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饥饿下的宠爱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正文 5.饥饿下的宠爱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钱忠良急急收回手,朝她咧嘴干干笑了下,“爸爸这付样子你都看熟了的,怎么还害怕呢。”

    半个手掌没了,这怎么弄的,爆炸炸没的,钱雪同情地看了他几眼,当时得多疼,她这个人最不吃痛,年纪的时候有个伤口都得娇滴滴哭两声,到了后来没人疼她,没人管她,受了伤也就忍着了,多疼都不哭。

    她伸过手,捧起他的残手,放到嘴边吹了吹。

    她不知道她怎么会这样做,也许男人的目光太温柔,又也许被窝中太暖和,再也许他刚刚没有答应把她送出去。

    钱雪这样做了,男人呆住了,随后他的眼眶里就蓄了泪,有些不知所措地胡乱找话题,“爸爸不疼了,阿雪真乖,告诉爸爸,是哪个子赶狗咬你,你不会,明带着爸爸去,指给爸爸看,爸爸去打他们。我的阿雪,我的阿雪,爸爸对不起你们娘俩。”

    他一哭,钱雪倒是尴尬了,她松开他手,把被吹冷的手又重新塞回了被窝中。

    陡然,从远处传来一阵嚎啕大哭打断了此地的温情。

    钱忠良侧头偷抹了下泪,同钱雪一起凝神静听。

    哭声悲切,揪人心肺。

    “又一个人没熬住,走了。”他怔怔了一句。

    钱雪看向他,什么没熬住,难道,难道就象她想的,有人饿死了?

    屋门被推开,女人端着个碗走了进来,她身后还跟着个老者。

    “村东头方向,应该是田常家的老爹走了,熬了大半年,熬不下去了,我前头看见他,眼窝子都凹进去了,这下也算解脱了,不用再受苦。”

    老者平静开口,沙哑的嗓音带着沧桑,需要很细品很细品,才能感觉到他话里头有多少无奈,多少悲痛。

    “应该就是田常家了。”女人也点头。

    “不知下一个又要轮到谁。”钱忠良怅然叹息,对上老者,“爹,你怎么还没睡?”

    “我来看看阿雪,醒了没闹吧?”老者坐到炕沿,温柔看着钱雪,用粗糙得如同铁耙子般的手轻轻摸了摸她的额头。

    这一摸,把钱雪的眼泪一下摸了出来。

    “咋哭了呢,哪疼,告诉爷爷,爷爷给你摸摸就不疼。明,爷爷给你换……”老者到此,张了张口,把下面的话咽下了,饭都没得吃,哪有糖吃啊。

    “爹,阿雪刚才帮我吹手,她好像懂一点了。”钱忠良把残疾处比划一下,有些兴奋道。

    “嗯嗯,我们的阿雪肯定会好起来的,我们家祖上都没有傻病的,肯定会好的,会好的。”老者连连点头,眼眶发红。

    “爹,锅里还有些渣子汤,你去喝了吧。”女人端着碗上前,一手扶起钱雪,拿过她的棉袄给她穿上,把碗放到她手里。

    “我不饿,你吃吧,肚子里还有个的呢。”老者摇头。

    清汤寡水的粥,玉米渣子只有一点点,更多的是看不出颜色的野菜根,钱雪扒着筷子,大口大口咽下去,吃了半碗,剩下半碗递到老者嘴边,“爷,吃。”

    “啊,啊。”她目光清亮亮的,一脸期盼示意老者吃。

    “阿雪,给爷爷吃的。”老者激动的都有些发抖,不敢置信又问了遍。

    钱雪点头。

    这个身体虽是个傻子,连话都不清楚,但得到的宠爱却是她这个大姐的无数倍。

    她很羡慕她。

    现在她成了她,是不是也包括了这份宠爱。

    钱雪笑了,眼睛眯起来,成了两个新月牙。

    “爹,你吃吧,这是阿雪的心意。这么冷的你还要替我去挖河泥。”钱忠良话得落寞。

    “别沮丧,瞧瞧,阿雪都懂事了,还会让爷爷吃饭,好啊,好啊。”老人接过碗,大口地吃,眼泪梭梭落进了碗里。

    “大妮,锅里的你也去吃了。”钱忠良深吸口气,精神振作,“爹得对,总会好起来的。”

    钱雪,噢不,她现在得叫钱阿雪,是来安县城青苗公社钱营村九大队六队抗美援朝战斗英雄钱忠良家的闺女。

    今年她八岁。

    她的爸爸不光丢了半个右手掌,还丢了半条右腿,膝盖以下,全都留在了那块寒冷的土地上。

    从战场回来快十年了,可到现在伤口还会隐隐作痛,也下不得水。所以她爷爷六十多岁的人在这初春里,要帮爸爸去挣工分。

    工分就是家里的命根,有了工分才能分粮票,换粮食。

    生产队里照顾战斗英雄家,让她母亲在队里食堂干活,这可是个轻省有油水的好活计,不知队里有多少女人凸着眼珠子羡慕着。

    可惜,现在是一九六一年,在后来被称为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来安县城所在的地方也遭到了重旱,粮食减收,食堂已开不了火。

