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打土豪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正文 8.打土豪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屋主回来了。

    钱雪大惊,听着女人开锁推门,一颗心似要跳出胸腔,她这可是头一遭犯事,千万别给逮个正着,那她千金姐的一张脸面可就没地儿放了。

    “跑。”孟向东的声音咬在齿间,低促道。

    钱雪跟上他,蹑着脚尖如同耗子般无声窜出了夹道,回手把门轻悄虚掩上。

    孟向东已飞速拎着米袋奔出后门,那速度简直了。

    “别傻愣着,快搬,她马上要到后面来了。”

    他急急道,一边快速解开装老母鸡的麻袋,把两只咯咯叫的母鸡推进了鸡舍,又飞速解了一个米袋,在碗中添了两把米。

    钱雪已来不及多看,拎着四只米袋奔出了后门,刚喘得一口气,孟向东已把最后的米袋全都拎了出来,后门刚关好,就听得夹道口的那道门嘎吱被推开了。

    高跟鞋哒哒过来,听声音蹲到了鸡舍边,一道轻轻的咦声。

    钱雪朝他眨了下眼睛,这家伙心思可真细。

    “勇明这孩子真是不听话,又拿了鸡蛋出去了,引得别人妒忌可咋办,唉。”那女人满是宠溺地轻叹一声。

    原来是那个邓队长的母亲,钱雪一下想明白了,这孩子的爸肯定是生产队的队长,村民们向国家粜粮可都要经过他手组织,悄悄昧下一点很容易。

    钱雪可不会想,什么亲戚送给他家的,这年头,粮食金贵,谁家都没有多余的,再了,现代电视剧里批判的贪污犯太多太多了。

    不义之财,劫富济贫。

    钱雪看一眼孟向东,见他好整以暇靠在后墙上,很有耐心地等待女人离开。

    她示意,还不走吗?

    也不知孟向东是如何从她简陋的手势中明白意思的,他低声道:“今你不是才帮了曹建国,使他免于韩信之辱吗,两只独有的老母鸡就是罪恶之源,我们得听主.席话,革了老母鸡的命消灭这些不公。”

    他一本正经着胡诌话,却显得格外正义,到得最后,竟还学钱雪样,朝她眨了下右眼。

    这家伙真是太不正经了,钱雪暗暗撇过脸装着察看是否有人来,脸上却开了两朵红艳艳山茶花。

    确认那女人已离开,孟向东又窜进门飞速抓出两只老母鸡,仍旧塞进那个麻袋里系好,锁好后门,一系列动作轻巧敏捷。

    钱雪拎上米袋,却见他开始脱身上棉袄。

    要干什么,她双手往胸前一抱,戒备怒瞪他。

    他扑哧一下笑了,“豆丁,你乱想什么呀,豆芽菜的身体谁有兴趣。”他恶作剧般揪了下她的辫子,成功把一条辫子揪散架了,他对着手上红绳看了一秒,无事人般把红绳丢还给她。

    “坏人,下流坯子,就该你被人抓起来打。”钱雪愤愤啊啊几声,放下米袋拿了红绳使劲想把散乱头发扎起来,可她手短棉袄厚,撸了几下都没能成功。

    孟向东快速把米袋聚拢一起,拿过他的棉袄盖在了上头,起身一看,她脸憋得通红,还跟头发较劲了,不由上前,接过她手里的红绳,很是温柔地给她绑好了羊角辫子,两只比了比,把另一只不像样的也重新绑了。

    “你守在这里,我回家拿只麻袋过来。”他完迅速跑走了。

    钱雪摸摸两根羊角辫,嘴角弯起,绑得还真不赖。

    等孟向东拿着一个大麻袋跑回来的时候,却见钱阿雪跟前还站着一人,瘦弱的,矮的,却很是不惧地与她对峙着。

    听到脚步声,曹建国转了头,指责道:“你们偷生产队的东西。”

    他以为这句话他得很有力,声音却有些发飘。

    孟向东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当着他面,把棉袄穿上,把粮食一袋袋提进了大麻袋中,道:“不是生产队的东西,是从邓红军家搜出来的粮食,你要不要,分你一袋?”

    曹建国张着嘴,表情有点傻,脸一下红了。

    “要不要?我们正打算分给贫苦人家呢,这些可都是从村民手缝中抠出来的粮食,这叫打土豪。”孟向东再道。

    真高,如此拐骗孩,钱雪看一眼孟向东,以后可得多防着些他,这家伙,脑子太灵光了,她跟不上。

    “要,要。”曹建国很没有骨气地屈服了。

    孟向东笑了笑,“现在,你去前头探路,我们一家家发粮食,就从,从死了老爹的田常大叔家开始吧,他家孩多。”

