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7.芒种抢收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正文 47.芒种抢收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钱雪死活缠着齐兽医, 不顾他铁青的脸色,硬是拿到了可打三的消炎针剂。她思考一下, 把针剂交到刘支书手上, “让高爷爷每给大牛牛打针,大牛牛就会好啦。”

    “好, 让他给大牛牛每打针。”

    一直板着脸的刘支书终于露了笑, 话也和蔼起来。

    孟向东就怕最后消炎不到位,损了母牛,见事情解决了,终于松了口气。

    众人帮着那位大叔一起给牛栏里垫了厚厚干草, 把个窝弄得舒舒服服才陆续离开。

    齐兽医自有刘支书、刘蒙等人去送,高玉蝉带着孟向东和钱雪默默离开了。

    这么一耽搁, 已到了半下晌, 原想帮着他去收菜, 也不成了。

    “回吧,回吧, 家里该担心了。”高玉蝉跟他们挥着手,一脚轻一脚重地往学校后山走去。

    老人花白的头发被风吹得轻轻扬起,清瘦的背影怎么看都能感受到一种坚强不屈的执拗, 就算他倒下了, 估计也是挺直的。

    “真是个倔老头。”钱雪笑。

    “有本事的人都这样。”孟向东应。

    “哎哟,我头疼, 向东哥, 你背我回去吧。”

    刚才激动了半, 此时才觉出脑袋昏沉来,钱雪撒娇,扶额转到他背后。

    孟向东无奈而笑,蹲下,把她背了起来,往村外走去。

    钱雪高兴,少年的肩膀还不算宽厚,可她这样趴着,却觉得很安心。

    她双手环住他脖颈,道:“你的书包还在学校呢。”

    “没事,不会有人偷的。”孟向东应道。

    “向东哥,你我跟高爷爷学医术,怎样?”钱雪侧着脑袋,笑微微在他耳边道。

    “学医术很好,医生是很受人尊敬的,特别是一个好医生。”孟向东耳朵动了下,答道。

    “你做了医生,是不是就不愁饭吃了。”钱雪再问。

    “再过几年,上头就会下达文件,在农村培养一批赤脚医生,到时你做赤脚医生,等积累了经验,以后就可以当大医院的医生了。”孟向东道,“还可以当军医,那更受人尊敬了。”

    “好,那我就学医吧。”

    一个少年背着一个女娃,缓步走在山间道上,三言两语就定下了女娃将来要走的路,风儿轻轻吹着,金子般明亮的夕阳把余晖洒到俩人身上,身畔一个重叠的影儿拖得老长,晃晃悠悠,不紧不慢。

    钱雪脑门被砸破,很是让钱家人心疼担忧了一下,钱根兴更是要去山洼村讨个法,被钱忠良劝下了。钱雪吃着闵大妮喂来的粗面疙瘩汤,心头喜滋滋的。

    大宝睡在她身旁,掰着脚丫子啃脚指头,啃得口水直流。

    美美睡了一觉,到了第二日,还未起床,就听得院子里传来笑声。

    “大妮,这两张工业券是特意给你家的。这次棉毛衣销售得很好,出了力的人家都分到四五斤粮票,大伙很满意。还有两张工业券不知道怎么分,我就,也别为难了,全给钱家吧,感谢他家不藏私,发起了这个活动。”

    汪国英笑道。

    “那怎么好意思,不成,不成,这工业券还是队里拿着吧。”闵大妮推辞道。

    “就两张,也派不上大用场,还是给你家好,大伙都商量过了,一致同意的。曹芳,你是不是?”汪国英再道。

    “忠良婶子,你就拿着吧,汪主任跟黄支书,还有大伙一起商量过了,大伙都给你家。”曹芳清脆的话语声透过窗户传了进来,带着年轻人的朝气和她特有的泼辣爽朗感。

    钱雪很喜欢这个曹芳,飞快穿好衣服,跑出屋子,“汪主任好,曹芳姐好,有没有吃早饭了,我去后院摘两根黄瓜给你们吃。”

    “不用了,不用了。”两人忙婉拒。

    钱雪已腾腾跑进后院,选了两根大黄瓜,清洗干净塞到两人手里,“吃吧,吃吧,今年雨水不多,黄瓜长得清甜呢。”

    “马上要收麦子,可千万别下雨。”汪国英咬一口黄瓜,赞道,“好吃。”

    “要抢收了,虽然累些,可心里欢喜呢。”闵大妮笑道。

    “是啊,新麦子磨的粉,烧面疙瘩汤实在太香了。”曹芳道,“阿雪,学校里也该放假了吧,到时要帮着家里烧饭了。”

