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算命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的微博能算命正文 26.算命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看到江畔出现在楼梯口, 沈原椰脸色一下子就不好看了。

    怎么每次都碰上他,这次和王惠雯话还正好被他抓包了, 早知道她带王惠雯去洗手间就好了, 就不信他能进女厕所。

    她扯扯嘴角,“江警官。”

    王惠雯也从刚才的震惊里回过神来,嘴唇动了半才出声:“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江畔:“王女士, 我有事要找你询问。”

    他这么, 王惠雯就知道肯定还是之前的那件事, 她看了看面前的沈原椰, 怎么两个都要找她。

    而且沈原椰还这么奇怪的话。

    沈原椰不想多废话, 低头看王惠雯, 冷静道:“希望你把刚才的话放在心上。”

    王惠雯还没回答, 她就下了楼梯。

    路过江畔身边时,沈原椰又被叫住了:“沈女士, 你在这里和王惠雯讨论的内容是案件内容吗?”

    沈原椰手微微握紧,:“我算出来她的死劫,最近有血光之灾。”

    江畔的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到紧紧握住的手上, 没有戳破她的谎言,“沈女士, 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这起案子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也自然不能插手, 而他们上次之所以将她卷进来则是因为微博的私信。

    如果不是她技术不高, 恐怕这件事也牵扯不上她。

    沈原椰淡定道:“你听错了, 我没管。”

    江畔也不和她继续扯皮,看向王惠雯,“你是目前唯一的证人也是被害人,所以很多线索会在你这。”

    王惠雯张嘴就要话。

    江畔却继续:“你要知道,如果对方一直在外,没有被我们抓到,你一辈子都要处于担惊受怕的状态下。对方不排除会有报复的心理,你就会随时处于危险的状况。”

    没有威胁,而是陈述了一个事实。

    这句话显然是刺激到了王惠雯。

    她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再次被问到当时的情景,她就有些不耐烦,“我过,我一点都不知道那个人是谁,那么黑,又是巷子里,我怎么看到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她几乎要哭出声来:“我现在每只要一黑就会想到那件事情,你们还一直让我回忆回忆,回忆个鬼啊!我真的不想一直记住这件事,能不能让我正常的生活?”

    江畔知道她的心情,没出声打断。

    看她完后情绪起伏不定的样子,他缓缓开口:“王女士,能不能请你和我们去一次现场?”

    楼梯间一下子安静下来。

    沈原椰都没想到他会提出这个要求,不由得看向王惠雯,看她又会怎么回答。

    王惠雯肩膀抽了几下,点点头,没有话。

    江畔身旁刚刚赶到的任露露也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服她了,前几次这个要求都被拒绝了。

    王惠雯却突然抬头:“原椰姐陪我好不好?”

    众人齐刷刷地看向沈原椰。

    江畔皱眉,“沈女士与这件事没关系。”

    沈原椰不搭理他,也有点愣神,她面上没显出来,重复地问了一遍:“你想让我陪你去?”

    王惠雯声:“我害怕。”

    她低垂下了头,沈原椰个子高,站在她面前还能看到她头顶的发旋,一下子想到了昨她看到的照片。

    照片上的王惠雯死不瞑目,当时该是有多绝望呢。

    也正是由于那样的感觉,她才会今直接找上来,可没想到王惠雯先前还不相信,现在又让她陪着。

    沈原椰黑黝黝的眼眸瞥向对面的江畔,看到他浑身散发的不赞同,应道:“好。”

    王惠雯松了口气。

    被害人这么要求了,他们刑侦队的也不可能强制上沈原椰别跟着,只能任由她跟过去。

    那个路口距离华艺十几分钟的路程。

    一路上,他们走过去的,都没有人出声,王惠雯紧紧跟在沈原椰旁边,也许是之前的话产生了影响。

    她不知怎么的,对沈原椰有莫名的一点信任。

    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她主动开口问:“原椰姐,你在公司里出道了吗?有没有演什么作品?”

    沈原椰回答:“我是模特,不准备进演艺圈。”

    “怪不得个子这么高。”王惠雯感叹道,“身材这么好,当模特也是挺好的,以后走上国际……”

    她的话停在嘴里。

    对面过了马路就到巷子口了。

    自从发生那件事情后,王惠雯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这里,可如今才到对面,她就脸色发白。

    沈原椰安抚道:“别怕。”

    王惠雯看了眼周围的几个人,有警察,有路人,再也不会出现那晚上的事情了。

    她迈开步子,主动跨过了马路。

    江畔不动声色地跟在后面,紧紧地盯着前面的两个一高一矮的两个女人,目露深思。

    一直到巷子口,距离内部不过几米处,王惠雯终于忍不住了。

    她开始情绪不稳,一闭上眼睛就是那个人在她身上摸来摸去的恶心动作,是她洗无数次也挥之不去的感觉。

    沈原椰连忙掐住她手腕,“王惠雯!”

