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4.钱雪有小弟弟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正文 34.钱雪有小弟弟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呯呯呯……”

    沉重而急促的拍门声在深夜响起。

    “老头子,都这时候了,是谁啊?”黄德全媳妇怨怪道。

    “我去看看,不会出啥大事吧。”

    黄德全披衣起身,二儿黄敏年早他一步拉开院门。

    “敏年,你爹呢,我家大妮早产了,要跟生产队借驴车送县医院。”钱根兴跑得满头大汗,喘息道。

    “忠良媳妇早产。”黄敏年一愣,忙回头压低声音喊道,“爹,根兴叔来跟你开条借驴车,忠良媳妇早产了。”

    黄德全一掐手指,惊道:“不是才七个多月,咋要生了?”

    “谁都没想到今儿晚上就发动了,晚饭时还好好的。德全,你开个条,借个驴车使使吧。”

    “这事耽搁不得,借驴车好,你们是想送忠良媳妇去县医院吧,这样……”黄德全思忖一下,道,“敏年,你穿好衣裳,赶了驴车带他们去你哥那儿,让你哥开拖拉机送他们去县医院,这样快,救人如救火。”

    “好,爹,那我穿好衣裳先去套车。”

    黄敏年急匆匆回房穿好衣服,连梁丹问话都没有多回,了一句就急步去了旁边老钱头家里套车,钱根兴跟着黄德全回屋开借条。

    “德全,这次谢谢你了,谢谢,谢谢。”

    “乡里乡亲,互相帮忙,有啥好谢的。”

    等黄德全送走钱根兴,回屋上炕睡下,他媳妇问道:“你让敏年带他们去找汉年了?”

    “是啊,汉年那不是有拖拉机吗,拖拉机有车灯,在夜里比驴车好使,人命关啊,越早到医院越有希望。”

    “唉,我看忠良媳妇那身子瘦的,也不知能不能生下来。他们家老的老,的,忠良又是个废人,也是可怜呐。”老太太叹了口气道。

    “那你那还对她嚷嚷,要是这事,是你嚷嚷的……”

    “去,都隔两了。”老太太推了他一把,嗔道,“睡吧,等忠良媳妇回来了,我买斤红糖去看看她,你还拿了人家一件军大衣,也不怕被人戳脊梁骨。”

    “我不是新奇两嘛,谁真想拿他们的,过两我就还回去。”黄德全道。

    “这还差不多。”老太太挤了挤他,挣出块地方翻个身,背对他睡去。

    钱大姑母亲帮人接生了一辈子,她自从出嫁后也干了这活计,喜钱不少,可谓经验丰富。可今儿踫上忠良媳妇,她也发怵。

    血水混着羊水如溪流般淌出来,胎儿坐姿,屁股先落盆,这可怎么生得出来。

    万一……那可是毁了一家人。

    钱大姑不敢再耽搁,拿过毛巾擦了手上血水,急急出门找钱忠良。

    “忠良,你媳妇这回,不大好啊,有大出血症状,胎头屁股先落盆,难产啊。”

    虽有心理准备,可听到此话,谁能承受,钱忠良当即变了脸色,整个人都打晃了,“大姑,你都没办法吗?”

    “爸,赶紧送医院吧。”钱雪急道。

    “对对,赶紧送医院,医院能输血,肯定能抢救的。”钱大姑眼睛一亮,也跟着急道。

    “好,送医院。”钱忠良使劲眨了下眼睛,眨去水气,挺直腰板果断道,“大姑,麻烦你帮我媳妇穿好棉袄,还有被子,我爹去借驴车了。”

    “好好,赶紧送医院。”钱大姑急匆匆回了屋,跟大力嫂俩人帮闵大妮准备起来。

    黄敏年赶着驴车也到了,钱根兴跳下,冲进院门,“忠良,咋样了?”

