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钱雪美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正文 1.钱雪美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十月金秋,空纯澈湛蓝,上城市角角落落已弥漫开清雅桂花香。

    位于城郊的骏致马场上,年轻男女三三两两御马而行。

    其中一对格外引人注目些,只见一俊秀男子跑步拉着缰绳讨好白马上一袭黑色骑马装衬得面容更加美艳的女子话,不时引得她咯咯直笑。

    两个圈跑下来,女子眉目轻扬,神情更见欢快。

    “阿雪,我的老师,就是你也很喜欢的白林先生,他最近有两副觉得还算满意的作品想要展出,原先的展厅到期了,新的展厅还没有选定。”费一明拉停白马,一手抚着马颈,心看一眼钱雪,喘息着道,“当然,白先生不愁这些,有的是愿意帮他提供场所的人,可是,可是他看了我的油画,认为我现在的作品已经有些潜力了,他愿意提携我一把。”

    钱雪微微侧头,狭长凤眼轻挑,漫不经心睨他一眼,很是了然地点了下,“所以他让你的油画随他作品一起展出。”

    “是啊是啊,老师愿意提我一把,所以我想这个展厅由我们来提供会更好些。”费一明目光灼灼望住钱雪,一双眸子在镜片后闪闪发亮,期盼道,“阿雪,我去淮山路上看了,中海广场二楼正有个艺术展厅到期,我们可以买下来,以后我的油画展也可以放那里举办。”

    中海广场,那可是淮山路上最好的地段,寸土寸金都不为过,可钱雪听了,连眉梢都未动一下,俯身到他面前,眼光在他白净脸庞转了两圈,嫣然一笑,“看你这么讨好我的份上,没问题,这个画展我可以帮你举办。”

    “太好了,阿雪,你真是太好了。”费一明大喜,伸了一手想去抚摸钱雪俯下的脸。

    钱雪咯得一声轻笑,飞速把头收了回去,让他伸起的手儿落了空。

    她端坐马上,神情得意洋洋,绝胜的姿容令那一派高傲凌然的表情也显得理所当然了。

    费一明搓了下手指,讪讪把手拿下来推了下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他心道,美人就当如是吧。

    看过这么多回,他还是会被她惊艳住,心底升起一百零一次的相同愿望,要是她能做一回他的裸.体.模特该有多好啊。

    可钱雪身份高不可攀,鑫福集团大老板的女儿,她的钱多得能砸死他。她能选中他当男朋友,他就该烧高香了。

    “要是你真心对我好,一个展厅算什么。”钱雪笑道。

    就如同去街上买棵白菜,那底气十足的话语,霸气的模样,再次让费一明心动不已。

    “阿雪,我对你可是十足真心,比钻石还真。”他忙不迭表衷心,恨不能掏出一颗红心献到她面前。

    “费一明,你对我好,那该你的都会有,要是你敢骗我……”钱雪轻笑一声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马鞭往后轻轻一甩,白色骏马四蹄轻踏,轻快奔了出去。

    她腰肢纤细,穿着及膝马靴的双腿轻夹马腹,上身微微前倾,随着马儿起伏,微风拂过她脸庞碎发,一张脸如同玉芙蓉般,莹莹泛光。

    费一明盯着她远去的身影,嘴角擒满笑意。

    他跟钱雪在油画班上认识,他是她的老师。他第一眼就看出她很有钱,是非常非常有钱的那种,也正是他等了许久,能让他缩短十年、甚至二十年奋斗时间的理想女友。

    他使出千般手段追求她,她终于跟他交往了,虽然她有时霸道的姐脾气让他很吃不消,可带来的好处却是偌大的,淮山路上的一个展厅,没有三千万根本拿不下来吧。

    费一明越想越美,转身掏出电话跟玉生食府订餐位,这家私厨很合钱雪口味,她带他去过一次,闹中取静,古旧四合院,一水红木家私,仿古意的美食,琴音佐餐,享受,雅致。

    “什么?不接受外人订餐,会员制?”他怔了下,忙道,“是钱雪姐订餐,对,是鑫福集团的大姐,好的,今晚上,对,就是今的晚餐,好,谢谢。”

