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8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8章李茂,李娇和崔槐

    “人生在世,谁都有个过难关,趟恶水的时候,所谓恶,也分大恶与恶,偷钱固然不对,可若偷钱是为了救人性命,在这样的大义与孝心面前,却也没什么绝对不可以的。就好比杀人是犯法的,可将军在战场上杀人,却是为了保家卫国,凡事还是得看因为什么缘故。”

    李莞庆幸自己今到冯家来看了究竟,至少明白一些冯掌柜当时的处境。越发坚信自己猜想的没有错。

    冯振才目光复杂的看着李莞:

    “照姑娘这么,如果我继续回李家做事,继续在柜台偷钱花也是可以的咯?”

    这个问题出来,李莞还没话,银杏就忍不住了:

    “你这话的,我们姑娘好心好意来看你,纵你不领情,却也别这等混账话。”

    冯振才扫了一眼银杏,眼神仿佛像一把弓箭,看你一眼,就让你有一种被弓箭盯上的感觉,可见此人绝非好惹。

    李莞却不以为意,莞尔一笑:

    “何必为了那么点钱费心去偷呢。你什么时候想用了,直接拿便是。”

    冯振才冷哼:“可我若就喜欢偷呢?姑娘请回吧,我早已不是你们李家的掌柜,今后也不想回去。你不必在我这么个废人身上浪费时间。”

    李莞毫无惧色与冯振才对视了好一会儿,冯振才暗自心惊眼前这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姑娘,居然有这么大的胆色,目光锐利,像一只快要长出獠牙的豹子,只待成年,便能扑上猎物,咬断对方喉咙。

    “我也不是要冯掌柜现在就给我答复,你考虑考虑吧。考虑好了,随时可以去李家找我。”

    李莞留下这么句话,便不做停留,爬上马车。

    冯振才站在瑶溪村村口,看着李莞马车离开,直到马车过了转角看不见了,他才转身回村。

    马车里,银杏特别不理解李莞,问道:

    “姑娘,你什么意思呀。难不成真的想请那偷儿吗?”

    李莞掀开帘子看外面景色:“别一口一个偷儿,如果他真想捞钱,一百间李家铺子,他也能给你捞空了。”

    银杏不服李莞维护冯振才那样惯偷还目中无人的人。

    “可姑娘别忘了,他还替人做假账呢。试问哪个正直的账房先生,会去给人做假账啊。您不是没瞧见铺子里伙计谈论他的神情,姑娘这是在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李莞不想与银杏争辩。

    不别的,单就榆林街上那几家铺子,冯掌柜在的时候,打理的有声有色,客似云来,可冯掌柜一不在了,短短几年的功夫,竟然破败成如今这副熊样,其实只要仔细想想,就能明白当时冯掌柜为什么要从柜台拿钱。

    他家里定是出了事故,母亲瘫痪,妻子眼瞎,他做了李家铺子多年的总掌柜,居然连给老母亲和妻子看病的钱都拿不出来,可见平日里并不是个贪婪的人,一时走投无路,才想着在柜台拿钱,其实如果不是李崇无心打理这些店铺,冯掌柜在遇难时,能得到一点李崇的帮助,他也不至于走上柜台偷银子这条路的。

    可惜,所有的一切都凑到一起了。而后来,冯掌柜去给人当黑帐房这事儿,李莞觉得也是顺理成章的,他背上了柜台偷钱的名声,其他哪个铺子敢请他,没人请他,他就赚不到钱,赚不到钱,家里人还是要吃饭,还是要开销,他不给人做黑账,一家子都活不下去。

    李莞是铁了心要把冯掌柜给请回去的,之所以今没有强势请人,一来是想给冯掌柜一点时间考虑,二来也是因为她还没拿到那铺子的经营权。

    李莞想来想去,她要想做生意,就一定得有店面,与其花钱去买别人家的店面,不如找个机会跟李崇把他手里榆林街那几家店铺的地契给拿过来,这样也算是名正言顺的打理自家产业,但李莞有点不确定李崇肯不肯把铺子给她,所以今才给冯掌柜留了个悬念。

    李莞从瑶溪村赶回城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申时,带着银杏和阿成在饭庄吃了点东西,然后才回家去。

    刚踏进垂花门,就被守在门外的两个嬷嬷给拦住了,李莞认得他们,是老夫人宁氏身边的嬷嬷,她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堵她,李莞哪会猜不到。

    把身上的披肩解下,递给银杏,李莞规规矩矩的跟着两个嬷嬷去了老夫人院里。

    还没走近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一阵阵的欢声笑语,李莞的到来,让屋子里的笑声骤然停下。

