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孟家小子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正文 4.孟家小子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癩疤男人不得不停住脚,慢慢转过身。

    钱雪使劲昂起脑袋,同时看到了出声者。

    一个男孩,或者介于男孩和少年之间,十二岁模样,英气勃发,钱雪在心中忍不住首先叫了声好。

    两道粗粗浓眉如同卧蚕,底下一双清亮的眼,仿佛能望进人心底。

    此时他身姿笔挺,一手持弹弓,一手拉弦正对住癩疤,紧抿的双唇微启,再次冷冷吐出两字,“放下。”

    “哎哟,这不是孟家子孟向东么,怎么,你个地主家的崽,还敢来管我这个贫下中农的事,苦头还没吃够……”

    他话未完,哎哟一声惨叫,忙用手去捂眉骨处。

    钱雪看得分明,对面男孩人狠手稳,弹弓拉到底,一个尖锐石子就这样飞速弹了过来。

    “放下她,不然我瞄准的就是你的眼睛了。”

    孟向东从裤袋里再次摸出一颗石子,紧到了皮弦上。

    “你,你个臭崽子,哎哟,流血啦。”钱全拿着窝头的手往前一伸,手心按着处满是鲜红热血,更有一道血流淌下糊住他眼睛,“臭崽子,你可真狠啊,看老子今怎么收拾你。”

    钱全把钱雪往地上一扔,窝头藏进棉袄胸前,撸了袖管就要来打孟家子。

    他二十七八一成年男子,对面十二左右的男孩,光身量就占了一大优势,此时鲜血糊满脸,杀气腾腾很是唬人。

    钱雪却见孟向东拿着弹弓的手一收,随意就那么往后退了两步,然后待得钱全冲来,他微蹲起跳,一个转身旋踢,身形跃起,如燕子般轻盈,又如豹子般迅猛,一脚就踢到了钱全脑门上。

    哎哟惨呼声中,钱全一头栽进了下面田里。

    孟向东人往后落到地上,一个打滚快速站了起来,重新拿着弹弓走出几步站到田埂边上,对准他。

    钱雪微微伸脖,只见钱全脚上头下陷进黄泥中,两条腿一个蹬动往后翻了过去,整个人就这样趴在了田里。

    “你子,子,算你狠!”钱全抬起头,眉骨鲜血糊了黄泥,耷拉到眼皮上,狼狈不堪,刚才的嚣张早不知飞到哪去了。

    这孟家子,竟然有功夫,钱雪往他身后移了移,把身体藏好,朝下面钱全啐了一口,“活该!”

    哇哇!

    看个傻子都在嘲笑他,钱全的脸彻底绿了,吭哧吭哧爬起来,目光犹疑不定落在孟向东身上,没听这崽子会功夫啊,刚才一脚踢来他可是躲都没地躲,实在太快了。

    好男不与狗斗,他心里暗骂一声。

    钱雪眉头跳了下。

    “钱全,今我饶你一回,要是下回再让我知道你拐走孩,这双眼珠子就别想留着了。”孟向东在他面前比划了下弹弓,一字一顿道。

    他神情威严肃然,没有一丝玩笑成份。

    钱全心中一抖,莫名的,他就觉得他到做到。

    “哼,下次你这双眼珠子就别想留着了。”钱雪狐假虎威,插腰朝他骂道。只觉心头舒畅,比六月吃了碗冰还要舒服,自从知道费一明背叛她,到得此时,一口恶气全都出了。

    对待坏人,就得这样直接胖揍一顿,老拳打得他求饶才是,虽前头戏弄了费一明和钱雪一番,可心底里的爽快还比不上这孟家子的这一脚。

    直接,有力。

    不得不,钱雪自落进这样的绝境,心态都有些变了。

    “你子,还有你个傻子,给我等着。”丢下这样一句坏人逃跑时常的话,钱全灰溜溜跑走了。

    孟向东对着他逃走的背影直看了好久,看得钱雪都有些嘀咕了,他不会想上去杀了他吧。

    他不走,她也站在原地。

    远处钱全的身影终于消失了,孟向东转过身来,正正对上钱雪望过去的双眼,如秋日下的一弘静湖,清澈纯净,他微怔了下,然后朝她一笑,“快回家去吧。”

    “谢谢你。”

    钱雪啊啊两声,声音沙哑模糊,随即有些颓丧地闭了嘴。这具身体,声带就象僵化了一样,也不知慢慢练习,以后能不能变好。

    她的脑袋垂了下来,眼前却出现一只干净的手,手心里一个窝头,灰黑色的。窝头卖相很不好,还带了一点点酸味,钱雪却不由自主伸手抓住了窝头,一口塞进了嘴里。

    粗糙硬实,象嚼了口树皮草根,咽下去直拉嗓子,可钱雪胃里发出滔巨吼,吃,快吃。

    这是身体的行为,不是她的思想,钱雪冷静地把思想剥离开来,只见一个八岁姑娘狼吞虎咽,身旁十二岁男孩却蹲了下来,拉过她受伤的右胳膊,挽起袖管,从他内衣上撕了条布带,给她包扎伤口。

    这是个好男人,噢不,现在还是个好男孩,钱雪心底暗暗想道。

    伤口包扎好,一个野菜树皮窝头也被塞进了喉咙里。孟向东站起身,道:“走吧。”

