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前往坎子沟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正文 24.前往坎子沟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孟玉坤愿意出手,这是最好的情况了。

    他们并没有急火火去,待生产队在地里翻过一轮土,四处筹措种子准备下种时,孟玉坤带着孟向东、钱雪,在东方刚泛出一丝白肚时,出了钱营村往北山走去。

    他们今要翻过四道山梁,前往坎子沟,那里前后有三个村子连着,脚程赶得快些,可以把三个村子走一遍,就是回来得走夜路了。

    孟玉坤心里也有打算,实在不能赶路,就找个老乡家里借宿一晚。

    钱雪很不好意思,因为她坐在孟玉坤挑的前头一个筐篓里,陶碗全都挪到了后头。扒在筐篓上,一丝力气不废,就可以欣赏风景。

    当然,现在地里除了刚翻过的土坷垃,也没啥风景可以欣赏的。

    而孟向东随在一旁走,经过几休养,他胳膊上的纱布已经解下了,除了还不能吃重,没多大问题。

    “阿雪,要是困,那你就再睡一觉,等你醒来,应该就能到地头了。”孟玉坤和蔼道。

    “玉坤叔,挑我重吗,我也可以下来走的。”

    这话钱雪得很没有底气,因为她不是真正的孩子,也明白真等她下来走,那就是拖后腿了。

    可让她在家等着,她又一千一万个不愿意,窝在那黑乎乎的泥墙屋里,房顶又矮,实在憋闷。

    “你人儿一个,轻得很,都没这些陶碗重,你就安心待着,叔走得快,很快就到地头了。”孟玉坤笑道。

    由此,钱雪就安心坐在了筐篓中,看着孟玉坤脚程飞快,孟向东在一旁跑跟上。

    空气中还满是丝丝沁凉,随着一轮红日喷薄而出,寒意被驱除,万物披上一层霞光。

    前次上山,枝头刚爆出嫩芽,此时上山,绿叶葱茏,一眨眼间,好似整座山都活了。山壁上,大丛大丛迎春招展,黄黄绿绿煞是好看。

    “再过阵子就有榆钱儿可以吃了。”孟向东用很兴奋的口吻道,“阿雪,到时我带你摘榆钱儿去。”

    钱雪从家庭条件就算不错,从来没有吃过榆钱,她几乎要问出好吃吗,却在最后关头大声应道:“好!”

    孟玉坤看看他俩,嘴角含笑,“阿雪,你给我家向东当媳妇儿吧!”

    钱雪僵住。

    孟向东的脚被草根绊了下,扑到地上,伸了一手扶地才站稳,他不由羞道;“爸,阿雪还呢,你乱什么。”

    “阿雪,你愿不愿意给向东当媳妇儿?”孟玉坤却不理他的抗议,对上钱雪一本正经诱惑道,“来了我们家后,有饱饭吃,饿不着肚子,还有肉吃。”

    钱雪暗底咬牙,玉坤叔啊,真是个精明的,她装作有些难为情,偷看一眼孟向东,双手对手指,嗫嚅道:“真能吃饱饭?还有肉吃?我想吃狗肉,还想吃兔子肉,上次的肉汤好好喝。”

    “有,都有。”孟玉坤笑道。

    “那向东哥哥要是不愿意,怎么办?”钱雪眨眨圆溜溜的大眼睛,故意道。

    “他敢,这么好的姑娘,还有得他挑,你能答应,他就烧高香偷乐吧。”孟玉坤瞪一眼孟向东,板起脸道。

    “向东哥哥很好的,我当然愿意了,只要有肉吃。”

    孟向东哭笑不得,“爸,你别逗她,阿雪才八岁呢。”

    “爸是操心你啊,阿雪这么好,你不怕别人抢去。时间很快的,一眨眼,十年就过了。”孟玉坤感叹道,“当年你妈,也是因为有肉吃,就跟了我,可惜啊,没享上两年福,生了你后就走了,唉。”

    想不到,玉坤叔还是个长情的,媳妇死了这么多年竟然没有再娶。

    “爸,要是你寂寞,就再找一个吧,现在新中国了,再婚也是正常的事情。”

    “瞎啥呢,爸都老了,还找啊。不找了,就等你长大给我娶儿媳妇生大孙子了。”孟玉坤失笑道。

    “爸,我才十二岁,我的事还得十年后呢,你倒是马上可以再婚,再帮我生个弟弟呗。”孟向东也笑,“这事就这样定了,我以后出去啊,帮你相看相看,那些人好的寡妇啥的,也是可以的嘛。”

    “你个臭子,调侃起你爸来了。”孟玉坤抬腿,朝他屁股虚踢一脚,就见孟向东哈哈大笑着往前飞奔。

    钱雪坐在筐篓中拍手笑,“生弟弟,生弟弟。”

    “阿雪,别听这臭子胡八道。”孟玉坤笑着把扁担换了个肩膀,大步往前。

    翻过三道山梁,已到晌午,孟玉坤拿着个手巾把子擦汗,提议坐下歇息。

    钱雪忙拿出闵大妮给她的一个油纸包,里头三张荞麦饼,她拿了一张递给孟玉坤,“给,玉坤叔,你吃。”

