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5.难舍难离一夜过后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小逃妻正文 55.难舍难离一夜过后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八月薇妮之甜点系列, 美的人都要正版订阅哦~

    锦宜原先是一只将要炸毛的猫, 如今见了这来者,就仿佛猫儿见了老虎, 浑身竖起的毛儿都敷贴地归顺了。

    她才要规矩地行礼退避,目光下移,却瞧见这人腰下那一痕雪白色。

    锦宜本能地想过去给人家擦一擦, 但是转念间又忙忙地收住了这想法,脸色尴尬:这打的不是地方啊。

    “很、很抱歉, ”只好低头,手扶在腰间, 微微欠身, 就像是任何一个循礼的官家姐, 垂了眼皮, 有些心虚地轻声:“不好意思, 失礼了。”

    如果子邈看见姐姐这幅乖顺样貌,一定要喜欢的满地打滚, 笑她欺软怕硬。

    来人很淡地瞥了她一眼,淡的就像是一片雪花落地无声。

    他并未话, 又好像根本懒得理会锦宜, 从他身后却走出一个人来,用跟主人相似的怠慢高冷气质问询道:“这位想必是郦家大姐了?我们辅国今日来探望侄姐……”

    锦宜听见“辅国”两个字, 目瞪口呆, 原本就有些不安分的心跳就像是得到了造反的信号, 扑腾腾地开始万马奔腾。

    他就是那个传中气焰嚣张的桓玹?她口中那个“变态权贵”?

    看起来……似乎并不嚣张, 跟变态……也不着边嘛。

    心情复杂的锦宜突然发现这位尊贵的辅国大人居然往自己跟前走了过来,她本来该即刻闪身让路,顺便低头表示恭敬的,但因为过于震惊,双脚像是已经在地上生根发芽,居然以一种螳臂当车的姿势,拦路抢劫的气概,不偏不倚地杵在了桓玹的身前。

    一阵寒风扑面,眼前人影一晃,是桓玹淡淡地一转身,从锦宜身边绕了过去。

    那桓府的随从紧跟其后,狗腿子用一种复杂的目光望着锦宜,仿佛在佩服她的大胆,又好像是嘲愤她的无礼。

    直到桓玹离开后,锦宜才觉着脸上有些刺痒,她举手挠了挠,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墙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原来是子邈去而复返,他不惮自投罗般跳进门来,抓住锦宜叫道:“姐姐!外面他们桓辅国来了!刚才那个人……”

    突然子邈噤声,姐弟两人回头,却正好看见前方廊下,卧房的门扇打开,正好儿雪松跟桓素舸夫妇迎着了桓玹。

    子邈张口结舌地看着桓辅国的侧脸,好像做梦般喃喃道:“辅国大人不是个老头子吗?怎么比爹还年青呢?”

    这原本也是锦宜的想法。

    可是方才看见桓玹的时候,虽然感觉无比的震惊,但又似乎隐隐地觉着……桓辅国就该是这个样子,实在是矛盾之极无法理喻的复杂心理。

    两姐弟正在不约而同地呆若木鸡,那边儿雪松向着桓玹行礼,桓素舸也笑吟吟地见过叔父,三个人不知了些什么,然后雪松陪着桓玹沿着廊下而行,桓素舸却顿了顿,她回头看向锦宜,笑着向她招了招手。

    锦宜忙收敛心绪,拔腿快步走了过去。

    ***

    桓素舸袅袅婷婷地立在廊下,带笑等锦宜走近。

    今日她新换藕荷色领口镶白狐毛的袄子,下衬着杏色的留仙裙,揣着雪白的暖手,越发显得容貌出色气质超逸。

    锦宜才行了礼,桓素舸上下打量她一眼,含笑道:“怎么还穿这些旧衣裳?去换一身,回头来见我三叔。”

    虽然桓素舸给了她数套上好的绸缎衣裙,锦宜却从来不曾穿过,今日也仍是一件旧衣裙,原本是花开轻粉色,因为经年捶洗,已经变成了一种花谢的淡灰白。

    锦宜只得答应,又问:“夫人还有什么吩咐?”

