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死亡(圣诞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的微博能算命正文 23.死亡(圣诞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电梯的数字渐渐下降到一楼, 沈原椰问:“你知道那个练习生遇到的事?严重吗?”

    鹿月回道:“还好,没有真正出事。”

    她讲了一下自己知道的情况, 那个练习生在晚上从公司回去的路上碰见了色狼, 被猥亵,后来有人经过才吓跑了那个色狼。

    不过就这样已经够吓人的了。

    公司里的练习生都是一群刚成年的丫头,遇到这种影响一辈子的可怕事情,都非常激动。

    警察是直接去练习生家里询问的, 如果不是那负责练习生的经纪人和高层透露了这件事, 她也不会知道。

    既然是部分人知道, 沈原椰也只当自己什么都没听到。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总觉得重生之后, 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各种社会新闻都变得多了起来。

    一直到上了车后, 她才重重呼出一口气。

    也许是她现在敏感多了, 当初遇到这种事也不会多加怀疑,而现在她听到不对劲就会有所感觉。

    再者, 这样的新闻每都有发生,也就是关注不关注的问题,沈原椰觉得自己可能太过谨慎了。

    车停在华艺边上, 沈原椰突然问:“那个练习生叫什么名字?”

    鹿月回想了一下,“王惠雯。”

    沈原椰心想果然。

    她之前听那个惠雯和她的朋友的对话就觉得有事发生, 现在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遇到这种事,她肯定想着不能传播出去。

    这关系到一个女孩子的名声, 就算不是强/奸, 被猥亵的流言也足够毁灭一个人了, 更别她还要当明星。

    鹿月却转移了话题:“《grace》近期一年的杂志我已经拿了过来,晚上一起送到公寓里。”

    沈原椰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好。”

    公司里一如往常。

    下午三点,沈原椰去了练习室。

    里面已经来了挺多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聊,要么就是自己坐在椅子上玩手机。

    她和这些人都不熟,索性逛微博。

    上次结束之后,她就把江畔给拉了黑名单,决定以后再也不和警察扯上关系。

    而且她之前报案有人跟踪她,到现在公安局也没给答案,估摸着是觉得她的案子无足轻重。

    王惠雯来的时候,练习室里的人都没什么反应。

    沈原椰猜测恐怕这整个教室就自己知道这件事,要么就是有人有关系知道了,没表现出来。

    王惠雯的神情比先前好很多。

    也许是公司里高层和经纪人安慰过的缘故,总算是眼睛里有了点神,看起来也精神了许多。

    沈原椰移开目光。

    一节课结束后,她照例决定去洗手间洗手补妆,没想到碰见了上次的情况,又听到熟悉的对话声。

    “你别逼我了好不好,我现在只想忘了这件事,报警这件事我希望你不要再提。我不想。”

    王惠雯大力地打开厕所隔间的门,直直地往洗手台这边过来,看到沈原椰在那里愣了一下。

    沈原椰抬头,看到她身后有个女生追上来。

    王惠雯也看到了,径直往外走。

    “惠雯,你等我!”

    王惠雯大概是心神不宁,又经历了什么,快步往前走的时候一下子左脚绊右脚,就在洗手台前崴到了。

    沈原椰眼疾手快地将她胳膊拽住。

    如果真倒了,恐怕就磕上这大理石台面了。

    这要磕下去,不死也去了半条命,再磕到脑门就糟糕了。

    后面过来追王惠雯的女生一见到她的动作,立刻表情就变了,语气冲道:“你干嘛,快放开惠雯!”

    王惠雯站起来,连忙道谢:“谢谢。”

    女生这才意识到是自己看错了,脸色也有点红,“对不起,我刚刚以为是你绊倒惠雯的。”

    沈原椰神情淡淡,“没事。”

    “你个子真高。”王惠雯打量了一下,忍不住:“我经纪人当初还我个子有点高,不利于出道呢。”

    这眼前的女生起码有一米七几以上了吧,指不定一七五都超过了……想想就可怕。

    沈原椰不动声色地看她一眼。

    两个女孩都只到她下巴处,看起来颇为娇,“我是模特,所以身高有要求。”

    “噢原来是这样。”

    见她不生气,两个女生又了几句后就离开了洗手间,压根忘了自己可能被偷听的事。

    沈原椰拍了拍脸,也跟着离开。

    ***

    一连几,也许是上次沈原椰拉了王惠雯一把的缘故,两个女生都对她非常感兴趣。

    碰见了会打招呼,离开也会一声。

    沈原椰也会礼貌地回一句。

    和王惠雯一起的那个女生叫苏颖,今年才十八岁,两个月前才签了华艺,比王惠雯晚上三个月。

    周五下午是这周的最后一节课。

    这个月还有几就到了尾巴,下个月就要拍摄《grace》的封面,时间不等人,沈原椰精神高度紧张。

    错过了这个杂志,她不知道要晚走多少步。

    中途休息时,苏颖坐在她旁边,忍不住夸奖道:“这么多人每次上课你最认真了。”

