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良善徐家村村长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正文 25.良善徐家村村长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坎子沟徐家村的村口有棵枝繁叶茂的大榕树,枝桠伸展开来,比两间房子还要大上许多。在大榕树下墩着个大石磨盘和辗子。

    孟玉坤带着两个娃儿挑着担子在村里吆喝过一圈,见着村民闻声陆续从自家屋里出来,他就慢悠悠踱到大磨盘处,把筐篓内的陶碗拿了一半出来,一个个摆上。

    “换陶碗了,大叔大娘,快来看一看,换陶碗了……”

    钱雪鼓了鼓勇气,喉咙里绕过一圈,自第一道蚊子般的声音喊出,第二道也就不那么难了。

    村民爱看热闹,此时正好吃过晌午饭歇息,一个大叔靠过来后,很快就围起了人墙。

    “原来是陶碗啊。”一个大叔拿起一只碗,摆起很精通的样子,用指头敲了敲陶碗,放到耳朵边听了听,“不错,是好碗。”

    “你们换陶碗,怎么换呀,鸡黄皮换吗,牙膏壳子换吗?”有个大娘问道。

    “大娘,我们想换粮食,红薯地瓜山药蛋子这类的粮食都可以换。”孟玉坤笑呵呵答道。

    “啊,用粮食换。”

    有人惊叹一声,马上退缩了。

    “现在粮食可紧张了,舍不得换。这碗好是好,可用粮食换不值当,不值当。”话之人摇了摇头,转身爽快离开了。

    “大叔,婶子,你们看看家里确实要用碗的,就换上几个,现在换,还是划算的。要不是年头不好,这样一个大海碗,怎么也得一角八分钱,还还价,也得一角五六分呢。现在我走远路挑过来,就三只碗换一斤粗粮。”

    孟玉坤也不气恼,一脸和气,语声徐徐道。

    “三只碗换一斤粗粮。”一个大婶子手上拿着陶碗,翻来覆去地看,有些意动,“这位大哥得倒也不错,集市上这样的大陶碗确实得卖一角六分一个。”

    “这还是贵了。”

    一个上了年纪,五六十岁,头发已花白的老头拿起碗看了看,摇头道,“六只碗换一斤粗粮。”

    他的声音一出,众人全都望向了他。

    徐家村主事的来了,孟玉坤精神一振,跟他谈好了,生意也就做成了。

    “这位大伯,您这个价也实在太高了,不碗价,就我走了这么长远的山路过来,带着两个娃,要不是为了换口吃的,我也不来干这个了,老实话,出来干这个我还担着投机倒把的风险呢。要不是两个娃一直喊饿,我也不敢的,可怜我的娃早早没了娘,跟着我吃苦受累的。”他先诉苦,模糊概念,让人以为两个娃都是他的,又接着道,“六只碗不成,不成,四只碗换一斤粗粮,一个稍微大些的地瓜蛋子也超一斤了,换上四只碗,还是很合算的。”

    “哟,两个娃,没了娘,是挺苦的。”那个大娘看看一旁孟玉坤和钱雪,脸面上打理的挺干净,可身上棉袄子补了又补,满脸菜色,确实光景不大好。四只碗换一斤粗粮,她心下已是同意了,却听村长道,“五只碗换一斤粗粮。”

    众人心头一喜。

    孟玉坤愁眉苦脸,握拳挠头,最终一拍大腿,道:“好,就五只碗换一斤粗粮,谷糠我是不要的,红薯玉米山药蛋子大豆什么的都可以。”

    众人皆欢,已有人开始挑捡起碗来。

    钱雪偷偷拉了把孟向东,原来这子的精明一大半遗传自他老爸啊,贩马起家确实有一手。

    “村长,那我们就五只碗换一斤粗粮了。”徐家村村民对着老头笑道。

    “嗯,家里缺碗的回去拿粮食吧,换好了赶紧下地,春耕不等人。”老头威严道。

    “好,好,我家里前些被毛头失手打碎了一个,正想下次去集上买两只碗呢。”一个青年汉子笑道,一边把他挑捡出来的五只碗放到一旁,交待孟玉坤看好了,快步回来拿粮食去了。

    你一斤,我一斤,也有两三家人合买的,零零碎碎,一下八十个碗换了出去,共换回十七斤粮食,有大豆红薯山药,还有半只熏兔。

    这半只熏兔是那个老头给的,许是心疼两个娃儿。

    也有心善的村民,换的时候秤头多压了一些,所以最终一称,十七斤粗粮。

    孟家父子和钱雪,那是相当满意了。

    “这位大伯是徐家村的村长吧,我这里还有攒下的五块钱,想再跟你们村里买点粮食,不知您是否愿意。”

    孟玉坤从棉袄内兜里摸出一沓钱,一角两角的,他数了数,正好五块钱,递到老头手里,恳求道。

    “这……”老头想拒绝,可看到孟向东和钱雪一脸眼巴巴的,一咬牙应下了。

    “不过价钱不能按集市上的来,二角钱一斤粗粮,你愿不愿意,我换给你。”

    “愿意,愿意,大伯心善。”孟玉坤一叠声应下。

    老头拿了五块钱,慢悠悠进了村,三人就坐在大磨盘上等着。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看到老头拎着两个布袋子走了过来,孟玉坤忙上前接了。

