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9章 升任边关主将(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妃常本色:嫡女驯渣王正文 第69章 升任边关主将(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刺青的发现,绝对可以说是相当有价值的。

    “可还记得是什么图案?”

    女子摇摇头随后又点点头,“我可以试着大概地画下来。”

    楚阳立马命人将笔墨奉上。

    很快,能看到了一个有些模糊的图案。

    刺青这种东西,霍瑶光前世倒是见了不少,可是这小姑娘画的,她虽然大概能猜出是狼头来,可是其它的,却什么也看不出来。

    “这是大漠的野狼。”

    “野狼?”几人的视线,都落在了霍良城的身上。

    “关外的部落多,而且更迭的速度也很快。这个刺青,我之前也曾见过,只是不想,幽州距上阳关如此远,他们到底是如何潜进来的?”

    “父亲的意思,这些人是关外的部落?”

    “嗯,如果我没记错,这支部落的名字叫察察,而他们的首领叫察尔,翻译成我们中原话的意思,就是野狼。”

    原来如此!

    事情,似乎是清晰了,可是又更棘手了。

    难怪,对方能仅凭着那么一点人手,就能控制了几个县城。

    看样子,是早有预谋。

    不仅如此,这些人还骁勇善战,再加上他们杀人不眨眼,心狠手辣,自然就足以震慑住那里的百姓。

    “王爷,只怕是内外勾结。”

    楚阳看向她,青梅低头,“属下发现那些人中,所使用的兵器不同,正如刚刚她所说,有带刺青的那些人,手上大都是持有长剑,可是腰身上,却佩有弯刀。而有些人的身上,则是没有佩戴弯刀的。”

    青梅再过了一遍脑子,将先前忽略掉的地方,再次串联了起来。

    楚阳点点头,“你们此行辛苦了,先去休息吧。”

    “是,王爷。”

    霍瑶光对于这个察察部落,是从未听说过的,对于那个察尔,就更是知之甚少了。

    “岳父,可否请您将察察部落的事情说地再详细一些?”

    事及幽州百姓,霍良城自然是毫无隐瞒。

    霍瑶光由始至终就在一旁听着,时不时地皱眉,偶尔还会攥紧了拳头。

    那些畜生,竟然连婴儿都不放过!

    “察尔手下有一支骁勇善战的亲卫军,据说,但凡是此军所过之处,寸草不生,一个活口也不会留下。当年,我与他们在关外大战,当时,他手下有三万之众。我将他的大军打败,可是他手底下的那支亲卫军,却拦截了我的副将。”

    事隔多年,旧事重提,霍良城仍然是心有余悸。

    “当年我的副将率五千兵马去负责劫粮,可是没想到,后来他的亲卫军钻出,不过数百人,却是一路上压着我的副将在打。”

    话落,霍良城摇摇头,现在想想,也只觉得是相当的耻辱。

    “这么说来,这个察尔,也极有可能在幽州?”

    霍良城沉默了一会儿,摇摇头,“此人生性多疑,而且之前在关外,也没少算计其它的部落,我总觉得,他深入幽州的可能性不大。”

    楚阳点点头,事实上,他对此也有怀疑。

    “察尔的亲卫军虽然厉害,可那是在大漠。一旦入了中原,到处都是城池山水,而且我中原兵强马壮,他没有那么蠢!”

    霍瑶光此时拧紧了眉梢,“那会不会是他只打算劫掠一些财物,之后就匆匆离开呢?”

    楚阳摇头,“想要出关,要么从西京这里出去,要么就是这里,再不行,就是上阳关了。可是上阳关距离幽州太远,他们若是选择这条路,未免有些冒险。”

    这么一大批人,浩浩荡荡地走街串巷?

    那除非是脑子有病!

    还有,内外勾结的话,跟察尔勾结的人又是谁?

    起初,楚阳怀疑是赵书棋的人在有所动作,可是没想到,竟然是关外的察察部落。

    他们想要做什么?

    幽州离边关不近,如果是为了夺取城池,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在幽州动手。

    或者,是有什么被自己忽略了?

    楚阳想了许久,也不曾想出个所以然来。

    倒是后来,收到了幽州刺史的信。

    大意无非就是想要与楚阳联手,内外夹击,将那些乱民一举攻破!

    楚阳想了想,还是将那些人的来历都写了下来,命古砚亲自去送一趟消息。

    同时,又立马写了一封奏报,命八百里加急,火速送往京城。

    幽州刺史这边,也正在头疼。

    现在已经确定,六座县城,已经全都是那些乱民的了。

    幽州不同于京西州,幽州就是个小地方,这六个县,偏偏还是跨了两个郡。

    眼下,他自己亦是又急又气。

    按理说,郡尉府还有两万多人呢,他怕什么?

