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3.寻凶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正文 143.寻凶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灾难过后四, 大水终于退了。

    被水泡过后的路面如同烂泥塘一般, 自行车走在里面, 没多久轮胎上就裹了一层厚厚泥浆, 转都转不动了, 钱雪找了户人家, 把自行车寄放了,挽起裤腿, 一脚深一脚浅往青牙山赶去。

    在青牙乡, 她又见到了跟那一年钱营村发大水类似的场景, 墙倒屋塌,一片废墟, 蹲在废墟前神情哀伤悲痛的百姓。

    她的心一阵阵抽疼, 这里的灾难越大,孟向东和侯亮所要承担的问责就越大, 活下来希望就越渺茫。

    她得快,把凶手找出来,这样大的灾难, 上头给的时间一定不多。

    钱雪开始跑动起来。

    初春的寒气裹夹着湿气迎面扑来,每呼吸一口,鼻头就冻得发麻,沾满湿泥的脚也越来越沉。

    钱雪飞快地跑着,穿过青牙乡, 一路往山里跑去。

    冷到极致, 感觉就会麻木, 只能听到自己呼哧呼哧的喘息声,双脚沉重,拼命全力才能提起来。

    跑了三四个时,到达青牙山脚时已是傍晚时分,一轮淡淡的红日半隐在云层后,往山凹处滑下。

    钱雪扶腰站定,喘息了一阵,往山上走去,边试着跟山里的鸟雀沟通。

    “这边枝头上的,跟你打听个事。”

    “什么事叽叽?”一个灰雀从树枝上兴奋地飞了下来,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你能听懂我们话,太好玩了叽叽。”

    “前面路上有人吗?”钱雪大喜。

    “有,好多好多人,还拿着根杆杆,我听,那叫枪叽叽。”

    看守的战士还没有撤走,应该还在查找线索,钱雪心中喜忧参半,百味杂陈。

    “那你能带我往没人的地方走吗,我想去那发出巨响的地方。”

    “巨响的地方,不行不行,那边太可怕了,我的兄弟死了好多,不能去那边叽叽。”灰雀拍着翅膀,在钱雪头顶处飞来飞去,激动地叽叽喳喳叫着。

    “现在不响了,不会有危险了。”钱雪看了看地形,直接往山坡上爬去。

    “好吧,那我带你去看看叽叽。”

    灰雀飞了起来,扑着翅膀往前飞去,一路跟其他麻雀交流,“有没有在那巨响的旁边啊叽叽。”

    为了绕过山道上的战士,钱雪往林子里走,不顾青苔湿滑,树藤绊脚,一路跌撞着往上爬去。

    可喜的是,许多鸟儿吱吱叫着围了过来,七嘴八舌。

    “那巨响我也听到了,一大团黑云,还有红红的光,太可怕喳喳。”

    “发了好大好大的水,树都倒了,幸好我飞得快,真是吓死宝宝了叽叽。”

    钱雪爬上山坡,朝下望去,曾经住过好几的破庙已消失不见,惨淡的暮色中,散落着一堆堆砖石瓦块,断枝泥石,残破而又苍凉。

    “我也看到了,日日夜夜都有人,害得我吃饭的胃口都没有了。”

    突然,一道粗嘎的声音冲进钱雪的耳朵,把她散开的心神一下抓了回来,她转头看去,一只猫头鹰抖落翅膀,停到了她身旁不远处的树上,叫了一声。

    日日夜夜都有人,这话讲究了,侯亮带士兵治理这堰塞湖可都在白干活,没有夜晚出动过,而夜里偷偷摸摸过来的,一定是凶手了。

    她的心底大喜,忙道:“你夜里见到人了?有几个?还能找着他们吗?”

    “那夜里吧,我正打算找食吃,肚子饿得慌,突然来了两个人,在山道上走的时候,其中一个人还摔了一跤,我笑了他一声,他还拿石头砸我,哈哈,当然没有砸中。”

    这只猫头鹰叫了几声,兴奋而又得意。

    两个人,夜里来过两个人。

    这是这桩事情发生后,钱雪拿到的第一个有用的信息。

    “你们还有谁看见了?”

    “我们晚上要睡觉,没见到叽叽。”

    有了这个消息,钱雪一下精神百倍,身体上的酸痛好像都感觉不到了,她奋力往堰塞湖段爬去。

    暮色渐浓,夜风起,树梢被甩得刷刷作响,昏暗的林子里影影幢幢,不过她一点都不怕,因为身边有无数伙伴正在帮着她。

    终于摸黑赶到了原来堰塞处,此时的堤坝早已被冲垮,三定河水潺潺流着,平稳而安静,再看不出那的疯狂。

    因夜色降临,战士们列队回营了,钱雪从坡上滑下,沿着记忆中的堰塞湖走去。

    一条水线鲜明,因水位下降,被淹没了大半年的坡脚又露了出来,被水浸泡过许久的杂草发出**的气味。

    钱雪沿着水线,在原来的堰塞湖边慢慢走着,心头冷静分析着,那的爆.炸要选准时机,掩饰在向东的爆.炸下面,那一定用的不是定时器,凶手必定就在附近观看,也许就躲在林子里,或者湖边。

    林子里视线被遮挡,要想看得清楚,那一定在湖边了。

    夜晚过来安装炸.药,白躲在湖边荒草丛中,等待按下起.爆器。

    想到这,她在湖边走了一段,提声问道:“发出巨响的那,你们在这附近有看见人吗?一个或两个?”

