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5.宋东番外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为了白月光的垂爱正文 65.宋东番外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如果你看到的是防盗内容, 请24时后再点开这章。  第二十三章

    前经纪人已经不再适合白砚。

    可白砚很清楚, 对于佘晶这样一个即将走上上升期的艺人来,有这样一个经纪人帮衬,绝对利大于弊,当然,这个弊和利都是针对普世价值而言。

    佘晶能接到《国色》里太后的角色,已经很不容易,虽然是个女配角, 演好了也不是没有大爆的可能。可观众总是健忘,没有跟得上的宣传和后续资源,就算《国色》的反响再好,佘晶也只能热得快凉得快。

    经纪人那一套, 白砚不愿继续忍受,不表示别人不能接受, 草台班子算是这帮新人的窝, 可要是让这帮孩子都跟他间隙抽风时一样对圈里规则不, 这就是站着话不腰疼。

    白砚思索再三,认真的问:“你想清楚了?按你的状况和他的手段来看, 接下去, 你要走的很可能是黑红路线。”

    佘晶, “反正我什么坏事也没做,就已经够黑了。”

    接着笑了下, 自嘲地:“我想红, 我可是咱们公司的十八线当家花旦啊。”

    白砚无话可, 只有最后一句交待:“炒作什么的都好,谨守底线。”

    底线就是,跟以前一样,别对爬chuang那种程度的潜规则低头。

    白砚没反对,这事儿就算定下了,可佘晶出门时,又遇到了裴挚。

    裴挚打量她一会儿,:“你干嘛选他?那人你养不熟的,我哥都镇不住他,不如等等,让我哥再给你另挑一个。”

    话是这么,可现实挺明白:裴挚哪会真让白砚费神再给别人挑一个经纪人,他自己出手还差不多。

    佘晶是个通透人,一语点破全部,“裴先生,谢谢关心,我跟您非亲非故,不能接受你的好意。”

    裴挚:“……”

    佘晶这次通透到了底,“裴先生,我知道你一直挺介意我。对,我承认我喜欢白砚老师。”

    裴挚:“……”这姑娘是真耿直。

    佘晶又:“我在横店得罪副导演被打压那会儿,什么都没有了,连饭都吃不上,强撑着到翔悦的剧组试镜,身上穿的裙子还是找人借的。本来以为以我的名声和处境,谁都不会要我,可白砚老师站出来对我,你留下。我当时走投无路,他就是从而降的神,他救了我,又给了我继续演戏的机会,他是影帝,又是那么出色的一个男人,我对他产生类似爱的感觉也在情理当中。”

    听情敌细述心路历程,感觉还真不对味,裴挚一时没话。

    不是,他知道他哥容易遭人崇拜,可纯洁地干崇拜着不行吗?非得喜欢?

    但佘晶又释然一笑,“可这些日子仔细想想,这感觉掺杂了太多东西,也未必是爱情。所以,我现在做了什么都是为自己,不是为别人,不需要任何人有负担。”

    裴挚点了一百八十个赞,这妹子透彻啊。

    这妹子在外边是什么风评?一门心思用不入流手段炒作自己的xing感女星、破鞋。裴挚只觉得世人至少有一半是瞎子,xiong大点儿就破鞋了?

    稍微不入流点儿的角色,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他仙人似的哥身边好吗?

    佘晶走后,白砚又钻了会儿剧本才从练功房出去,眼光在客厅扫了一圈没见着人,这才想起来,好像从早餐过后就没听见裴挚的声息。

    露台花园那边突然传来电钻的声响。白砚循声过去,看见一上午没出现的家伙此时蹲在木栅栏边上。

    裴挚正拿着电钻枪对着一块木板钻眼。身前摆着大敞的工具箱,脚旁摊着扳手、起子以及栏杆木板一地零碎。

    白砚步子在露台门外停住,“你这是干什么?”

    裴挚这才得空侧头瞧他,“不是几后有场秋台风?我赶着刮风之前把栏杆弄弄,这景观栏杆虽然不着力,再刮一阵估计也就不能看了。”

    的确,不用担负安全责任的景观栏杆,自从搬进来后,白砚就没花心思打理过。

    此时,裴挚把重新钻眼的木板又拧回去,手一用力,手背青筋毕露。

    白砚立刻:“你先放着,我打电话请人修。”

    裴挚抬起胳膊擦了把汗,被阳光刺得眯起的眼睛冲着他笑,“别,我在家,这些事还用得着叫别人?”

