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3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3章

    崔氏携丫鬟婆子鱼贯而出,整个内室就剩下李莞和在床上醉醺醺话的李崇。

    李莞走近床边,心情复杂的看着在床上翻来覆去,嘴里着些别人听不懂醉话的男人。像这样醉醺醺的李崇,李莞并不陌生,她从记事开始,印象中李崇就没有多少清醒的时候。

    后来苏姨娘进门,李崇才重新振作,改头换面,奋发向上,而后居然真的让他考中了那年的状元,也因为李崇跌破所有人的眼镜,考中状元,才得以让宋家接受了她这个丧母嫡女和名门之后宋策的婚事。

    原本以为李家出了个状元郎,祖父李贤在朝中将会多一个助力,然而就在李崇六部观政的第二年,他的死讯就从京城传了回来,李家叔伯侄儿把李崇的尸体运回来,祖母哭了三三夜,连李莞上门祭拜,祖母都厌恶的很,就好像李崇是她害死的一样。

    “喝水。要喝水。”

    李崇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喊了一声,李莞见他床头的杌子上准备了茶壶和水杯,走过去给他倒了递过去,李崇挣扎着半靠到床框上,接过水杯,一饮而尽,再递来空杯:

    “还要。”

    李莞拿起茶壶,直接就着他的手倒水,水倒好了李崇摇头晃脑也不知道,只顾低着头支支吾吾,李莞开声提醒:“倒好了。”

    李崇听见她声音,才勉强抬头看了看她,水杯送到嘴边倒不喝了,重新抬起眼皮子正视李莞,手中水杯掉落在被褥上,李莞见状,赶忙放下茶壶,凑过去给李崇擦被褥上的水。

    耳旁响起李崇清晰的呼唤:

    “素秋。”

    李莞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素秋是她娘的闺名,姜氏素秋。

    缓缓抬起头,李莞看见李崇眼中的泪光,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聚集滴落,像个没要到糖吃的孩子,嘴角一沉,委屈的哭了起来。

    他这一哭,把李莞给吓到了,她从没看见过这样的李崇,哭着哭着,就直挺挺的倒下去,再去看他的时候,他竟然就那么睡了过去。

    李莞不知道,为什么她死前会梦到这些她并不想见的人,并且这个梦太真实,真实的连每个人的神态举止,衣着打扮都很清晰。

    从铭心院出来以后,李莞就一直坐在揽月筑的院子里,等待梦醒的那一刻,然而一直等到日头偏西,也没能清醒。

    看着王嬷嬷和银杏她们替她铺好的软床,李莞忽的笑了,莫不是要来做个梦中梦吗?

    躺在昔日记忆中温软的闺阁床铺上,李莞居然有点舍不得闭眼睛,也许她再睁眼的时候,就真的死了吧。虽然梦里到的地方和见的人都不对,但旧梦重游的体验还不错,十三、四岁的似水年华,有太多太多的遗憾,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她定要弥补那些。

    李莞这一觉睡的相当舒坦,仿佛置身云端般轻松绵软。

    耳朵里能清楚的听见悦耳的鸟鸣,廊下洒扫仆婢们已经开始干活儿,偶尔有人声传来,却都是压低了声音的。

    李莞蓦地睁开双眼,看到的依旧是昨晚入睡时的承尘……

    难道还在梦里?

    银杏和春兰端着水盆悄声进屋,春兰从屏风后探出脑袋看了一眼床上的李莞,见她穿着单衣坐在床沿上,春兰赶忙进来劝:

    “姑娘怎的这般模样,仔细着凉。”

    从衣服架子上替李莞拿了一件外衣披在肩上,李莞看着眼前这俏生生的丫鬟,呐呐问道:

    “你是……”

    有点印象,名字也似乎在嘴边,可就是喊不出来。

    “姑娘睡糊涂了,奴婢春兰啊,昨儿早上还跟姑娘踢毽子来着。”

    起春兰,李莞是有印象的。可她不是在她十五岁那年,就配了人,不在房里伺候了……

    “姑娘这几日老毛病又犯了,总是一个人坐着发呆,喊也不理,理了有时也糊里糊涂,早年伤了头,落下这么个毛病。王嬷嬷在厨房里熬宁神汤呢,待会儿给姑娘端过来。可不许嫌苦,吵着要吃蜜饯,大夫喝了药以后,不能吃蜜饯来着,会碍着药性。”

    银杏把热水盆放到窗边的盆架子上,嘴里喋喋不休的。她这样子,倒让李莞想起来,银杏竟也有这般多话的时候,她嫁去宋家之后,连带她身边的人都跟她一样,过得十分压抑。

    两个丫鬟伺候李莞洗漱,坐到梳妆台前,李莞看着镜中十几岁时的自己,用了一个特别笨的方法——掐了自己一下,指甲掐进肉里,真的很疼。

    所以,这不是梦?她真的,回来了!

