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4.高玉蝉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正文 44.高玉蝉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什么东西, 好臭啊?”

    “哪里来的屎味?”

    “有人在浇粪!”

    “哎呀, 实在太臭了,谁啊, 谁在这儿浇粪!”

    臭味顺风飘来, 令人欲呕,同学们纷纷站了起来, 捏住鼻子想找出罪魁祸首好驱赶了去。

    动静太大, 连周蕾老师都唱不下去了。

    “这儿, 在这儿,哎呀, 是那个被批.斗的右.派份子高玉蝉, 可恶, 打倒资产阶级反.革.命!”

    “打倒右.派份子!他们的心是黑的,肯定看我们在这儿唱祖国的歌曲心里不平了,他是故意恶心我们的!”

    “打他!”

    也不知哪个男同学高喊了一声,前一秒还是使般可爱的学生们一瞬间变成了面目可憎的行凶者, 男男女女同时抓起了地上的碎石块, 疯狂朝下头砸去。

    “批.斗右.派份子,打.倒美帝国主义走资派!”

    “美帝国主义敌人害死了指导员,打死他!”

    钱雪震惊了,刚捏住鼻子的手不由松了下来。

    山坡北面,是个偌大的菜园子, 一个头发灰白, 身穿破旧蓝布套衫, 佝偻着腰背的老者,正握着把粪勺,给菜地上肥,在他脚边摆着两个粪桶,臭味正从中而来。

    喧哗呼喝声起,老人有些茫然地抬起头来,好像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很快他的那双老眼瞪大,再接着,他的面容慢慢平静起来,似是看穿的人生的无常与艰难,波澜不兴,只微阖的双目中带上了一丝痛心和无奈。

    碎石块土喀拉不要钱的朝下头扔了过去,兜头兜脸落在老人身上,更有些直接砸到了粪桶里,黄色浆水晃荡出来撒了老人一鞋面。

    而老人只是侧过身子,用手臂挡住朝脑袋上袭来的碎块,埋下脑袋。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周蕾老师也震惊了,当石块砸过一轮她才反应过来,忙喊道,“快住手,快住手。”

    “资产阶级敌人是我们最大的敌人,我们可不能被美帝国主义的糖衣炮弹给腐化,想想上甘岭的战士们,就是被美军给打死的,死了多少人,我们可不能放过他们!打,给我打!为英雄报仇!”

    钱雪此时才认出来,喊得最凶的竟然是邓勇明和另外一个跟他差不多壮实的男孩子,这俩人好似在众人中很有威信,这么一喊,这群孩子,就嗷嗷叫着举着石块往下头冲去。

    也不顾地上长势良好的蔬菜,一脚脚直接踩踏了上去。

    “哎呀,你们别踩菜地,别踩菜地。”

    刚才老人被石块砸都没有出声,只是用胳膊尽可能挡下,不让自己伤到要害,可此时见菜地被踩,他心疼喊叫了起来,张着双手去拦他们,“别踩菜地,这都是吃的东西啊,不能糟蹋食物。”

    “兄弟们,给我们踩,我们可不要吃美帝国主义腐化的右.派给我们种的蔬菜。打.倒美帝国主义资产阶级!打倒右.派!打倒高玉蝉!”

    同邓勇明一起的那个男孩高举拳头,大声疾呼,应者如云。霎时,一群十岁左右的娃子们如同攻击蜜蜂偷吃蜂蜜的大黄蜂般嗡嗡扑了过去,一通踩踏,挥拳。

    老者拦了这个,挡了那个,被推的踉踉跄跄,更可恶的还有拳头砸到他身上,脑袋上。

    “打死你个老不死的,用大粪来熏我们,打.倒右.派!”

    “别打了,别打了。快住手!”

    钱雪实在看不下去,飞奔下去拦阻别人。

    “你起开,傻子,不要你管,再拦我把你跟他一起批.斗!”

    邓勇明一肩撞开钱雪,大喇喇喝道。

    钱雪被他推倒在地,手刚撑在地上就被人踩了一脚,疼得她嗷得叫了一声。

    “丫头,快起来。”

    老人一手抓来,把钱雪提了起来,以防她再被人踩伤。

    同学们好像得了大的趣味,从未这样在菜地撒欢过,实在太有趣了。黄瓜架子拉倒,哗啦啦一声,全都塌泄了下来,这声响实在太动听了,再一脚踢倒一棵茄株,落地的茄子踩上两脚,“噗叽”一下,茄子就烂了。

    “别踩啦,糟蹋粮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啊!糊涂,糊涂啊!”

    老者心痛不已,大呼。

    这话可捅了马蜂窝了,这些人更是疯了一般把一棵棵青菜踩倒,踏进泥里。钱雪心中一紧,其实菜地被毁就毁吧,只要人没事就好,她忙把老者往后拉,“爷爷,心。”

    “糊涂,骂谁糊涂呢,刘飞,你,是我们糊涂,还是他糊涂!”邓勇明哈哈大笑。

    “当然是他老不死的糊涂,竟然做右.派,右.派就该被打.倒!打他!”

