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15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15章

    李莞他们属于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自己的人被挟持了竟也不反抗,谭彪一时也拿不准这帮人到底什么来头,就那么静默着等到李莞等走到跟前儿。

    林刀挟持着谭家的护院,尽管看似占了上风,其实背后冷汗涔涔,这院儿里少也有三四十个人,要是他们身份败露的话,这些人一人一拳,也够他们受的,下意识看向李莞,只见她闲庭信步,就跟走在自家后花园似的从容淡定,只有背在后面的两只手紧紧攥着,让林刀他们这些知道内情的人看在眼中,一个十几岁的姑娘,为了救一个旁人并不看好的掌柜,居然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这种勇气和魄力委实不多见,林刀一行心中越发佩服。

    李莞分辨出谁是谭彪以后,准确无误的对他勾出一抹冷笑,煞有其事的道:

    “谭少爷,你答应我们家的货,准备什么时候给我们?非要我们亲自上门来讨要吗?做生意可不能言而无信,还得长长久久下去呢,您是不是这个理儿。”

    谭彪看着李莞,努力回想自己什么时候跟一个丫头有生意来往,倒是想到丫头匡自己,可看看她身后那帮昂扬汉子,不敢确定,凝神静气问了句:“你是……”

    李莞没搭理她,而是将目光落到卫勉手上拿的账本上,微微抬眼,正好对上卫勉那满是探究的目光,李莞敛目,不回答谭彪的话,反而指着卫勉手里的账本道:

    “怎么着,除了我们家,谭少爷还打算把那批兵器卖给别家?”

    李莞完之后,见卫勉眉头一蹙,手里的账本当着谭彪的面甩了过去,谭彪被砸的莫名其妙,看着站在卫勉身旁,嘴角挂着冷笑的姑娘,终于意识到问题,指着李莞怒问:

    “你到底是谁?谁让你来这里捣乱的。”

    “我是谁?谭少爷不会为了做旁人的生意,连我是谁都不敢认了吧。”李莞在卫勉旁边转圈,步履放慢,语气平缓,叫人听不出真话假话。

    卫勉的目光也一直跟着李莞转动,对李莞的身份也有所怀疑,正在这时,私铸坊后院突然传来一阵打斗声,谭彪手下立刻反应过来,前往查看,不一会儿匆匆来报:

    “少爷,不好了,有人闯进来了。”

    话音刚落,一个手肘被折断的护卫也跑了过来,满头大汗回禀:“少爷,人,人被截走了。”

    谭彪眉头一蹙,骂了一句娘,推开那受伤的护卫就要往后院去,可走了两步,又停下脚步,回头往李莞他们一行看去,只见李莞他们已经退到了边缘,如果谭彪没回头,兴许他们就给跑了。

    “给我抓住他们!”

    一声怒吼,谭家的护卫连忙反应过来,把李莞他们团团围住。

    谭彪的手下带了十几个人赶去后院支援,谭彪从护卫腰里抽出一把刀,指着李莞他们问: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想干什么?连我谭家的事儿都敢管,活的不耐烦了吧。”

    完,谭彪挥刀往李莞砍去,林刀快一步把李莞拉到身后,抬起一脚,把谭彪手里的刀给踢开,谭彪暴怒,谭家护院一拥而上,把林刀团团围住,双拳难敌四手,林刀很快就被制服,踩压在地上,谭彪又抽出一把刀,眉目狰狞的走过来,就打算手起刀落的砍下去。

    “住手——”李莞大喊。

    千钧一发之际,谭家的大门又一次被人踢开,一队二十人的官兵走了进来,谭彪见状,自然不好下手,放下刀,仔仔细细把这帮穿官服的官差辨别了一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生怕这拨官兵都是假的。

    为首官兵指着谭彪问:

    “怎么着,光化日朗朗乾坤,你还想杀人不成?把刀扔了。”

    谭彪再怎么胆大,也不敢跟官府明面上对着干,往身边副掌柜看了一眼,副掌柜暗地里给谭彪使眼色,告诉他官差是真的,让他赶紧扔刀别犯浑。

    哐当一声,谭彪真觉得今一大早倒霉透顶的透顶,先是给卫勉闹了一通,刚用假账本安抚下去了,又来个臭丫头,这好不容易把人给控制住,还没动手,又给官差进了家门,简直流年不利。

    “这位官爷,都是误会,这人是个贼,偷偷摸摸闯进我们铸坊,少爷一时气愤才打算吓吓他,没想杀他。”副掌柜是官面上走的人,知道怎么跟官府打交道。

    官差头子斜斜睨了他一眼,并不买账:

    “哼,谭家暗地里干的什么勾当,还真以为旁人不知道吗?”官差话不留情面,副掌柜脸色一僵,伸手进衣袖,想用老办法解决事情,无非就是花两个钱的事情,算不得什么。

    谁知道那官差头子手一抬,把副掌柜进行了一半的动作给制止住了:

    “得了吧,你那点银子自己留着买棺材吧,哥儿几个不稀罕。”可以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谭家,副掌柜颜面尽失,嘴角的笑都快撑不住了:

    “那,那不知各位官爷一早上门,所为何事?”