    白砚心情突然微妙。

    是挺微妙的,裴挚现在就像是跟家人偏居一隅,赶在季风来临前修葺住所的男主人。

    这微妙感配合昨晚那个梦食用,味道更清奇。

    裴挚这会儿拿粗铁丝绕着栏杆横拦连接处加固,真是用手生拧,胳膊肌肉隔着工装衬衣块块鼓起。

    白砚就盯着那双手瞧,可能是从习惯玩户外极限,裴少爷那双手跟少爷两个字一点关系都没有,比最淳朴的劳动人民还劳动人民,手背皮肤黝黑,凸着青筋,手指修长骨结有力,就那掌心下的茧子,白砚当初经常被他扎得疼。

    白砚转身进屋,再回露台时把一双棉纱手套跟一袋子湿纸巾递裴挚面前,“擦擦,戴上。”

    裴挚侧脸一瞧,皱眉,“不用。”

    白砚不容分道:“戴上!”

    裴挚这才站起来,手在牛仔裤背了两把,扯住张纸巾擦干净,老实把指头都塞进手套里。做这些时还不忘调戏人,眼睛一眨不眨地朝白砚望着,“我哥爱我。”

    白砚气不打一处来,反而笑了。见裴挚额角有汗珠滚落,伸手盖住裴挚的脑袋,用力揉了几把,拇指趁机把汗珠拂去,“混蛋!”

    裴挚真是顺杆爬的德行,顺手搂住他的脖子,凑过来在他脸上用力亲了下,“我也爱你。”

    白砚一下把人推开。

    裴挚乐呵呵地笑,蹲下继续捣腾那一堆零碎,这会儿还不忘冲他撒娇:“你坐那别走,你走了我就没劲儿了。”

    白砚:“我懒得理你。”

    转身进屋拿手机点了午饭,终究还是拿了本书在露台坐下了。

    这没风,有些闷热,白砚忍不住问:“干嘛挑今收拾?”

    裴挚:“过两你就要进组,咱们得去横店,把家里安置好,咱们更好出门。”

    白砚:“谁要带你去?”

    裴挚:“那我就自己去,我自己去还不成?”

    白砚没话。

    他承认,他挺喜欢裴挚撒娇,喜欢孩子脾气没褪尽的男人用最诚挚的赤子之心对待他。

    白砚又想到昨晚那个梦,孩子脾气意味着乖戾无定型。专爱这一款,简直是他人生的一大难题。谁不想要安稳,可他跟那种按部就班的所谓成熟人士,一也过不下去。

    他还喜欢草台班子的一帮孩子拿看神的眼光崇拜他,可那就意味着他需要承担的比常人更多。

    他还喜欢黑白分明的干净世界,可他似乎永远也没有让所见之处都变得澄澈的能量。

    他人生的所有难题,出来都是同一回事,期待值和承担值不对等。

    当初,他和裴挚关系出现问题的时候,唯一的知情者,也是白砚入圈后的第一个朋友,曾经这样开导他:你喜欢比你的,喜欢他热情张扬,就得适应他的无常,适应到能拿捏住他。这一盘菜,要吃,你就得完整地吃。青椒炒肉丝专挑肉下筷子,人生可不是这么一回事。

    远处空,几缕阳光可怜巴巴地穿透厚重云层。

    白砚不明白自己今怎么突然想起了这个朋友,他这辈子目睹的最沉重的黑暗就发生在这一位身上。

    白砚赶快把思绪拉回来,对裴挚:“你去也行,但得听话,我拍戏时真没功夫跟你闹。”

    裴挚眉头拧成结,露出一个不解的表情,“什么叫闹你现在没了经纪人,就一个助理能应付剧组所有的事儿,我去给你当助理二号,不行?”

    不等白砚反对,又咧嘴笑了,“别道谢,也不用钱,我倒贴。”

    这次去横店得待几个月,临出门,裴少爷要安排的事儿还挺多。

    次日,跟他哥请了个假,裴挚又去见了郝总。

    郝总一见他就问那饭局的成效,“怎么样,那晚回去,白砚高兴吗?”