    春兰有一手梳头的好手艺,不一会儿就给李莞梳了个精致的坠马髻出来,用一团珠花点缀着,清雅不失秀丽。银杏后来的梳头手艺就是跟她学的。

    “我今年……几岁来着?”

    李莞的问题让两个丫鬟都不禁笑的花枝乱颤,春兰没有银杏调皮,笑过之后回答:

    “姑娘连自己年岁都忘了吗?上个月不是才过了十三岁的生辰。王嬷嬷让厨房做了老大一碗长寿面,咱们院儿里的人都有份吃的。虽然不能跟五姑娘的生辰宴相比,但王嬷嬷的长寿面,在府里也是一绝呢。”

    李莞记得,自己在李家的生辰,都由王嬷嬷记着给她做长寿面。而五姑娘李娇的生辰宴就是正儿八经的宴客宴席了。

    银杏暗自给春兰使了个眼色,春兰立刻意识到自己错话了。想着补救:

    “姑娘,奴婢不是那个意思,奴婢只是想王嬷嬷做的长寿面味道好。”

    李莞从镜子里看着春兰,问道:“昨儿铭心院,怎的没瞧见五娘和六郎。”

    五娘指的是五姑娘李娇,六郎指的是六少爷李茂,他们都是崔氏所生,崔家在清河是名门望族,家中祖辈出过不少进士,书香累累,曾有人官至丞相,满门清贵。崔氏这样的出身,李娇和李茂就比李家其他孩子要来的精贵了。

    “姑娘怎的什么都不记得?五姑娘和六少爷去了他们外祖家呀,前儿听五姑娘院里的翠屏,约莫下个月回来。”

    银杏给李莞拿了一身粉色底的散花裙来,看着年轻朝气,只李莞这个年纪,这样鲜艳的衣裳是如何也穿不上身了。让银杏给她换身素净点的,银杏应声后,边走还在嘀咕,姑娘原最喜欢这样的颜色云云。

    外头传来一些骂声,竟还夹杂着王嬷嬷的。

    “贵喜家的,如今你是得意了,就算攀上亲戚,也没的这样伺候的,眼看要入冬,姑娘房里的炭火都没个着落,夫人管家最是公正,从来都是周到体贴,由得你们这些灌了几口黄汤就分不清东南西北的人造作。”

    王嬷嬷和郑嬷嬷两人站在揽月筑的垂花门前跟杂房的人争辩,郑嬷嬷口才犀利,半点不饶人。

    那贵喜家的是个四十多岁的瘦高婆子,男人叫贵喜,是管家陈福的远房表舅,平时喜欢喝一壶,走哪儿都带着酒气,这夫妻俩一直是马房里的人,近来管起了杂房的事儿,也不是那好相与的。听了郑嬷嬷的话,当场就对骂起来,动静闹得挺大,直到银杏从李莞屋里出来制止,贵喜家的才偃旗息鼓,骂骂咧咧的走了。

    “什么玩意儿。一家子沿街讨饭的破落户,这才管了几事儿,就敢来压制我们。”银杏掀帘子进门,后头跟着王嬷嬷和郑嬷嬷,王嬷嬷见李莞已经梳洗好,坐在梳妆台前,知道刚才那些腌臜话都给她听了去。

    “姑娘莫理会这些,千万别往心里去。”

    李莞见她形容尴尬,问道:“贵喜家的干了什么?至今没给我屋里送炭火吗?”

    崔氏虽然不喜欢李莞,但在吃穿用度这方面也没克扣过,李家其他孩子该有的东西,李莞这儿也不会少了。

    “炭火他们是送了些,不过都是些陈年碎炭,烧起来烟大呛嗓子,夜里都不敢点,他们不是没有好炭,就今早奴婢还瞧见贵喜家的给五姑娘院里送去了整整四五框的银丝炭,可送到咱们院儿里就变成了那等杂碎,奴婢当然得找她们理论了。可姑娘你气人不气人,那贵喜家的竟然让我们出钱去买那好炭,还五姑娘院里的银丝炭也是五姑娘出了钱的。”

    完这些,李莞就懂了。

    不管哪家府里都有那种踩高捧低,看人下菜碟的人。李莞见得多了,不觉得稀奇,也没什么好生气的。

    在房间里踱了两圈步,一屋子四个伺候的人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王嬷嬷怕她上心,劝道:

    “原不是什么大事,咱们院里又不都是吃素的,还能给人欺负了去?姑娘就放心吧。”

    李莞回身,对王嬷嬷问:

    “嬷嬷,咱们院里如今每月多少分例?院里开销几何?你跟我详细,春兰去拿算盘珠子,郑嬷嬷把咱们院儿里的账本拿来,我床头应该有个木匣子,银杏去拿过来,我总的清点清点。”

    既然不是梦,她是真的回来了,那李莞就要好好的盘算盘算她今后的路该怎么走了。有些本就该是她的东西,得早点拿回来才行。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