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强制爱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哥哥太好了怎么办[穿书]正文 17.强制爱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王羲之的真迹, 事实上已经在上场之前的几分钟之内就被莫泽派人用某种手段调换掉了。

    现在在场上的,不过是一件高仿。虽然粗看看不出什么名堂, 但假的就是假的,永远都成不了真的。

    如今的艺术品市场规则还不完善,对于艺术品的真伪鉴定也非常困难,尤其是这种上了年代的艺术品, 专家打眼了的情况也是存在的。

    国内还有些拍卖公司因为不用承担真假责任,知假拍假的情况也不在少数。瀚海拍卖行作为国内最大的拍卖行,虽然不曾知假拍假, 但是事先也不承诺保真,所以都是由买家自己承担风险的。

    这也就意味着,即便有买家买走了赝品,买家的权益也得不到保障,最后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不出。

    不过在拍卖品被掉包之前, 王羲之的真迹确实是真品。这件真迹涉及金额庞大, 霍屿森不可能任由拍卖行请来的专家了算, 在拍卖之前,他是专门请过专家团队, 确认过这件作品的真假的。只不过他不会想到,莫泽竟然会胆子大到在光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就调换真品。

    莫泽手下能人众多, 做事干净利落, 绝不会在这种大事上给别人留下任何把柄。就算霍屿森之后知道是莫泽在这一次的拍卖品上动了手脚, 但那时候损失已经造成,到手的生意也已经飞了,而且今的监控设备全部损坏,没有目击证人,霍屿森是找不到证据直接表明是莫泽动的手脚的。

    莫泽由此完美地从这件事情中脱身,成为最后的赢家。

    莫泽虽然手段通,但他的做法并不算光明正大,所以霍妩觉得就算她破坏了莫泽原本的计划,也不会良心不安。

    只不过此刻的霍妩还是觉得自己之前的举动有些太过于冲动了,因为她事先并没有想到一个完美的借口来阻止霍屿森拍下这一件藏品。

    所以当她冲动地出“哥哥,别拍”那句话之后,其实,她就已经有些后悔了。但出口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了。

    霍屿森眉目英挺,闻言,他神色不变,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为什么?”

    霍妩还没有退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所以此刻两人离的极近,近到彼此呼吸可闻。

    她低垂着眼,甚至不敢去看霍屿森的眼睛。因为视线微微下垂,所以她能看到霍屿森形状分明的薄唇,还有精致的下巴,距离这么近,她甚至能闻到他淡淡的薄荷味须后水的味道。

    久久没有得到霍妩的回应,霍屿森又低低地“嗯?”了一声。

    霍妩心一紧。

    她自然不能出她就是知道那件拍卖品是假的这种话来,这不现实。而且她也不能太多,以免多错多,暴露自己,从而引起霍屿森的怀疑。所以她只能在保全自己的秘密不被发现的前提下,委婉地提醒他。

    霍妩在这一刻神经高度紧张,脑子以一种飞快的速度转动起来。

    该怎么解释好呢?

    终于,在最后一刻,她灵光一闪,同时演技超常发挥,将一个真懵懂的富家大姐表现得淋漓尽致,“哥哥,这件藏品这么贵,如果你拍到的是假的,那可怎么办呀?”

    她的语气软糯,眼神干净纯粹,脸上带着一副不经世事的真。

    霍屿森闻言也不由得微微勾唇,失笑道,“不会。”

    霍妩眨眨眼,装作不明白的样子,软糯的嗓音追问道,“为什么不会呀?”

    现在这样的场合其实并不适合聊,因为场上的竞拍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高|潮阶段,如果霍屿森准备拍下这副藏品,那么现在他该出手了。

    霍屿森只能简单地回答,“确认过。”

    话落,霍屿森就举牌了。

    霍妩看到霍屿森还是准备拍下这件藏品,闷闷不乐地坐了回去,然后在座位里缩成了一团。她都还没来得及出那句“如果真的被人换成假的了呢”这句话,话题就已经草草结束了。

    她想要帮他,但是她能的只有那么多,更多的,就不适宜了。目前看来,她的一番话,似乎并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这个结果让霍妩觉得很丧气。

    她以为自己事先知道事情的发展轨迹,进行人为干预就会改变原本的结局。

    但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这一次,她没有让霍屿森改变想法。难道,她最终,也还是会躲不过原本的结局么?