    曹建国矮的身体躬着,一溜烟在前头跑,看到有人就绕路,三人一路顺畅地从田常家开始,拿过他家的空米瓮倒了半袋子米进去,然后一使劲倒扣在桌子上。

    够显眼,回来准看得见。

    农家破院,这年头,没有鸡鸭,连只狗都没有,屋里也没啥东西可偷,倒是家家虚掩着门,方便他们行动了。

    最后三人各得了一袋米,钱雪偷偷把米倒进米罐子,搁到灶台上,再用个草帘子盖上了,在钱忠良诧异的喊声中,又跑出家门。

    “现在还做什么?”她喘着气啊啊一声,脸蛋红扑扑,曹建国有些看呆了。

    “我们把这些空米袋扔到大宅前的打谷场上,再竖块板子,写上‘打土豪’三字。”孟向东抖了抖麻袋,胸有成竹道。

    啊,偷完人家的还要留字,那不是啪啪打脸吗,不得挑得那什么邓红军更加愤怒,不过,这样一来,他也不敢明着出手了。

    曹建国看一眼钱雪,眼珠骨碌转了下,“我听孟大哥的。”

    嗨,连大哥都喊上了,这速度,真够快的。

    钱雪点了点头,这法子其实不错,自古以来,舆论猛如虎,不现代络暴力,就在古代,皇帝也得忌讳民心所向。

    三人组此时已结成牢不可破的同盟军,孟向东手臂所指就是行动方向。

    这年头连块木板都不那么好找,最后在一间废弃的破屋前拆了半块尚算完整的窗扇,又去生产队宣传员,负责村里大字报的钱长宁家拿了点红油漆,由孟向东执树枝,刷上了‘打土豪’三字。

    “好了,捡些土块疙瘩,到时好压住麻袋和窗板,弄完了,我给你们烤鸡吃。”他吹了吹刚写好的三字,道。

    钱雪和曹建国听完这话,口腔内情不自禁开始疯狂分泌唾液,两人干劲十足,不一会儿,就集了一大堆土疙瘩碎石块。

    三人来到打谷场边,钱雪和曹建国紧贴在院墙边上,偷偷探头看着孟向东用麻袋披裹在头脸上,夹着窗板飞快冲到了场中,倒出土疙瘩碎石子,堆起了木板压住了那十多个布袋。

    十几秒后飞奔回来,还听着石阶上老人们奇怪地道了句,“这个娃娃儿在干什么呢?”

    很好,没被认出来。钱雪握了下拳头,“耶!”

    窗板很破旧,呈黑灰色,上头三个红漆大字特别招眼,正朝向村中的大路,来个人都能看到。

    “走,烤鸡去。”孟向东淡淡一笑。

    走出老远,在西山脚下的竹林溪边,孟向东利用一块锋利的石片割开了两只母鸡的喉咙,又利用那的如同孩撒尿般的溪水,清洗干净鸡,裹上钱雪和曹建国收集来的竹叶和泥块,做个叫花鸡。

    当然,火也是他用两块火石打出来的。

    钱雪简直觉得他是万能的,这么大点年纪怎么什么都会呢。

    干枯的树枝直烧了两个多时,在这期间,孟向东还用他的弹弓打了两只鸟儿,羽毛灰扑扑的,个子不大,清洗干净后串在了树枝上烤,那香味,直往鼻子里钻。

    钱雪的口水都要泛滥成灾了,她从未想过,有一她会对着这样简陋烤出来的两只没什么肉的鸟儿眼冒绿光。

    曹建国同她不遑相让。

    两只鸟首先烤好,孟向东一人递了一只。

    钱雪接过鸟儿,顾不得烫张开嘴巴咬了一大口,香,实在太香了,那种烤过后特有的酥脆感,嚼在嘴里嘎嘣嘎嘣的,骨头都能咬碎了咽下。

    钱雪咽下一口才看到孟向东正在看她,当下,她脸就微微红了。她这个身体里可是个成人芯子,人家还是个孩子,再看看手上的烤肉串,她忙把手指在衣摆上擦了擦,一咬牙掰了一只鸟腿下来。

    鸟儿本来就,烤过后缩成鸡蛋大,这下撕下半块,她都心疼得抽抽了。

    “给。”她啊了一声,把手上的鸟腿送了过去。

    “不用了,你吃吧。”孟向东摇了摇头。

    正在此时,钱雪却模糊听到了一道声音,好似直接响在脑中。

    阿雪,我的阿雪,是爸爸对不起你。

    钱雪的手顿住,左右看了看,周围并没有人,再看曹建国,也正学着她心疼撕鸟腿呢,她的目光转向孟向东,一时间撞进了一双隐忍痛苦的眼,这眼并不是孩子所有,里头的情感太浓烈,让她有些承受不住地避了开去。

    吃吧,多吃点,阿雪,爸爸会对你好的。

    脑中再次出现了这样一句话。

    钱雪终于正视起自己的问题,她的脑子好像有病。

    她能听懂鸡叫声,此时,此时竟然能听到孟向东的心声。

    “给,孟大哥,你吃。”曹建国嘻嘻笑着,硬是把半个鸟肉塞到了孟向东的手里。

    这一打断,钱雪再看孟向东,他目光已恢复清明,脸上挂着淡淡笑意,完全是一个十二岁孩子的模样,接到鸟肉,也是狠狠咬了一口,嚼两下就急急咽了。

    钱雪把手上的鸟肉也硬塞到他手里,指指叫花鸡,示意有的吃。

    孟向东接过她的鸟肉,吃了,脸上笑意更浓,两个酒窝清晰跑出来,整张脸清俊的不行,那笑容就像有毒,引得人移不开目光。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回火红年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回火红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