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章(改错字)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14章(改错字)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14章

    第二一早,李莞从后门出去。

    昨进家门后,硬是压着银杏不让她声张她今要去东平巷的事情,王嬷嬷不知道内情,早晨李莞只要去榆林街看铺子的早市,王嬷嬷不疑有他,只让银杏务必伺候好姑娘。

    燕子巷口,一顶轿子如约而至,旁边护送的便是昨那位青年镖师,听旁人唤他林刀。

    李莞上了轿子,由镖师们假扮的轿夫健步如飞,很快便抵达离东平巷最近的一条巷子,计春华亲自在巷中等候,李莞下轿以后,只相互拱手算是打招呼,便直接凑到一起讨论起事情。

    “昨晚上,我的人夜探过谭家私铸坊,在院东头的两间平房里,确实关着几个人,夜里黑,看不太清,不确定冯振才在不在,不过那私铸坊肯定有问题,前前后后的护院加起来可能有七八十个人,凭咱们硬闯是闯不进去的。而且院子里全是兵器,装在板车上,盖着雨布,有几辆板车上还插着兵部的戳,看那架势,不知道这批兵器是不是送到兵部去的。”

    李莞听到这里,心头发凉,居然真的跟军器监扯上了关联,可这事儿是三年以后才揭露的。

    “这间私铸坊如今的管事是谭家大公子谭彪,吃喝拉撒睡都在私铸坊,这样一来,私铸坊里的护院就更多了,咱们想救人难上加难。”

    见李莞秀眉颦蹙,计春华以为她是担心,出言安慰:“不过只要应对得宜,也未必是做不到的。”

    正着话,林刀从巷口跑进来:

    “头儿,有一伙人拿着棍棒刀枪从巷口进来了。”

    计春华与李莞对视一眼,让他们的人全都隐藏到这巷子里来,计春华往巷口凑过去看,李莞也要去,被银杏拉着晚了一步,李莞瞪了一眼银杏,吓得银杏赶紧松手,委屈巴巴的看着李莞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风范,跟个贼似的,跟在计春华后面,往巷子外探头。

    好好的姑娘,怎么变就变了呢。而且还是一日三级跳的变。银杏想着要是王嬷嬷知道了的话,约莫她们这些伺候的人,手心要给打烂了。

    李莞现在没工夫理会银杏的情绪,躲在计春华后面探头,果真看见一群人气势汹汹的跑过来,计春华以为他们的行踪暴露,让林刀传令,叫大伙儿都做好火拼的准备,可没想到,那拨人的目标不是他们,直接从李莞他们所藏的巷子口经过,连个弯儿都不打,跑到谭家私铸坊前哐哐哐敲门去了。

    私铸坊的门打开半扇,见是认识的,才开了半扇,让人进去,然后又心的探出头左右观望,确定没有其他人之后,把门给死死关上。

    计春华放下手,让大伙儿解除戒备,准备静观其变,而李莞的目光却始终盯着那伙人领头的那个少年公子,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应该是卫勉吧。

    卫阁老最疼爱的孙子,卫家的嫡长子,他父亲便是军器监司,三年后军器案爆发,他父亲首当其冲被抓捕归案,卫家就此倒台,而之后十年里,卫家还能数得上号的人物,也就只有这个卫勉了,卫勉的姨妈是安定侯夫人,卫家出事后没少为他们奔走,后来销声匿迹好几年的卫勉重回京城,居然意外成了一方名士,颇有声望。

    他一大早带着人来谭家的私铸坊干什么,那样子看起来可不像是来找谭彪喝早茶的。

    计春华对林刀吩咐:“让虎子和离子从后面绕上屋脊探一探。那些应该都是卫家的人,带头那个看着像是卫家大公子卫勉,别打草惊蛇,心着些。”

    林刀领命下去。

    一群人在巷子里等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派出去探情况的两个人就回来了,将私铸坊里的情况告知:

    “来的正是卫家人,谭彪刚到院子里,就被卫家的人打了一拳,那个大公子揪着谭彪问他是不是想釜底抽薪,偷梁换柱,声音可大了,像是要闹翻,谭彪被打看着挺生气,可也不敢跟卫家大公子动手,还陪着笑脸,后来卫家大公子要往后院闯,谭彪急了,让护院把卫家的人给围住,好像什么一会儿有客人上门拿货,叫卫家公子无论如何今儿要给他点面子什么的,卫家公子谭彪胆大包,得什么望什么……文绉绉的,我们哪听得懂,后来谭彪让人从后院拿来了两本书交给卫家公子,现在两边正僵持着呢。”