    正当霍妩有些怀疑人生的时候,莫泽凑过头来,轻笑了一声,“怎么不开心了?”

    霍妩这时才记起自己身边还坐着一条大尾巴狼,她怎么能在大尾巴狼面前掉以轻心呢。这么一想,她忙正襟危坐,将脸上的表情全部收敛了起来。

    她摇摇头,“没有呀。”霍妩怕莫泽继续问下去,就忙提起了另一个话题,“明就是圣诞节了,莫叔叔有什么打算吗?”

    听到莫叔叔这个称呼,莫泽呼吸一顿,不过下一秒,他磨了磨牙,又回到了那副花花公子的风流姿态,“怎么,阿妩要约我么?如果约我的话,我可是乐意之至。”

    莫泽不愧是流连花丛的高手,什么昵称都是信手拈来,而且最厉害的是,他还能做到面不改色,一脸自然地将这些亲昵的称呼念出口。

    之前还是“朋友”,现在就是“阿妩”了。

    就连霍妩听到这个称谓都有些羞耻,但偏偏莫泽好似毫无所觉,依旧笑得一脸风流恣肆的样子。

    霍妩扶额,她也懒得纠结称呼,就转了转眼睛,试探地,“明是《九重》首映的日子,莫叔叔你有打算去看么?”

    姜予卿在《九重》中饰演女三号,这次是她第一次亮相荧幕。而她的星途,也正在慢慢展开。

    如果莫泽去电影院看电影的话,不准就对姜予卿一见钟情了呢?

    莫泽撑着下巴,轻笑,“阿妩陪我,我就去看。”

    霍妩刚想些什么,但这时候,拍卖师已经敲下了最后一锤子。

    然后他亢奋的声音传遍了大半个会场,“恭喜1号买家最后以1.3亿元拍下王羲之的真迹,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恭喜他!”

    话落,现场掌声雷动,周围众人纷纷起身向霍屿森道贺。

    霍妩听着现场剧烈的掌声,心里却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完了,一个多亿打水漂了。

    但是,她真的已经尽力了。

    拍卖会结束之后,霍屿森原本的打算是将藏品直接送给莫尼耶的,但可能是刚才霍妩的那句充满童真的话多少对他产生了一点影响,所以在走完所有程序之后,他没有将藏品交给莫尼耶,而是交给了自己的助理。

    莫尼耶原本都已经摆出了准备接受礼物的激动表情,但是礼物却没有交到他的手上。他有些茫然地看了一眼霍屿森,用法语奇怪地问了一句发生什么了吗。

    霍屿森早在刚才就已经想到了一个完美的借口,“我认识一个优秀的裱画师,等这件藏品裱完再送你。”

    莫尼耶对此自然没有任何意见,倒是莫泽,一时露出了有些意外的神色来。

    霍屿森的做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以为霍屿森会当场就送出这副藏品的。

    这不该是霍屿森原本的作风,也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莫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时有些若有所思。

    计划,该不会落空了吧?

    和莫泽不同的是,莫尼耶听到这句话,脸上的神色愈发兴奋了,“我以前就知道你们华国还有裱画师这个职业,没想到这一次你直接就帮我把作品裱好了,这真是太好了,谢谢你,eric。”

    无论是什么场合,霍屿森都是冷静而自持的,此时听到莫尼耶兴奋的感谢,他也只是冷淡地颔首道,“不客气。”完,霍屿森就对一旁的助理嘱咐了几句,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吩咐助理将藏品送去裱起来的,但只有霍屿森和助理两人知道,他是让助理先去对这件藏品检查一番的。

    霍妩的话虽然带着几分不谙世事的孩子气,不过倒是提醒了他。这么珍贵的礼物,到手之后还是检查一番比较稳妥。

    助理虽对这个要求大感意外,但他知道霍屿森的指令从来都不会是无的放矢,所以也就尽心地去处理这件事情了。

    拍卖会结束之后,霍屿森原本的计划是和莫尼耶共用夜宵,顺带着聊一聊合作的事宜的。只不过霍妩来了之后,原本的计划可能有变。

    只不过莫尼耶先生因为即将收到价值上亿的礼物,心情大好,所以平时看上去有些不近人情的脸上也带着如沐春风一般的笑意,他甚至主动邀请霍妩与他们一起享用夜宵。

    霍妩自然没有意见。

    她笑眯眯地朝莫泽挥了挥手,然后跟着霍屿森,莫尼耶一起离开了。也不知道留下的莫泽是什么表情,只不过霍妩是看不到了。

    莫尼耶下榻的是拍卖场附近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为了方便起见,他们一行人没有去别的地方,就在这家酒店大堂里点了夜宵。