    桓素舸微笑:“没什么了,去吧。”

    锦宜正要转身,桓素舸又唤住她,温声道:“就穿那套烟柳色的袄裙罢,鲜嫩又庄重的,适合你。”

    锦宜知道桓素舸指的是哪一套,深青金线刺绣的袄子,下面是淡烟柳织锦缎子的褶裙,锦宜虽然从没有过这种衣裙,却也知道必然价格不菲,而这种矜贵的衣着,好像是专为桓素舸这种豪门千金或者诰命贵妇们准备的,锦宜除了赞叹其做工精妙价格必然昂贵之外,是万万不敢穿上身的,总有种偷了人家衣裳的不自在。

    但既然“夫人”吩咐了,自不好违抗,何况桓素舸是想让她换好了衣裳去见“贵客”的,虽然锦宜打心里不想去见那位高不可攀的大人。

    沈奶娘陪着锦宜回房换衣裳,重新收拾装扮。

    奶娘特意捡了一样八宝攒心珠花给锦宜嵌在发端,她打量着“盛装”的锦宜,叹道:“姑娘年纪大了,也该收拾收拾,学人家傅粉描眉的了,姑娘本就生得好,这样稍微一收拾,我看就比夫人还出色呢。”

    锦宜正盯着那刺眼的珠花皱眉,很想把它摘下来,闻言骇笑道:“奶娘,我是你养大的,你的心自然偏到上去,这样大话也出口。”

    沈奶娘忙道:“阿弥陀佛,这可不是大话。我敢担保,如果你也能跟夫人学一学描眉涂粉,一定比她好看呐。”

    锦宜只当她老眼昏花又兼偏心到上,捂着嘴嗤嗤地笑。

    沈奶娘望着镜子里的女孩儿,心里明镜似的。

    她倒不是偏心自己养大的锦宜,也不是大话哄她开心,虽然还未及笄,但是这姑娘已出落的如一株新荷一样水灵娇嫩,虽然从来不懂涂脂抹粉,却更是多了一种然的清丽鲜嫩,沈奶娘不懂什么叫“清水出芙蓉,然去雕饰”,她只是以一个见多识广的老嬷嬷的毒辣眼光做出了中肯的评论。

    可惜锦宜因为从儿一门心思地为了“生计”打算,从来不在她自个儿的身上下功夫,更无瑕留意自己长得如何了。

    还有一件儿,家里有子远跟子邈两个混蛋,姐弟三个有时候打打闹闹,子远子邈往往就出口乱喷,指鹿为马地嘲笑锦宜“毛丫头”之类,有时候子邈给她“打”了,还会口没遮拦地叫“丑八怪”等等,久而久之,导致锦宜对自己相貌的判断力产生了极大的认知偏差。

    而桓素舸出身高门,这种豪门的女孩子,几乎从刚懂事开始,就知道如何精心保养自己的脸面,身段,如何搭配首饰、衣着。

    修饰容貌对他们而言更是跟吃饭喝水一样重要的事,甚至比吃饭喝水更加重要,是以她们无时无刻、从头到脚没有一处地方不精致入微,令人目眩神迷叹为观止。

    但对锦宜来,她从来都只认为吃饭喝水才是头等大事,几乎不知道“修饰”两个字是什么东西:能吃了点饥么?

    沈奶娘看着皱紧眉心的锦宜,止住她跃跃欲试想要拔掉那珠花的手:“姑娘,你夫人是不是不高兴了?”

    锦宜抬头:“为什么不高兴?”

    沈奶娘忖度:“夫人给了你这么多好衣裳首饰,你从来都不穿戴,今日桓辅国到了,你这一身儿,有些……”

    “有些怎么样?”

