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五斤粮票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正文 17.五斤粮票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妈妈。”钱雪喊了一声。

    “哟,阿雪醒了啊,来,让婶子看看。”有个婶子快手快脚拉住了钱雪打量,“瞧瞧这双眼睛,水灵灵的,灵活着呢,我看是全好了。”

    “阿雪长得象大妮,也是美人胚子,这下好了,再等几年,上门求亲的人要踏破门槛呢。”

    “我家子跟阿雪才差了半个年头,要不是现在不行订娃娃亲,我都想现在就订下这门亲事呢。”另个有婶子哈哈笑道。

    “你家子长得太黑了,阿雪这么好看,以后有得挑捡呢。”

    钱根兴老实人,肯吃苦,又是贫下中农,钱忠良还是抗.美援.朝战场上下来的英雄,真算得上好门第了,阿雪这妮子傻病好了,不就成香饽饽了吗。

    一时间,各家婶子全都在心里存上了心思。

    这好门第可不是嘴上的,成分好干什么都成,就算跟人竞争个好岗位,也是稳拿的事。

    “看着也快晌午了,今发了粮食,各位婶子快回家改善改善伙食吧,家里娃都等得急眼了。”闵大妮笑道。

    “是啊,是啊,不聊了,回家做饭去。”

    婶子们拉平衣摆,掸了掸灰,如同好久以前常做的那般,似平淡似理所当然,出了回家做饭四字,高高兴兴走了。

    “妈妈,是抓了坏人发的粮食吗?”钱雪捏捏她手上的布袋。

    闵大妮笑开来,“是啊,多亏了你和孟向东,还有曹建国那个娃,凶徒送到派出所,一问,正在抓捕刘彪呢,他身上背着可不止一条人命。黄支书跟派出所所长了想求些粮食,所长立马拍板答应了,这不,拉回来五十斤荞麦,五十斤白豆,还有三十斤粮票。发给我们家五斤粮票,二斤荞麦,和上野菜糊糊,也能顶一段时间了。”

    钱雪接过闵大妮手上的那张纸头,原来是五市斤的粮票,牛皮纸裁成的两方寸张,上头还画着麦穗。这是在她记忆中早已经退出历史舞台的东西,此刻捏在手上,让她有了一瞬间的恍惚。

    她的确来到了一九六一年,再想回到高速发展的现代社会,得五六十年后了。

    钱雪怅然一叹。

    “老气横秋叹什么气呢?”闵大妮刮了下她的鼻子,笑道,“还有昨晚从山上拎下来的那条死狗,和着你们抓到的一只兔子,炖了一大锅肉,我们家装了一大碗,今有得你吃。”

    她着快步进屋,准备做饭。

    “妈,怎么兔子也给他们弄去了呀,那可是我们的。”钱雪心疼得直抽抽。

    她把五斤粮票攥紧了,也许应该用这一点点资金来干些什么,改善改善生活。

    闵大妮把粮食藏好,拿出一个大号砂锅,准备煮粥。

    家里的铁锅前两年响应国家炼钢全都砸了,现在铁器难买,烧饭用得全是老法子制的砂锅,一个大砂锅,炖上一锅也够全家人糊口了。

    “你个傻丫头,刚好些就这样气啦,呶,今肉管够。”闵大妮端出一只碗,放到钱雪面前。

    大块大块的肉,油汪汪的肉汤,扑鼻的肉香味,把钱雪的馋虫全都从肚里勾了出来,她急慌慌捏了一块,放进嘴里,肥腻香滑,好吃得要把舌头一起吞下去了。

    连吃了两块,才依依不舍松手,艰难道;“等下爸爸妈妈,还有爷爷一起吃。”

    “好,我家阿雪真的懂事了。”闵大妮欣慰道,“五斤粮票拿来吧,妈妈把它放起来。”

    “不,我要自己放。”钱雪一扭头,把抓紧粮票的一手背到身后,坚决道。

    “你这孩子,刚你好一些,怎么又倔上了,这可是五斤粮票,不是其他玩的东西,快拿出来,妈妈来放好。”闵大妮忍住火气,和声道。

    “不,我就要自己放。”钱雪大喊一声,冲到隔壁屋正编竹篓的钱忠良身后。

    闵大妮急急追了过来。

    “又怎么了?”钱忠良开口。

    “这丫头,抢着发下来的五斤粮票,一定要自己放。”闵大妮伸了手来抓钱雪。

    钱雪就绕着钱忠良跑,就是不让她抓住,嘴里大声嚷道:“这是奖励我的。”

    钱忠良眼睛一瞪,刚想伸手抓她,院子里响起钱根兴的笑声,“我家丫头话越来越顺溜了,来来,告诉爷爷,什么奖励你的。”

    钱雪如遇救星,奔出屋门,也不顾钱根兴一身的泥巴,扑到他怀里,把五斤粮票在他面前晃了下,大声道:“这是奖励我昨抓凶徒的,我要自己放好,爷爷,你就让我自己放好吧。行不行?”

    娇俏的脸蛋,软糯糯的童音,扭股糖般的身体,在钱根兴怀里扭上两扭,闵大妮和钱忠良就知道大势已去。

    “好好,就让阿雪自己放。”钱根兴大笑起来,“阿雪,这可是粮食,不能撕坏了,也不能放忘了,你得心看管好。你能不能做到?”

