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9.一路追查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正文 39.一路追查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俩人朝着油布棚走近, 似是听见脚步声, 那五六个中老年男人一骨碌翻身坐了起来, 用手巾把子使劲搓把脸, 去去睡意,十多只眼睛齐齐盯住了孟向东和钱雪。

    “哟,两个娃儿, 来干什么呀,有啥零活要找, 砌墙抹石灰, 修房顶筑漏,我们都能干。”一个瘦长条的中年大叔笑着先开了口。

    孟向东笑了笑,先不接话, 解下筐篓, 底朝上往上一翻,一左一右搁下, 扁担一横,一屁股就坐到了扁担上, 拉着钱雪也坐了上去。

    筐篓轻轻嘎吱了一声,稳稳承受住了两人的重量。

    五六个男人瞧住他俩, 皱起眉头。

    中年大叔怔了下, 冷声道:“子,你不会也来找零工的吧, 这么年纪挑担可是要压坏了, 长不高的。”

    “大叔, 不是你们想的。”孟向东笑道,“走了一段路,我们坐着歇一歇,对了,我怎么没看到陆定桥和姚忠瑞啊,前头我还去黄大仙庙找过他们,也没见人,我这边还有他们帮我家砌了灶台的工钱还没给呢。”

    这子,真会话。

    钱雪暗笑。

    原来如此,五六个男人齐齐露了笑脸,只要不是抢他们生意就好。现在生意难做,卖力气也吃不饱饭啊。

    “我们也好些没见他们,听是失踪了。”仍是那个瘦长条大叔话,他挤了下眼睛,用你们俩占大便宜不用付工钱了的表情偷笑。

    “啊,怎么失踪了呀?”孟向东张着嘴,大吃一惊,急声问,“俩人都失踪了?”

    这子,可真会装。

    钱雪瞥他一眼,偷偷伸手到他腰后暗掐了把。

    孟向东一手伸到后头,抓住她手,眉眼不动,只盯住了那几人。

    “这事来也怪,俩人一起失踪了,我那还看到他们俩,是刚干了个大活计,等着领工钱呢。那样子,工钱还不少,所以我他们绝对不会离开来安县城的。”另一个紫黑脸膛的中年汉子道。

    “他们在黄大仙庙有粮油关系,离了这里,去到别地还不一定能弄到粮油关系,咋舍得走。”一个三十出头的汉子撇撇嘴道,“要我啊,他们俩估计是没了。”他伸手,作个手刀恶狠狠往脖颈处一划的动作。

    钱雪眉头一跳,身子往后微仰了一下。

    孟向东连忙拉住她,拉过她左手,放在手心中右手轻拍手背,以此抚慰。

    另几个汉子倒没有表示出什么惊诧来,还有人点了点头,“估计是没了,公安都来问话了,你们,倒底是谁干的啊。”

    “这谁知道,不好,路上被人一砖头敲在后脑,仍到荒地里,烂了都没人知道,这年头,倒在路边、田地的难道还少见了!”黑脸膛中年汉子道。

    “大叔,你们也要心哪,不好坏人就躲在暗处,想着害你们呢。”钱雪认真提醒道。

    “好俊的丫头,大叔们知道了,会心的,谢谢你。”

    对个年画娃娃般的姑娘,还的是关心他们的话,没有谁会不高兴,俱都朝着钱雪笑着点点头。

    “大叔,你们都在这一块吗,会到其他市集去吗?”孟向东装着唠嗑的样,问道。

    “基本都在这一带,有时也会去去南城市集,那边一带都是老房子,活计多。”瘦长条中年大叔笑着接话道。

    “噢。”孟向东点了点头,“那你们基本出来了,最近有谁没来呀?”

    “都来了,就少了陆定桥和姚忠瑞,唉,谁会想到出这事呢,还以为他们又接了个大活计没完工呢。”

    “有大活计就不来这里了?”孟向东再问。

    “那倒也不是,有的大活计为了赶工,会包吃住,所以不过来也挺正常。”瘦长条中年大叔回道。

    “不过……”

    那个三十多的年轻汉子眉头轻皱,有些迟疑地开了口。

    “什么?”孟向东身子往前一探,问道。

    “有个人,倒也是挺久没来了。”他道。

    “你是赵金洪,他是赵家庄的,家里种田,空的时候才过来,家里还有个生病的婆娘要照顾,不来也正常。”瘦长条中年大叔抢道。

    “我也觉得有些怪,赵金洪这子前儿还来得挺勤的,一下子就不来了。”紫黑脸膛的汉子也道。

    “赵金洪,赵家庄的,最近没来。”孟向东重复道。

    “唉,我们也是随口一,娃子,你听过也就算了。”瘦长条中年大叔打个哈哈,笑道。

    “当然,随口唠个嗑,阿雪,我们也走吧,歇一会收收汗也够了。”孟向东拉着钱雪起身,道。

    “要回啦。”瘦长条中年大叔还有些不舍,少了个无事唠嗑的人了。

    “走了,回家了。”

    孟向东又挑上筐篓,跟几人挥了挥手,带着钱雪走了。

    “是俩个好娃娃,也该他们占个大便宜。”瘦长条的中年大叔拉长了调感慨道。

    “你们,会不会是赵金洪干的,心虚不敢来了……”

    身后还有余音,孟向东已带着钱雪走出了市集。

    “向东哥,我们去派出所吗?”

