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一百二十二只碗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正文 21.一百二十二只碗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免贵姓陈,陈思明,哪是什么负责人,就是一搞技术的,现在嘛,专业不对口,这不,饭碗刚刚被砸了,下个月一家老就得喝西北风了。”陈思明苦笑道。

    “无绝人之路,这条路堵上了,可能又有别一条路让你走呢,陈大叔,别灰心。”孟向东笑道。

    “但愿如此吧。你们想要买碗坛,跟我走吧。”

    完,也不理俩人,陈思明拖着双腿,自顾打头先行了。

    孟向东拉上钱雪,忙跟上去。

    绕着顺福炼钢厂的围墙,走过一圈,来到了厂后,这是一个杂草漫生的荒地,堆着些铁渣子锈铁丝、陶土碎砖等废弃物,在这荒地上头,还有两间老旧的红砖平房,铁门铁锁,没有窗户。

    “这是以前厂子里堆废料的仓库,现在里头就堆着清理出来的碗坛,你们看看吧。”陈思明摸出钥匙,上前开了锁,拿下大铁链子,拉开铁门,一阵尘土飞扬出来,呛得他一通大咳。

    待尘土落定,钱雪和孟向东随在陈思明身后进了仓库。一摞摞的大海碗用粗麻绳捆扎着堆叠起来,足有上百摞,该有几千只碗。

    钱雪伸手,抹去一层灰,灰褐色的陶碗,泛着釉质特有的光滑感,质朴厚重,正是她想要的那种大陶碗。

    “大哥,正是这种。”

    “嗯,都还完好。”孟向东拎起脚边的一摞,仔细看了看,赞道,“陈叔,你能把这些碗保存下来,也不容易。”

    这一夸奖正中陈思明心思,他不由深深笑了。

    他烧了一辈子陶碗陶罐,心心念念的全都是这些,怎么样让陶质更密实,怎么样让釉彩更显亮,怎么样减少碎品,怎么样让每只碗的重量更一致些……

    可要大炼钢了,窑厂也结束了,原来的厂长也走了,他舍不得这些碗,一样样亲自搬到了这个仓库……

    看完货,得谈谈价钱了,孟向东开口道:“陈叔,你这陶碗怎么卖?”

    “你们要几个呀,要不我送你们吧。”

    出乎钱雪意料,陈思明竟出这样一句话来。

    现代社会,谁会白送东西给别人呀,况且还是陌生人。

    这人还不错,可以与之交道。

    “陈叔,我们要的可多。”孟向东笑了,“我们愿意拿粮票来换。”

    着,他掏出了属于他的那张五斤粮票。

    陈思明眼睛一亮,用粮票换,那可是好事。这年头,粮票比钱值钱。

    “五斤粮票么,换……”他算着,“一斤麦一毛八分,一斤粮票值二毛到二毛二,一只大海碗得卖一角八分钱……”

    “陈叔,可不能这样算。”孟向东打断他的思索。

    “对,陈叔,可不能这样算,这年头粮食太金贵了,这碗,终究终究……”钱雪的话没下去。

    陈思明已是明白过来,“对对,瞧我这脑子,就是一个木鱼疙瘩,那你们,想怎么换?”

    孟向东这回跟钱雪对视得有些久,俩人其实并没有具体商量过怎么换。

    “十个碗换一斤粮票。”孟向东迟疑一下,道。

    “十二个,十二个碗换一斤粮票,陈叔,如果我们能弄到粮食,分你一部分。”钱雪快速插话。

    “弄到粮食。”陈思明倒没有因为十二个碗换斤粮票感到吃亏,只惊讶这句。

    “对,陈叔,不瞒你,我们也是拿了粮票出来,想找路子换些粮食,这不,日子太难过了嘛,都想着怎么活下去。”孟向东挠了挠脑袋,注视着陈思明的眼睛诚恳道。

    “陈叔,我们饿着肚子走了这么久,中午还没东西吃呢。”钱雪揉揉肚子,诉起苦来。

    “那,陈叔给你们换了。只盼你们弄到粮食后别忘了拉陈叔一把。”陈思明一咬牙,一掌拍到大腿上,果断决定了。

    “陈叔,英明。”钱雪伸大拇指夸他。

    孟向东一咧嘴笑了,又露出两个深深酒窝来,显得特别俊朗。

    “我不及你们啊,这么年纪,竟然出来闯世界了。”陈思明感慨道。

    钱雪嘴一垮,嘀咕一句,“还不是被生活逼的。”

    “是啊,都是被生活逼的,都想着怎么活下去。那我现在帮你们清点,现在就交换,还是……”陈思明把袖口挽起,一付要动手的模样。

    钱雪和孟向东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光顾着来看看,扁担家什都没带,这下怎么拿呢。

    陈思明看出他们的尴尬来,一摆手笑道:“没事,我先帮你们清点出来,等下借根扁担给你们,就是这位哥,还伤着胳膊,能挑得起来吗?”