    岂止高兴,他们俩的关系简直发生了质变。但这种话,裴挚是不会对别人的,因为挺崩他哥冰山美男的人设。

    裴挚往沙发一歪,“还行,谢了。”

    摸了会儿下巴,道明来意:“我想给我哥找个大片资源,最好是能把他捧成国际巨星那种,你看有什么门路?”

    郝总被惊得一怔,片刻后才笑出来,“也不是没门路,可你能,你这想法突然从哪冒出来的?”

    这还用问?

    裴挚手指敲了敲扶手,“这阵子,外边传我哥跟公司不合,以前那些鬼鬼怪怪全都上门对我哥低头哈腰。你看,他咖位越大,对他低头的人越多。他现在都已经这样了,要是再有个圈里人都比不上的实绩,在圈里就能横着走了。”

    还有个原因属于**,裴少爷不会跟除去他哥以外的任何人分享。

    他自己心里烧得慌啊!字面意思,真就是血太热、烧得慌。

    眼下,白砚对他的态度一回暖,裴少爷被这回馈的热量烧得整个人心神不宁,一身的劲儿,晚上靠自己根本卸不下去。

    他又不能打破节奏对他哥来硬的。

    于是这发泄不出去的jing力,可不就只有撒在外面为他哥做点什么了?

    (写在开头:纨绔少爷裴挚是攻,影帝白砚是受,不要站错,不要站错。)

    第一章

    裴挚是个名副其实的纨绔,从到大不务正业,仗着家底丰实横行无忌,时不时逞凶斗个狠,办事从来只看高兴不高兴。

    裴少爷喜好又有那么点特别,能上就不入地,什么送命玩什么。

    他十八岁那年,据闹了点事,被家里人送到美国,这一去就是六年。

    2014年末,裴挚回来了,这次是躺着回来的。

    这年冬,他挑战勃朗峰北壁出了事故,浑身骨头几乎都重组一次,昏迷三,能捡回一条命实在是万幸。

    裴少爷在医院躺了半年,加上复健,能直立行走出门见人已经是次年夏末。

    对,2015年的夏末,裴少爷骨头里的钉子都没拆完,出来晃荡的第一晚,又恶少人设不崩地惹了点事儿:把一个姓刘的恶少同类给揍了。

    刘少被打成猪头,找不回场子又咽不下这口气,最后选择回家找爹撑腰。

    刘少他爹这段时间也不清静,直接把事儿捅到了裴挚他爸面前。

    这肇事的要是换成别人,估计就被自家老爷子拉回家教训、关禁闭反省荒诞人生了。

    可裴挚不,他就不。

    当晚,裴挚就把刘少家那位号称非常有钱有势的爹堵在了回家的路上。

    够简单粗暴吧?就这格调,明白的知道他是豪门,不明白的得以为他是混混。

    不过格调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这场闹剧最后的结果很魔幻:刘家到现在还不安生,看情形,恐怕接下去几年都没法安生。

    裴少爷只被请去喝茶问了几句话,如今还大摇大摆地在外边风光无限。

    因此,9月末,发把补给裴挚的接风宴办得格外隆重,找自家老子死乞白赖借了艘大游艇,还特意花大价钱请了最好的顾问公司,态度认真得跟办婚礼似的。

    欺负同类全家还能轻轻松松全身而退,裴少爷现在是什么身份?

    恶少中的恶少,纨绔中的翘楚!

    晚宴上吃的喝的用的都是从国外空运来的,就连dj也是从国外空运来的。当然,上船陪着玩的人不是,裴少爷被发配到老美这么多年,发料他今晚不会想睡洋毛子。

    也算是全身心投入为裴挚打call,可裴少爷还是不高兴。

    夜色醉人,一群狐朋狗友各自搂着莺莺燕燕在甲板上围坐成一圈,裴挚拿眼刀轰走朝他身上贴的,兴致缺缺地离席去了顶层。

    发撇下嫩模急匆匆追上去劝:“他们就是想跟你亲近亲近,咱让人坐下陪着会话成吗?何必让人咱家子气。你不知道外边现在把你传得多牛。”

    这话不假,巴结裴挚的人可不全是冲着好处来的。裴少爷脾气是坏了点,可模样生得不错。190的个子,又爱好户外极限,高强度体能训练打造出一身腱子肉,伤了这么久也没垮。身上那股清爽健康的男人味儿特招人喜欢。

    裴挚自己也明白,嘴里咬着根没点的烟,嚣张地用眼角瞟人,“我都这么牛了,用得着不气地把自己弄得跟鸭似的?”

