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8.失踪案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正文 38.失踪案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就算居无定所, 那也得有个落脚的地儿吧。”李申业再问。

    “陆定桥和姚贵两人就住在县城西边黄大仙庙里, 白老汉则住在南面白莲桥下, 他倒有间破屋子, 算是他自家的,没跟陆定桥姚贵一起住。我跟他邻居打听过,白老汉每晚七准时到家, 就再不出屋了,清晨四点出门捡废品, 八点到废品收购站, 接下来后就接零工,生活很简单,也没什么人找他。失踪那也没异常。”

    钱雪人矮, 看不到室内情况, 回答者的声音却听得很清楚,正是那给他们做笔录登记的年轻人吴启胜。

    “他们三人的交集点就是一起接零工, 要是哪户人家起个猪圈、砌个围墙,活赶得急, 几人就一起做,但这样的情况比较少, 陆定桥和姚贵是外来者, 户籍也没有登记过,群众他们人老实, 话也少, 据他们自己是无儿无女孤身一人, 正好两人一起搭个伴过活,但具体情况还得调查。”

    又一个沉稳的男声响起。

    孟向东却看得很清楚,七个警察连李申业在内,正围坐在两张长桌拼成的桌子前商议,有人还用本子飞快记录。

    “既然没有登记户籍,那粮油关系怎么领?”李申业疑惑道。

    “黄大仙庙的粮油关系没有取消,现在庙祝没了,倒由俩人顶上领着一本粮油关系。”一个粗眉大眼的警察道。

    李申业点了点头,“既然失踪的都是打零工的,我们就到这些人当中去问,还有一点,要防着再有人失踪,我估计他们已被人杀害的可能性很大,凶手就盯上了这些没有复杂关系的人,为了钱财,黄大仙庙的粮油关系给我盯紧了,凶手得了这些,保不齐就会来兑领粮油米面。”

    “是。”底下七人齐声应了。

    孟向东暗暗点头,这思路不错。

    “还有,黄海,你带两人把这三人最后几次接的零工活计都细细记录下来,在哪一块,走过什么路都要问清楚。”

    那个粗眉大眼叫黄海的警察立马应了。

    “阿彪,你就带着启胜守住县城的粮油站,看到那种兑换大额粮票的就给我抓起来,带回警察局问清楚再放人,县里一共五家粮油站,全都给我守紧了。”

    吴启胜和另一肤色黝黑,叫阿彪的警察响亮应了。

    看不见实在憋闷,钱雪心中一急,用肘子推了下孟向东,等他低下头来,示意她也要看。

    这边刚一动,会议室内就传出沉沉喝声,“谁在外头?”

    哎呀,给发现了,钱雪急的一把揪住孟向东的褂子,会议室门已被打开,吴启胜正凛凛望住两人。

    “怎么是你们?”他愕然。

    “谁?”李申业威严道,边着已抬脚走了过来。

    “李所长,是我们。”孟向东拉着钱雪的手,走出一步,让他能看清。

    “你们,你们怎么来了?”李申业看到他们倒是放松了,回头一挥手,“会就开到这里吧,下去准备准备。”着走出会议室,脸上一下带起了笑,“谁让你们两个猴崽儿偷听的,也不怕我用枪伤了你们。”他拍拍腰间武装带上的□□匣子,用手做个拔枪开枪的手势。

    孟向东和钱雪齐齐做出害怕表情,引得李申业大笑起来。

    “叔,我们给你送新鲜菜蔬来了,向东哥还带了鱼,是活鱼,可新鲜了。你来看。”钱雪忙卖萌,带着他往一旁的担子走去,揭了蓝布和木盖子给他看,“叔,我们是来谢谢你的,没想到你在开会,我就听了一咪咪,什么老汉的打零工。”

    两个乌黑的大眼睛骨碌碌转着,皮肤粉嫩,眉头淡淡形状姣好,仰着头认真望住李申业,就如同一只大脸猫般,真是又萌又可受。

    惹得李申业又摸了把她毛茸茸脑袋才罢手,他一看手表,笑道:“走,我带你们食堂吃饭去。”也不等孟向东挑担子,自行挑了担子领着俩人往楼后面食堂走去。

    钱雪精明本色尽显,知道来这,早就不带干粮,就等着这顿饭呢,自是欢喜地,蹦蹦跳跳从二楼欢快跑了下去。

    孟向东摸摸鼻子,倒有些不好意思,“李所长,又要吃你的饭,真是不好意思。”

    “叫叔,别叫什么所长,你看丫头,多开心,你不是还带了活鱼嘛,我就喜欢喝鱼汤,领你这份情了。伙子,我看好你,以后来我所里当公安吧。”

    孟向东想了下,认真回道:“叔,我想先当兵,等复员回来再当公安。”

    李申业一愣,随即笑起来,伸手拍拍孟向东肩膀,“好,有志气,那叔就等你当兵复员回来再当公安。”

    到了后头食堂,李所长让俩人先桌边坐了,他把东西挑进去,一会儿又挑着担子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兜鸡蛋,“不多,才二十个,拿回家去煮了吃。”

    “这怎么好意思。”孟向东忙推拒。

    钱雪也有些难为情了,倒好像拿蔬菜来换鸡蛋吃了,她笑道:“叔,您可亏大发了。”

    “我每月饭菜份额多,几个鸡蛋不值什么,你妈妈不是刚生了弟弟嘛,你带回去给她吃。”李申业着就把鸡蛋放进了篮子里,等他们走时再带着走,“你们带来的活鱼我交待他们烧了,等下一起尝尝鱼汤。”