    探来的消息只是个片段,难以分析卫、谭两家之间的问题,计春华纵使行镖多年,一时竟也有些拿不准,看向一旁李莞。

    李莞拧眉盯着谭家私铸坊紧闭的大门,稚气的五官上现出超乎她这个年纪的冷静,沉吟片刻后,李莞开始低头扎袖子,并不一会儿的功夫,宽袖变窄袖,利落干脆。

    “待会儿我带人去敲门,一口咬定要拿货,派四五个人跟我一起进去,剩下的从后面包抄,我在前边拖住谭彪,有卫家在,谭彪的人大多都会聚集在前院,你们到后院找人。”

    计春华看着李莞:“不行,这样太危险了。”

    “非常时期行非常事,不管怎么,卫家突然到来,算是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突破机会,待一会儿卫家的人走了,谭家的护卫各归各位,凭咱们这些人如何硬闯。”

    李莞的道理,计春华又岂会不懂,但是却不放心让一个姑娘去冒险。

    “别了,我已经决定了。短时间内,不可能有比这个方法更好的了。”

    李莞完这些,便埋头冲出暗巷,计春华措手不及,赶忙让林刀带上五六个好手跟在李莞身后,谭彪认识计春华,所以计春华不宜出面,林刀和其他镖师,谭彪不认识,还能稍微撑一段时间,不至于照面就被人识破。

    这方法可行不可行,还得试过才知道,但李莞的对,现在确实是个好机会。要想救人,就得趁乱。

    李莞身后跟着六七个伪装过的镖师,林刀去拍门板,没一会儿里面就传来问话:

    “谁啊。”

    林刀压低声音:“我。”

    门板打开一条缝,透过缝观察起来:“你谁啊?”

    林刀还想继续忽悠,被身后李莞拨开,李莞沉着一张脸,恶声恶气对门后之人道:

    “瞎了你的狗眼,去跟谭彪,他拖了我们那么长时间的货,到底什么时候给!拿钱不办事的混账东西,道上可没这规矩。今我要拿不到货,左右都是个死,还不如拉几个垫背的!愣着干嘛,给我把门踹了。”

    李莞声音很大,丝毫不加遮掩,林刀被她这一口流利的道上话给惊呆了,明明那么漂亮温柔的姑娘,怎么突然跟鬼附身似的凶神恶煞起来。不过只是一瞬,再收到李莞递来的目光时,林刀立刻就会意,上前一脚把大门给踹开了。

    躲在门缝后的人被踢到在地,鼻子给撞出了血,捂着鼻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因为他知道今私铸坊确实有一批货要出,可到底是不是出给这些人,他就不知道了,看他们的有鼻子有眼,又不像是假的,关键带头那姑娘,太凶,太理所当然了。

    门踹开之后,昂首挺胸就走了进来,不带一点怕惧,真像是上门要货那般光明正大。门房里的几个护院从里面走出来,把地上的伙计扶起来,问道:“你们什么人。”

    问捂着鼻子的伙计,闷声回了句:“是来拿货的。”

    又一个护院疑惑的走到他们面前,将他们上下打量,林刀上去就把他一巴掌掀翻在地,恶霸般吼道:

    “看什么看!告诉你们,能从你刀爷手里骗钱的主儿,至今没生呢。”

    那些看门的护卫又懵了两分,李莞接过话茬:

    “跟他们废什么话,来个喘气儿的道路,我要见谭彪。”

    林刀得令,一把揪起那个流鼻血的,那兄弟是真懵了,给人拎着领子往里拽,垫着脚狼狈兮兮,嘴里还一个劲儿的打招呼:

    “不是,这位爷,这位爷您息怒,货都准备好了,正打算今儿出呢,您别掐我脖子,哎哟,哎哟。”

    看样子是对李莞和林刀他们的身份深信不疑了,毕竟要不是上门要货的,谁敢这么横,还敢直呼他们东家的姓名,直往里钻,吵着要见正主呢。

    林刀揪着人带路,很快就到了院子里。

    卫勉正在那儿翻看账本,心里的疑团还没消除,就听外边传来一阵嘈杂之声,所有人都往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那院门外走进一个面沉如水的少女,大约十三四岁的模样,肤白如雪,两只眼睛黑白分明,透亮锋利,穿着一身浅色兰花底的襦裙,宽袖扎起,两手背在身后,走路像是带风般,身后还跟着几个彪悍的打手,其中一个手里揪着门房护卫,鼻血横流,几乎是被人拖着走。

    一个美貌少女身后跟了一帮彪形大汉,这本身就很有视觉冲击,更别还把人打出了血,态度极其嚣张,所以她进来的时候,院里所有人都有点懵,猜不到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李莞的目光环扫一圈,在谭彪和卫勉身上转了两圈,谭彪她没见过,可卫勉她却能认出,只不过从前没有这样近处看过。

    卫勉大概十六七岁,生的面如冠玉,手上拿着卷起的书卷,手指十分修长,指甲透着健康光泽,即便身处这样乱的境地,亦不能损其翩翩公子的气度,月白长衫,斯文俊秀。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