    准鸭子发膝盖中枪,愣了。

    也是,裴少爷一直是这德性。

    作为一个纨绔子,白没鸟事就算了,晚上鸟还没事儿,鬼知道他有什么样的人生诉求。

    是裴挚不开窍?那纯属放屁。

    事实上裴少爷开窍还真不算晚,十八岁跟竹马哥哥玩车zhen这种档次的骚操作,一般人都想不出来。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还好,裴挚带来的一个老美很适时地出现,用蹩脚的中文:“裴,今晚没见到你的爱人,真是太遗憾了。我很好奇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发继续愣,裴挚的爱人?

    裴少爷现在不是单着吗?

    可裴挚:“他气质优雅,性子柔软和顺,人特别好。”

    煞有其事,洋洋得意,真像是有这么一号人似的。

    发憋不住了,贴裴挚耳边:“抱歉打断一下,你的这位,姓白?”

    裴少爷没好气地答:“要不呢?”

    姓白,白砚,正是裴挚的那位竹马哥哥,如今是个大明星。现在想到这人,发心里还有块不大不的阴影。

    柔软和顺优雅?呸!

    比真金还真,他这辈子都没见过比白砚更心冷更嘴贱的人。

    可别以为裴少爷这番溢美之词是在外人面前撑面子。发清楚记得当年自己被白砚欺负得七窍生烟,去找裴挚投诉。

    裴少爷恶狠狠地:“我哥就不是这样的人,你找揍!”

    所以谁恶少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裴少爷心里的坎儿就是这抹白月光,刚追到白砚那会儿,恶少高兴得活像娶到龙女的地主家傻儿子。

    六年过去,这人依然蒙着城墙转角那么厚的滤镜,以最佳卖家秀的姿态,深深扎根在裴挚的脑海里。即使当初没处一年,人家就把裴少爷给甩了。

    这事想深了没意思,发决定回去搂嫩模找安慰。突然听见个男声:“这儿风景比下面更好,裴先生好雅兴。”

    转身一看,还真有追着裴挚上来的,好胆色!

    追上来的这人也是个明星,叫仇安平,正拿眯着一双桃花眼冲裴挚笑,几乎把风骚两个字写在脸上。

    发心别对瞎子抛媚眼了兄弟。

    可这次裴挚居然没赶人走,而是皱眉用下巴冲着人认真瞅了一会儿。然后,拿走嘴里的烟,突然一笑,“我认识你,你是翔悦的艺人……”

    翔悦,是白砚的经纪公司……

    所以裴少爷留下仇安平的目的不言而喻:从路人嘴里听自己心上人的赞歌,是件多么惬意的事。

    顶层只剩下两个人。

    裴少爷问得含而不露,压根没提白砚的名字,几圈下来话锋只到这个程度,“这么,你在公司发展势头还不错?”

    仇安平持续不断抛眼风放电,此时作出个求怜惜委屈样,外加夹枪带棒:“裴少,僧做粥少资源有限,我头上有影帝压着,好资源都被人家抢去了,我也就吃个剩下的。《国色》这次选角不就没我的份吗?”

    裴挚皱眉,看起来很不高兴,“哦?谁这么大胆子?”

    确实不高兴,好听的没套着,引来一块砖。

    影帝,还能有谁?

    翔悦的影帝,只剩下白砚一个。

    此时的白砚当然不知道自己正被故旧挂念。难得有假期,他这晚早睡,早已在梦中神游。

    梦里没有游艇晚宴那般奢靡旖旎的风景,只有他死去的老板陈老先生。

    陈老先生问:“白砚,你要退出娱乐圈?”

    白砚:“嗯。”

    老先生:“斐好像不是搞娱乐的料。你走了,他怎么办?”