    “那有好多人叽叽。”

    “是啊,来了好多人,声音很响的。”

    “我的不是穿绿色衣服的,也不是巨响前离开的人,而是发出巨响后,最后才走的人?”钱雪详细道。

    “当时我都吓坏了叽叽。”

    “我看到了,有一个人在这儿,我还在这儿吃到了馒头,可好吃了。”

    突然一只麻雀喳喳叫道。

    “哪儿,哪儿?”钱雪惊喜问道,感谢老爷,没在湖对面一侧,省了她好大工夫,现在时间就是生命。

    “就是这儿叽叽。”麻雀飞下来,落到钱雪身前十米左右的位置上。

    “那个,我也见到了,有两个人,我早上起床时就看到他们了。”又一只鸟儿叫道。

    “对对,是有两个人在这儿喳。”

    钱雪飞扑过去,双脚一软,一下跪在麻雀所指的草丛前,用手细细翻开杂草,看到了,她看到揉成团的一个油纸包,包包子那种,再认真查看,隐约可见人趴伏在地上的痕迹,一些被折断的草茎。

    “是了,是了,肯定是这儿。”

    她回望堤坝处,视野良好,起.爆器的控制距离也合适。

    “那你们知道这两人后来去哪了吗?”她心翼翼问道。

    “不知道,不知道。当时声音好响,我们都吓走了。”群鸟叽叽叫着。

    “那你知道吗?”钱雪又问那只麻雀。

    “往山坡上走了,后来我就不知道了叽叽。”麻雀叫道。

    知道了两个人,可不知道去哪,这鸟雀吧,又不是人,还能形容出两人的样子。问到现在,能知道这些信息,钱雪已是万幸。

    她掏出帕子,把那张油纸包起来,揣到口袋里,打算带回去给李所看看,有没有用。

    “你们再帮我想想,还有见过这两人的吗?”

    收好纸包,她不死心再问,突然,一道呜呜的叫声在前面林子里响起,那般熟悉,钱雪腾得站起,“狸。”

    随着她这一道惊喜的喊声,一只狐狸冲了出来,奔到她面前,转了几圈,朝她腿上又蹭又叫。

    “狸,真是你啊,你怎么来这边了。”

    “哪儿有鸟吃,我就往哪儿走。”狸高兴地呜呜叫。

    可惜它一出现,那些鸟儿全都吓得飞走了。

    “快快,狸,你帮我闻闻,这儿是不是有两个人的味道,你能闻出来吗?”

    钱雪忙抱住狸,凑到那处,让它使劲嗅闻起来。

    狐狸的嗅觉也是相当好的,真是降救星,能不能找到凶手,就全看它了。

    狐狸皱着鼻头嗅闻,“嗯嗯,有两个男人的味道,有些淡,不过我能闻出来。”

    “那你快闻闻,他们往哪走了?”钱雪激动不已。

    狐狸在四周转了转,呜呜叫了两声。

    “不是一起走的,对对,一个先走,一个晚走,那你闻闻,不管能找出哪一个,另一个肯定也在一起。”

    狐狸又往四周闻了闻,然后开始往坡上走去,钱雪喜极而泣,不敢耽搁,跟着它又跑进了林子,一路寻味而下。

    闻闻走走,几次味道断绝又找回来,钱雪跟着狐狸在青牙山摸索了整整一夜,第二日清晨时分终于站到了轧石厂大铁门外。

    “你那两人的味道进这里去了?”

    狐狸低低叫了声,“是的,湖边两个人的味道都往这里去了。”

    “好好,狸,你守在这儿,我去打电话叫人。”

    钱雪不想来个孤胆英雄进虎穴,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把这轧石厂围起来,让那两丧心病狂害死这么多人的凶手无处可逃。

    狐狸在一块石头后躲好,朝钱雪乖巧地叫了一声。

    “狸,等事情办好了,我弄两烧鸡给你吃。”

    完这句,钱雪就看到狸裂开嘴,好像在笑。

    轧石厂,对了,一定就是这儿了,他们爆.炸用的炸.药从哪来,肯定就是偷了轧石厂里炸石头的炸.药。

    轧石厂离得青牙乡比破庙近多了,钱雪又奋力往青牙乡奔去,花了半个多时,终于跑到青牙乡,在一个商店里借到了电话机,跟李所打通了电话。

    “什么,你找着凶手了,两个,躲在轧石厂里,好好,我马上带人过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回火红年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回火红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回火红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