    “阿雪自己吃,叔带着呢。”

    孟向东也拿出一个油纸包,里头三个野菜窝窝,正是他给钱雪吃过的那种。

    “玉坤叔,挑担走路,累,吃饼。向东哥哥也吃个饼,我吃个窝头,剩下的晚一点再吃。”钱雪伸手抓了个窝头,把另一个饼塞给孟向东。

    这饼摊得厚实,闵大妮特意交待她一定要给孟家父子吃。

    孟玉坤接过饼子,笑得更欢了,“阿雪真乖,阿雪,你就当我家向东的媳妇儿吧。”

    “爸,吃饼了。”孟向东一扶他的手,把饼子塞到他嘴里,堵住他下面话,又把手上的饼子一分为二,“阿雪,我跟你一人半个饼,别吃窝头了,饼子好吃。”

    “吃,阿雪也吃饼子,真香。”孟玉坤嚼着饼子,大声赞道,“你妈好手艺!”

    三人互相推让着,最后那个野菜窝窝还是让给孟玉坤吃了,他食量大,这些吃下去只能垫巴一角。

    没有油水,不顶饿。

    这年头,只有年底才能凭票买上二两豆油,哪舍得吃呀,都得放着来贵客才动用。

    又拿出各自带的竹筒,喝了水,歇过一阵再上路。

    晌午暖和,孟玉坤走得热了,索性解了外头的棉袄,穿着粗布衬衣和棉背心,手巾把子一擦汗,拉开嗓子唱起山歌来。

    “唱山歌哎,这边唱来那边和,山歌好比春江水哎……”

    孟玉坤的嗓音粗犷嘹亮,音调中充满豪迈之气,拉出调子悠扬,在山间隐隐回荡。

    听着他唱歌都能生出无限豪情来。

    这首歌曲是《刘三姐》的主题曲,最近一段日子,钱雪听到。支书黄德仁招呼队员上工,会拿着个半导机收音机站在打谷场上放,不拘什么,上头的讲话,各种鼓动士气的革命歌曲。

    孩子们也喜欢围着他听,可惜,他放上一段,就会关了,喊大伙上工。

    等孟玉坤唱完一遍,又重复唱第二遍时,钱雪拉开了她的童声,“山歌好比春江水哎,哪怕滩险弯又多喽弯又多……”

    粗犷的中年男音混着她细嫩细嫩的童音,竟也异常和谐,想像中就是一付父女伦图。

    “向东哥哥,你也来唱。”钱雪笑道。

    “好,我也唱。”孟向东笑着拉开嗓子,清亮的男童声如泉水叮咚,虽还稚嫩,可内里的豪迈之情一点不输他父亲,甚或胜过一两分。

    孟玉坤微有些诧异地看他一眼,青涩的眉眼,蓬勃的朝气,炯炯清亮的双眼,他心头霎时浮上一股儿子长成的自豪感,眼眶不由有些发热了。

    喉头哽了硬物,他忙收了音,听一男声一女声的童音互相唱和着。

    等唱完这一曲,钱雪才发现玉坤叔早已停下,她转头笑问:“玉坤叔,咋不唱了?”

    “我听你们唱得好,都有些听入迷了,你们唱,我听着。”他笑道。

    “好,向东哥哥,我们来唱打靶归来,预备起,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

    歌声悠扬,志气昂扬,满山梁的绿色,让钱雪的心胸大开,她感受到了上辈子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激情豪迈,这里物资极度匮乏,可人的精神更加的饱满昂扬。

    热血在心头激荡,世间这么大,大可放开手脚一展长才,不管成功与失败,拼尽全力大干一番才好!

    钱家给了她久违的温暖,那她就用她上辈子所见识的一点生意经,先求得他们温饱,努力活下去,再想想怎么样生活得更好。

    有了目标,钱雪精神大振,吼唱出的山歌更是清扬动听。

    有了山歌相伴,路程好似缩短了,不知觉中又翻过了最后一道山梁,来到了孟玉坤所定的目的地,坎子沟。

    钱雪要求出了筐篓,站到绿草盈盈的山梁上朝下看去,坎子沟三四十户人家的房子散落在半山腰,周围山坡上,翻垦过的泥土黑黝黝的,一块一块理得齐整。

    房子围绕的山脚底下,还有一眼湖,在阳光下,金光粼粼,恍若撒满碎钻。

    山坡上一棵棵的果树,成行成列,团团的绿中夹着几树雪白几树粉红,望之令人心喜。

    梨花雪来杏花粉,春光明媚,一派田园好风景。

    “真漂亮啊!”钱雪惊叹道。

    “他们肯定有粮食。”孟向东道。

    “走,下去做买卖。”孟玉坤好心情道。

    看来,这趟定不虚此行了。

    “走,下去做买卖。”钱雪高兴道,主动拉上孟向东的手,也不愿再让玉坤叔挑着,跟紧孟向东的脚步,往山脚下飞奔而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回火红年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回火红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