    霍屿森和莫尼耶全程都是用法语交谈的,霍妩不会法语,听他们交谈就像在听书一样。

    不过听霍屿森的法语,语调优雅而高贵,听着像是一场听觉盛宴。

    不过霍屿森也没忘了霍妩,他把菜单交给她,让她想吃什么就自己点。

    霍妩看着菜单上的一道道名字精致,而卖相更加精致的菜肴,想了下,问一旁的服务生,“你们这里有什么招牌甜品?”

    服务生专业素质过硬,不过半分钟时间,就流畅地报出了五六样甜品来。

    霍妩听着那么多一长串的名字,也没记住什么,只记住了几个关键词。不过这并不重要,她大手一挥,豪爽地,“每种都来一样吧。”

    服务生看了一眼霍妩精致的脸,和匀称苗条的身材,笑着应下了。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群人,格外受到老爷的眷顾。

    不但人长得好看,身材好,家世好,最最重要的是,还敢大晚上的吃甜品,不怕胖!

    这时候,霍屿森也已经点完餐了,服务生就拿起菜单离开了。

    服务生离开之后,霍屿森和莫尼耶接着聊,霍妩听不懂,就自己跟自己玩。

    好在酒店上菜的效率很高,没一会儿菜就上齐了。

    当一道道卖相极佳,造型精美的甜品被服务员端上来的时候,霍妩表情还没有什么变化,莫尼耶的眼神却已经变了。

    他的眼神不自觉地流连在这些看着就格外可口的甜品上。

    霍妩看到这一幕,在心里偷笑了一声。

    莫尼耶此人,不爱美色,也不缺金钱,他的爱好只有两样,一个是书法,还有一个就是甜点。

    他甚至到了嗜甜如命的地步。

    莫尼耶爱好书法是所有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爱好甜品,却是一个他心地藏着掖着的秘密了。只不过这个秘密,还是在上一世无意间被莫泽发现了,而这一世,又便宜了她。

    莫尼耶之所以心地藏着这个秘密,还是觉得他这么一个上了年纪的老男人,那么沉迷甜品,出去可能会惹人发笑。而且近些年,他因为肥胖,已经被家庭医生严格限制了食用甜品的次数。

    距离他上一次吃甜品,也已经是半个月前的事情了。

    正因为如此,他现在看到甜品,才会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渴望的眼神。

    这家酒店的甜品师做的甜品很有特色,甜品师虽然去过法国学习过法式甜点的做法,但他并不一味追求法国特色,而是在甜品中融入了华国元素,将中西方元素完美融合,做出了独属于自己的味道。

    比如这家酒店最招牌的甜品,就是他用甜酒酿的汁水调制而成的。而甜酒酿,是法国人没有品尝过的美食。

    眼前的几道甜点,是莫尼耶从来都没有尝过的。

    但是每一道甜品,因为追求精致,所以都只有一口,只够一个人食用。他也不好意思跟一个女生抢甜品吃。

    而且爱好甜品是他的一个秘密,他不好意思将这个秘密暴露于人前。

    霍妩早就已经注意到了莫尼耶的盯着甜品的眼神,她现在莫名觉得这个法国老头有点可爱了。他平日里虽然看上去那么严肃,但其实也只是一个喜好甜食,生性不拘的浪漫法国人罢了。

    装的严肃的样子,估计也只是装腔作势。

    瞧他现在眼巴巴盯着甜品的样子,哪有一丁点传媒大亨的霸气。

    霍妩看着那道招牌甜品,故意往莫尼耶面前一推,“这道甜品看着太甜了,我不想吃。”

    莫尼耶虽然和霍妩语言不通,但是他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她了什么。他忙用法语故意问霍屿森怎么了,霍屿森就把霍妩的话重复了一遍。

    莫尼耶哦了一声,他表面装作大义,实则内心窃喜地将甜品揽到自己身前,,“那我来吃吧,浪费食物不好。”