    钱雪点点头。

    孟向东再次怔了下,两条卧蚕眉紧凑到一起,紧盯着钱雪看了一分钟,看得钱雪都有些疑惑了,他神情却放柔了,主动牵起她脏乎乎手,带着她朝村里走去。

    是了,她刚才点头点得太快,肯定被他看出不妥来了,可她难道真要当个傻子,那可不行,得让他们知道她不傻,钱雪正思绪联翩,突然脑中一根筋绷直,拉到极限,啪嗒一下断了。

    她不受控制地发出一道尖锐叫声,眼前一黑,身体直直往后跌倒,全身肌肉强直,双眼翻白,开始阵挛性抽搐,口吐白沫。

    羊角风发作。

    钱雪意识丧失,没见到男孩一怔过后,伸了个手掌到她嘴里防止她咬断舌头,而她一如所料咬伤了他的手,在他还不算大的手掌边缘留下了一排血淋淋牙齿印。

    钱雪再次醒来,是在一间昏暗破旧的泥屋里。

    她眨了几下眼睛,才适应室内的光线来源于一个破桌上的油灯,一只陶制的粗碗里盛着半碗黑乎乎液体,一灯如豆,勉强照出个人影。

    室内有两人,一人坐在炕上,她微侧头就能看到他,四十出头的模样,脸形方正,眉间有正气,可此时暗淡的光影打在脸上,无端露出一脸悲苦模样,他肩头搭着一件棉大衣,是在电视里曾看到的五六十年代常见的那种绿色军大衣。

    钱雪想,她应该是诡异的来到了五六十年代,新中国刚成立的时候。

    这个年代,在她的印象中是红色的,激情的,混乱的,疯狂的,总之,让她一颗心呯呯急跳起来。

    “忠良,这以后的日子可能越加难过了,我想着,我家在青苗镇公社北面老黄庄那有个老姨,她这一辈子一直都没有生养,我们把阿雪寄养到她家去吧。”

    油灯边坐着个女人,手上拿着针线,正在缝补一件衣裳,此时边话边抬起了头。

    钱雪望去,这个女人给人第一印象就是太虚弱苍白了,脸白得没有一点血色,细眉细眼,五官挺标致,一头齐耳短发,是五六十年代妇女惯常打扮。

    她马上在心里下判断,这样的女人在这时代肯定混不好,这年代得要那种阳刚有力,不五大三粗,也得是风风火火,敢于跟男人争半边的女人才是。

    什么拖拉机手,什么油井工人,什么纺织女工,什么工厂能手,她这个样子,谁敢让她多干活,一不心累垮了还得劳别人抬她下去。

    听听,她的什么,把她寄养到别人家去,那还有她的好日子,过不了两就得饿死了吧。

    “不行。”

    所幸炕头男人斩钉截铁否定了她的意见。

    当然不行,再怎么,这具身体是这两人的女儿,总不会眼睁睁看她饿死,换了别人,那真不好了,况且还是个傻的。

    嗯,是别人眼里的傻,钱雪可不承认傻。

    这一男一女能把她放在这么暖和的炕上,再摸摸身上,擦洗过,内衣布料虽粗,也可干干爽爽,贴在身上很舒服,所以她一下就明白这两人应是她这个身体的爸妈。

    女人称呼男人忠良,正合上前头那个癩疤恶人她是钱忠良家的闺女。

    屋子里沉默了一会,这女人低头缝制了几针,再抬头,柔和的嗓音压低了道:“我托人问过信,老黄庄那边比我们钱营的情况要好得多,他们的生产队长胆子大,跟村支书暗暗商量了,去年秋收时上交的公粮压下一半,所以现在还有余粮吃。底下头的人都压着这事不外传,我好容易打听出来的。所以我想把阿雪送过去,也能有她一口吃的,省得留在这里饿死。”

    钱忠良听完这段话沉默了。

    钱雪也沉默了,要是真能有吃的,她也愿意过去,饿肚子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

    “再我肚子里这个也快出来了,到时日子就更难了,咱爹这么大年纪了,这么冷的去挑河泥,那腿脚都冻僵了,我看着心里头难爱。”

    女人着,声音就哽咽了,伸手背抹了下眼睛。

    钱忠良好似连呼吸声都压停了,成了一尊僵硬的石像。

    肚子里这个,钱雪细看,原来这女人大着肚子,大棉袄遮着,刚才没看出来,现在细打量,得有六个月左右了。再听她着难处,她心头沉甸甸的,这日子可真难过啊。

    她打量的动作大了些,惊醒了屋里两人,女人急忙放下手上缝补的衣裳,过来摸了摸她额头身上,欢喜道:“好多了,没烧,锅里有玉米渣子粥,我去给她盛来。”

    她也不求钱雪回应,快步拉开一丝屋门挤出去了。

    钱忠良也动了,撑着一手艰难挪过来,“阿雪,告诉爸爸,怎么被狗咬了,是村里哪个娃子欺负你?”

    到这个,钱雪把右手臂伸了出来,白嫩嫩胳膊上包扎着一圈纱布,她动了下,微微还有些疼。

    “你妈帮你洗过伤口了,别把手拿出来,当心冷。”钱忠良和声道,拿过她手帮她放进被窝中。

    钱雪眼睛猛得瞪大了,这男人的右手,是残疾的,只剩了无名指和指两根手指,半个手掌都没了,上头疤痕丑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回火红年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回火红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