    费一明挂上电话,再次感受到有钱人的特权。

    有钱真好啊,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能使磨推鬼。

    骑马运动结束后,钱雪接受费一明的讨好,随他去玉生食府享用了一次美餐,可当钱雪在卫生间洗手补妆时,一条微信不请自入。

    一张略微模糊的图片,下面还有一行字,钱大姐,我想了许久,这事还是得告诉你。

    钱雪带着疑惑点开图片,路灯昏暗的楼底,一双男女互相搂抱着正要走进楼里,那紧紧搂在腰间的手臂,怎么都不可能是普通朋友关系。

    她的眼睛微微眯起,一颗心往下沉,放大图片,两人的身影她很熟悉,可以,其中那个女人的身影更加熟悉,宋嘉,她中学和高中六年的同学,她的好闺蜜,正和她现任男友费一明抱在了一起。

    照片底下还有日期,正是前个周末的晚上。

    “呵,男人就没有一个可以相信的,口上着多爱你,转身就管不住裤腰带了。”钱雪弯起嘴角嗤笑一声,眼底冰寒一片,“还有宋嘉,防盗防火防闺蜜真是的一点都不差。”

    她对着发来微信的号码回拨过去,冷然道:“你是哪位?噢,鑫福市场部的王,谢谢你提供消息,去财务部领两万块奖金吧,不用谢。”

    钱雪挂断电话,有了一瞬间的茫然。

    从她初二起,父母就吵架,生意越做越大,家却不成家了,而这一切的源头就是父亲有了三。母亲闹过哀求过,最后心如死灰也找了个情人,在她上高一时,两人协商离了婚,她跟着父亲过,钱随她花,可亲情所剩无几。

    所以她爱钱也恨钱,更不相信爱情。

    高中三年混过,去国外野鸡大学镀了两年金回来,外表粉饰成人人爱羡的优雅淑女,可内心千疮百孔,没在国外染上毒.瘾,午夜梦回时她都异常佩服自己。

    相信男人,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钱雪对着镜中的美人扯了下嘴角,露出一个似哭非哭的笑容。

    看他人长得干净,她也想鼓起勇气谈次真正的恋爱,呵,呵呵,又一次证实了,这下就没有所谓的爱情。

    一切皆可用钱买到!

    钱雪弯腰,双手捧起凉水扑到脸上,冰冷过后,她再次昂起脑袋,不就是没有爱情嘛,她不照样活得挺好。她抚干脸上的水珠,踩着高跟鞋拿着手包直接走出了玉山食府的大门。

    费一明在雅室等了又等,最后耐不住性子一打听,钱雪竟然早就走了。

    “先生,这桌帐单八千八百八十块,钱姐让你结帐。”穿着旗袍的服务生笑得很是可亲,可从嘴里吐出的金额却吓人。

    “八千八百八十块?没弄错,这才六个菜?”费一明惊得下巴险些掉了。

    “先生,我们不会弄错的,您和钱姐喝的茶是最好的雨前龙井,这道樱桃肉是最嫩的猪腿肉经古法调制,这道佛跳墙用了十八道工序里面鲍参翅肚都是最好的材料,可不是外面那种粉丝糊弄的,这道澳洲龙虾是今中午航空运到最新鲜的,这道橙玉生……”

    费一明一挥手打断她的话,他已不敢再听下去了,咬牙从钱包里掏出卡,生生看着服务员动作娴熟划走了一大钱,他的心头在滴血。

    “王,清荷雅室还有一瓶红酒,你别忘了结帐。”另一个服务生此时从雅室门口探头,拿着另一张帐单过来。

    费一明心头一跳,酒,钱雪是开了瓶红酒的,他也喝了。此时红酒瓶还在桌上,瓶内还剩一半酒液。

    “这酒,多少钱?”他深吸口气,颤颤问道。

    “十四万,最好的拉菲。”后来的服务生快速回道。

    费一明眼前一黑,把红酒瓶往她们身前一推,“这个帮我们存起来,下次再喝。这酒钱,酒钱,钱雪姐下次来付。”