    霍屿森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莫尼耶,心里隐隐也发现了些什么。

    最后莫尼耶一共吃了三道甜品,心情大好,和霍屿森直接敲定了合同,并且两人刚吃完夜宵,就在合同上签了字。

    两位总裁都是七窍玲珑心思,善于考量之人,像今这种随随便便,在餐桌上就签合同的事情,之前从未发生过。

    莫尼耶签完合同之后,笑着感叹,“早就听闻你们泱泱大国的餐桌文化,没想到我自己今也体验了一把。”

    霍屿森微微勾唇一笑,伸出手,和莫尼耶握手,“合作愉快。”

    莫尼耶则同样回以一句“合作愉快。”

    霍妩坐在一旁,撑着自己的下巴看身边两个西装笔挺的成功人士谈成生意之后亲切握手,也跟着霍屿森笑了下。

    虽然事情和她之前想的不一样,但到底还是在往好的方面发展了,不是吗?

    所以将来,也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因为签订合同等事宜,所以这一顿漫长的夜宵结束之后,时间已经接近了零点。

    事情商量完毕之后,莫尼耶先生已经回房休息了,而霍妩和霍屿森也准备回家了。

    霍屿森离开之前,看着桌上被扫荡一空的甜品,随口问了霍妩一句,“你很喜欢甜品吗?”

    霍妩摇摇头,“还好吧,甜品热量高,我平时不怎么吃。”

    霍屿森扬了扬眉,“那这次怎么点了这么多?”

    霍妩笑得一脸狡黠,“因为我看莫尼耶先生那么胖,感觉他会很喜欢呀。”

    莫尼耶身形肥胖,整个人都圆滚滚的,看着就很能吃。

    他吃进去的东西都转化成了肥肉。

    霍屿森一愣,之后才轻轻勾了勾唇。虽然还是略显真的童言稚语,不过这一次倒是被她误打误撞上了。

    两人穿好外套,刚走出酒店大堂,迎面就刮来了一阵冬日里的寒风。12月末的凌晨时分,气温已经到了极低,路上难得见到几个行人,几乎都窝在温暖的家中吹着暖气。

    霍妩被风一吹,下意识地紧了紧衣服。

    她抬头看了一眼干净的夜空,突然,惊讶地睁大了眼。

    只见空不知道何时竟然飘起了雪。

    她惊喜地伸出了手,当一片雪花落到她手心,然后马上融化成水之后,她侧头朝一旁的霍屿森惊讶地,“哥哥,你看,下雪了!”

    霍屿森看着远处缓缓降落的雪花,嗯了一声。

    酒店暖色的灯光下,霍屿森的面目轮廓柔和,随风飘过来的雪花落在他的发顶,他的眼睫,他的鼻端,一切都美好的不可思议。

    这时候,远处十二点的钟声响起。

    平安夜马上就要过去了,新的一马上到来。

    霍妩想到自己还没有和霍屿森那句想对他的话,就忙赶在十二点钟声停止之前,对他,“哥哥,平安夜快乐。”

    霍妩整张脸都被寒风吹得通红,但是她的双眼亮晶晶的,在暗夜中闪闪发光,带着某种显而易见的期盼。

    霍屿森突然就勾唇笑了,这样的笑容,在这样飘雪的夜晚,就像是一束暖阳,瞬间照亮了霍妩的心房。

    空寂的雪夜,唯有他是一道炫丽的光。

    他,“同乐。”声音中隐隐带着笑意。

    霍屿森完之后,十二点的钟声刚好落下。

    12.24平安夜已经成为过去。

    12.25圣诞节如期而至。

    霍屿森垂眸看着比他矮了一个多头的霍妩,眸底带着细细碎碎的笑意,“要不要一起过圣诞?”

    霍妩听到这句话之后,简直被这个从而降的惊喜给砸晕了。

    霍屿森居然问她要不要一起过圣诞!

    惊喜来的太快,简直就像是做梦一般。

    “嗯?不要么?”