    她虽然在沈原椰后面,但每次转身动作时都能看到她,就像是鹅舞一样,精致得不可思议。

    可以,这个教室的二十多个人都比不上沈原椰。

    当然,这样拉仇恨的话,她才不会出来。

    沈原椰抿一口水,“谢谢。惠雯今没来?”

    苏颖摇摇头,“惠雯她好像心情不好,昨我打电话也没接,应该是回家里了。”

    沈原椰不再问。

    老师拍了拍手,“来,继续了。”

    她动了动腿,“待会练习这个动作,这对塑形很有帮助,你们以后没事的时候就可以做做。”

    话音刚落,教师的门就被人推开,有人探着头,扬声道:“请问方老师在吗?”

    “我在。”方老师停下动作,对那边点头:“我马上出去。你们就先自己练习着。”

    随着老师出去,教室里突然就议论声四起。

    沈原椰刚刚沉迷于动作不可自拔,没有看到门口的人,见议论声这么厉害,随口问旁边的人:“怎么了?”

    连着上了好几的课,女生也对她算是脸熟了,声地:“刚刚外面有个警察。”

    她用手挡住嘴,声音更了:“我怀疑是王惠雯的事情。”

    王惠雯……沈原椰环视了一下周围,她刚刚才问过苏颖王惠雯今没来,后知后觉地想起,她好像昨也没来上课。

    她不动声色地问:“你们每节课都是必须要上的吗?”

    “当然了。”女生耸肩,“公司安排的,会有出勤表,这个关系到我们后面出道的,而且上课对以后也有帮助。”

    沈原椰若有所思。

    教室里的人都已经开了门出去了,她在里面待着也无趣,准备上去找刘莉问问怎么回事。

    才出门就碰上了她。

    “跟我来。”刘莉脸色凝重,一直到电梯里,只有她们两个人才开口:“公司的练习生王惠雯,和你同班的,知道吧?她上次晚上回家碰见了色狼,昨那条巷子里有人发现了一具女尸。”

    沈原椰心头一跳。

    她声音有点飘:“我刚刚问了同班的,她昨没来上课,可能是昨就出了事。”

    刘莉拍了拍她的肩膀,“出事的不是王惠雯,是一个白领。”

    她停顿了会儿,继续:“警方发现她死前受到过侵犯,怀疑是前几对她出手的那个色狼是凶手,这两你就不要去上课了,免得引火上身。”

    沈原椰点头。

    刘莉长出一口气:“回去都车接车送,别单独一个人。”

    “嗯。”

    从刘莉的办公室出来后,沈原椰径直下了楼,路过一楼的某间房间时,门上有块的玻璃,看到了几个警察正在房间里询问。

    身旁有人经过,议论声的传进她的耳朵里。

    “我刚刚听到了警察的对话,那个受害人好像叫胡爽,今年二十六岁,就在距离这大概一公里处的投行上班,住的公寓在这附近,出事时间好像就是昨半夜。”

    “听死的很惨是不是……我这几都不敢出门了,要不是要来公司上课,我绝对回家待着。”

    “不知道为什么要来我们公司询问,这和华艺有什么关系?”

    几个人渐行渐远。

    那条巷子很,也没有摄像头,周围都是一些老房子。

    华艺真正距离这条巷子还有不的距离,走路还要十几分钟才行,那边早要拆迁,但一直因为赔偿款的事没协商到一起,就一直空置在那。

    沈原椰虽然没去过那里,但也知道在哪。

    来公司询问,自然是因为王惠雯的缘故,也许还有和她同样遭遇的人也不定。

    而且,沈原椰觉得他们肯定没有从王惠雯那问到什么。

    王惠雯之前对苏颖都是什么都不,一提到这件事就情绪不稳定,而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是,如果她看到了脸,恐怕早就报警了。

    沈原椰觉得,正是因为没有看到脸,王惠雯才不想,可能她觉得了找不到人也是白搭。

    房间里总共五个人。

    沈原椰一眼看过去,除了江畔她一个人都不认识。

    她扯扯嘴角,就要抬脚离开,却对上了江畔从里面看过来的目光,两人对视上。

    半晌,她移开视线,面无表情地离开。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的微博能算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的微博能算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微博能算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