    “陈叔,这你就放心吧,一百二十个碗我还挑得动。”孟向东示意钱雪拿出她的那张粮食,合上他的一起递给了陈思明。

    陈思明拿上这两张粮票,借着光亮细细看一遍,脸上笑容更甚三分,连道:“好,那现在就清点,我去前头门房那里借付担子过来。”

    解开麻绳,最主要看看有没有碎裂的,要是边缘有豁口的,钱雪把它拿出来另放一边,打算等陈叔回来当添头一起送了。

    两个篓子,一根扁担,很快拿了过来,陈思明兴冲冲点数着,很快点齐一百二十个碗,其中有两个有豁口的也一并给了,捆扎好,他一矮身就挑了起来,热情道:“走,到我家吃饭去。”

    这怎么好意思,俩人齐摆手。

    “没事,去认认门,再也要换付担子。”陈思明道。

    钱雪和孟向东却不过他的热情,再确实要认一下门,下次好找他,于是跟在他旁边往他家走去。

    一路专挑巷子走,七拐八转,终于来到一处院前,听着脚步声,院门打开,跑出一个七八岁模样的男孩来。

    “爸爸,爸爸回来了。”

    “伟乖,快帮爸爸去倒两碗热水来,家里来客人了。”陈思明摸摸他的脑袋,一边笑着招呼俩人,“快进来,走了一上午,进来歇歇脚。”

    钱雪走进院,两间青砖楼,院内还树着架葡萄藤,可惜现在只有老藤虬结,新叶还未萌芽。

    “陈叔,你家很不错,还是楼房呢。”钱雪赞道。

    “这也是老房子了,祖辈上传下来的老房子。”陈思明把担子歇下,忙着去一旁的杂物棚里拿出一付新担子,同孟向东两人一起把碗移了过来,又把绳索系短了,让孟向东上肩试了高矮。

    “来来,快来喝水,哟,也是两个娃娃,跟我家思明买碗呢。”

    一个收拾得利利索索的老太太端着两碗水走了过来,刚才的那个男孩拉着张长凳出来,让着俩人坐。

    走了一上午,确实挺累,钱雪老实不客气坐下,端着热水喝起来,还朝老太太露个大笑脸,“谢谢陈家奶奶。”

    “姑娘长得真好,跟我家伟差不多大吧,咋你们两人出来买碗,大人呢?”老太太关心道。

    “我们村支书让我们先来看看的,陈叔人好,也不欺我们是孩,我们就决定先买一些带回去,用好了,下次再来买。”钱雪答道。

    “瞧瞧这口齿伶俐的,模样也长得好。”陈家奶奶拍手笑道。

    “娘,家里做饭了吗,多加点玉米渣子,让他们在我家吃饭吧。”陈思明笑道。

    “可使不得,我们歇一会就走,陈叔,陈家奶奶,你们可别忙活,我们回家再吃。”

    钱雪和孟向东齐齐拒绝,现在粮食紧张,谁家都不富裕,这一顿也许就是陈家一的口粮。

    “上门即是客,哪能空着肚子回去,奶奶刚摊了几张野菜玉米饼子,拿两个走。”陈家奶奶很是爽利,话间就从厨下拿了两个黄绿相间的饼子出来,一人手里硬塞了一个,“吃吧,吃完再走。哪能空着肚子走路呢。”

    伟看着饼子,咽了口唾沫,乖乖随在他父亲身边,并没有开口讨要。

    陈思明和他母亲都笑微微的,很是大气。

    明知人家的口粮,钱雪哪能咽得下去,把她手上这个饼子递到伟手里,孟向东及时把手上饼子一撕为二,分了半个给钱雪,“陈家奶奶,陈叔,我们够了,多谢,多谢。”

    钱雪也连忙道谢着,咬了口饼子,竖起大拇指赞道,“好吃,陈奶奶手艺好。”

    老太太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伟见俩人吃了,也大大咬一口饼子,嘿嘿直笑。

    歇过一阵,肚里有了些食,感觉好受多了。孟向东挑起担子,带着钱雪跟陈家三人告辞。

    “陈叔,有了进展我们会再过来的。”孟向东道。

    “好,我等你们消息。”陈思明一直送到他们到了大路口才回转。

    回程这一路可不轻松,孟向东右胳膊伤了,还不能把扁担换肩。

    百步无轻担。

    一路走走歇歇,要是没有那半个饼子充饥,钱雪怀疑他们就要饿晕在路上了。

    乌金西坠,倦鸟归巢,花费了比上午多两倍的时间,孟向东和钱雪才走回钱营村。

    村子遥遥在望,陡然,从路旁跳出一个黑乎乎人影来,大声喝问:“可被我逮到了,老实交待,你们干什么去了?”

    孟向东走得脚步虚浮,被他一吓,腿上一个趔趄,险些把他们好不容易挑回来的海碗给摔了。

    钱雪急忙拉住担子,让孟向东歇了下来。

    定睛一瞧,跳出来的却是村里霸王邓勇明。

    “嗨,让我们瞧瞧,挑回来啥好东西,遮遮掩掩,非得搞到擦黑才回村,中华,你也出来吧。”

    邓勇明招呼着人,一手持着木头□□,就要走上前来查看。

    在他身后又钻出来一个黑影,正是他的跟班田中华。

    邓勇明的手刚放到篓子上,就被钱雪冲了一个跟头。

    “你敢动,我打烂你的手。”

    钱雪抓着块土疙瘩,尖声叫道。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回火红年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回火红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