    那个跟邓勇明差不多壮实的男同学大声回道。

    “别踩了,别踩了。”周蕾老师从来没有遇过这样的事情,急着团团乱,又想去喊校长,又怕走开了孩子们更胡闹,可面对狼藉一片的菜地,更混着粪水,她看看脚上的新布鞋,实在下不了脚,更无所谓及时拉住作恶的孩子们了。

    “周老师刚刚跟我们讲过,亲近美帝国主义的都是坏人!打他,给上甘岭英雄们报仇!”邓勇明大喊道。

    “打他,打他……”

    这年岁的孩子得上什么正确是非观,只是好玩加从众,从见过批.斗地主、走资派,竟觉得批.斗高大上,跟着邓勇明这个钱营村生产队长的儿子和刘飞这个山洼村支书的孙子,一拥而上,把个老者打倒在了人群中,拳头虽还及不上成年人有力,可也相当不弱了。

    高玉蝉哎哟一声,本是疲弱不堪的身体,哪里吃得消这般,被一拳砸在了眼睛上,头晕眼花,整个人都软了。

    这可是要出人命了!

    钱雪冲了上去,什么都没有多想,只觉一定要救下这个老人,她不管不顾把身体伏到了高玉蝉身上,挡住拳头,大喊道:“住手,快住手!”

    “嘭”

    一道血线从钱雪的脑门上滑了下来。

    那个叫刘飞的男孩子手上抓了块半大石头,本想砸到高玉蝉身上,不想来了个钱雪,一失手打到了她脑袋上,给开了瓢。

    这下重击,脑中嗡得一声,钱雪眼前一黑,险些昏过去。

    “啊”女生们尖叫起来,“打死人了!”

    围着高玉蝉的男生齐刷刷往后退了一步,昏沉沉的脑袋也一下清醒了。

    “哎呀,流血了,流血了。”周蕾老师尖叫一声,这时也顾不得脏臭了,掂着脚尖飞跑过来。

    钱雪慢慢伸手,摸到了脑门上,抹了一手的血,大骇,扯着喉咙大叫起来,“要死了,要死了,我爸是钱忠良,抗美援朝的英雄,我死了我爸肯定找你们给我报仇,谁打的,谁!谁!给我站出来!”

    她目眦欲裂,神情狰狞,逼视一圈周围的男生。

    那满脸血花的样子,还有凛凛喝问,恍如警钟敲打在行凶男生们的心头。

    刘飞手上带血石块落地,惊惶摇头道:“不是我,不是我。”

    “就是你!”钱雪目光对准他,大喝道,“还我血来!还我命来!”

    “啊,快逃。”刘飞大叫一声,哗啦一下,这帮男生女生撒丫子全都逃了个干净。

    “周老师,快走。”

    黄思甜一把拽住周蕾,拉着她就飞跑起来。

    “她,她在出血。”

    周蕾本就刚刚二十,遇此事情根本不知如何处理,竟被黄思甜使出大力气拉离了菜园,往学校跑去。

    “丫头,没事,没事。”

    高玉蝉却是爬起来,先让钱雪用手压着伤口,飞快跑过去,在下头一条水渠边采摘了一些水花生,放嘴里嚼烂了,让钱雪仰着脑袋,厚厚的水草泥全堵到了伤口上。

    “没事,丫头,别怕,就一个伤口,一会儿就不流血了,别怕啊。”他轻柔道。

    “我知道,就流了一点血,不然我早就晕过去了。”钱雪嘿嘿笑,“总算把他们吓走了。”

    高玉蝉压住伤口的手一顿,不由深深看了眼钱雪,郑重道:“丫头,谢谢你。”

    “嘿嘿……”钱雪咧嘴笑,谁知这样一个动作都抽动到了她额头上的伤处,疼得她一龇牙,“真还有点疼呢。”

    “都流了这么多血,怎会不疼。”高玉蝉的声音更加柔和了几份,“丫头,你叫什么名字?你爸是援朝英雄?”

    “我叫钱雪,我爸钱忠良,我爷爷钱根兴,是钱营村的。”钱雪笑着一一回道。

    “钱雪,好,英雄的女儿,也是个救人的英雄,好好好。”

    高玉蝉连三个好字,嘴角露了笑,面容和蔼,很是慈祥可亲。

    “爷爷,可惜菜园都毁了。”

    “还有些好的,收起来还能吃,没事,可以再种。”高玉蝉勉强完,暗叹了口气,“丫头,跟我去住的地方洗洗,包扎一下吧。”

    钱雪无法,总不能捂着伤口这样狼狈走回家去,又有心去看看这位老人的住所,遂点头应了。她站在一边,看他洗了手,又扶起两个倒翻的粪桶,在水渠里洗了,用扁担挑上,一瘸一拐拉了她往前走。

    “爷爷,你的脚?”

    “没事,刚才被他们推着崴了下,有些别到筋了,回去敷一下就好。”高玉蝉道。

    钱雪忙一手捂伤处,一手扶了他,一伤一残艰难沿着山脚转进村去。

    高玉蝉的住所在村尾山坡上,一路走来,就有村人看见两人,也只是别眼侧头,一幅不屑与他为伍的姿态,他也不与人招呼,冷冷清清到了一个屋前。

    此屋树枝加秸秆,茅草顶,竟是个草棚子,一派然朴素之气迎面而来,就如中国泼墨画上的高山隐士之居。

    钱雪住过高楼大厦,奢华别墅,对此只觉新奇有趣,大喜,绕着草棚子转了一大圈,屋后十多米,竟是一个不大不的水库,波光粼粼,杂花生树,清静异常,一时间,刚才憋闷在心头的那股气都被冲散了,她飞跑到高玉蝉面前,大笑道:“爷爷,这可真是块好地方,好山好水,仙人之居啊。”

    “丫头,你也这样认为,哈哈哈哈,我也只能图个清静了。”高玉蝉一下得了知己,笑道,“蓬门陋室,我心怡然。”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回火红年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回火红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