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商议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正文 23.商议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钱家三人见孟向东一脸恳切,互视一眼,决定听他们上一,看能出一朵花来,这碗再好,也不能吃啊。

    “进屋吧。”钱忠良手上还拿着那根干柴棒子,撑着拐仗先行进了屋。

    钱雪大喜,偷偷拽了下孟向东的衣服,等他一手反背过来,用手指在他手心挠了挠,然后嘻嘻笑道:“爷爷,把碗挑屋里去,放外面被人偷了就不好了。”

    钱根兴再瞪她一眼,无奈叹息,只得听她的,把一担碗挑进了屋。

    闵大妮蹲下身,同着他一起把碗点数了一下。

    “一百二十二个。”她抬头道。

    “嗯嗯,其中两个有豁口了,但豁口不大,不碍事。”钱雪笑道,“可以自家用。”

    “你还笑。”钱忠良朝她瞪眼,“看看向东累成啥样了。向东,坐,大妮,给向东倒水。”

    闵大妮忙倒了热水放到桌上,示意孟向东坐。

    钱雪躲在孟向东身旁,一时胆子也大了,嘴快道:“爸,我们这次可占了大便宜,要是平时,十斤粮食怎么能换到这么多碗。”

    孟向东暗道一声不妙,就见钱忠良坐在炕沿的身子一下又弹了起来,眉头倒竖,干柴棒子拿起似要揪住钱雪一顿痛揍,他急忙拦道:“忠良叔,我们打算用这些碗去换粮食。”

    “换粮食?”

    钱忠良的脚步一下被这句话叫停。

    钱根兴和闵大妮互视一眼,提起精神聆听。

    “换粮食,向东,你,倒底怎么换粮食。”钱忠良回身坐下。

    钱雪见他们终于肯听了,忙回身把屋门关好,又探头确认了外头没人。

    孟向东当下把他跟钱雪的打算细细讲了一遍,其间,钱家三人随着他的话语眉头一会松开,一会皱起。

    “爸,妈,爷爷,就算我们这些碗换不出去,五斤粮食也是奖励的,就当没有呗。”钱雪大咧咧道。

    “你这妮子,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五斤粮食,这可不是轻飘飘一捧干草,这五斤粮食可能救活我们一家子了。”

    闵大妮怒气又上来了,一巴掌朝钱雪头上拍去。

    孟向东忙挡了下来,“婶子,其实这主意我觉得行。从我们这里往北,都是山路,路不大好走,我听山北头的村子里,他们种的玉米红薯多,肯定还留着一些,我们只要跟他们换这些粗粮,也够我们吃上几了。”

    “这,这能行吗?”闵大妮有些被动。

    “孟家娃子的没错,山北头的路是不好走,他们那边不适合种水稻和麦子,确实玉米红薯大豆一类种得多,今年粜粮,是以麦子为主的。”钱根兴道。

    钱忠良沉吟。

    “忠良叔,你呢。”孟向东转向他。

    “这是我们想的理想状态,现在这么缺粮,山北头估计也粜了好多粮,不是粜粮的时候都要凑满数吗,我看这些粗粮也逃不了。”钱忠良叹道。

    “山北头不行,那我们去隔壁县城,康家县,那边水多,旱的情况肯定没我们这边严重,也许还有粮。”孟向东的双眼在油灯光下熠熠发亮,信心十足道,“怎么样也得换些粮食回来,婶子肚子里还有娃,过上两三月也要生了,到时候吃啥。”

    最后这句话,给了钱忠良和钱根兴重重一击,俩人看看闵大妮的肚子,一丝灰败浮上脸。

    “爹,你咋?”钱忠良用手使劲搓了把脸,喉咙发紧干涩,“干吧,也许是条活路。”

    众人的目光一致移到钱根兴脸上,静待他的决定。

    “这可是私下做买卖,属于投机倒把,会被割资本主义尾巴的。”钱根兴不无忧心道,“不过这时候也顾不得了,干!向东,你回家,跟你爸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干。”

    钱雪看到闵大妮脸上露出一点笑意来,一手温柔地抚上肚子。

    孩子,一定要活下来。

    她脑中听到了她的这一句话。

    会活的,一定会活下来的。

    虽商议定了,可钱家三人脸上表情并没有多松快,钱雪也顾不得了,足足走了一,对她现在瘦弱的身板来,实在太累了,喝完野菜稀粥后,洗洗手脚很快就睡着了。

    “你是钱家那妮子和孟家子,一起挑着两筐碗回来的。”邓红军搓着下巴上新冒出来的胡茬,一拍大腿怒道,“他.娘的,他们肯定是要做买卖,抓,投机倒把一定要抓。”

    “爸,你也觉得是投机倒把?”邓勇明学着他爸样子,搓着光滑的下巴,在炕底下转着圈沉思。

    “开饭了。”汪国英端出烙饼和玉米渣子粥,喊着俩人放好炕桌。

    “妈,你也看到了吧,钱家和孟家换了两筐篓碗,肯定要做买卖,我们正好抓个投机倒把。”邓勇明得意洋洋,为他的观察细致而自豪。

    “抓什么抓,快吃饭,凉了就不好吃了。”汪国英递过来一张野菜荞麦饼子道。

    “媳妇,这可是投机倒把,上头三令五申不许投机倒把,怎么不抓!”邓红军拿过一个饼子咬了一口,唉,自家的粮食还是从大舅子家拿的,等明年打下粮食得还上。

    “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情况,怎么抓。人都要饿死了,你不让人家干,我都怕走在路上被人套了麻袋打死。”汪国英乜斜着眼觑他一眼,喝了口稀粥。

    “他们敢!”邓红军一拍桌子,喝道,“我看哪个有那胆子!”