    不肯收钱,就是要公事公办,他今儿可领教到‘阎王好过鬼难缠’的意思了,副掌柜暗自记下这个官差的样貌,今后有机会定要让人好好教教这人规矩才成。

    “所为何事?”那官差打着官腔,出了重点:“有人去衙门报案,有个逃掌柜在你们这儿,哥儿几个是来拿人的。识相的就赶紧把人给交出来。”

    这话的,那谭家副掌柜一头雾水,往谭彪看去,谭彪也不是很懂,虎着声音问道:

    “什么陶掌柜?我们这儿没有姓陶的掌柜。几位官爷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谭家祖辈是地痞流氓出身,对当官的生有惧意,家里从就教,对当差的,能不得罪就不得罪,后来尽管花钱买了员外,但这个规矩一直都在。

    “那逃掌柜姓冯,叫冯振才。”

    事情到这里,终于水落石出。

    谭彪眉头紧蹙,看向了李莞他们,顿时明白,这一切都是他们为了找冯振才耍出来的花样。

    官差见没人答话,一声令下:“给我搜。”

    要是去一般人家,官差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搜查找人,可对象是谭家,只有实际当过差的才能亲身体会谭家平日有多作恶多端,一年里,至少得闹十起八起人命案,其他一些什么横行霸道,夺人田舍,逼良为娼之类的事情罄竹难书,所以只要是稍微有点正义感的官差,背地里对谭家都极其鄙视,平日里没有机会整治,逮着机会可不得好好利用嘛。

    谭彪哪里肯让人搜他的院子,别院子里有太多见不得人,就是没有见不得人的,让官差无缘无故搜了去,也怪没面子的。

    情急之下,谭彪指着李莞叫道:

    “是她。冯振才本来在我这儿,就在刚才,被她的人抢走了。几位官爷要找冯振才,得问她。”

    瞬间甩锅给李莞,并洋洋得意看着她。心想你不是要救人吗?老子这就让你知道知道,你救的是个什么烫手山芋。

    卫勉从这姑娘进谭家开始,就一直处于发懵状态,凭他的头脑,哪还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姑娘哪里是什么买货人,分明就是为了谭彪藏在后院那人来的,卫勉不禁疑惑,后院那人跟她到底什么关系,居然能让她冒这么大的风险。

    好一招调虎离山,借势而为,单凭这份胆色,就足以令卫勉对她刮目相看。

    “我看这院子是该好好的搜一搜了,再这位姑娘,刚才一直在我们跟前儿,没有去过后院,谭少爷凭什么指认人家?”

    卫勉一开口就让谭彪脸色变了,暗自提醒:“大公子,咱们可是一头儿的。”

    “哼,从你做假账骗我的那一开始,咱可就不是一头儿的了。”卫勉回绝的很彻底。

    官差的目光在他们几个人之间回转,分辨不出他们谁的是真话,谁的是假话,看那姑娘一声不吭站在那儿,默默把自己的窄袖放下,宽大的袖口展开,顿时让她的气质发生改变,一身浅色兰花底的襦裙,放下袖子,明显温婉明艳多了。

    卫勉像是又一次认识了她一回般,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官差头子来了一句: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给我一并带回衙门里去。”

    “……”

    林刀从地上爬起来,一脸灰尘护在李莞身旁,低声问道:“姑奶奶,咱这祸可闯的有点儿大啊。”

    想他林大爷,走了几年的镖,道上遇见大大的事儿,也没进过衙门,没想到办了一件丫头的事儿,居然要进衙门。

    “五百两银子不是那么好赚的。”

    李莞倒是淡定,与她预想中遭遇血光之灾的后果相比,进衙门被盘问,已经算是好结果了,就是李家那头不太好交代啊……

    官差打头,带着谭彪、卫勉、李莞往衙门去,好在时间尚早,街面上除了些摆早点的,也没太多人。

    卫勉放慢脚步,跟李莞平行,轻声问道:

    “人是你截的吗?跟我实话,不准待会儿我还能帮你。”

    大兴府和真定府的知府都是卫阁老的门生,卫勉去衙门也就是走个过场,在这两处地方,能得到卫家人帮忙,确实是一件难得的事情。

    李莞却只向卫勉淡淡瞥去一眼,没有作答,加快脚步,走到人前去了,留给卫勉一个孤傲孑孓的俏丽背影。

    卫家大公子人生第一回搭讪,圆满失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