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5.途遇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正文 35.途遇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鸡汤熬好,又和着杂粮贴了几个饼子。把鸡汤砂锅坐进干草窠子,用布袋裹好,放进筐篓,外头又塞上一圈紧实的干草防晃动。

    为了担子平衡孟向东又跑回家拿上两只陶锅二十几只陶碗一并挑上,给孟玉坤留了话,跟大力婶交待一声,就带着钱雪上县城了。

    此时刚刚上午八.九点的样子,田地里村民却已干过一轮,陆续几人跟他俩打过招呼,听着去县医院看弟弟,都着恭喜。

    出了村,沿着土路往前,先到九大队所在的青苗镇公社,再往前走上二十多里地就到了来安县城。

    穿村过桥,本阴沉的空下起淅沥沥雨来,雨丝细密如牛毛,很快沾湿了脚下的泥土地。

    两人幸有准备,戴上宽檐斗笠,脚下却无法了,棉鞋上沾了泥,一步一滑起来。

    孟向东伸出手,拉紧了钱雪的手,两人互相扶持着往前走去。

    青山濛濛,雨丝斜斜,好一派春日喜雨图,钱雪却在一座桥底下,眼尖发现一具倒卧的尸体。

    “向东哥,你看,那是什么?不是,不是人吧。”

    她惊惧靠近孟向东,提着声气问道。

    孟向东探头仔细看了一眼,伸手捂上她眼,“那是饿殍。”

    “饿殍满地的饿殍?”钱雪震惊了,嘴巴张得能塞下一个鸡蛋。

    “正是,我们快走吧。”他扶住她肩膀强制往前走去。

    “不,不管吗?”

    “没法管。”

    “向东哥,我,我刚还看到一只狗在啃那,那个……”

    孟向东轻轻吸着气,低低应了声,“嗯,我也看到了。”

    俩人快步走出一段,再回头看时,只见一群赤着脚的孩子呼啸着奔来,又撵着那只狗呼啸而去。

    “那人倒在这里,应该就是这里的人吧,孩子们见到了会回家的吧,希望他们好好葬了他。”钱雪念了声佛。

    孟向东抿紧唇,眼帘垂下,笼得神情沉沉,他紧了下手,手心中她的手一团暖意。

    两人无声快步,一个多时后,路上走动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挑担的,推手推车的,赶着驴车的,田地间还有拖拉机在翻着地。前方的村子也比钱营村大得多,看得到有两层的大房子了。

    “青苗镇公社到了,昨敏年叔就是到了这里,去找了汉年叔,汉年叔在公社拖拉机队,开拖拉机,他带着媳妇儿子女儿就住在公社分配的宿舍里,到了农闲才回村里住。”孟向东道。

    “噢,原来这样啊。等我有钱了,上门去谢谢他。”钱雪点头道。

    “走,我们去问问前头赶驴车的大叔去哪,能不能顺路捎我们一程。”

    一问真还巧了,大叔正要回平安村三大队,从平安村到来安县城只有一里多地,俩人大喜,直接上了大叔的驴板车。

    春雨此刻停了,两人摘掉斗笠甩了水,又把鞋脱了,抓一把干草垫在脚下,太阳出来晒在脚背上暖洋洋的。

    “大叔,从哪回来呀?”孟向东拉话道。

    “这不起早去丰平煤矿那想拉点煤渣子,没想今管事的人不在,不让拉,只能拉着空车回来了。”大叔也拿下斗笠,一张久经风霜的脸紫膛膛的,满布沟壑纹路。

    “丰平煤矿,是丰平村旁边的矿吧,这个矿还有煤?”孟向东惊讶了一下,在他记忆中,这个矿可是挖干净了的。

    “有啊,谁没有的,煤多着呢,一些下等料就容许我们百姓去拉回来,做煤饼子烧。”大叔回头看了两人一眼,笑道,“你们去县城干嘛。”

    “我妈生了弟弟,我和向东哥去看她。”钱雪朝他露个大笑脸,道。

    “怪不得呢,筐篓里一阵香味,是鸡汤吧。”

    “大叔,这你都能闻出来。”钱雪忙把筐篓朝身边拉了拉,惊愕道。

    “这香味,都能飘出两里地了,谁闻不到,这年头,连饭都吃不饱,对这香味更着紧了。”

    钱雪伸手摸了摸砂锅,温度已经不高,她稍许放心,等完全凉掉了,估计就闻不到味了。

    “大叔,这煤矿都能让人去拉吗?”孟向东再问道。

    “哪能呢,总得跟人有交情吧,随随便便哪能让人去拉呢,这可都是集体财产,我跟那的队长有点交道,才搭上这条路子的,总算给家里找口饭吃。”大叔憨憨笑道,眉眼舒展,带着股不自知的自豪感。

    “大叔好本事!”孟向东伸出大拇指赞他。

    大叔笑得更开心了。

    这都合上了,丰平煤矿开采了好些年,等到后来就采尽了,成了个废矿,在那废矿里他还抓了个犯罪团伙,那都是八十年代的事情了,孟向东暗暗想道。

    “向东哥,你是不是想……”钱雪轻声道。

    “没什么关系啊。”孟向东抓了抓头发,也低声道,“等我回家问问我爸去,他认识的人多,看看有没有关系能搭上。”