    “烧饭,没问题,我会用灶头了。”钱雪一挥手,豪气道。

    “你个丫头,咋会用灶头了,尽大话。”闵大妮摸摸她脑袋,宠溺道。

    “我看我爸烧,看都看会了。”钱雪笑道。

    老爷真是不经念叨,刚着不要下雨,过了晌午,轰隆隆一声雷,乌云密布,瓢泼大雨来就来。

    在田地忙活的村民一窝蜂跑了回来,全身被雨淋得湿透,连日的暑气也被一齐带走了,冷得人打个哆嗦。

    大雨倾盆,茅草屋内也滴滴答答下起雨来,钱雪惊呆了,忙拿着盆盆罐罐放到炕上接水。

    外头下大雨,里头下雨,简直让人想发疯。

    钱家几人却是习以为常,钱根兴拿着铲子,披着老旧的蓑衣,淡定去屋前屋后清理排水沟。

    积聚在院内的雨水,打着旋儿,从墙角流了出去。

    大雨直下了三个多时,到傍晚时分终于停了,一轮彩虹挂在际,人们的心情也如彩虹般绚烂起来。

    两张工业券,不换暖水瓶,不换大铁锅,一定要换两张大油布,往屋顶上一盖,再也不会漏雨了。

    钱雪强烈表达了她的愿望,钱家商议通过,请着汪主任去县里开会时,让她帮忙带回了两张大油布。

    这年代,货物质量杠杠的,一张大油布揭开,都能盖满钱雪家的院了,细密厚实,一点水都不透,虽要遮屋顶,可钱雪还是没舍得,细细卷了,收在屋里。

    在家歇了两三,钱雪又去上学了。

    每上完课她都要去看一看大黄牛和牛犊,随着它俩的康复,她额头上的伤也被高玉蝉给养好了。

    伤口结了疤,带着丝丝痒意。

    其间还有件事,周蕾老师正式邀请她加入歌唱组,被她给拒绝了。

    一是周老师的水平还不如她,实话除了玩根本学不到什么,二是那的那场闹剧,让她对周老师的人品不大满意。

    一个怕事、没有决断力的老师,当不起她人生的导师。

    当然,她话的很婉转,“周老师,我想以学习为主,唱歌不是我的兴趣。”

    周老师有些愕然,“你唱得那么好,学下去完全可以成为歌唱家。”

    “谢谢周老师,我还是不学了。”

    “那真是太可惜了。”周老师垮了脸,有些不大高兴,看着钱雪,好像她辜负了她的心血一样。

    “要是有活动,我也会参加的。”钱雪笑了笑,道。

    “噢,那以后有活动,我喊你参加,你可不能拒绝。”周老师满意笑了。

    “好。”钱雪笑盈盈应了。

    人总不能脱离集体,该参加的活动她还是会参加的。

    芒种节气,亦稼亦穑。

    太阳正当午,田间沟渠、金黄麦穗稍头,热气蒸腾出一股轻烟般的雾霭,年轻的壮劳力弯着腰身在田地里收割麦子,后背被烈日灼烤,汗水一滴滴落进泥土,顾不得喊累,只想多收一点。

    收割过麦穗的田地又飞快放水,赶着耕田插秧,种上秋季稻。

    学校里早早放了农忙假,连老师们都跟着下田抢农活了。

    村里的娃子们,三两一群,五六岁的娃也不落下,从清晨第一缕晨曦干到傍晚最后一丝霞光落下,也能捡上五六斤的麦穗。

    也就这个季节,全家才舍得吃上一顿白面馒头、疙瘩汤。

    那撒了盐花的面疙瘩入了喉,就如同顺滑的丝绸在少女肌肤上流过,没有一丝阻碍地滑进了肚里,要是再切进几个辣椒沫子,那股清香鲜辣,简直绝了。

    钱雪捡了一麦穗的苦累,在这一碗面疙瘩汤里全得了回报。

    她把面疙瘩吃完,汤喝掉,把碗给添干净了,舒心地打个饱嗝。半年来粗粮野菜窝头混着,终于深刻体会到了细粮的美好。

    收麦如救火,龙口把粮夺。这是爷爷嘴里的农谚。

    轰隆隆一声惊雷,打得人魂飞魄散。黄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了下来,砸在麦杆上,砸在饱满的麦穗上,使它低了头,折了腰。

    苍啊,你还给不给人活路。

    钱雪刚弯腰捡起一根麦穗,就被大雨浇湿头面。她茫然四顾,没有慌乱奔跑躲雨的人们,只有再弯下的腰身,加速的收割动作,更快了一倍的挑担腿脚。

    怎么办!

    油布!两张大油布!正好可以用上!

    钱雪转身飞跑起来,雨雾茫茫,白花花一片水汽,迎头而来一人,险些跟她撞上。

    “阿雪,心点跑,别摔了。”来人一把扶住她身体,喊着道。

    钱雪一抬头,正是孟玉坤,她一把抓住他的手,急急喊道:“玉坤叔,我家有两张大油布,可以支到打谷场上,脱下的麦粒不能湿了。”

    “两张大油布!”孟玉坤惊喜道,“太好了,快快,我跟你去拿。”

    他正跑回来挑麦捆,此时也顾不上了,一把夹起钱雪,就往钱家飞跑而去。

    钱忠良在家带着大宝,烧水烧饭。以往每到这时节,也是他最最难熬的时候,看着老爹和媳妇在田里奔忙,一个农忙季下来皮都晒脱了好几层,可他没有一丝办法,他下地就是拖累别人。

    也是这些,他往往很晚睡下,很早醒来,没日没夜编织筐篓,这样,他才觉得他还有一些些的用处。

    可今年,有了大宝,大宝好像拯救了他,在家看护大宝,也是一项重要的工作。

    钱忠良淡定多了。

    大雨下来,他坐在门内,忧心地皱起了眉头。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回火红年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回火红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