    “呵,你不让人家活,人家也不让你活。有什么不敢的,这年头啊,我们管好自己就行了,混过这艰难的一年再。”汪国英道。

    “妈,真不抓?”邓勇明眨巴一下眼睛,不解道。

    “你啊,今这么晚了还在村外头,也不怕被人拐了去,炖了煮肉汤喝。”汪国英一指头戳到邓勇明额头上,把他戳得往后一仰,“你也十二岁了,长长心,别跟村里混子混,我去问了,十二后三月六号山洼村学开学,你这些就在家把上一年的功课好好温习温习。”

    “啊,怎么要开学了呀,我都没玩够呢。”邓勇明哀嚎一声,浑身的骨头好像被抽了去,身子都坐不直了。

    “坐好,吃饭要有个吃饭的样子。”汪国英一声喝斥,吓得他赶忙坐直了。

    “媳妇,真不抓?”邓红军又问了遍。

    “不抓,有那个时间,你去县里打听打听,救济粮什么时候发下来。”汪国英思忖一下,“不过该敲打的也得敲打敲打,别让他们以为我们太好话。”

    “好咧,媳妇,都听你的。”听到领县里的救济粮,邓红军脸上憋不住的笑了开来,“我明就去县里问问看。”

    孟玉坤一听这事倒是大力赞同,还特意跑过来跟钱家的人商量。

    钱家就钱忠良和钱雪在,闵大妮和钱根兴都出去上工了。

    “想当年,我也是去关外贩了马匹回来发的家,刚开始一匹两匹的,以前家里豆腐坊全靠贩马攒下的银元开的,后来又买了地盖了房子,成了村里的头一份。要是没有走出这一步,哪来的这些呀,哈哈哈哈。”

    孟玉坤摸摸钱雪的脑袋,回忆起往昔,豪迈大笑。

    钱忠良是很佩服孟玉坤的,攒下的偌大家业一夕间倾倒,全被充公分给了贫下中农,卷了铺盖卷被赶到以前他家长工田四海家住的破屋里,都这样了也不见他颓丧,难过数日后又挺直了脊梁,这才是胸襟豪阔的汉子呢。

    打不垮砸不烂,只要有机会又能东山再起。

    对比曹满屯,继承祖业成的地主,一朝被打土豪,就再也直不起腰来,见人都三分笑,畏畏缩缩,没有一点子骨气了。

    这样的人,他是很看不上的。

    “玉坤大哥,你是我们村里头一份了,再没有谁能及得上你的。”钱忠良由衷夸赞道,“还有你家向东,我看也有你的豪气,将来一定有出息。”

    到孟向东,孟玉坤更加高兴了,一向锐利精亮的眼都笑得眯了起来,摆手笑道:“你家妮子也不错,现在人也清醒了,长得也好,将来上门的媒婆肯定要踏破门槛了。”

    钱忠良这人,耿直忠诚,虽有些轴,可遇大事不糊涂,孟玉坤很高看他一眼的。

    几句互相恭维夸赞,孟玉坤和钱忠良更加熟络了。

    钱雪竖起耳朵听着,又声问身旁坐着的孟向东,胳膊上的伤好些没有。

    “好多了,摸摸都不疼了,再过两纱布也能拿下来了。”他道。

    钱雪笑着点头,等他伤完全好了,他们就可以开始干了。

    “这次呢,我打算歇一工,先去山北的村子跑一趟,看看情况再。光让孩子去我也不放心。”孟玉坤道。

    “玉坤大哥,这可太麻烦你了,你歇下来的工分,我们家……”

    “别,就一的工分,你别来什么补上的,你家也不容易,再你媳妇大着肚子,让你爹去走山路,你放心我还不放心呢。”孟玉坤大气道。

    “玉坤大哥,那……真要谢谢你了。”钱忠良有些不好意思,这样的话,他们家真是占着孟家的光了。

    “爸,等走过一趟,认了路下次就我去,挑上二三十斤不算啥。”孟向东插言道。

    “我也要去。”

    钱雪忙举手道。

    “妮子,你走得动吗?”孟玉坤哈哈大笑,伸了指头往钱雪鼻梁上刮了一道。

    钱雪瘪嘴,咋他跟孟向东一样,不知道这样刮了鼻子就长不挺了吗。

    “我当然走得动。”她捏捏鼻梁大声道。

    “好,那就一起去开开眼界。”孟玉坤高兴道。

    钱忠良担忧道:“她跟了去,路上还得背她。”

    “没事,到时用筐篓挑着她走。”孟玉坤道。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回火红年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回火红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