    “好。”钱雪笑。

    大叔赶着驴车晃晃悠悠穿过青苗镇,钱雪看到了公社大院,看到了青苗镇供销社,看到了青苗镇肉食供应处,看到了青苗镇革委会,门口还有武装士兵站岗。

    除此外,整个青苗镇跟钱营村也差不多,人口萧条,房屋败落,连路上行人都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匆匆而行。

    “唉,都是饥饿给闹的,人气都快散了。”大叔叹道。

    “这些都是暂时的,好日子在后头呢。”孟向东微笑道。

    “希望如此吧。”

    “大叔,以后的好日子你想都不敢想呢,我们国家会越来越好的。”钱雪郑重道。

    “托姑娘吉言了。”

    三人笑笑,家长里短,一路倒也不寂寞。

    “大叔,你家姑娘有个好嗓子,那你得送她去上学呀,别把赋埋没了,有没有少年宫什么的报个名?”钱雪笑道。

    孟向东猛得看了她一眼。

    “什么叫少年宫?”大叔疑惑道。

    钱雪摸摸鼻子,发现又错话了,“就是文工团,反正就是学唱歌的地方,其实唱歌也不是瞎唱的,要练发声,要……”

    到这里,钱雪突然停了下来,眉头蹙起,一把捂住脑袋,因为在她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声音,一个急迫而惨烈的女声。

    救命,救命,救救我的孩子!

    “怎么了?”

    孟向东的关切声在耳边响起,钱雪才发现她又听到了别人心底的声音,这回是叫救命。

    那么强烈,强烈到她脑袋都疼了。

    她慢慢放下手,正要对他明,驴车却被大叔吁得一声停了下来。

    “哎呀,前面有辆装柴的手推车翻了,那人伤了腿,我们下去帮帮忙吧。”大叔热心道。

    孟向东和钱雪同时往前看去,一辆独轮车歪倒在道路当中,洒了一地的柴禾,还有个汉子抱着腿正在□□。

    “我下去看看。”孟向东起身。

    钱雪一把抓紧他的手,死死攥住。有了刚才的预警,她不得不谨慎。

    此时黄土路前后无人,道路两侧树林夹荒坡,绿意渐生,枯草杂蔓。

    手上的力道让孟向东一凛,问道:“怎么?”

    “向东哥,你这场景象不象电影里的拦路抢劫。”钱雪急速而又低声道。

    孟向东轻轻一笑,“嗯,是挺像的。”他嘴上着,神态却从容,反倒很有深意地看了眼钱雪,“好像你没看过电影啊,还有,少年宫是什么意思。”

    钱雪嘴角一垮,瞪了他一眼,“我听别人的,在大城市里都有少年宫。”

    “噢,你听谁的。”孟向东又问。

    “你正经点行不行,这人肯定还有帮手藏在后头呢。”

    “放心。”孟向东笑起来,眼角弯弯,酒窝隐现,拉过装砂锅的筐篓递到她手上,“你跟我一道下去,拿上这个,别让人顺手牵羊把你和驴车一块拉走,害得我再去追你。”

    钱雪已无心玩笑,扶着他手一起下了车。

    大叔早已跑了下去,一叠声问道:“摔哪了?扭到脚了吗?还能站起来吗?我们送你去看大夫。”

    倒在地上的是个瘦弱的汉子,蓬头垢面胡子拉茬,衣衫褴褛补丁叠补丁,让赶驴车大叔这种身上只打了两个补丁的人一见就心生同情。

    大叔弯下腰,摸着倒地汉子的腿就要查看伤情,陡然,一把雪亮的匕首在他眼前划过,心生警兆,猝不及防,大叔只来得及稍往后缩了一下,瞳孔内亮过一道白光,锋利的刀刃就朝着他脖颈处划来。

    爷,他要死了!

    大叔脑中闪过无数个念头,惊惧、后悔,到得后来,情不自禁闭上了双眼。

    “嘭……啪嗒……”

    大叔紧闭着眼,预期的疼痛却没有来临,他等了一会,睁开眼睛,却见刚才假装崴脚摔倒的瘦弱汉子已跌出两丈远,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而一旁,孟向东慢悠悠弯腰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匕首。

    得救了,这个娃子救了他,大叔感激莫名,刚从鬼门关转了圈回来,惊惧未定,汗出如浆,想起身却发现腿已软得像面条。

    他妈的,实在太疼了,好像肠子都被踢断了。

    魏老五捂着肚子拼命站起来,看一眼正站在原地翻看他匕首的孟向东,少年并不高大却挺拔的身形在他眼里变得有些可怕起来,跑吧,点子硬,快跑,别折在这儿。

    他转过身,忍痛打个手势,朝着一旁树林跑去。

    其实不用他打手势,金大田早把一切都看到了眼里,踏向驴车的脚步飞快收了回来,人一矮就蹲到了灌木丛中。

    妈的,今竟然踫上个练武的子,瞧那身板还挺壮实。魏老五也是怂包一个,被踢了一脚就落荒而逃了,真他.妈没用,罢了,今已经抓到一个娘们,还有个崽子,总能垫巴一下了。

    金大田摸了摸空瘪瘪的肚子,一手搭在腰间的匕首柄上,凝神注视着孟向东一行人,通红的眼珠子落在那头叫驴身上,狂咽馋涎。

    “向东哥,千万别让他跑了。”钱雪急道,她可是还想救人呢。

    脑海中的喊救命声一声比一声响。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回火红年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回火红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