    陈斐是陈老的独子,白砚的现任老板。

    白砚:“他继续加油。再加把油,您就能肯定他不是了。”

    老先生:“你不能帮他想想办法?”

    白砚:“让他回炉再造或许可行,您能配合吗?”

    梦境以陈老先生的痛心疾首而终结,看,果然连鬼都不愿意听真话。

    所以滤镜什么的,白砚真是计较不起,身为艺人,他从入行的第一起就生活在各种滤镜之下。混成一线,被旁人贴标签就是他的日常。

    目前,他比较亮眼的标签是冰山美男,起来挺不要脸。可不要脸也没辙。人家想听的他不出来,他一开口又没几个人有能耐消化。当一座安静的冰山,这路线太适合他。

    于是决意息影也不算他不讲情面,白砚在娱乐圈混了七年,做人靠演,演戏耗命,他这七载光阴,真是数着秒熬过去的。

    这种厌烦感最近突然爆发,并且一发不可收拾,他第一次认真地把息影提上日程。

    谁知他还没把想法给任何人听,陈老先生的英灵就到梦里来造访他了。

    这是2015年的9月,白砚孤身一人、毫无挂碍。跟翔悦的经纪约剩下8个月就终结,两个代言,其中一个下月到期。真是很适合筹划退圈的时机。

    时值夏秋之交,每年夏末秋初,白砚心情总是格外不美妙。

    游艇上硬拗出的梦幻之夜也好,白砚不甚美妙的梦也罢,在新一的阳光恩泽大地时,全如夜露一般杳无踪影。

    翌日是个好气,也是翔悦十二周年诞辰。

    翔悦也曾有过辉煌。后来陈老先生驾鹤仙去,老板陈斐当家,公司从此江河日下,几乎投资的每部戏都扑街。

    老板先是气走了副总,接着,公司艺人纷纷出走,到如今,有点名气的,除去白砚就只剩下仇安平,其他都是十八线以外。

    老板的日常就是跟十八线们打成一片。

    真是,怎么看怎么像个草台班子……

    不管作何打算,周年庆典,白砚还是要去的。

    他进门时,亟待回炉再造的老板又在跟一群透明呈好哥们样儿地扎堆。

    白砚出现,会场一秒安静,本来校园运动会一样活泼的气氛顿时肃穆得堪比葬礼。

    老板乖乖跟着白砚到一边,絮絮叨叨仇安平又欺负了某新人花,“……就是这样,我去探班,仇安平当着我的面骂她是废物。”

    白砚自然憋不出什么好声气,“我去跟他打一架?”

    老板关注点还在那位新人花身上,“我只是求你带她,前些日子她争上了《国色》里的一个女配角,跟你同一个剧组,你教教她。”

    白砚更烦躁了。《国色》的男主角确实早就定给了他,他口头接了,只是还没签合同。前几个月他觉得他能演,可现在他累,而且是入不了戏的那种累。

    男人不能自己不行,可幸好,他很不喜欢这部戏新加入投资人刘总,大家都知道。

    他瞟老板一眼,“那戏我上不上还不一定。”

    老板:“不用在意刘总,他被揍出局了。”

    白砚:“……?”

    老板幸灾乐祸:“他儿子跟一公子哥闹事,他去出头,人家把他一块儿给揍了。”

    白砚:“……?”

    老板:“本来只是斗殴,后来好像又牵出些什么事儿,总之,他现在正被人查,据已经被限制出境。”

    这么严重?

    白砚与世隔绝地宅了几,自然还不知揍人的就是他的前任,“还有呢?”

    老板摇头:“没了。”还越越乐,“也不知道那为民除害的公子哥是哪家的……”

    白砚冷冷地:“你误会仇安平了。”

    人家那废物两个字的是新人?那是在骂你这老板。

    刘总也是一方大佬,这种角色落难分明是上边有人要收拾他。公子哥闹事最多是个引子。为民除害?这觉悟,老板简直是废物本人。

    白砚不负美男之名,一双凤眼眼角微挑漂亮得很华丽。气质冷,但浓眉斜飞,鼻梁高挺,又冷得很肉yu。很多时候真不用他什么,只一个不屑的眼神,那种被主流审美巅峰唾弃的感受就够人难受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为了白月光的垂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为了白月光的垂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为了白月光的垂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