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留下还是放弃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正文 19.留下还是放弃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不多时就轮到钱根兴家,钱雪忙跑了回去。

    钱根兴坐到医生面前,话已是有气无力,“大夫,你给我好好瞧瞧,我得了什么病啊,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别着急,我帮你瞧瞧。”这位中年男医生,五官端正,看着一团和气,话也是轻声细语,让人非常有好感。

    钱雪偷偷笑,爷爷装得还挺象,可当医生让钱根兴卷起裤腿,她就笑不出来了。

    钱根兴腿上一团团青筋纠结,脚踝部位都隐隐发黑了。

    “爷爷。”钱雪扑了过去,摸向钱根兴的腿,“怎么,会这样。”

    医生皱了下眉头,道:“这叫静脉曲张,凸出来的是静脉,血液淤滞,静脉管壁薄弱引起的静脉扩张,看脚踝部位都有些发黑了,这是色素沉着,血液淤积压力过高的表现。”

    “大夫,那这病怎么治啊?”钱忠良急急问道。

    “平时有刺痛感吗?”医生又观察了下,问钱根兴。

    “感觉腿脚有些重,刺痛感倒没有。”

    “还不算太严重,但也要尽快治疗,这种病一般是手术,需要把这些病变静脉剥除。”医生道。

    “啊,还要手术!”钱根兴吓了一跳,“我只是觉得脚有些重,不至于要手术吧。”

    “这病发展下去,会皮肤溃烂,最要紧的有血栓,肺血栓,人会猝死。你啊,以后不要干重体力的活了,这病就是长期干重体力活,人一直站着才造成的。”医生尽心尽责,讲得很清楚。

    “大夫,有药吃吗?”闵大妮问,动手术,那可得好些钱,看不起病啊。

    “这病没什么药,以后尽量少干体力活,多养养吧。”

    感觉一个炸.弹掉落钱家头上,众人有些发蒙,气氛一下变得沉重许多。

    接下来轮到钱忠良,医生倒没诊出什么大毛病,只他受过伤,底子有些弱了,也要靠养。

    “我爸爸,是抗美,援朝,的英雄。”钱雪上前,无限自豪道。

    中年男医生手一顿,笑眯眯再看了她一眼,道:“你家姑娘,很聪明啊。”

    “我家姑娘以前这里不大好的,可不知怎的,发了一场高烧,人倒清醒了。大夫,麻烦你也给看看。”闵大妮指指自个脑袋,笑道。

    “咦,还有这等事。”医生大感诧异,拿起听诊器,前前后后听了一大通,又翻眼张嘴一通检查,无果。他挠挠脑袋,目光还盯在钱雪身上,喃喃道,“真是奇事。我们国家的医术水平现在跟境外发达国家还有很大差距,这种现象目前解释不了,需要先进的仪器仔细检测。人类的大脑最是神奇,还有许多奥秘需要我们去探索啊。”

    “是是,总归是大好事。”钱根兴笑了。

    量你也检查不出什么来,内里完全换了个芯子,我看需要的不是仪器检测,而是请个神婆来仔细算算才好。钱雪心底偷笑。

    “对,是大好事。”中年男医生也哈哈笑了。笑音落下他指着闵大妮道,“这位大嫂子,我给你听听胎音。”

    闵大妮忙坐了过去,任医生把听诊器放到肚皮上听胎音,她神情不知觉紧绷起来。

    医生听了好长一会儿,拿下听诊器,道:“孩子心跳有些弱,这位大嫂子营养不够,自己都这么瘦,孩子怎能长得好。”他沉吟一下,再道,“以我的意见,这个孩子还是放弃吧。”

    “什么!”

    钱根兴和钱忠良同时惊呼。

    医生摆了摆手制止他们的激动,思忖一下道:“这一年的年景,我想不用我多了,没有好营养,就算孩子养下来,以后也是三灾八难毛病不断,当然,现在孩子六个月了,做引产术也有些危险,怎么选择,你们自己好好考虑一下。”

    钱根兴、钱忠良和闵大妮互相对视一眼,忧心忡忡。

    留下,还是放弃。

    “我这边呢,也给你们开……”医生顿了下。

    “三张,三张。”钱雪急道。

    “哈哈,看在你家姑娘这么机灵的份上,我就给你们开三张诊断单吧。”医生摸了摸钱雪脑袋,笑道。

    “谢谢叔叔。”

    钱雪是真心感激他,这年代的人,没有后来那么功利,还是很纯朴的。

    三张诊断单递了过来,钱根兴伸手接着,扶着儿子起身,不住口地跟医生道谢。

    医生微笑着颔首,迎接下一位村民。

    “妈妈,弟弟留下。”钱雪扶上闵大妮胳膊,昂着脑袋用力道,“我们一定能,养活他的。”