    “爹,大姑难产,要送医院。”

    “快,那快上驴车,你德全叔让敏年带我们找他哥去,坐拖拉机去县医院。”

    钱忠良大喜。

    一阵忙乱,闵大妮被裹得严实送上了驴车,钱雪没能跟去,驴车上实在坐不下了。

    “别怕,你妈去了县医院肯定能顺利生下弟弟的。”

    大力婶拉过呆站在门口的钱雪,拢进怀里。

    “我妈肯定能平安生下弟弟的,明我要去医院看她。”钱雪看着驴车消失在黑暗中,止住心慌坚定道。

    钱大姑和大力婶子帮着一起舀水简单收拾了下,阿雪拒绝她们带她回家睡觉的好意,回到钱根兴的屋子,爬上炕脱下外衣睡了。

    心慌意乱,哪能睡着,她翻来覆去,此时才明白爸妈和爷爷的苦心,睦好乡邻,有困难时搭把手,这种帮助是多么及时啊。

    黄家还是不错的,钱雪就此决定,以后遇上黄思甜,不是原则性问题,那就让让她,相比家人平安,这些都是事,想通此节,她蜷紧身子,如同一只虾米般,不知何时朦胧睡去。

    第二日,钱雪是被大力婶子的拍门声给叫醒的,她坐在炕上端着婶子递过来的野菜粥,脑子还不怎么清楚。

    “阿雪,别担心,今你爷爷也该回来报信了,就算他不回来黄敏年也该回来的,你就安心在家等着吧。”大力婶很是乐观地道。

    钱雪一下清醒过来,呼噜噜喝完粥把碗递还给大力婶,嘴上乖巧答应,自个抓着衣裳穿起来。

    大力婶还有自家的事要忙,见钱雪无事也就回家了,而钱雪端了长凳,踩着把挂在梁上的篮子取了下来,学着闵大妮做的,舀了米糠和着切碎的野菜倒进锅里,烧煮猪食喂猪崽。

    见猪崽哼哧哼哧吃起猪食,她又转向了那只老母鸡。

    “老母鸡啊老母鸡,实在对不起了,我妈妈生弟弟,只得牺牲你了,等熬煮了鸡汤,给我妈补好身体,我一定会感激你的。”

    钱雪张着双手去捉鸡,却不想那只老母鸡好似明白似的咯咯叫着飞躲。

    一个追一只躲,把钱忠良好不容易翻出垄来散下种子的菜地踩了好些个脚印。到得后来,钱雪一个饿虎扑食,终于把老母鸡给抱住了。

    “看你往哪逃,孙猴子翻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钱雪抓着老母鸡的翅膀,拿了菜刀左比划右比划,实在下不了手,她前世加上这世,可从来没有杀过鸡。

    为了妈妈,现在多少人想吃鸡都吃不着呢,钱雪做了无数遍心理斗争,一咬牙菜刀拉下,老母鸡咯得一声惨叫,一个大力挣动,两个鸡爪子蹬在钱雪腿上,生疼。

    钱雪再没能抓住,手上一松,老母鸡落了地,一个翻滚站了起来,带着脖颈里的伤口在院中疯狂乱跑起来。

    孟向东迈进院子,看见的就是一溜溜的血洒了一地,钱雪缩着身子,惊恐望着满院乱跑的鸡。

    他走上前,如英雄般一把牢牢抓住了老母鸡,让它再不能动。

    “阿雪,拿碗来,可惜了鸡血,没剩多少了。”

    钱雪笑了,忙狗腿地拿个陶碗递上去,“向东哥,你终于来了,我妈妈去医院生弟弟了。”

    “嗯,我知道了,村里都传遍了。”孟向东一笑,熟练地盛血,又问,“开水烧了吗?”

    “没,要烧开水吗?”