    “不,要要要!”霍妩这时候才回过神来,忙不迭地点头道。

    怎么可能会不要!这么好的相处机会哎!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可能是灯光太温暖,也可能是夜色太柔软,霍屿森的目光在雪夜之下,好似多了几分平时不曾有的温度。

    霍妩整个人都有些晕晕然。

    冬日里的第一场雪,给她带来了好运。

    雪下得稍稍大了些。

    司机王去取车了,但是现在还没有将车开来。冬日本就寒凉,一下雪之后,气温就又低了两度,人呼出的气全部都成了白雾。

    霍妩此时已经冷到直跳脚。

    酒店门前的哥看到霍妩这样,忍不住上前来,问他们要不要回到温暖的大堂等人。

    不过霍妩直接就拒绝了,今年冬的第一场雪哎,她可不想进酒店远距离观赏这一场雪。

    哥退回去之后,霍妩忍不住搓了搓手,红着一个鼻子,可怜兮兮地对霍屿森,“哥哥,可是真的好冷啊。”

    霍屿森嗯了一声。他没有劝她进酒店,相比于,他更喜欢直接做。

    比如此时,霍妩完好冷之后,霍屿森就从外衣口袋里伸出手来,将手轻轻地捂在了她的两只耳朵上。

    霍妩两只冻得通红的耳朵瞬间被霍屿森掌心的温暖所层层包围。

    寒风被尽数阻隔在外,她如处春光明媚的春日。

    耳朵不冷了之后,全身都好像暖和了许多。

    霍妩眨眨眼,她想感谢一下,但是她此刻大脑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该什么好,就呆呆地了一句,“哥哥,你可真是个好人。”

    这样就被发了好人卡的哥哥扬了扬俊眉,之后就一脸淡然地接下了这张好人卡。

    直到这时候,王才开着一辆迈巴赫姗姗来迟。

    霍妩上了车之后,反倒觉得王来得太快了些。

    如果他来的再晚一些,就好了。

    那她就能和哥哥再多待一会儿了。

    王上车之后忙道歉道,“抱歉,霍总,我刚在停车场遇到点事,所以耽搁了。”

    “事情解决完了?”

    “解决好了。”

    “好。”

    上车之后,霍妩在车内的暖气吹拂下,有些昏昏欲睡。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久到她已经处于半睡半醒之时,车子却突然停下了。

    车内的暖气也没有了,一开始的温暖渐渐冷却。

    霍妩揉了揉睡意朦胧的双眼,声嘟囔了一句,“冷。”

    模模糊糊中,王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霍总,对不起啊,是我的工作失职……车子没油了……附近没有加油站……要不再派一辆车过来吧。”

    霍妩听完之后,睡意渐渐消失了。

    等她彻底醒过来之后,她才发现她不知道什么居然倒在了霍屿森的怀里。

    怪不得刚才她睡得那么安稳,原来是因为有霍屿森做她的肉垫。

    霍妩又揉了揉眼,然后从霍屿森怀里坐了起来。

    她往窗外张望了一下。

    外面的景色是她熟悉的,这里离霍家别墅其实已经不远了,也就十分钟的路程,走走也很快。

    霍妩回身看了一眼霍屿森,问,“哥哥,车子没油了吗?”

    “嗯,吵醒你了?”

    王听闻,在驾驶座上忙回过身来对着霍妩道歉,“姐,不好意思啊。”

    霍妩摇摇头,示意王没事。然后她对霍屿森,“哥哥,要不我们走回去吧。”

    霍屿森看了一眼手表,现在已经凌晨一点了,再派车过来的话,至少还要一时,与其在这里被耽误,倒不如听霍妩的,直接步行回去。

    这么一想,他干脆地,“好。”

    王忙阻止,“霍总,外面还在下雪,寒地冻的,步行回家可能会生病的。”

    霍妩歪了歪头,“可是,步行只需要十分钟,很快的呀。”

    “就步行回去吧。”完,霍屿森就率先下了车门。霍妩也跟着下了车。

    车上只有一把雨伞,不过雨伞够大,霍妩和霍屿森两个人撑也足够。

    王虽然还想些什么,但霍屿森明显看上去已经做好决定了,他决定了的事情,不会再做更改,所以王只能吞下了劝的话。

    霍屿森吩咐王在这里等人来之后,就撑着伞和霍妩一同离开了。

    雨伞是往霍妩这边明显倾泻的,霍屿森半个肩膀都露在外面,霍妩躲在伞下,虽然伞外寒风侵袭,但在伞底的她,却格外有安全感,因为有她哥哥,在她一旁,为她遮风挡雨。

    霍妩突然想起来自己上一世,独自在帝都打拼的那些时光。

    她刚到帝都的时候,身上没什么余钱,只能和别人合租在阴冷狭窄的地下室里。这些地下室,平时住都嫌阴冷,一到下雪,就越发了冰寒了。

    但是除了地下室,她又租住不起别的房子。

    那时候,她睡在冷冰冰的地下室里,总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成为那个卖火柴的女孩了。