    “有些……失礼吧。”

    锦宜的眼前却突然出现贴在桓玹腰下的那一抹雪痕,她吐吐舌头,心想更失礼的早就造成了。

    她叹了口气:“奶娘,我不想见那桓辅国。”

    “为什么?你要知道等闲的人还见不到桓大人呢。”

    锦宜道:“我跟他又没什么关系。”

    沈奶娘道:“怎么没有关系?如今见了人家,你该叫他……”沈奶娘想了想,道:“三叔公吧?”

    锦宜眼前出现那张年青的脸,哈哈大笑:“三叔公?那是叫白胡子老头的。”

    这个称呼简直跟叫桓素舸“母亲”一样令人羞耻。

    沈奶娘却严肃地道:“你没听过‘摇篮里的爷爷,拄拐棍的孙儿’么?辈分是不能乱的。”

    锦宜嘀咕:“我只叫他桓大人不成么?”

    沈奶娘道:“不能再失礼了!”她望着面前这张过分鲜嫩水灵的脸,又突发奇想地道:“不如涂点口脂吧?”

    “不要!”锦宜即刻摇头摆尾地表示拒绝,头摇的几乎把那珠花都甩下来。

    ***

    沈奶娘陪着锦宜出门的时候,地上的雪又厚重了一层。

    走了会儿,锦宜发现自己的裙摆已经拖地了,织锦缎笔挺的边角跟扫帚一样扫起了一圈儿雪,又带了点潮湿,她格外心疼那昂贵的裙子,遂举手提了起来:“这是何苦来哉。”

    沈奶娘见她提着裙子,犹如一只开屏的孔雀,忙叮嘱:“放下,放下,叫人看见了不妥当。”

    锦宜振振有辞:“若是我拖着裙子过去,见桓辅国的时候裙子都湿了,不是更不妥当?”

    沈奶娘觉着这法很有道理,于是勉为其难地同意了她摆着这孔雀开屏的奇葩造型,横竖现在没有桓府的人看见,也就罢了。

    谁知桓府的人还未一饱眼福,站在主人院外的郦子邈却先瞧了个新鲜。

    只是他居然一反常态地没有大放厥词,反而目瞪口呆地盯着锦宜,像是头一次认得长姐。

    锦宜怀疑这子是在默默地嘲笑自己,就斜睨他:“看什么?”

    子邈张了张口,果然不负所望地道:“你、你……都不像你了。”

    “那像什么?”锦宜想起先前没有报的雪球之仇,目光开始狰狞,并准备子邈一开腔就立即动手掐死。

    子邈道:“像、像……”

    子邈期期艾艾,目光在那半扇形的鲜亮织锦缎裙子上扫过:“像锦鸡!”

    其实子邈原本不是这个意思,但是自从他会开口话以来,已经嘲笑了锦宜足足六年,这会儿突然改口赞美的话,似乎显得谄媚,于是话到嘴边,憋出了这样一句。

    锦宜抓到了把柄,心里立刻判了子邈死刑,放开裙摆张手掐向子邈的脖子:“受死吧你!”