    最后的一点玉米渣子每家每户分了,钱忠良家分到了四斤,这四斤口粮就要吃到下一季粮食打上来。

    各家各户拿着往年珍藏的粮票抢着去县城换粮食,可县城也没粮了,钱雪爷爷拼了老命,从人堆里抢出了十斤谷糠。

    以往这谷糠都是喂猪喂驴的,现在成了救命粮。

    可救命粮也快吃完了。

    钱雪在炕上躺了两,实在躺不下去了。混个水饱,身上肋骨一排排,就一个肚子滚圆凸出,在水盆里照照,脸上一双眼睛如同两个窟窿,幽幽发着饥饿的光。

    她走出家门,想去外头寻点食。

    村中土路很安静,泥墙上刷着许多红漆标语,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妇女能顶半边;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打倒美帝……

    钱雪弯了下嘴角,她饿得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笑这个动作,能省就省了。

    村子里年轻一些的,除了去挖河泥,全都散出去挖草根树皮了,她现在的母亲闵大妮一早就出去了,挺着个大肚子要走老远,挖回半篮子就是全家一的口粮。

    钱雪停步,靠在一棵树桩上喘了半气,她抬头望,太阳惨淡,空气冰凉,倒春寒的气能冻得人骨头打颤。

    这离下一季粮食还得多久啊,况且,还有庄稼种子吗。

    她是知道许多人能坚持下来,虽然死了更多人。可照这样下去,她也会归在死去的那一类里了。

    钱雪拐过一处院墙,只见前头墙角处围着一堆孩子,大的十岁左右,的五六岁,正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

    “这是生产队里的鸡蛋,按成分来讲,田中华,你家成分最好,你有一个。思甜,你也有一个,最后这个是我的。”

    有鸡蛋吃,钱雪心中一喜,忙快步过去,其中长得最壮实的一个男孩,十一二岁,戴着狗皮帽子,挺起胸膛如同国家领导人般,把两个鸡蛋分派到了另一个十岁多的男孩和一个七八岁女孩的手里。

    十岁多的男孩钱雪见过,正是那个眉眼清秀,带六个男孩帮她赶走黄狗的人,原来他叫田中华。

    田中华接过鸡蛋,朝最壮实的男孩一笑,“谢谢邓队长。”

    “谢谢勇明哥哥。”女孩声音甜美,圆脸蛋圆溜溜眼睛,头上扎两羊角辫,除了冻出来的两块腮红,真是很可爱的女孩子。

    被称邓队长的邓勇明,收到田中华感谢没什么表情,对上这个名叫思甜的女孩子,却是一脸笑意,“思甜妹妹不用客气,等我家的鸡再生了蛋,明儿再拿给你吃。”

    鸡蛋算是分好了,可马上有五六岁娃儿眼泪汪汪大哭起来,“我也要吃鸡蛋,我也要吃鸡蛋……”

    “生产队里的鸡蛋不是按年龄来分的吗?最的孩子才有鸡蛋吃,这是村支书黄爷爷的,再,也应该大人来分。”

    有个弱弱的声音在人堆中响起。

    钱雪的目光立马转到他身上,一个九岁左右的男孩,身上的衣裳是最破的,补丁叠补丁,都看不出衣裳本身布料的颜色了,棉袄很薄,他站在那儿,瑟瑟发抖。

    这娃儿是个聪明的,懂得找理由反驳,还能扯出黄爷爷当大旗,她暗点头,这村支书应该是村里很大的官了。

    娃儿们抽噎一下,马上赞同:“对,黄爷爷过,鸡蛋应该给最的娃娃和怀娃娃的女人吃的。不应该给你们吃,应该我们吃。”

    邓勇明队长目光如电射到那男孩身上,可一时也找不到话来反驳他。

    “呵,曹建国,这里怎么都轮不到你来话吧,你个地主家的儿子,不回去检讨你们的罪恶,反省你家的错误,还敢跑这儿来话了。”

    田中华看一眼邓勇明,有些讨好地大声道。

    “对,曹建国,你是不是还想挨批.斗啊,还不给我滚开,再多,我回家告诉我舅,让他来批.斗你爸爸。”

    邓勇明队长完这话,曹建国立马委顿了,脚步往后挪了两步,缩到人群后闭紧了嘴巴。

    这是钱雪第一次在当面听到人批.斗两字,此时只觉得这一招很厉害,还不知道实行起来会有多残酷。

    娃娃们可不管什么成分,有了个正当理由,更是大哭起来,“鸡蛋是我们的,黄爷爷鸡蛋给我们吃的,我要吃鸡蛋……”

    “要不,我的鸡蛋给他们吃吧。”

    思甜姑娘非常懂事地把手伸了出来,手心里一个鸡蛋,黄澄澄的,看在各人眼里,如同黄金宝石般惹人垂涎。

    咽唾沫的声音响成一片。

    “我要,我要。”每个没拿到鸡蛋的孩子都抢着叫了起来。

    钱雪也伸出了手。

    邓勇明在第一只手快抢到鸡蛋前,迅速把手盖上了思甜的手心,“慢着。”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回火红年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回火红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