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7.分自留地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正文 37.分自留地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钱雪家如火如荼召集村民一起染织棉纱时, 上头下达了一个重要文件《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列(草案)》, 规定社员可以经营自留地, 分配给社员的自留地, 一般占当地耕地面积的百分之五,长期为社员使用。

    村民们听完黄支书的开会报告,有些将信将疑, 前头几年也分过自留地,可最后又把种满了自家菜的地收了回去, 所以这次大会村民们的热情不是很高。

    钱雪却是非常欢喜, 她记得以前在老家听那些婆婆唠嗑,好像就是的这一年,自留地分好后再没有收回, 直到一九七九年后直接并入了联产承包地。

    那这十多年, 分到的自留地,都是自家使用的。

    除了自留地, 有荒山荒坡的地方,还可以划拨适当数量的自留山, 充分利用剩余劳动力和劳动时间,鼓励村民植树造林。

    当晚上, 钱家就召开了家庭会议。

    钱雪特意去后院拔了一把青菜, 绿油油,嫩生生, 洗净丢到面疙瘩锅里, 撒两粒盐花就鲜香得恨不能让人咽下舌头。

    “青菜疙瘩汤好喝吗?”她放下碗, 一抹嘴问道。

    闵大妮扑哧笑了,认真回答道:“好吃,你爸特意坐在凳上一点一点种下的,能不好吃。”

    “那好,对于上头要发展自留地的事,你们怎么看?”她坐正身体,一本正经问道。

    “有自留地是好事,可前头收就收回了,这不是白干嘛。这回,要是再这样,谁受得了,花了力气种下去还不如没有呢。”闵大妮道。

    “就算有两个月,撒把青菜籽也能出了,别想那么多,分个一块也好。”钱根兴倒是很乐观。

    “上头什么,我们下头就干什么呗,想太多也没用,爹,你明去看看,随便拿上一两块就行。”钱忠良无所谓。

    哪这样随便,这是自家近年来最最要紧的头等大事了。钱雪抿了下唇,一巴掌拍到破桌子上,再正了正表情,端肃道:“爷爷,爸,妈,我们家不是拿一两块,而是要把份额都拿满,还得拿一个自留山,种树养鸡。”

    昏暗的油灯下,三人被她表情所慑,怔怔望住她。

    “把大宝的份额也算上,我们家五口人,一定要拿满五口人的份额,明就去挑,爷爷,爸,妈,你们相信我,自留地自留山,这次分下来后不会变动了,是关系到往后十多年的事情。”钱雪顿了顿,眼珠子一转,道,“这是我在派出所里偷听到所长跟人的。”

    “你听到所长的?”钱根兴眼睛一亮。

    “嗯,他跟人打电话的,这次分下来后,不会收回去了。”钱雪点头。

    闵大妮看看钱雪,不象慌,再望望钱忠良和钱根兴,“爹,忠良,要真是这样的话,我们家是得多拿点,这两年饿肚子的苦也吃够了,拿了自留地,粮食种上一茬,也能顶个三两月的。”

    “自留山种树养鸡,倒也不错。”钱根兴笑了。

    “那这样来,我们家大宝还立了一功呢,多一人的份额了。”钱忠良伸出手轻握了下婴手的手,笑道。

    “我家人口太少了,大兴他们家都十几口人呢。”钱根兴望一眼闵大妮的肚子,恨不能马上再生出俩来。

    “所以爷爷,我们先去挑,挑水源近一点的。”钱雪笑道。

    “得了,明就去。”钱根兴轻快道。

    次日清晨,太阳还未出来,孟向东已到了钱家,关照了同样的话,也是让多拿自留地。钱根兴心定了,早早就到了黄德全处,挑了块上好的自留地和一个山头的自留山。

    自留地挨着村子近,就在东边钱雪家屋后,足足两亩地,自留山就远一些,紧挨着孟玉坤挑的山头,两家挨在一处。

    村民们起先不以为然,渐渐醒过神来,机灵的都挑到了大块的自留地和自留山,那些不灵敏的,最后只留了地段差的自留地,连自留山都没得上。后去队里闹了几次,黄德全给他们补了些自留地才罢休,可终归是没有早拿的好。

    农民有了地,就有了底气,自此一改颓气,钱营村泛出久违的活力来,人人争抢着下地,干完队里集体的活计,就待在了自家的自留地里,直干到摸黑还不舍得回家。

    钱雪拉着孟向东,特意去自家的自留山转了一圈,这两个山头位于村子西面,光秃秃山头长满了荒草,一棵大树不见,正是大炼钢砍树留下的后遗症。

    “这倒省事了,我们可以直接种上果树,苹果树、梨树、桔子树,都是好的。”孟向东笑道。

    “还可以种枇杷树、无花果树,这两样都是很好长的。”钱雪道。

    “树下再养些鸡,就齐活了。”孟向东再道。

    “可这树苗、鸡崽从哪来?”钱雪发愁。

    “可以去徐家村和鸡头村看看,他们那应该有树苗和鸡崽。”

    “嗯,等学校放假了去。”