    王惠雯直直地往后退,口中道:“我要回去……我不要在这里……我要回去……”

    她挣扎了沈原椰的手,径直地往马路对面跑。

    这边虽然要拆迁的废城区,车子不多,但也是几秒一辆的,王惠雯就这么直接冲了出去。

    江畔眼疾手快追过去:“抓住她!”

    这种情况不知道还会出什么事呢。

    江畔冷静道:“先回去。”

    他没有多,任露露明白他的意思,连忙点头:“王女士我先送你回去吧。”

    “我真的记不得了……”王惠雯念念有词。

    远离了那个巷子口,她的情绪也开始逐渐恢复稳定,终于没有再胡乱地挣扎了。

    沈原椰却突然想起微博预知的那张死亡现场照片,她想知道是不是这两次都是同一个人。

    她捏住了王惠雯的手,“你被抓住的时候,有碰到他身上吗?穿什么衣服的?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一连好几个问题,将王惠雯都砸懵了,半才回过神来,“碰、碰,我不记得了……”

    沈原椰也有点失望。

    如果能从王惠雯这里得知到具体的线索,那是最好不过了,如果没有,那就只能看警察了。

    江畔抬了抬下巴,“送王女士回去。”

    任露露连忙安抚着王惠雯走远。

    沈原椰一看江畔半没挪动步子,就知道准是要问自己什么的,立刻转过身就走。

    “沈女士。”

    江畔准确无误地扣住她的手腕,细腻光滑的感觉在手心里尤其明显,与他的薄茧形成了对比。

    沈原椰抽回手,“不好意思,我要回家了。”

    “你不打算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又插入这起案件中吗?明明与你毫无瓜葛的一起案件,据我所知,从几前开始,你与被害人接触频繁,今更是……”江畔慢条斯理地。

    沈原椰才不回答他,抬脚就往前面走。

    江畔的步子比她更大,三两步就追了上去,“沈女士,对于这件事,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解释什么?”沈原椰扭头看他,“王惠雯是我上课的同班同学,我在洗手间扶过她一次,因而熟悉,你怀疑吗?”

    江畔正要话,手机响了。

    一打开,任露露的声音从手机里跳出来,又急躁又兴奋:“江队!刚刚王惠雯她好像想起来了一点,她被抓住的时候曾经咬了那个人的手,下了力气,短时间内我猜测那个痕迹消除不了!”

    那个人从背后对王惠雯出手,伸手要碰她脸的时候被猝不及防地咬了一口,当时的王惠雯可谓是用足了自己全身的力气,这才几,必然留下了伤口。

    江畔追问:“还有呢?”

    “还有一个是,那对方穿的不是羽绒服,其他的她就记不得了,这是她断断续续出来的,其他的线索应该暂时问不到了。”

    江畔食指的指尖敲击在手机背面,片刻后:“行了,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马路上有拖拉机开过去,声音轰鸣。

    沈原椰在一旁听的有点不清不楚的,但看江畔这语气,应该是有什么线索了吧。

    江畔挂断电话,看向面前一脸淡定的女人,“沈大师既然算命手法了得,不知道能不能算出凶手是谁。”

    沈原椰觉得自己也许真的要坐实自己算命的本事。

    一次碰见这种事也就算了,这连着好几次,她不可能以后都无缘无故地插上一只手。

    而算命是最好的借口。

    娱乐圈里大多数人都信命。

    有的人命好运气好就红了,随便一部剧。

    有的人命不好运气也不好,总是差上那么一点,好好的一部剧都能直接推了,然后就一落千丈。

    有个车大火的人也不是没去过外国,没去过东南亚,仅被狗仔们曝出来的就有几个。

    养鬼这样的猜测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沈原椰站直了身子,微微仰头,“你现在信我会算命了?”

    她星光熠熠的眼眸盯着他,“既然如此,我可以免费告诉你,那个人28号那会穿棕色大衣。”

    28号?

    江畔下意识地看了眼手机,上面显示的日期才26号,也就是,沈原椰告诉他的是两后的?

    沈原椰转了转眼睛,“看你信不信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的微博能算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的微博能算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微博能算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