    “能。”

    钱雪大声应,脸笑成春花烂漫。

    钱根兴的笑声响彻破旧的院。

    钱忠良和闵大妮无奈摇头叹气,一老一两个宝贝蛋,骂也不是,打也不是,只能好好捧着了。

    吃过饭后,大人忙大人的事,钱雪又去蹲了回茅房,最终无果,拉好裤子洗了手,决定去看望孟向东。

    村头一路溜达到村尾,好多村民端着碗稀汤水就蹲在门槛处呼噜噜喝着,脸上带着丝笑意。

    “阿雪,吃过了啊。”

    “阿雪,好多了啊。”

    “阿雪,去哪玩呀?”

    “去找孟大哥玩。”

    钱雪每每微笑以对,嘴抿着,大眼睛忽闪忽闪,模样别提多讨人喜欢了。

    “孟向东这子硬气,挨了一枪硬是一声疼都没喊。”

    “将来肯定比我们有出息。”

    “是啊,这回也是托他们几个娃娃的福,才能吃上一口实的。”

    “唉,也不知这样的苦日子啥时候是个头。”

    “快了,快了。”钱雪笑。

    “嗯,托阿雪的福,苦日子快到头喽。”一个憨憨大叔笑着回道。

    钱雪还是头一回来孟向东的家,一圈竹篱笆围成个院,两间泥胚房。院子打扫得很干净,在一侧竖着两根木桩,木桩上还绑着一圈圈麻绳。

    钱雪走过去摸了摸木桩,难道这是孟大叔和孟向东练功的桩子。

    她的脚步声惊动了屋内人,孟玉坤端着个碗走了出来,一见钱雪就笑了,“向东,你阿雪妹妹来看你了。阿雪,饭吃了没,在叔家吃吧。”

    “吃过了,今有肉吃。”钱雪拍拍肚子回道。

    “阿雪,快进来。”孟向东已在窗户处喊她。

    钱雪蹦蹦跳跳跑进了屋,孟向东正坐在炕上,对着她笑,“上来吧,到炕上来坐。”

    他拉开一些被子,朝她招手。

    钱雪欣然应诺,脱鞋爬上炕,炕上摆着桌,父子两人正吃饭,也有一碗肉,还有两个鸡蛋,主食是荞麦野菜糊糊。

    “给。”孟向东用左手拿了个鸡蛋塞给她。

    “不,这是你养伤的,我不能吃。”钱雪忙摆手,目光转向他右胳膊处,“伤还疼吗?”

    孟向东唇色有些白,精神还不错,棉袄穿在身上,也看不出伤处情况。

    “好多了,昨在卫生院挂了盐水,今就不疼了。”孟向东把鸡蛋硬塞进她手心,笑道,“吃吧。”

    “阿雪,吃吧,向东,你也吃,一人一个。”孟玉坤也坐上炕,把剩下那个鸡蛋磕好,递到他手里,笑着道。

    “阿雪,吃吧,在我家别客气。”孟向东的笑容温暖如阳光。

    钱雪又看到了他的两个酒窝,一漾一漾如盛满了湖水,逗得她目光转不开,在这样诱人的酒窝下,她不知觉磕开鸡蛋,剥好了,心咬一口,然后抿着唇朝他眯眼笑。

    孟向东也咬一口鸡蛋,朝她笑。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你对我笑,我对你笑,最后鸡蛋一口口吃完,已挠着对方的痒笑倒在炕上。

    钱雪心避开他伤处,孟向东有了伤行动不便,倒一时打成平手。

    两人的笑声清朗和着软糯,洒满陋室,让人心头发软,只觉世间万事万物皆好,无限欢喜。

    孟玉坤收了炕桌,也在笑,他真是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傻丫头得了他儿子的青眼,被这丫头一带,儿子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再紧绷绷如同一个老头。

    等孟大叔端了碗出了屋子,钱雪抓住孟向东的手,收敛了笑意坐直身体,从内衫兜里拿出那张五斤粮票来,“你有吗?”

    孟向东点点头,翻开身下被褥一角,也拿出一张五斤粮票来,“我们三人,一人一张五斤粮票。”

    钱雪一喜,清咳一声,郑重道:“孟大哥,我们能不能用五斤粮票干点什么事,就是,做点什么生意。”

    “你是跑单帮。”孟向东眉头一挑。

    “什么跑单帮?”钱雪没听过这词,诧异道。

    “其实就是做生意,最近两个年头,地头里没什么产出,许多人就偷偷出去做生意,拿这边的东西卖到那边,赚个辛苦钱,他们都跑单帮。”

    “真有人做生意?”钱雪惊奇了,难道还有人跑在她前面了,“不怕,不怕被抓吗,不是,不能投机倒把吗,这不是搞资本主义吗。”她皱了下眉头,绞尽脑汁把以前听过的话了出来。

    “是,这就是投机倒把,搞资本主义,可现在不是人都要饿死了吗,没人管,底下干得人就多。”孟向东悄声道。

    “那我们……”

    钱雪想的话被外面的招呼声给打断了,她跟孟向东对视一眼,心有灵犀各自把粮票藏好了。

    “向东啊,伤恢复的怎样,还疼吗,叔去山洼村换了十个鸡蛋,拿过来给你补身体。”随着热络的话语声,村支书黄德全牵着他的孙女黄思甜走进了屋里,一眼瞧见钱雪,马上笑了,“哟,阿雪也在啊。”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回火红年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回火红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