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7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7章

    李莞正在吃早饭,老夫人身边的丫鬟就来传话,今中午老夫人院里摆饭,五姑娘和六公子从清河回来,大约今中午能到家,老夫人给他们办一桌接风宴,请大房和二房的老爷、夫人、姑娘、少爷们都来聚聚。

    王嬷嬷给李莞布菜,闻言回道:“哎哟,这事儿昨奴婢就听了,竟忘了告诉姑娘知道。五姑娘和六公子约莫今就能到家,据还带回来崔家的一位姐和两位公子,怪不得老夫人重视。”

    崔家的姐和公子,李莞从前倒也见过几回,只是崔家的人,怎么呢,不知道是不是从受的规矩大了,一个个走出来都是木讷兮兮的,辈里也就只有一个崔槐还稍微有点意思,不走崔家为他铺好的士林之路,反而弃文从武,成了五军都指挥使陆睿麾下左膀右臂,硬生生的为自己杀出一条锦绣前程。尽管跟着那个以心狠手辣著称的陆指挥使,崔槐也受过不少非议,但他却从未放弃追随,往后的十年,崔槐官至大理寺卿,不管怎么,凭着崔槐这份坚定不移的决心,也是让人敬佩的。

    吃完了早饭,李莞又喊来阿成去套马车,王嬷嬷问:“姑娘还要出去?那中午老夫人那儿……”

    “我得再出去一下,中午能回来就尽量赶回来,要实在回不来的话就算了。”李莞可没有上赶着给李茂和李娇接风洗尘的兴致。

    王嬷嬷听李莞这语气,便是不打算回来的意思呗。这可有点为难。

    “若老夫人派人来问,就我有事耽搁了。”

    李莞抢在王嬷嬷之前安慰了这么一句,不等王嬷嬷反应过来,拉着银杏,飞也似的逃离揽月筑。

    依旧是去的榆林街,李莞后来左想右想,总觉得表姑奶奶那几家店铺衰败的奇怪,很的时候,她还记得那些店铺客似云来,要李崇那时候也没有特别打理过,都是已经成熟了的店铺,不可能前前后后相差这么多。

    李莞来到大兴绸缎庄,门倒是早早的开了,李莞上门,那伙计先是一愣,然后才问:“姑娘早啊,是想看点布料做衣裳吗?”

    柜台后的货架上,布匹零零散散的放着,全都是些往年卖剩下的东西,也就骗骗乡下来的门外汉,稍微有点见识的,都不可能在这样一家店面里面买布做衣裳。

    “这店里就你一个人?你们掌柜呢?”李莞对那伙计问。

    伙计得知李莞不是来买布的,便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我们掌柜不在,姑娘找他有事?”

    李莞不跟他卖关子,又问:“你们这店面租吗?或者卖吗?”

    “姑娘是来租铺子的?我们掌柜的可没过铺子要租或者卖。这铺子可不是普通人家的产业,大兴李家知道吗?这是李家的铺子,姑娘如果真要买卖铺子的话,找掌柜可没什么用,得找李家的人才行。”

    这伙计见李莞虽然是个姑娘,但穿着打扮一看便是富贵人家的,不疑有他,据实相告。

    “你们掌柜,是姓冯吗?”

    李莞隐约听人提起过冯掌柜,从前就是他替李崇打理表姑奶奶留下的产业来着。

    谁知伙计果断摇头:“不是,我们掌柜姓刘。姑娘的冯掌柜早就不在这里干了。”

    “他去哪儿了?”李莞追问。

    “他手脚不干净,侵了主家银两,现在听搬到城外十里村去了。姑娘你到底是来买铺子的,还是来找人的?要不我去问问我们刘掌柜?”伙计的言语中,有点不耐烦。

    李莞让银杏给他递去二两银子,才得以继续问:“跟我,那冯掌柜怎么手脚不干净了?”

    伙计得了银两,态度立刻发生改变,把他知道的事□□无巨细的跟李莞了一遍。

    大致意思就是,那冯掌柜不识好歹,东家给他开了那么高的薪俸,他还吃里扒外,经常从柜台里拿钱,有一回他拿钱的时候,被刘掌柜发现,一百两银票,人赃并获。刘掌柜原本想看在往昔情分上放过他这回,冯掌柜自己觉得过意不去,主动请辞回家去了。

    冯掌柜从这里离开以后,没有地方敢聘他做掌柜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投行进了黑账房的行列,专门替一些见不得人的商家做假账。名声可以已经臭到底了。

    李莞从店铺里走出,脑中疑惑重重,那冯掌柜当年是好几家店铺的总掌柜,如果他真想捞钱的话,随便在生意上做点手脚,相信谁也看不出来,可他为什么偏偏选择了最笨的方法,在柜台偷钱呢?