    还灭不了数千的乱民吗?

    可问题是,手底下的司兵命人打开仓库的时候,才发现,他们的兵器,竟然不知何时早已被人搬空了。

    两万多人,除了身上现有的兵器之外,其余的,什么也没有了。

    这才是让幽州刺史最为恼火的。

    当然,同时,他又是十分震惊和后怕。

    司兵可是自己的手下,如今出了这等事,要么就是司兵早已与反贼串通一起了,要么,就是司兵被人算计了。

    古砚到的时候,幽州刺史正在大发雷霆。

    “大人,静王爷派人过来了,据说是还带了一则十分重要的情报。”

    “知道了,请进来吧。”

    这个时候,静王的人,是万万得罪不得的。

    “参加大人。”

    “原来是古大人,免礼免礼。”

    古砚微微点头,“大人,不知如今幽州的情况如何?听闻大人手下还有两万余兵马,且打算与王爷内外夹击,王爷特意命属下来问问,具体计划,以及大人这边的兵马情况。”

    “实不相瞒,我这里出大事了。”

    幽州刺史将兵器的事情一说,古砚也的确是被吓到了。

    整个幽州的兵器库都被人搬空了?

    怎么搬的?

    “那司兵现在何处?”

    幽州刺史摇头,“发现的时候,他当场便自尽了。如今,本官只能先将他的家人软禁起来,再仔细查问,看看是否能查到一些线索。”

    古砚点头,“大人,此事事关重大,不知大人手下的这两万余人,手上可有兵器?”

    这话,还真是问得幽州刺史有些尴尬了。

    “不足人手一件了。不过,两万人可以应战,这还是没有问题的。”

    古砚点头,就算是有两万人可以应战,可是谁又能保证,能将对方一击即中?

    若真是反民,自然也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顾虑,可问题是,这里面不是还发现了蛮夷吗?

    “大人,这是我家王爷给您的信。”

    刺史接过,连忙打开。

    看过之后,面色大变。

    “这?王爷所说,俱是真的?”

    “回大人,这是前几天,王爷派人潜入县城之后,得出来的结论。”古砚点头,表示上面所言不虚。

    “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有了草原人?他们潜入幽州,究竟意欲何为?”

    西京的边关,目前并不曾对外开放,是严阵以待的。

    而再往北走,的确是有些一关口是允许两国的贸易自由往来的。

    只是,边关对于这方面,一直都查地很紧,但凡是佩戴兵器的,一律不允通关的。

    那么,这些人身上所佩戴的弯刀又是怎么回事?

    “或者,他们并非是走了正常的途径。”

    幽州刺史愣了一下,立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有可能是翻山越岭过来的?”

    话落,又有几分的不可思议,“可是那边都是悬崖峭壁,这怎么可能?”

    古砚不吭声了。

    人都已经进来了,就别说不可能了。

    要么就是从关口光明正大地进来的,要么,就是另寻了法子。

    总之,人现在就在你的幽州地界儿上作乱呢,你自己说怎么办吧。

    “大人,信属下已经带到,皇上的旨意只说王爷亦可出后剿平乱民,只是,主要还是要看大人这边才行。”

    幽州刺史点头,事情是发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的,这个功,最好还是再由他来立。

    否则,就算是事了,他这个刺史的职位,也是定然保不住的。

    这一点,王爷做地倒还算是厚道。

    “另外,王爷让属下提醒大人一句,只怕其它地方,也未必太平,所以,还请大人定要提高警惕,加强戒备。”

    “古大人放心,本官都明白。还请古大人回禀王爷,就说王爷的恩情,下官记下了。”

    “属下告辞。”

    古砚拿了回信,直接离开了。

    幽州刺史这会儿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兵器库空了,好在粮仓还没空。

    可是,他听说那几个县城里的粮仓也都有存粮,至于能坚持多久,还得再派人去细查。

    当务之急,就是布好防线,绝对不能让这帮人再继续扩大他们的版图了。

    皇宫。

    砰!

    皇上一巴掌拍在了龙案上,震得桌子嗡嗡响。

    “皇上息怒,当务之急,还是要想着如何尽速地剿灭这些贼人。”

    “楚阳奏折上所说,这些人是察察部落的。说来也巧了,正好武宁侯在西京散心,若非是他,现在那些人的底细,还摸不清楚呢。”

    众人不语。

    都知道武宁侯镇守边关多年,与那些草原上的人打交道极多。

    大大小小的战役,少说也是打了上百场了。

    “皇上,依微臣之见,对于那些乱民,就当手段更狠更快。直接命人强行破城便是。”

    皇上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

    可是,对方为何会独独挑了幽州这个地方下手?