    不多会儿,警察们拿着饭盆进来打饭吃了。

    炝土豆丝、咸肉莴笋片、红烧茄子、咸菜肉丝汤,一大盆鲫鱼汤,白米饭。

    钱雪忍住狼吞虎咽,一口口嚼下咽了。

    见李申业喝了一大碗鲫鱼汤,直呼过瘾,其他桌上警察也赞今鲫鱼汤好喝,好久没吃到鱼了,沉稳如孟向东,也不禁提着嘴角一直在笑。

    送人礼物,没有比被送者喜欢更让人高兴的了。

    吃完饭,因李申业事忙,孟向东很快带着钱雪告辞离开了。

    “向东哥,我们现在就回去吗?”

    “我们先去市集上,找那些打零工的问问。”孟向东把两个筐篓叠在一起,挑在肩上,一手提着篮子,出了派出所,就往西边走去。

    钱雪忙跟上,问道:“你是刚才听到的失踪案,你想查?”

    孟向东抿着唇,也不看钱雪,只点了点头。

    钱雪却又听到了他的心声。

    破了这个案子,我的话在李申业心中才够份量,不然再没有借口去讨吃讨喝啦。

    “好,那我们就随便查一查吧。”钱雪大方道,“等抓住了凶手揪到李叔面前,下次我们再去派出所,面子就大了,谁都不敢拦。”她作个抓人的动作,笑嘻嘻的,“向东哥,从哪开始查?”

    孟向东听她附和,心头高兴,也不嫌她,跟她边走边分析道:“你看啊,三个失踪者,两个在城西的黄大仙庙,一个在城南的白莲桥,都是打零工为生的,他们的交集点除了招他们打零工的人家,就是打零工的同行了。三个孤寡老人,没有亲人,身边也就一些散碎的粮票、粮油,而一般凶犯杀人,一为财、二为情、三为仇,情可以排除掉,剩下就是财和仇。”

    “情怎么能排除掉了,也许有个老婶看上了这个,又看上了那个,他们就打起来了,然后就杀人了……”钱雪故意道,着着就笑了起来,“老年夕阳恋也是很多的。”

    “别胡闹。”孟向东笑骂,“为了仇也很有可能,今你抢了我生意,明我就杀了你,所以打零工的同行得去细细排摸一下,还有就是为财,招他们干活的人家见他们孤寡,为了点钱财起杀心,杀了一个再杀一个。”

    “乖乖,那这种就难查了,这么多人家谁知道哪家哪个人啊。”钱雪咂舌道。

    “这条线索李叔已让人去细查了,我们也没能耐上别人家查去,所以先去同行间排摸一下,眼红别人赚得血汗钱,起了杀心,是最有可能的。”孟向东道。

    “向东哥,失踪的人真的死了吗,不定被关在哪里呢。”

    “十有**已经死了,就算绑着他们也没更多的财钱可以勒索,何况现在粮食紧张,凶犯是不可能再浪费米粮养着他们的,所以还得考虑个弃尸藏尸地点。”他慢慢着,“要是我,先跟选中的目标打熟关系,然后借口请他们回家吃饭,趁机下手,家里有驴车的话,可以夜里拉出去抛尸,要是没有驴车的话,就地掩埋,后院、地窖、屋门前的菜地里,挖个坑埋了。”

    钱雪听得毛骨悚然,用手使劲搓了下胳膊上站起来的鸡皮疙瘩,往前一跳,跳出房檐阴影进入到火辣的阳光中,才觉得散去了那股阴寒之气。

    “怕吗,要是你怕的话,我们今先回去,明我再来。”孟向东停下脚步,问道。

    钱雪从一开始就打算好要抱他的金大腿,在这关键时候咋能退缩呢,当下把头摇成拨浪鼓,“不怕,不怕,我们两人还能话商量商量呢,再了,就算踫到危险,也能互相帮助,一个人守着,一个人还能去喊公安呢。”

    “好。”孟向东赞了一声,拉过她手,低沉而又清晰道,“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嘿嘿,只要吃好喝好就成。”钱雪笑得贼兮兮。

    沿着县城街道,几个拐弯,孟向东又着人打听了下,很快就来到城西市集。

    城西市集是一大块的空地,有足球场那么大,没遮没拦光秃秃,泥土地面被踩踏得硬实连根杂草都见不着,此时空地上稀拉拉摆着几个摊子,还有两张桌子几把长凳七零八落,连摊主都懒洋洋窝在灶炉后的大伞下面靠椅上打着盹。

    而在空地东南角一侧,拉着块破油布棚,几个中老年男人或坐或躺在油布棚里,呼噜声震。

    孟向东站住脚,细细打量了一回。

    而钱雪被这简陋的市集震惊了,什么都没有,根本没有后世常见的人头攒动,沸反盈,人潮如海,那两三个摊子,一个摆着几样竹编制品,一个摆着坛罐装的酱菜,另一个估计是卖吃食的,有摊而无来客,连柴禾都浪费了。她慢慢抬起头,一架电线穿过市集上空,蓝白云下,几个麻雀叽喳着扑扇翅膀在电线上翻飞,稍许增添了几许生气。

    “阿雪,你等在这里,我去问问。”孟向东道。

    “不,跟你一道去吧。”

    “好,那就一道去。”孟向东牵起她的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回火红年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回火红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