    孟向东摇了摇头,站上街道,辨认了下方向,朝南走去,“只听人一嘴,可不能下定论,我们再去城南市集瞧一瞧。”

    “嗯。”钱雪乖巧应了。

    孟向东停步,拿过手巾,给她从额头到脖颈擦了把汗,他心无挂碍,钱雪这丫头就是个妹妹,内心深处还当成了女儿,自是把擦汗动作做得纯洁无比,熟练流畅。

    被他这样兜头一抹,钱雪一下懵了,热气顺着脚底板爬上来,直冲脑顶心,脸上简直能烫熟鸡蛋。

    “哟,兄妹俩可真是要好,哥哥这么会照顾妹子啊,你们俩去哪呀?”一个大婶子正坐在门洞阴凉里边织毛线边打盹,一抬眼见了,笑着招呼道。

    “婶子,能跟你要碗水喝吗?”孟向东笑道。

    “有,有,进来坐。”婶子热情喊道,又回身给他们端来两碗水,“家里晾的凉白开,放心喝。”

    “谢谢婶子。”钱雪端过水,正觉渴得慌,咕嘟咕嘟一碗全灌了下去,长舒一口气,全身毛孔都开了,真爽。

    “还要吗,这么热的,可怜见的,皮都要晒脱几层了。家里咋让你们这时候出来呢,要不要坐会儿,等日头下了再走。”大婶接过碗,笑道。

    “不了,去城南市集办完事,还得回家呢。”孟向东把碗还与她,又郑重道过谢,带着钱雪挨边踩着檐下阴凉地走。

    “累吧。”他问。

    “不累,我在学校跑步。”钱雪摇头,朝他笑。

    孟向东也笑,伸手揉了把她的脑袋,头发软绵绵的,手感真好。

    俩人一路赶到城南市集,差不多的话语又去打听了一番,赵金洪竟然也来过城南,况且不妙的是,除了白老汉失踪,另一人马金宝竟然今也没来。

    “马金宝不是接了城西造纸厂的活计嘛,估计直接去城西了。”有人道。

    “他可是来报道的,接了城西造纸厂的活计后,哪不来炫耀一下我估计他活都干不好,昨还听了一耳朵,好像是活计做完了什么的,我急着回家也没听清楚,要不是……又接了其他活计,忙着没来?”另一人道。

    “马金宝跟赵金洪认识吗?”孟向东问。

    “当然认得,来这打零工的谁不互相唠个几句啊。”

    “城西造纸厂?”孟向东又问。

    “就是丁石桥旁的造纸厂,是仓库里头漏水,让他翻屋瓦筑漏去了。”汉子答得详细。

    “丁石桥旁的造纸厂,我知道了,是不是房子沿河边造的,一排红屋子。”

    “对对,就是那家造纸厂。”

    有了这个大线索,孟向东带着钱雪又转回城西,直奔造纸厂。

    “你修房顶的工,马金宝,没来没来,活计都干完了,这不,今有人帮他来领了工钱。”问卫大爷摆手道。

    “有人帮他领了工钱?是谁?什么时候来领的?”孟向东忙问。

    “那个,叫什么来着,我看一下啊。”老大爷回身,拿了个登记簿子戴上老花镜看,“噢,他叫赵金洪,拿着马金宝的工条来结的,是马金宝欠了他钱,就用工钱抵了,刚才我们会计就把钱和粮票结给他了。”

    “他走了多久了?”这下,钱雪也急了,插嘴道。

    “走了十多分钟吧,朝西走了。”大爷还好心指了个方向。

    “那人啥样?”孟向东急问。

    “穿个大褂子,拿着根扁担绳索,反正就是打短工人的样子,一看便知。”老大爷放下簿子,笃悠悠回道。

    “谢谢大爷,帮我看一下东西,阿雪,你留在这儿。”

    话刚完,孟向东已冲了出去。

    “向东……哥……”钱雪一跺脚,也跟了上去。

    “唉,姑娘……”老大爷急急转出门卫室,门口只有两个筐篓装着空木桶子,边上还摆了只篮子,两个家伙早撒腿跑远了,没法,他只得把东西一样样移进了屋里。

    穿个大褂子,拿着根扁担绳索,孟向东迈开大步,往前急追,两只眼睛如鹰隼般左右打量,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行人。

    十分钟,成年人脚步快一些的话都得走出三里地了。

    他跑出一大段,路上虽有行人,可并没见打短工者模样的人,他估算着距离,再瞧前头,都要走出县城了,不由慢下脚步,人去哪了呢。

    钱雪跑得气喘吁吁,就见孟向东如同一匹骏马,撒开四蹄眨眼间就不见了。

    哼,好的互相帮忙呢,一到关键时候,就当她是累赘了。

    钱雪停下脚步,双手扶膝,大口大口地喘气。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回火红年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回火红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