    毕竟是从儿斗智斗勇,子邈跟锦宜心有灵犀,所以他话音未落就机智地扭头跳进了门口。

    锦宜不容许自己二次失手,奋勇地跳上台阶。

    正要入内,脸却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一个地方。

    有些软,又有些硬……脸感却还不错,也并不觉着大疼。

    锦宜懵头懵脑,勉强住脚抬头看时,不出意外地对上一双睥睨着俯视过来的星眸。

    刚要出门的桓玹,垂眸看着面前的少女,他生身形高挑,而锦宜尚未长成,勉强只到他的胸口,此刻又是上台阶的姿势,这一撞,连他的胸都达不到,只在胸腹之间。

    她呆呆地睁大双眼,滴溜溜水盈盈的大眼睛里满是他的影子在摇晃。

    桓玹眉峰微蹙,乌沉的双眸里看不出什么动静。

    然后,他有条不紊地伸出右手,慢慢地拢到了锦宜的头顶。

    就在锦宜不知所措、更不知他想干什么的时候,眼前那同样美不胜收的手微微合拢,最后只留下了一根修长养眼的食指。

    这根出类拔萃的食指缓缓靠前,最终落在了锦宜的额头上。

    食指点在锦宜的眉心,稍微用力推去。

    锦宜身不由己地往后仰头,她后知后觉地明白了这根手指的用意,修长的手指君明明是在倨傲地警告她:“——离我远点。”

    锦宜身子腾空,不知发生何事,她挣了挣,双足却只悬空轻轻地摇晃。

    双眸里有方才遗留的伤,以及伤后随之而来的迷惘茫然,被泪跟雪迷了眼,一时看不清抱起自己的是谁。

    也许……是子远吧,迷迷糊糊冒出这个念头,锦宜心里的各种感觉交集在一起,让她疲惫困顿的不想理会更多。

    又或者这个怀抱甚是稳妥可靠,对现在仿佛被抛弃的她来,最需要这样一个宽广踏实的怀抱了,所以等锦宜反应过来之后,人已经在马车之中。

    ***

    马车有条不紊地缓缓往前,马蹄在雪地上踩出一个又一个踏实的印子,雪把长街都铺的满满当当十分均匀,看起来就像车行在旷野雪原上,在走一条从无人走过的新路。

    锦宜好不容易才爬了起来。

    那黑袍人抱着双臂,盘膝而坐,垂眸无声。

    车厢里很温暖,锦宜觉着自己像是树上被冻僵的雀鸟,在暖气的熏裹下终于有了些还活着的迹象。

    她抖了抖羽毛,大着胆子看了他半晌,用蚊呐般的声音低低道:“你……你是辅国大人吗?”

    这人端坐跟前,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双眼睛跟手,且又并未过一句话,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认了出来。

    桓玹抬眸,眼底掠过一道精光。

    “你怎么知道是我?”他终于开口,声音也同样的威严淡漠。

    锦宜之前以为是不明身份的人把自己抱到车上,心里惊怕,突然确认是桓玹,心底那份惊怕却并未消散,反像是蓬松的棉花球遇到暖风,刷地又膨胀扩大了几分。

    “我、我闻到……”锦宜低头,“你身上的味道……”

    桓玹挑了挑眉:“味道?”

    “是……那在你的书房里,一样的气味。”锦宜的声音越来越低,像是无奈的叹息。

    那误闯南书房,开门后闻到的气息,似麝似兰,乍冷而暖,绝非寻常的熏香可比。

    从此这气息萦绕在锦宜心底,奇异而鲜明,以至于纵然此刻桓玹身上染着浓烈的酒气,但方才靠近他胸前的时候,从领口沁出的若有似无的一抹,仍是即刻唤醒了那日的记忆。

    桓玹愣怔之余,举手将遮住口鼻的风兜摘下,露出底下极为完美的轮廓。

    “你的鼻子倒是很灵。”他突然玩笑般了这句。

    锦宜瞥了一眼他放在膝上的手,傲慢的手指君无声地睥睨着她。

    当然,除了气息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锦宜并没有:那就是桓玹的手。

    如果桓玹身上有一个地方是锦宜无比熟悉的……那就是这曾在她额头上自由纵横过的手指君了。

    先前被桓玹抱起来,慌乱中锦宜瞧见他露在外头的手,又嗅到他怀中那股独特的气息,这才起了大胆的猜测。

    ***

    虽然桓玹仿佛开了个玩笑,锦宜却并没有真的敢当这是玩笑。

    定了定神后,她心虚地喏喏问:“辅国大人……怎么会在那里?难道……”她有个不好的揣测,难道桓玹也在酒楼里?怎么会这么凑巧?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小逃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小逃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逃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