带银杏,如今连春兰都被打了手板子,可想而知银杏肯定也被王嬷嬷罚了,并且更严重。

    春兰对李莞暗自摇了摇头,眼神往后稍稍瞥了一眼,意思让李莞不要多问了,李莞无奈,抬眼看王嬷嬷,只见王嬷嬷冷着一张脸,用十分严肃的表情盯着自己,李莞羞愧的低下了头,轻声了句: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王嬷嬷大大呼出一口气,满腹的教训之言,在看到姑娘这狼狈模样时,王嬷嬷又不出口了,只能叹息。

    春兰扶着李莞,王嬷嬷亲自提着灯笼在前面领路,祠堂这边到了晚上,树影斑驳,越发冷清。

    经过花园,李莞突然停住脚步:

    “王嬷嬷,回去之前,我想先去看看我爹。”

    李崇今可是结结实实挨了好几鞭子,就算没有生命危险,但李莞还是放心不下。

    “老夫人请了大夫,已经喝了药睡下了,姑娘还是先回去吧。”王嬷嬷。

    李莞低头想了想,依旧坚持:“我就去看一眼,他要睡下了我就回来。老夫人命我一个月不许出门,门房也不会让我出去的,您就放心吧。”

    生怕王嬷嬷不许,李莞把宁氏的话拿出来,王嬷嬷很是无奈,甩着袖子对春兰道:

    “扶姑娘去看一眼,别多耽搁。”

    春兰声应答:“是。”

    王嬷嬷吩咐完之后,就自己转入了回揽月筑的路,春兰扶着李莞往铭心院去。

    路上李莞问春兰:“银杏怎么样?”

    “下午她才回来,一回来就给王嬷嬷押着抽了三十下腿肚子,约莫七八下不来床的。”春兰告诉李莞银杏的近况,忍不住道:“姑娘,您这回办的事儿,却是过了。”

    好好一个姑娘,居然被抓进衙门。也难怪王嬷嬷气的直叹息,有这么一桩污点在,姑娘今后嫁人都得有影响。

    李莞不想跟她解释,加快脚步前往铭心院,很快来到李崇的寝房外,寝房的门关着,里面有微弱的灯火,可寝房外,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廊下的两盏纸皮灯笼被夜风吹的晃动,院子里树叶沙沙的响,看样子倒真像是睡了。

    李莞裹了裹披风,正要离开,就听屋里传来一声叹息,听声音像是宁氏。

    猫下了身子,李莞来到窗台后蹲下,这扇南窗不会关紧,不管什么时候都会留一道两指的缝隙,李莞从缝隙里往屋里看,果真看到屋里就点了一盏烛火,李崇趴在床上,后背搭着纱布,纱布下隐隐沁出些红色,宁氏坐在床边的杌子上,不时用帕子拭泪。

    宁氏虽然不喜欢李莞这个孙女,但是李崇那可是相当心疼的。自李崇颓废之后,终日醉生梦死,不思进取,俨然把自己活成了一个笑话,祖父李贤每次回来都要训斥一番,宁氏就会像今李崇护着李莞那般,回回都护着李崇。

    李莞离得比较远,有些听不太清她们刚才在什么,在李崇一句:“好了,娘您就别了。”之后,宁氏一番叹息,把话题转到李莞身上。

    “我今儿虽饶了她,却不代表原谅她了。她在做事之前,根本就没有想过会不会给李家带来影响,元娘是大家闺秀,为人确实有些古板,可府里的事儿她也管的井井有条,菀姐儿如今变成这样,也不能怪她,毕竟不是亲娘,总隔了一层的,你有时候对她也稍微宽容些。”

    李崇没有答话,室内安静好一会儿,李莞以为他们谈话结束的时候,李崇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娘,给菀姐儿找个先生吧。”

    李莞在窗台下听得直努嘴,真希望宁氏能在这时候多表现一点厌恶她的情绪,李莞觉得自己都这么大年纪了,该读的书也读的差不多了,要是让她从头学起,这一的,还不得无聊死啊。

    上一世她为了能跟宋策多一点共同语言,也是攻读过学问的,不秀才水平,但一般女先生水平还是有的。

    宁氏沉吟良久后,才点头了句:“回头我去跟元娘。要请先生的话,也不能只给菀姐儿一个人情,就府里的姑娘们一起吧。”

    房里传出杌子移动的声音,宁氏又来了句:“你自己好生歇着,我回去了。也别总是把元娘拒之门外,灾怎么,她都是你的妻子,你两个孩子的母亲。”

    李崇了什么,李莞没听清,因为她看见宁氏起身,不敢再继续留在窗台下,猫着腰,拉上春兰,迅速往旁边拱门后一躲,刚刚躲好,就听见房门从里往外打开的声音,宁氏披着斗篷,从屋里走出,身边竟然一个伺候的都没跟着。

    也不知道他们母子大半夜的不睡觉,凑在一起什么不能让人听见的话。

    心里纳闷极了,等宁氏从铭心院离开之后,李莞才从拱门后走出,犹豫了一番,还是决定今晚不去看李崇了,省得秘密没听到,反而让人怀疑了去。

    回到揽月筑,等待李莞的又是一顿训,王嬷嬷平日里怎么都依着李莞,没什么管束过,但这回的事情像是打通了王嬷嬷身上的什么穴道,把李莞一通数落。

    好不容易求得王嬷嬷放过,李莞趁着春兰给她放洗澡水的时候,去看了看银杏,两条腿肚被抽的一条一条的,连碰都不能碰。

    “好银杏,等姑娘我以后挣钱了,保你和春兰吃香喝辣的。”李莞保证道。

    银杏都快哭了:

    “姑奶奶,求您别折腾了,您再这么折腾下去,奴婢和春兰的命儿都要搭上去了。”

    李莞难为情的讪笑,问道:“对了,外头什么情况。冯掌柜怎么样,我让阿成打听去了,这几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碰见他。”

    银杏吸了吸鼻子,哭腔回话:

    “冯掌柜受了伤,但好像都是皮外伤吧,我看见阿成回去,我才走的。我走的时候,计镖头他们正商量着把冯掌柜送回家里去呢。”

    李莞想也知道冯振才肯定受伤了,谭彪让他做假账,做完了之后还想把他灭口,冯振才知道谭家做事的风格,所以才觉得自己必死无疑,骗了李莞五百两银子和一座宅子给妻子和母亲,料想李莞不是那种赶尽杀绝的人,就算知道被骗,看孤娘寡母可怜,也不会太过为难。

    “那计镖头知道林刀他们还在衙门的事儿吗?”李莞又问。

    银杏想了想:“应该知道的吧。阿成去之前,他还在跟老林头商量找什么什么人去把你们弄出来。”

    听到这里,李莞就稍微放下心来,如今她一个人出来了,可林刀他们如果出不来,也是一桩麻烦事,这样计镖头有办法最好了。

    春兰在门外轻声喊李莞回去,李莞叮嘱银杏好生养伤,赶紧回到房里,洗过澡,乖乖巧巧的爬上了床,害怕被数落,不敢再惹王嬷嬷半点生气。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