    她站在门边,把门内情况大致扫了一遍,老夫人宁氏坐在正中的罗汉床上,盘着腿,绛色马面裙盖在膝上,腰后面垫着两只大大的迎枕,她下首边坐的是二夫人吴氏,五夫人罗氏,而另一边坐的都是些辈,李莞一眼就看见李娇,她穿着一身织金底襦裙,梳着两圈环辫,簪着绢花,她模样生的与崔氏很像,秀丽温婉,不过九岁的年纪,举手投足间便有大家风范。

    上辈子李崇去世以后,李娇依旧凭着崔家的声势,嫁入了永昌侯府,为永昌侯世子夫人,与李莞不太来往。

    屋子里笑声没了,气氛瞬间尴尬起来,老夫人宁氏惯是不喜欢李莞的,更别今中午所有人都到场了,唯独李莞没到,这件事情让老夫人十分介意,连带看李莞就更加厌烦不满。

    李莞上前给宁氏,还有一旁的吴氏、罗氏行礼问安,二夫人吴氏是著作郎家的嫡长女,知书达理,八面玲珑,唯有一点不好,就是太过八卦,喜欢听人的闲话,谁家有点事情,她都想要去看看,去听听,因此尽管她还算会话,会办事,最终却也没得个什么好人缘。

    而五夫人罗氏,则是个不太话的主儿,看着有些许木讷,她出身普通,是秀才之女,只是粗通文墨,与吴氏、崔氏自然不能比。

    妯娌乡亲,女人在私底下,各方面都能拿出来比较。罗氏显然在各方面都比不过崔氏和吴氏,因此像这样的场合,罗氏一般都很少开口。

    “你还知道回来。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宁氏对李莞一开口就没什么好言好语。

    李莞低头听着,做低眉顺眼状,李娇起身唤来了旁边伺候的丫鬟,那丫鬟手里放着个托盘,送到李莞面前,托盘上放着两卷翠绿的羊绒线,比李莞矮了半个头的李娇端庄的道:

    “这是给姐姐带回来的清河特产,姐姐回来的晚,有些颜色都被挑走了,姐姐看看这两卷你喜欢不喜欢,若是不喜欢,我那里还有几卷带给母亲的,可以跟姐姐交换。”

    听听这轻声细语的声音,看看这无懈可击的动作,崔氏从对子女特别严格,李娇的动作举止,听都有专门的嬷嬷从旁边测量。

    李莞对她笑了笑:“不用换,我很喜欢,谢谢妹妹。”

    两姐妹客气的不像是两姐妹,无论站的多亲近,李莞和李娇之间都像是隔着一道堑,谁也夸不过谁。

    “这么大个人了,还没有你妹妹懂事。”宁氏逮着机会就教训李莞,李莞早就习惯了,只当没听见,自己到旁边找地方坐去了。

    大房和二房的姐姐妹妹们都来了,李绣对李莞悄悄招手,让她坐到旁边去,她旁边坐着李悠和李欣,李绣是二房夫人罗氏的长女,今年十六岁,生的人如其名,十分秀美,李悠和李欣是吴氏所生,跟李莞一边儿大,李悠的个头稍微高一些,李欣则微胖。

    这些堂姐妹里,李莞也就跟李绣还稍微相熟一些,李悠和李欣向来都只跟在李娇屁股后头转悠,对李莞倒是没什么搭理的兴趣。

    那边大人们继续起下个月要去京里为二老太夫人过寿事宜,这边李莞悄悄问李绣:

    “不是崔家也有人来了?怎的没见?”

    李绣左右看看,见没人看她们,才在李莞耳旁低声道:

    “来了的。一个跟娇姐儿差不多样式的姑娘。好像叫云芝,刚了几句话,喝了两口茶,就有点累,三婶带她去休息了。”

    李绣和李莞算是一类人,都明白‘娇姐儿那样式’是什么样式,不约而同的抿唇笑了起来。

    “还有两个少年,大的那个十七八岁,叫崔明,的也十五六岁,叫崔槐。大伯父和五伯父带着家里的哥儿,在南苑招呼。”

    崔槐果然来了。李莞努力在脑中回想崔槐的样子,印象最深刻的是她嫁人之后,有一回在街上遇见,崔槐穿着一身被血浸染的飞鱼服,神情肃然坐在马背上,他们一行二十多人,身上大多有伤,马队后面,铁链锁着哭哭啼啼的一家老,而队伍最后还跟着十几辆板车,板车上堆放的全都是一具具血淋淋的尸体。他们走过十里长街,身后就拖了十里的血迹,看着特别渗人。

    据那是蔡阁老一家,案发抓捕前,蔡阁老就安排家里人跑去边境,最终被锦衣卫一个不留的抓了回来,那年蔡阁老被定了通敌卖国的罪名,一家被菜市口问斩,血洗了三三夜都洗不干净。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