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3.早产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正文 33.早产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那是很厚实的一件棉大衣,军绿色长款,内衬是羊羔毛的,特别暖和。

    钱忠良的腿受不得寒,大冬全靠这件棉大衣,白裹着,晚上盖着,伤腿才好受一些。是他参加抗.美.援.朝时部队里发的,复员回来就带了这一件大衣。

    平时也爱惜得很,一有太阳,就拿出来晒晒拍拍,快十年,还有八.九成新。

    “爸,你的棉大衣呢,妈收起来了?这还没完全暖呢,倒春寒,急着放起来干嘛,再多穿几呗。”钱雪道。

    钱忠良默了一瞬,淡淡道:“这件棉大衣我拿去黄家了。”

    “啥,你拿去黄家干嘛,我又没有推黄思甜,是她要来推我,要不是我机灵,掉进粪坑的就是我了。”钱雪有些发急,吼道,“我又没有错,用得着你们去帮我陪罪吗!”

    “乡里乡亲,总不能因为一点事弄成仇,道个歉赔个理,以后有事求人家也好话。”钱忠良道。

    “爸,你这样覥着脸上门,人家还会高看你吗,我没错都被你弄成有错了,我去找他们要回来。”钱雪扔下正在叠的衣裳,朝门外冲去。

    “这事终归是因你而起,你给我回来,不许去。”钱忠良站起身,跳着一只脚追人。

    “阿雪,去哪?”

    闵大妮正挑了一担水回来,扁担晃了两下,等钱忠良急喊快拦住她时,已被钱雪从水桶和门框的间隙钻了出去。

    “阿雪,不许去,你要是敢去要回来,那就别进这个家门。”

    钱忠良跳到院门处,大声喊道。

    钱雪奔了出去。

    “怎么回事?”闵大妮诧异道。

    钱忠良扶着扁担让她放下水桶,急道:“阿雪知道我把棉大衣送了黄家,要去讨回来,这可怎么好,你快去拦下她。我现在这个样子,就想着村人能帮你一把,你马上要生产了,要是踫上难关,还想着借借队里的驴车呢。你快去,快去。”

    “嗯,那我去追她回来,你别急。”闵大妮放下扁担,朝着钱雪追了出去。

    孩子撒腿跑得快,闵大妮挺着个肚子,一步步急走,可赶到黄家门前,也没看到钱雪身影,一问,没来,心下稍稍安心了些,再慢慢走回家。

    钱雪听到了钱忠良不许进家门的威胁,心头是相当不舒服的。

    这样威胁的话都出来了,以为她很稀罕在钱家吗,没吃没喝,两间破草屋,有什么好的,不进就不进。

    心下这样想着,可终究没往黄家跑,反到转了个方向往村外走去。

    走在黄泥土路上,满目苍凉景色,破败的村落,贫瘠的土地,抬眼,远处连绵的山景,真是好原始啊,此刻想来,以前的日子真是千般万般好,迅捷的通信,方便的交通,方向盘一打,想去哪去哪,不舒心了拉个行李箱立马出国度假。

    钱雪耷拉着脑袋,漫无目的走出了钱营村,连村人跟她招呼都没听见。

    “去哪呀,要不要叔送送你,咋一个人走路呢。”

    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钱雪一惊,抬头怒视,钱全正走在她身边,笑嘻嘻看住了她。

    “不要你管,走开,离我远点,不然别怪我喊了。”

    “切,丫头,现在没谁有功夫管你吧,都围着那个黄思甜转了,唉,不同人不同命啊,你呀,就是个童养媳的命,别整整个姐脸,给谁看呢。”钱全骂道。

    钱雪气笑了,“哟,你会算命啊,我可得跟队里汇报汇报,让他们别把你给漏了,队里开会时也有题材了,你这封建的一套可都是被批.斗的对象。”

    “得好!”

    叫好声从身后传来,钱雪惊喜,转身扑进来者怀里,亲热叫道:“爷爷,你可下工了,钱全他欺负我。”

    “钱全,要是再让我看见你不憋好屁,我就让队里决议决议,赶你出村子。”钱根兴一把抱起钱雪,对着钱全骂道。

    “啐!”钱全无奈,吐了口唾沫灰溜溜走了。

    “丫头,咋一个人出来了呢,钱全盯着你,也不怕被他给卖了,现在外头可饿极了,交换吃孩的都有。”钱根兴严肃道。

    “爷爷,爸把他的军大衣都送给黄家了,这不就是跟人是我推的黄思甜吗,我可没推她。”

    “怎么,丫头为了这事不高兴了。”钱根兴用额头顶着钱雪额头,亲热一番,笑道:“不就是一件军大衣嘛,下回我们自己买。”

    爷爷的豪气一瞬间感染了钱雪,她知道钱家就算再挣上好几年的钱,也不一定能买上一件质量这么好的军大衣,可她喜欢这种豪气,就象上辈子,一挥手,房子随便买。

    “嗯,爷爷,等我赚了钱,就给你们买军大衣,买上十件,一件穿一件盖,每人都有两三件。”

    “好好,我就等着丫头给我买军大衣穿。”