    她和卖火柴的女孩一样,心中向往美好和光明,却只能无奈地身处凛冽的寒冬中。

    霍妩看着不远处已经若隐若现的霍家别墅,突然,“哥哥,如果我是卖火柴的女孩,我点亮三根火柴的时候,看到的一定会是你。”

    虽然霍妩一开始讨好霍屿森的初衷并不单纯,只是想要抱一条大腿,给自己一个庇护,但在这些日子的相处中,霍妩一点点地发现了霍屿森不为人知的温暖的一面。

    他会在她感冒发烧,被梦魇缠身的时候,对她,“别怕,哥哥在。”

    他也会答应她无理取闹的要求,陪她整整一晚,就因为她害怕。

    他会体贴地喂她这个病患喝粥,也会通宵为她解题,写下整整几面的详细且一目了然的解题步骤。

    他会让她好好学习,还会在冬日的下雪,用自己的双手,温暖她这一对冻得冰冰凉的耳朵。

    毋庸置疑,他是她两辈子,给过她最多温暖的那个人。

    所以如果她是那个卖火柴的女孩,她不会看到烤鸭,也不会看到圣诞树,她会看到的,只会是他。

    因为他是她冬日里的温暖呀。

    “不好。”

    霍屿森听到之后,淡淡地回。

    霍妩出刚才那句话,其实也是突然兴起。上一世,卖火柴的女孩这个故事给她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她无数次觉得自己会成为下一个卖火柴的女孩,所以在这个雪夜,刚才那句话她才会不经大脑地就直接了出来。

    她自己并不觉得有什么,不过她没想到,霍屿森会直接不好。

    霍妩啊了一声,眨了眨眼,奇怪地问,“为什么不好?”

    难道,霍屿森不希望她点亮火柴的时候,看到的是他么?

    这时候,两人已经走了不少路了,不远处就是霍家别墅。进了别墅,就会有暖气,就会有热水,就会驱赶走一身的寒冷。

    但是此刻,霍屿森却慢慢地停下了脚步。

    霍妩只能一起停了下来。

    霍屿森撑着伞,微微低头,看着霍妩,一个字一个字的解释,“因为,这个故事寓意不好。”

    寓意不好吗……

    确实。

    女孩虽然点亮了三次火柴之后,看到了三幕让她温暖的场景,但事实上,这些温暖,都是虚假的。而她最后的结局并不好。

    在圣诞夜这个举家团聚的日子,她在心中幻想着美好的场景,却只能在这个寒冷的夜晚,孤零零地,不被人知地,在街上悲惨地死去了。

    想到这个故事,霍妩下意识地吸了下鼻子。

    其实不管是她,还是原身霍妩,其实结局都不好呢。

    她没有混成十八线之前,生活拮据,租住在寒冷的地下室内,寒气入侵,年纪轻轻就身体不大好。等她混成十八线之后,她又因为威亚断裂出事了,死时不过二十四岁。而原身,比她还要凄惨一些,她被人贩子贩卖到了落后贫穷的边远地区,经历了从堂掉落地狱的落差,嫁给了一个傻子,最后抑郁而终。

    而她们丧命的时候,无一不是在人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

    霍妩又吸了下鼻子。

    这一刻,她不知道该些什么。

    但是霍屿森原本也不需要她什么。

    他盯着她的眼睛,认真地承诺,“你是我的妹妹,你永远都不会成为那个卖火柴的女孩。只要有我在一,你就不会比任何人过得差。”

    这是承诺吧。

    这怎么会不是承诺?

    这肯定就是承诺。

    看,冬的第一场雪,果然为她带来了好运。

    她的哥哥,不仅想要和她一起过圣诞,他还在这一刻,承诺了她一个美好的将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哥哥太好了怎么办[穿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哥哥太好了怎么办[穿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哥哥太好了怎么办[穿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