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6.倔强的老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正文 46.倔强的老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刘支书, 能让我检查一下大黄牛吗?它的情况不大好啊。”

    孟向东思索间,高玉蝉已走到严肃老者身边, 直接开口道。

    原来严肃老者就是山洼村的村支书, 钱雪撇了下嘴,他可比黄德全凶相多了, 从刚才一直板着脸, 脸上法令纹深刻,都能夹死苍蝇了。而他身后,走出一中年男子,眉间紧皱, 长得跟刘支书很相像,应该是父子, 他见高玉蝉开口, 马上骂道:“谁让你来的, 这有你什么事!”

    孟向东一瞬间做出决定,上前两步拉住高玉蝉, 笑道:“走吧,这儿有公社下来的兽医,我们就不插嘴了。”他手上用劲, 很是捏了下他, 又微侧过脑袋,对他挤眼暗示离开。

    高玉蝉怔了下, 认真看向孟向东。

    孟向东又笑道:“走吧, 别耽误人家办事了。”

    话间, 他手上又用了两分力,高玉蝉都感觉到疼痛了。

    心头也有些明白了,可他定定站了一会儿,听着那边又商量着用牵引绳,他抬起另一手,慢慢搭到孟向东的手上,蠕动了下嘴唇句谢谢,坚定掰开他的手,转身倔强开口道,“刘支书,让我再检查一下吧,也耽误不了一两分钟时间。”

    怎么这般死心眼,他可是在救他。孟向东环视一圈,众人窃窃私语满是兴味表情,不由觉得后背上慢慢渗出了一层冷汗。

    “你个右.派份子,搞不懂自己立场是不是,这有你话的份吗,还不给我滚出去,耽误了最佳救治时间,害死母牛,看我怎么处理你。”刘蒙怒道,上前推了一把高玉蝉。

    “他个右.派份子,来凑什么热闹,还不快滚。”也有人跟着起哄道。

    高玉蝉一脚不得受力,被刘蒙推出一个趔趄,孟向东忙扶住他,低声劝道:“走吧。”

    “要是有个意外,队里损失一个好劳力不,这头母牛才三岁,还能生好几胎呢。”高玉蝉心痛道,“强力牵引,一个弄不好,子宫脱落,这头母牛就完了。”

    “啊,会子宫脱落。”拉高玉蝉过来的那个大叔惊道,“母牛就完了!”

    “谁会强力牵引,我们当然会看情况的,你在这胡八道什么,我干了二三年了,也没你的情况出现。”那年青人用抹布擦完手,整理着牵引绳,不悦道。

    “就是,人家齐医生可是公社里派下来最好的兽医了,你胡搅蛮缠,想拖延时间不是,居心险恶,快赶出去。”刘蒙凶狠骂道,又对齐兽医陪笑道,“别理他,齐医生,你忙你的。”

    钱雪也看出不妥了,忙上前扶住高玉蝉,“爷爷,听哥哥的,我们快走。”

    就因为他是右.派,没人信他。高玉蝉长叹一声,颓然垂下脑袋,抬脚落寞道:“那走吧。”

    “哎,别走,别走,你把话清楚,什么叫会子宫脱落。”那拉他过来的大叔急了,又转头急唤村支书,“刘支书,他得也有道理,让他看一看吧。”

    他家孙子发高热,那次是高玉蝉撞见了,搭了脉息,给了他一付草药。他将信将疑熬下喂孙子喝了,没想到第二,孙子烧就退了。

    药到病除,称呼神医也不为过。他心头很清楚,这人可是有真本事的。

    再,队里喂养大黄牛的活计,也是他争取来的,要是大黄牛没了,挣不到工分还是事,治他个喂养不力那就是大事了。

    故他抓住高玉蝉的胳膊,就是不放,“看一看,给看一看吧。”

    “不看了,不看了,省得赖上高爷爷,你们拉吧,出了事找诊断的人就好。”

    钱雪声音清脆,巴巴完,瞪了眼刘支书,又使劲掰那位大叔的手。

    “你们什么意思,我在这儿诊治,跑过来冷嘲热讽,什么出了事找我。”那位齐兽医不干了,停了手冲着高玉蝉喊道。

    “爷爷,你是好心,想大黄牛平平安安生下牛牛,可你瞧瞧,有谁相信你,你治好了,别人也不会你的好,要是出一点点事,绝对骂你。我们还是快点走吧,帮不得。”钱雪仗着人,噼里啪啦炒豆子般把话甩了出去。

    这话得好。孟向东心中一喜,故意去握她的嘴,靠近耳朵作窃窃私语状,声音却能让每个人都听见,“你乱什么,村支书他们都是好人,大家也都明理呢,肯定不会因为我们过来看了一眼,就把牛的事怪到我们身上吧。”

    “哼,我们快走,别耽误他们。”钱雪哼叽道。

    “别走。”

    刘支书终于开口了,“既然来了,那就检查一下吧。”

    “爸,他,他能相信吗。”刘蒙气鼓鼓道。

    “你别话。”