    完这些,他再不敢看服务生的脸色,抢过卡如同逃一般快步走出玉山食府。等到了大门外喘定气,才惊觉后背出了一身冷汗。

    他拿起电话拨给钱雪。

    电话响了很长时间没人接,他的眼底微不可见地闪过一丝阴郁,掐断电话,又重新拨过去,响了十几道铃声后,对方终于接起,他压下怒气,摆出一付委屈心疼模样,急急问道:“阿雪,你没事吧?怎么急急走了?都没跟我一声,我好担心你啊。”

    “没事,我刚才有些不舒服,就先回来了。”

    也许语音通过电流有些失了真,听在耳中如同杯中冰块撞击,冷得费一明微打了个寒噤,“你不舒服,要不要上医院看看,我过来送你去医院吧。”

    “不用了,我睡一会就好,今想早点睡了,噢,那个展厅,你去跟他们谈吧,我会付钱的。”

    “好的,好的,阿雪,那你早点休息。”

    电话挂断,费一明舒了口气,想到钱雪愿意付展厅的钱,他又心花怒放起来。

    大姐就是大姐,这脾气真是,来就来,走就走,费一明摇了摇头,无奈一笑,接过泊车弟递来的钥匙,钻进他的现代车里上了路,开出一段,心头还是很不舒服,这八千多块呢一顿就吃没了,他想了想掏出电话又拨了个号,“你有没有空,今晚上过来陪我。”

    电话那头甜甜答应了,他放下电话,嘴角挂起志得意满的笑容。

    一辆炫酷红色敞篷跑车在繁忙车流阵中轻巧滑出,拐入一条幽静街,街两旁林立着一栋栋复古西式别墅,行道上梧桐树高大,在街沿铺开大团浓荫。

    跑车在一团浓荫里停下,钱雪坐在驾驶座上,把车熄火,副驾驶上宋嘉微张着嘴,一脸惊叹。

    “阿雪,这幢别墅就是你家的?”

    “正确来,是我的,在我名下,这是我妈送我的十八岁生日礼物。”钱雪拿着手包下车,抚平裙摆上微褶皱,淡然道。

    “哇噢。”宋嘉下车惊呼一声,用手拍了拍胸口,一付吃不消模样,一双形状姣好的眼里堆满羡慕。这地段的别墅,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

    钱雪关上车门,目不斜视朝前走去,一头波浪卷长发柔顺垂在身后,白色裙摆微动,步履轻盈,恍若芭蕾舞者。

    她钢琴、提琴、芭蕾全都学过一阵,可学学玩玩,没一样学精的,但学过即有用,整个人的气质还是出来了。

    宋嘉最羡慕的就是她这一点,这种目下无尘的姿态,衬得她普通人家出身更显寒酸了几分。她暗暗撇了下嘴,再次酸溜溜鄙夷一下有钱人的不学无术,从中学到高中,再上大学,她可一直品学兼优,年年奖学金,直甩钱雪几十条街。

    可惜啊,这年头,没点关系再有名的大学毕业出来也是挤破头的找工作,最后还是借着钱雪关系,去她爸鑫福集团从文员做起。这是宋嘉心里的一根刺,虽然她已做到市场部经理助理,可她胸口凝结着一股气,她不甘,她这么优秀,凭什么钱雪什么都不用做,却过着比她好上无数倍的日子。

    “哎呀,真有些迫不及待想参观你的家了呢。”她笑嘻嘻上前,勾住钱雪的手臂,看着她用钥匙开了别墅前的大铜门。

    这是一幢西班牙风格的别墅,红瓦白墙、马蹄门窗,铜质大门内有馥郁桂花香气传出,安静美好。

    钱雪推开门,转头看着她笑,半真半假叹惜道:“进来吧,这别墅哪都好,就是车库了些,只能放两台车,外面的就停不进去了。”

    “够好了,这可是市中心黄金地段,能有这么大的别墅,我做梦都做不来呢。”宋嘉眼中闪闪发光,目光从上到下扫视过别墅,再次惊叹连连。

    “走,今在我家好好玩玩,我们等下再去元海私人会所吃饭做spa。”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回火红年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回火红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