    “嗯,留下。”钱根兴也毫不犹豫道。

    “大妮,你呢?”钱忠良转头看向闵大妮。

    “妈妈,是弟弟,让弟弟,留下吧。”钱雪忙摇她胳膊,睁着大眼睛一脸渴盼。

    “好,让弟弟留下。”闵大妮眼睛有些红,重重点了头。

    “现在开春了,我们家房后不是有块空地嘛,明我就开出来,谁来拦我,我就跟谁拼命。”钱忠良道。

    “好,就该这样,明我去黄支书那边要些菜种,如果没有,我就去周边村子讨,不管我们大人如何吃苦,也不能苦了孩子。”钱根兴坚定道。

    “妈妈,我也帮忙。”钱雪大声道。

    “好好。”闵大妮摸着钱雪脑袋,笑出了泪花。

    可单靠屋后开块菜地,还是解不了燃眉之急,三张诊断单攒着,也得等县里统一记录好后再发下营养物资,也不知何年马月,有得等呢。

    所以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想法子跑单帮,换些粮食回来。

    这年头粮食金贵,愿意拿粮食出来换的就是一些必需品了。

    盐巴、铁锅铁铲、碗筷、瓮坛、毛线、棉花、碎煤做成的煤球煤块,钱雪掰着手指头一样样细数过去,又一样样否决,最后剩下碗筷、瓮坛和碎煤三样。

    碎煤可以从煤矿处去挑,送进城里,这物资在城里是紧俏货,可城里更加缺粮,有了紧俏货也换不来粮食,但可以换各种票据,要是能换到工业券,也就有了其他物资,象毛巾、毛毯、毛线、电池、铁锅、铝饭盒等等好东西都可以换到。

    工业券这东西,乡下没有,全是在工厂里上班的工人才能发到。

    这是一条路子,另外就是碗筷瓮坛了,家家户户都得用。

    她想的不是那种精美瓷器的碗,而是那种大陶碗,一只碗得有半个面盆大,陶质,但也上了釉,表面平滑光整。乡下地方吃饭就用这种,而更偏僻的乡下,才会有粮。

    这两条路子朝向不同,但最终汇聚到一起,就是从更加乡下的农民手里换粮食。

    想到这里,感觉血液在血管中突突奔流,一股热气直冲头面,钱雪坐不住了,下炕穿鞋就想往外跑,却被闵大妮一把抓住,“都黑了,还想去哪。”

    钱雪抬头一看,窗外灰蒙蒙的,不知几时竟已黑,她的热血稍稍冷却,马上感觉肚子沉甸甸直往下压,“妈,我去拉屎。”

    “拉屎,去吧,拿上草纸。”闵大妮松了手,又拿过几张草纸塞给她,“心点,别踩空掉下去。”

    钱雪拿上草纸跑出门,身后还听得闵大妮正跟钱忠良抱怨,“阿雪人是好了,可怎么的只想往外跑啊。”

    “她现在好了,不兴多看看,多玩玩。人不好你操心,人好了你也操心,你啊,就是一个操心的命。”钱忠良笑道。

    “我操再多心,也是为了这个家,外头人求我操心我都懒得操心呢,你还不知足。”

    “知足,知足,媳妇什么都是对的,都是对的,我们这个家啊,都靠我媳妇。”

    这个爸还挺会甜言蜜语的嘛,钱雪轻笑一声,快步进了茅房。

    上茅房简直如同上刑一般,她握拳咬牙,哼哼着使劲,脖颈上青筋都暴出来了,可下面沉沉如同石头堵着,就是拉不出来。

    无数次使出吃奶力气,腿脚都站麻了,按按肚子,比石头还硬。

    妈蛋,这是要被屎给憋死的先兆啊。要真这样死了,墓志铭上写,一个被屎憋死的八岁姑娘,那还不把人给笑死。

    钱雪想着想着,眼睛里就挂上了金豆子,噼啪掉落下来。

    半个月前她还过着一日三餐荤素搭配,水果牛奶挑着吃,坚果当零食,出行有汽车,晚上精油泡澡高床软枕,每只需想着怎么逛街消费玩乐,最花脑力的也就想想怎么惩罚人,可眨眼间,窝在这四处漏风的茅房里,因吃了草根树皮这种没一点营养的木质纤维而拉不出屎来。

    眼泪噼啪掉落得更急,她已经十多没拉屎了,好像来了这儿还没拉出来过,也许再要一、两她的肠子破裂她就要死了。

    她还不想死,她还没活够,钱雪呜呜哭了。

    “怎么了,怎么了?”闵大妮和钱忠良闻着哭音急急抢了出来。

    “有蛇吗?”

    钱忠良左手从柴禾堆上抽了根木棍,急声问。

    “阿雪,咋了?”钱根兴从另一间房里走了出来。

    钱雪哭声一停,茅房门已被闵大妮推开,她脸上一红,忙提起裤子。

    “阿雪,咋了?有蛇?”闵大妮回身接过钱根兴递来的油盏,照了照茅房,并没看到蛇虫野兽啊,她的眉头皱起,“阿雪,倒底咋了?”

    “妈,我快要死了。”钱雪拉着裤子哇得一声大哭起来,“我已经十多没拉屎了,拉不出来,我快要死了。”想到都要死了,羞耻感被她利落一脚踢开。

    “噢,原来这样啊。”闵大妮松了口气,脸上并不惊慌,反倒胸有成竹的样子,“没事,妈给你掏。”

    掏。

    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钱雪惊悚了。

    可事实就是她想得那样。

    外头钱忠良和钱根兴听着是因为这个,虽还有些担忧,却并不多紧张了。

    很快,闵大妮拿来一把瓷勺,把钱雪弯在她腿上,就着并不多明亮的油盏,给她解决了她当下最怕的事情。

    下头火辣辣疼,后来连晚饭都没吃两口,钱雪就洗洗上炕睡了。

    真是生无可恋啊。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回火红年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回火红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