    钱雪吐吐舌头,有他在,她整个人都放松了。

    他就像撑的大树,像扎根地底的磐石,雨浇不烂风刮不走,好像什么事都能搞定。

    一根妥妥的纯金大腿,她一定要好好抱紧。

    “我马上去烧。”

    拔毛破肚,清洗打扫,钱雪坐在一旁凳上,看着孟向东一系列动作,眼冒星星。不多时,锅里就飘出了炖鸡香味。

    “这香味,待会儿全村人都能闻到了。”孟向东开玩笑道,“我们还得想个借口,防止他们来盘问。”

    “向东哥,我还想去徐家村一趟,收些鸡蛋,我妈要补身体。”钱雪却没有笑,认真道。

    “可惜上次黄支书给我送的十个鸡蛋都吃完了,行,我们再挑个时间去一趟。”

    “向东哥,你手上的伤没事了吧。”

    “早好了。”

    “给我看看。”

    “这有什么好看的,就一个疤。”

    “给我看看,怎样的疤?”钱雪抓住孟向东的胳膊,偏要他脱了衣服给她看。

    孟向东无法,只能脱下棉袄,宽了内衫,露出胳膊上的那个枪伤疤痕给她看。

    皮肤收拢的凹坑,有些丑陋,钱雪心伸手指戳了两下,盯住孟向东,“还疼吗?”

    “不疼了,早不疼了。”

    钱雪靠过来,呼吸喷到他皮肤上,有些发痒,孟向东慢慢别过脸。

    听着不疼,她又戳了两下,目光渐渐被他黝黑的皮肤和结实的肌肉吸引,不由自主就伸手捏了一把。

    哇,好硬。

    孟向东猛得一跳,忙推开她手拉上衣服,呵呵一笑道:“早好了,一点事都没有了。”

    钱雪缩回手,发现有些逾矩,跟着呵呵傻笑两声,坐回去,没话找话,“你的肉还挺硬的哈。”

    这句话完,俩人更觉尴尬,一阵呵呵直笑,目光盯着灶膛里的火焰,一跳一跳扑卷着,烘得脸上热腾腾发烫。

    “对了,向东哥,我还要跟你练武呢,你什么时候教我呀?”

    到此事,钱雪有些兴奋了。

    孟向东很淡定,往灶膛里添了根柴禾,又起身掀起锅盖看了看,道:“我每长跑,要不你也练习长跑吧,可以增加体能,锻炼意志力。”

    “呀,那你不教我打拳了?”

    “先练一阵子长跑,看你能不能坚持下来再。先把细胳膊细腿练结实了再。”

    “好,那我先练长跑,让你瞧瞧,我可是超级有耐心的。”

    正着,院外传来喊声,钱雪腾得站起,惊喜道:“是敏年叔回来了。”

    她如一只鹿般奔了出去,门外正是黄敏年赶着驴车回来了。

    “敏年叔,我妈生了弟弟吗?两人都平安吗?”

    “是生了弟弟,你妈大出血,不过医生给输了血,抢救过来了,你妈和弟弟都平安了,你爸和你爷爷都还陪在医院呢,他们让我跟你,你先在大山嫂子家安心待两,等他们那边料理好了就回来。”

    “好好,我妈生了弟弟,是弟弟,好好,两人都平安就好了。”

    钱雪着着,喜极而泣,话声哽咽,眼泪如珠子般落下来。

    “你这孩子,咋哭了呢,是好事,你爸还,等年成好了要办酒席呢。”黄敏年笑道。

    “敏年叔,这次多亏了你们,谢谢你,我下次再不跟黄思甜吵架了。”

    “我家思甜的脾气也是不让人的,我都明白的,你是个好孩子。”黄敏年憨憨一笑,摸了摸钱雪的脑袋,“要是饿了,到我家吃饭。那我先走了。”

    “谢谢敏年叔,谢谢敏年叔。”钱雪招着手,回身对上孟向东,露出一个含泪的大笑容,“向东哥,我有弟弟了,是弟弟,我有弟弟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回火红年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回火红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