    李莞上了马车,让银杏又折回去问了冯掌柜的地址,没一会儿,银杏上车来禀报:

    “伙计,那冯掌柜在城里做的假账太多了,怕给人打,搬到城外瑶溪村去了。”

    “瑶溪村?”李莞倒是知道这个地方。一般家里稍微能过得去的,都不会住到那里,瑶溪村是大兴府最穷的村落,里面多是老弱病残。

    李莞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几家店铺的总掌柜,为什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拍了拍车厢壁,对车夫阿成:“去城外瑶溪村。”

    阿成领命,马车驶动,银杏惊恐的:“姑娘莫不是要去找他吧。那种鸡鸣狗盗的人,避开都来不及,找了干嘛呢。”

    李莞有自己的想法,她见过从前表姑奶奶店铺兴旺时的样子,当时冯掌柜必然下了一番苦心,功不可没,他走了之后,几家店铺就跟没了灵魂的躯壳,萧条破败,而且她骨子里就是不相信,如果冯掌柜真想从店铺里捞钱,凭他的本事,绝对不会用这么低级,这么笨的方法。

    兴许是他那阵子特别缺钱,但又不想用下作手段从东家铺子里捞钱,只能出此下策。而一个能在自己最需要钱的时候,都不对东家生意动手脚的人,骨子里应该不会坏到哪里去吧。

    城外瑶溪村是不算大的村落,周围都是平地,住了那么几十户人家,要从这些人家里打听出一户姓冯的并不难。

    李莞在马车里等,阿成和银杏下车一家家的询问,终于在村子东头找到了冯掌柜家,这村子里的人对冯家人倒还挺客气,一口一个‘冯先生’的喊。

    阿成和银杏护在李莞身侧,领着李莞去了冯家所在的地方。

    “冯掌柜出门去了,家里只有一个瞎眼的女人和一个瘫在床上的老人家。”银杏在李莞耳边解,阿成到前面敲门去了。

    其实冯家的门是开着的,十分破败的木板门,即便关上也没什么意义。

    “谁呀。”那个瞎眼女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我们是来找冯先生的,他在家吗?”阿成入乡随俗,跟着周围村民们称呼冯掌柜为冯先生。

    那个女人请他们进去,一进屋子,一股不知道是什么酸馊的味道就扑面而来,屋顶上破了两处,干脆没修缮,直接找了两块残缺不全的琉璃瓦盖着,这样使得屋里还稍微亮堂些,屋子里也不提什么摆设不摆设了,是前后通的长形屋子,第一间里就摆着一张单薄的床板,上头躺着个蓬头垢面的老婆子,一双眼睛盯着进门的李莞他们。

    而刚才和她们话的瞎眼女人,从第二间屋子里摸出来,手里还拎着两张凳子,阿成赶紧去接应她,那女人虽然眼瞎,倒也热情的很,自己扶着老婆子的床框,对他们道:

    “别客气,坐吧。”

    银杏替李莞把凳子擦拭干净,才让李莞坐下,听见动静之后,床上的老婆子突然开口了:

    “家里简陋,没什么拿得出手招呼的,姐不要介意。”

    李莞摇头,对床上老婆子道:“老夫人客气,我们是来找冯掌柜的,我是李家的四姑娘,李崇李老爷是我父亲。”

    李莞自报家门后,床上老婆子脸上明显一惊,正要话,屋里的人就都听见外面传来的村民此起彼伏的声音:

    “哟,冯先生回来了,你家里来人了,快回去看看吧。”

    李莞对阿成看了一眼,阿成就出去迎接,冯掌柜看见阿成,先是一愣,又想起在村口看见的马车上写着‘李’字,哪里猜不到他们是什么来头。

    放下肩上的背篓和鱼竿,把卷上去的裤腿放下来,抹了一把脸后,才走进屋里。

    原以为来的是李家的那位老爷,却没想到是个十多岁的姑娘。

    冯掌柜和李莞打了个照面,先是一愣,很快恢复过来,对李莞行了个读书人的拱手礼,李莞起身对他回了个福身。

    家里话不方便,李莞主动提出请冯掌柜去外面话,冯掌柜名叫冯振才,四十多岁,清瘦的很,没有蓄须,多少年来,一直是白面书生的模样,只是这几年越发看着苍老,身上穿的衣服虽然打着补丁,难得却挺干净。

    李莞和他站在马车旁,不跟他绕圈子,直接问道:

    “冯掌柜可愿再回李家的铺子?”

    冯振才愣住,看着李莞的表情震惊中带点可笑:“四姑娘知道不知道我为什么离开李家铺子?”

    他的声音中透着英雄迟暮的落魄,把袖口的些微褶皱抚平。

    “我知道。你从柜台拿了点钱嘛。”

    即便过去几年,但如今被人当面提起,冯振才还是觉得羞愧不已,低下头笑道:

    “姑娘知道,还要让我回去?不怕我把李家柜台搬空了吗?”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