    “这里是十斤玉米粒,这里是十五斤红薯。”

    “大伯,谢谢您,谢谢您。”孟玉坤眼都红了,忙招手叫过两个孩子,让他们给老头鞠躬感谢。

    这些粮食,老人家半卖半送,给了他们,是份大的人情,在这年月,能救上两家人了。

    孟玉坤带着两个孩子,不住口地道谢,等老头身影消失在了村里道上,才挑起筐篓离开。

    “爸,这位大伯伯,给了我们十斤玉米粒呢,这可比红薯难得多了。”孟向东笑道。

    “嗯,向东,等我们缓过来了,再给这徐家村村长送份礼还人情吧。他是可怜你们两个娃了。”孟玉坤道。

    “要的,要的。”孟向东忙应下。

    “我也送,大礼。”钱雪双手环抱,比了个很大的手势。

    “阿雪真懂事。”孟玉坤摸摸她脑袋。

    “叔,下一个村子还要去吗?”钱雪问。

    “去,下个村子是鸡头村,山路比较难走,这鸡头村属于康家县范围了。我们加把劲,一个半时来回,把剩下这些碗换了赶紧回家。”孟玉坤心情非常不错,笑间把钱雪又重新挑上了,“山里人家,还是藏着些粗粮的,日子也比我们那边好过。”

    “这要看村长开明不开明了,要是……”孟向东顿了下,“不过粗粮肯定有。”

    顺着徐家村村民给他们指点过的路径,翻过后山,前面出现一道崖壁,壁立十几丈,藤蔓垂生,崖石嶙峋,上架一道藤梯,往来上下。

    钱雪站在崖前,嘴巴张成了圆形。

    藤梯是用十几股藤蔓编成的辫子,中加横木杠,首尾固定在大石上,粗略数一下,得有三四十级横木杠,如同通梯一般。

    要走这道通梯,真得胆量大才行,钱雪觉得她的腿肚子已经在抽筋了。

    孟向东上前,握紧藤蔓摇了摇,横木杠撞击崖壁,发出轻微的咔哒声,晃幅并不是很大。

    “爸,还行。我先上去试试。”

    “等一下。”孟玉坤望望俩人,“上了崖壁离鸡头村也就不远了,要不,你带着阿雪等在这里,看守好粮食,我上去换粮,下来后再一道回去。”

    孟向东思考了下,道:“爸,要不我去换,你在这儿歇歇。”

    “你成吗?”孟玉坤有些迟疑。

    钱雪望望俩人,点头道:“向东哥哥很厉害的,他肯定行。”

    孟向东在一旁连连点头,笑道:“爸,我的功夫还是你教的,有啥不放心的,你就安安心心坐在这块大石上歇歇,我一会儿就下来了。”话间,他已动作利索地把粮食和半只熏兔全转移到另一个筐篓里,用绳索把陶碗固定好,筐篓背到肩上,朝藤梯爬去。

    “向东,你胳膊上的伤……”

    “没事,已经好了。”

    回答间,孟向东背着筐篓已爬上了藤梯,孟玉坤再不敢跟他讲话引他分心,闭了嘴走到崖下张开双臂护卫着。

    钱雪同样担心,死死盯住他的身影。

    孟向东却爬得很是轻松,上辈子绳索练习是常项,还有倒立用脚勾住绳索滑下的,爬这藤梯真真菜一碟。

    他手脚并用,如同一只灵猴般,“嗖嗖”几下就窜到了崖顶上,站定,朝下面挥手,大声喊道:“爸,阿雪,你们等着,我一会儿就回来。”

    钱雪高兴地朝他使劲挥手。

    向东哥哥,真棒!

    “好,快去快回。”孟玉坤松了口气,大声应道,“就算陶碗换不掉,也早些回来,我们还要回程走一大段山路呢。”

    “好。”孟向东应着,身影消失在了山崖上。

    “阿雪,我们就坐在这里等着吧。”孟玉坤转身走到大石边,用手巾拂了下石上的灰尘,让了钱雪坐下,拿出竹筒子来与她喝水。

    此时午间二三点,阳光正好,钱雪扶腿坐着竟打起瞌睡来。

    脸蛋被太阳光晒得红扑扑的,头一点一点直往下歪。

    “阿雪,要睡的话,靠着玉坤叔睡吧,睡石头上有凉气,容易生病。”孟玉坤忙扶住她道。

    “不睡,不睡,我要等向东哥哥回来呢。”钱雪忙摇摇头,坐直身体,“玉坤叔,你给我讲讲关外贩马的事吧。”

    “关外贩马的事,呵呵,好。那是在大草原上,那里牛羊成群,人们住蒙古包,喝奶茶,热情好客,晚上烧了大篝火,烤全羊,用手撕了吃,那叫一个香。”

    钱雪禁不住咽了口唾沫。

    “不过,那里狼也多,晚上睡在毡房里,都能听到远远的狼嚎声,蒙古人彪悍,敢骑着马跟狼打架,有一次一大群狼来偷袭我们的羊群,一场恶战,打了整整一个晚上,狼也聪明,还讲战术,最终打死了那头头狼才罢休,那次损失了五十多只羊,全被狼咬死了。不过,一般的时候狼也不来惹人,骑着马儿在蓝下,风儿轻轻的吹,那叫一个舒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回火红年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回火红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