    要知道,这里可是距离草原远着呢。

    再则,幽州刺史上奏,幽州的兵器库都让人搬空了。

    事情,只怕是没有那么简单呢。

    “察察部落?皇上,以前与这个部落交手最多的,应该就是武宁侯了。而且,据臣所知,察察部落有一支精锐,所向披靡,除了武宁侯之外,近十年内,我朝再无人曾打败过他手下的这支精锐。”

    皇上的脸色微凝,眸底已是一片冰寒。

    兵部尚书所言,句句都是实情。

    只是这实情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被说出来,总有那么几分的不舒服。

    这是在强调武宁侯用兵如神?更骁勇善战?

    还是想要强调,其它的武将,都是窝囊废?

    事实上,幽州刺史,可不就是窝囊废一个吗?

    这都闹成这样了,竟然连兵器库空了都不知道。

    谁知道半夜里被人抹了脖子,是不是能有人发现了?

    “皇上,依微臣之见,察察部落潜入的人,定然不多,否则,早就引起了注意。微臣现在以为,还是要强势镇压之余,应该尽快查出,到底是何人,与外邦勾结,来残害我大夏的百姓!”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

    眼下谁不想在这个呢?

    可问题是,就连这个察察部落的消息,还是楚阳急奏过来的。

    估计,幽州刺史也是知道的时间不久。

    皇上一想这个,脸就更黑了。

    原本被几个乱民,强占了几座县城,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毕竟泱泱大夏,只是几个县城,能有什么效用?

    可是,现在牵扯到了外族部落,这就不能再小瞧了。

    而且,皇上也在考虑这个问题,这些人,是如何潜入的?

    朝堂上并没有因为此事有多激烈的争论。

    无外乎,大家都认定了,这些人其实是翻不起什么大浪来的。

    只要幽州刺史和楚阳这边能合力发兵,就一定会迅速地控制住局势。

    到时候,只要将县城攻破了,事情自然也就明了了。

    只是,他们的以为,也只是他们的自以为。

    事情的走向,往往都是令人始料不及的。

    因为,幽州乱民的事情还没有被压制,上阳关就告急了!

    上阳关,其实是大夏与百夷国之间的关卡。

    当然,两国的边界,相距还有二十余里。

    此次上阳关告急,竟然不是因为百夷国,而是因为遭到了突袭,上阳关损失惨重。

    皇上看着奏报,气得脸色狰狞无比。

    “废物!一群废物!”

    上阳关驻军十万,只是不想,突然遭到了对方的夜袭,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之余,竟然还被人攻破了关口一个时辰,里面的诸多物资被洗劫一空不说,将士们亦是损失惨重。

    上阳关关有两道关口。

    被攻破的,自然就是第一道关口。

    那里的百姓不多,基本上都是驻军。

    因为近来上阳关一直太平,所以,第一道关口上,晚上也总共就有五千人值守。

    只是没想到,对方突袭,这五千人,几乎是一个也没剩。

    不仅如此,就连后来赶来支援的将士们,也遭到了重创。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最令人觉得可耻的是,对方发动突袭的总人数,竟然不过是在三千左右。

    最后,竟然是杀了他们近万人。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龙威震怒,百官缄口!

    这个时候,谁说话,都是在主动找死呢。

    到最后,这上阳关的守将命人送来的战报上,竟然还敢说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知晓,这如何能不让皇上震怒?

    “来人,宣武宁侯世子进谏。”

    “是皇上。”

    御书房内,气氛冰冷之中,又似乎是如同火烤一般,让人格外地难受。

    这等有损我大夏国威一事,谁听了,都会恼火。

    皇上此时召霍流云进殿,只怕就是为了上阳关一事。

    “末将霍流云参见皇上。”

    “平身。”

    “谢皇上!”

    “这是上阳关的奏报,你先看看。”

    霍流云一脸凝重,格外仔细地看完了。

    一刻钟后,霍流云面色沉重的出了御书房,急匆匆地赶往武宁侯府。

    刚刚与妻子说了几句话,皇上的旨意便已经到了。

    霍流云临危受命,成为上阳关主将,原上阳关主将,因守关不利,直接剥夺一切官职,押送回京。

    叶兰笙吓了一跳,“夫君?”

    “放心,你好好在家养胎,有什么事,就多与二婶娘和三婶娘商议,实在不行,回娘家住几天也是可以的。”

    “夫君在外,一定要小心谨慎才是。”

    “嗯。我还要回来陪着你生产呢。”

    说着,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一脸温柔。

    ------题外话------

    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哟。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妃常本色:嫡女驯渣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妃常本色:嫡女驯渣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常本色:嫡女驯渣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