    两家孩商量着种树,钱根兴和孟玉坤倒是商量着先在自留山上种红薯和土豆,还有玉米,这些都耐旱,不挑地又顶饥。

    可一时弄不来许多种子,钱根兴就把精力放在了屋后的两亩地上,前头队里一道翻过地,可没来得及插秧,他就再挖开了水渠,趁着春光正好,把秧苗补上了。

    钱雪半上学,半忙家务和农活,陪着爷爷,绕着两亩地的田埂,种上了一圈毛豆。

    忙忙碌碌,时光流转,当钱雪摸着手,觉得有些粗糙时,已是蝉声四起的初夏时分了。

    后院的菜园子里硕果累累,黄瓜、丝瓜爬满架,茄子又长又圆,辣椒红红火火,草头割了一茬又长出一茬,连那只猪崽哼哼唧唧都长大了许多。

    钱雪起个大早,刷牙洗脸喂过猪食,喝了碗杂粮粥,摘了一篮子新鲜蔬菜,换上一件半新的藏青外套,跟闵大妮招呼一声,直接走去了村口。

    孟向东已等在那儿,他脚边放着一付担子,两个筐篓里各放了一只木筒,用盖子盖得严密。

    钱雪跑上去,掀开盖子瞧了下,里头四五尾活鲫鱼正晃着尾巴缓缓游动。

    “向东哥,是你在泡桐水库抓的?”

    “用蚯蚓作饵钩上来的,没想到才几个月时间,里头的活鲫鱼竟然这么大了,一条也有大半斤了。”孟向东用毛巾擦了擦汗,接过钱雪手上的篮子,掀开蓝布看了下,就把篮子挂到他扁担头上,挑起两个筐篓,道,“我们快走吧,得大半脚程呢。”

    “好。”钱雪应了声,高高兴兴跑步走在了他的身旁。

    今学校放假,两人正好趁这个功夫去来安县城一趟,派出所李所长前头帮了大忙,都还没有谢过,正打算拿点自家的蔬菜过去,也算新鲜。

    俩人脚步带快,走出了一段,钱雪觉得有些热了,看看他只穿了个短袖褂子,索性把外套脱了拿在手上,也穿了件短袖褂子。

    她还,没有发育,也无所谓难看不难看了。

    她的这件短袖褂子,是闵大妮的旧衣改的,肩头处还打着两个补丁,要是放在上辈子,她瞄一眼都嫌污了眼睛,可现在穿来,软软的棉布也很舒服,再周围一圈人,基本上数不出来哪人衣服上没有补丁,也就不觉得尴尬难堪了。

    “向东哥。”

    “嗯,咋了?”

    “我咋觉得你对派出所的李所长,有些不一样呢。”钱雪心瞄了他一眼,问道。

    孟向东轻轻一笑,“怎么不一样?”

    “就象这次吧,你还特意去弄了鱼,特意送过去,这,就是有些不一样呢。”钱雪眨眨眼睛,可爱道。

    孟向东不由自主伸手,轻揉了下她的脑袋,“李所长请我们吃饭,送些鱼给他吃,不是一礼还一礼吗。”

    钱雪目光直视孟向东,嘴角轻轻翘起,因为她听到了他心底的声音。

    李所长人不错,搭上这条线,到时我当兵,也可以帮我批个条子,最要紧,要是能在那时候帮我爸上两句话更好。

    原来如此,钱雪眯眼笑,“李所长,人真得很不错呢。”

    “嗯,他挺正直,也不藏奸,值得交往。”

    “那我们快些走吧。”钱雪跑起来。

    这回俩人没顺风车可搭,可钱雪干了几个月农活,又在学校练习长跑,身体素质好了许多,倒也不觉得累,一路跑步到了来安县城派出所。

    派出所有个大院子,里头是两层水泥楼房,所长办公室在二楼。院子里停着一辆敞篷吉普车,一辆帆布大卡车,看着就很气派。

    门岗上一个公安,站得腰杆挺直,认得两人,微笑打过招呼就放行了。

    “向东哥,你他就这样放我们进来了,也不怕我们是坏人。”钱雪轻声道。

    “坏人,你这样的,来十个他们都不怕。”孟向东笑。

    “我怎样,我可是很有力气的。”

    钱雪举起露在外面的胳膊,比了比肌肉,表示很强壮,惹得孟向东又笑了起来。他伸手过来,牵了她的手往大楼里走,一路遇见其他公安,俩人乖巧叫着叔叔伯伯,就上了楼。

    上回来过,底下一排装了铁栅栏的是问询室,二楼会议室、资料室、休息室,和所长办公室,孟向东很是熟门熟路,楼梯上去就是会议室,俩人放轻了手脚,听到里头李所长的声音,中气十足。

    “上头可是很重视这个案子,虽三个都是孤寡老人,无儿无女,可我们更不能放松,该访的访,该查的查,莫名其妙失踪,总有些缘由,三人的住处走访了吗?”

    “查过了,三人一直干着打零工的活计,掏井砌墙抹石灰,挑水送柴全都干,居无定所。”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

    孟向东轻轻放下担子,拉着钱雪的手,扒到了会议室大门的半截玻璃窗上去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回火红年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回火红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