    钱根兴抱着钱雪转了两个圈,逗着她咯咯直笑起来。

    钱雪跟着钱根兴别别扭扭进了钱家门,也不搭理人,吃晚饭却不含糊,饱饱灌了一碗荞麦野菜粥上炕睡觉。可睡到半夜,情况却不对了,闵大妮哼哼呼痛起来,把她都给吵醒了。

    “忠良,我感觉要生了。”

    钱忠良点上油灯,炕上闵大妮满头大汗,脸色刷白。

    “才七个多月,要,要生了。”钱忠良端着油灯照亮的手一晃,煤油啪嗒滴到地上,溅起一滩尘土。

    “要生了,羊水破了。”闵大妮痛呼道。

    “生,我去叫爹,去喊钱大姑过来。”钱忠良披着棉袄,抓着拐直奔隔壁屋,拍门大喊道,“爹,大妮要生了,你快起来,去喊钱大姑。”

    “咋要生了呢,才七个多月。”钱根兴从炕上跳了起来,边回话边穿衣,话音刚落人已站到了地上,“忠良,你让大妮别急,我马上去叫钱大姑,她手艺好,没事的,你先去烧水,对了,把阿雪抱到我屋来,别吓着她。”

    “嗯,爹,我马上把阿雪抱过来。”

    钱雪抓着她的衣裳,就被钱忠良抱到了钱根兴屋里,塞进被窝暖着,让她别害怕,等下就能看到弟弟了。

    这是钱雪第一次直面女人生产,还是在这么寒冷的春夜里,漆黑一片,无星无月,桌上油灯的光亮好像只能照亮粗陶碗的碗沿。

    被窝中的暖意不能遏制从心底浮上来的一阵阵凉意。

    七个多月,这是早产,还一路没有营养支持,她都不敢想像,婴儿发育成什么样子了。

    钱雪无心睡眠,摸索着穿好衣裳,推开一线屋门,看着一个老婆子匆匆被钱根兴拉了过来,一会儿,隔壁的大力婶也急急过来帮忙。

    闵大妮的惨叫一声声剜过她的耳廓,让她不得不捂上耳朵。

    在这么混乱惨痛的时候,她的内心竟然越加澄明,她不能失去闵大妮,不能失去这个家,在这时空里完全爱她宠她的家人,她一个都不能失去。

    今白的傲娇,什么不进这个家门的话,她统统收回,她喜欢,她迫切想要这些宠爱,会骂她会打她,会为她惹下麻烦擦屁股的宠爱,真正的宠爱。

    钱雪松开捂耳朵的双手,一把拉开屋门,冲到烧水的钱忠良身边,急切道:“爸,妈妈这是早产,得送医院,医院里挂水输血都方便,你把她送医院吧。县里有医院,大夫们肯定更会处理,实在不行,还可以剖腹产。”

    “剖腹,产?拉开肚子?”钱忠良一个震动,添柴的手都有些发抖,“不行,这不行,哪能拉开肚子呢,那不肠子啥的都掉出来了,不行,不行。”

    钱雪目瞪口呆,随即反应过来,现在刚刚六十年代,剖腹产还没有流行,不象现代社会,女人为了身材,或是各种原因,争着吵着要剖腹产。

    “爸,还是送医院吧,医院里有一系列的抢救措施,不然,你先做做准备,要是……”钱雪的声音越来越低。

    钱忠良神情有些发懵,脑门上起了一层油汗,对着火光发红发亮,他打过仗,知道决策在一线之间,女儿的话有一点没错,打有准备的仗才更有胜算,他面向钱雪,谨慎道,“那我们先做准备?”

    钱雪重重点头,“先做准备,随时送医院。”

    “好,先做准备。”钱忠良的神情坚定了,腾得起身,残疾的手紧紧抓住拐杖,飞快撑到了钱根兴身边,跟他低语几句。

    “正是这个理,先备起来也放心,忠良,爹这边还有三块钱,都给用上。”

    “爹,我这边有钱,不是每年有抚恤金嘛,攒着呢,不用你的。”

    钱根兴抓住钱忠良的手,握了握,道:“你别太着急了,我马上去你德全叔家,让他开个条借驴车。”

    钱雪看着钱根兴又冲进了黑暗中,怔了一会,立马被闵大妮的一声嘶叫惊回了神,回到房下伏着静听,里头老婆子喊着使劲的声音沙哑而又淡漠,混着撕心惨叫,恍如冰原上开出一朵红莲。

    她吓得双手合十,喃喃念叨,“菩萨保佑,菩萨保佑,保佑闵大妮母子平安,我,我钱雪,一定不再……不再自私冷漠,友爱乡邻,对,不再浪费食物,不再好吃懒做,一定多做善事,多与人为善,不再视金钱如粪土,一定好好的,好好的,这个家都要好好的。”

    钱雪得语无伦次,刚抬眼,又见到大力婶推门端着一个木盆出来,冲鼻的血腥味。

    “阿雪,咋杵在这儿呢,险些撞上,快回隔壁屋睡觉去,大人的事,你别掺和。”大力婶顿住,冲着她大声道。

    钱雪侧身让开,听着哗啦倒水声,几乎腿软。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回火红年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回火红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