    刘支书瞪他一眼,刘蒙不情愿地闭嘴了。

    齐兽医的脸色一下变了。

    钱雪、孟向东和高玉蝉的脚步都停住了。

    “你给看一看吧,这头牛还算牛呢,真出了事那才叫可惜。”那位大叔诚恳道。

    “爷爷,你?”钱雪抬头看向高玉蝉。

    孟向东知道拉不住他了,这位医者仁心,绝对不会见死不救的,就算是牛也一样,接下来只能希望一切顺利。他打起万分精神,跟在他身后,密切关注事态发展,随时准备帮忙。

    高玉蝉也不多话,上前检查了黄牛呼吸、心跳,找了清水洗干净双手、指甲,又不客气地拿过齐兽医的0.1%高猛酸钾溶液洗手,给黄牛清洗阴.门、阴.户消毒,双手又涂擦肥皂,再把手臂伸进产道探摸。

    孟向东就在一旁帮助。

    这一番清洁消毒,细致周到,竟比齐兽医做的要到位得多。

    围观群众也都有眼睛,见此,议论声没了,全都屏息等待他的检查结果。

    过得一会,高玉蝉抽出手臂,抬头道:“胎儿正位,稍有些大。”

    “哼,我就胎儿过大不好生,用牵引是正确的。”齐兽医抢着道。

    众人齐齐嘘了声,原以为会怎样,竟是一样的检查结果,由不得,一时轻蔑不屑的目光全投到了高玉蝉身上。

    “白耽误这么多时辰。”刘蒙哼了声。

    “不过,”高玉蝉面不改色,恍如根本没听到别人的奚落,自顾下去,“这例是产道性难产,子宫捻转一百八十度,要给胎儿顺时针转个方向,母牛出汗、摇尾,都是因为这个原因,疼痛剧烈,我们要给母牛翻个身,再一齐内外帮助校正胎儿和子宫。”

    长长一番话,不紧不慢出来,有听懂的,有没听懂的,大家一道傻眼了。

    齐兽医在一瞬间,从脖子根到脸颊涨得通红,他有心想反驳一句,可喉咙里好似堵了块东西,自刚才起压在心头的不适感终于有了解答,原来是子宫捻转,他怎么没有想到。

    “子宫捻转,转身,校正胎儿子宫,妈妈呀,这情况可真复杂啊,幸亏又检查了一下,感谢老爷,感谢老爷。”那位大叔激动地喃喃道。

    刘支书看看高玉蝉,再看一眼齐兽医,只了一句,“那现在就开始吧。”

    要给大黄牛翻个身,本是背脊朝向窗户左卧,现在要四蹄朝向窗户右卧。

    大家一齐动手,合力抬起,心翼翼给它转了个身。

    高玉蝉又拉着齐兽医,也不在意他带了些敌意的冷冷态度,仔细给他讲了他伸手臂在里面校正,齐兽医在外腹部配合顶动。

    这时,众人没有打扰的,连那个高傲不屑的刘蒙都挤过来认真听着。

    助产开始了,高玉蝉再次清洁消毒一遍,伸手进入子宫后,伸到胎儿的捻转侧下,把握住胎儿的某部分,向上,向对侧翻转,外头齐兽医帮助顶动。

    齐蒙也上前搭了手。

    钱雪站在孟向东身后,想看又不敢,只不停问他,“要好了吧,要好了吧,大黄牛没事吧。”

    孟向东全神贯注看着,嘴里轻声回应她,“快好了,快好了。”

    就在这样的问答声中,牵引绳放进,众人吸着气,就见高玉蝉慢慢把胎儿牵引出来。

    “哇,出来了,出来了。”众人低呼。

    钱雪实在忍不住了,探头睁开眼睛,只见一只牛顺利滑了出来。

    新生命的诞生,巨大的感动袭上心头,这一瞬间,让人禁不住热泪盈眶。

    当剪断脐带,清理口鼻处粘液,牛在微弱呼吸时,众人欢呼了。

    母牛哞得一声,似是欣慰叹息。

    高玉蝉忙把牛抱到母牛嘴边,让它舔舐。

    “牛生下来了,牛生下来了,好的牛啊。”钱雪欢呼。

    牛相对婴儿可要大多了,可挨在大黄牛身边,那真是牛牛了。

    众人欢呼议论,高玉蝉却是一脸平淡表情,用消毒液给母牛消毒着子宫和产道,又用齐兽医药箱内的青霉素粉给它涂擦,又让齐兽医开了药瓶,给大黄牛打青霉素消炎针。

    “大黄牛平安生产了,齐兽医,接下来的消毒消炎工作也要做好,可不能马虎了,万里长征就差最后一步了,不能倒下。”

    孟向东见他磨蹭,故意大声道。

    “对对,齐兽医,好药都给用上,别不舍得,大黄牛生了牛犊,是我们山洼村的大功臣,一定要照顾好了。”刘支书笑着吩咐道。

    齐兽医无法,只得给大黄牛用药。

    刘蒙看一眼高玉蝉,终于不再用眼白对他了。

    “大叔,大黄牛可辛苦了,接下来就要辛苦你啦,好草好料喂上,给他好好养养,夜里也得有人照顾它,养个十八的,保管就好了。”

    钱雪拍拍那位大叔的胳膊,笑道。

    “要得,要得,我从今夜起就在牛棚里睡了,怎么也得伺候好了,等大黄牛能带着牛犊溜弯了我再搬回屋子住去。”

    大叔乐得合不拢嘴了,众人听他话,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回火红年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回火红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