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2.小儿泄密继母审讯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小逃妻正文 52.小儿泄密继母审讯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八月薇妮之甜点系列, 美的人都要正版订阅哦~  雪松本满腹自责, 突然听了这句, 诧异道:“夫人为何这样?”

    桓素舸嫣然一笑, 摇头不答。

    虽然才成亲数月,但雪松知道自己的这位娇妻虽看着婉约可亲,实则是个极有韬略城府的,虽然桓素舸并未刻意在雪松面前流露什么,但雪松下意识对她有一种敬畏, 这种敬畏,却跟桓素舸的桓府出身无关。

    雪松见桓素舸如此, 知道她一定有内情不, 便忙又询问:“你我夫妻一体, 还有什么话是不能明的?”

    桓素舸道:“老爷怎么愚钝起来了,我跟老爷夫妻一体,但是……我跟我们府里的也不算太见外呀。”

    雪松本仍糊涂, 不晓得她突然怎么提起桓府。拧眉仔细一想:“你是, 是府里的三爷吗?”

    桓素舸笑而不语,雪松浑身一颤:“是了, 林家的这亲事保山是桓辅国, 难道、难道……”

    他联系桓素舸方才的话,甚是心惊, “如果是桓辅国插手干涉, 可是这、这……有些匪夷所思了吧, 辅国何必这样做?”

    “我又怎知道?”桓素舸长叹了声, “有时候,我觉着自己很了解三叔,但有时候……我觉着他实在是个可怕的人,叫人无论如何都琢磨不透。”

    桓素舸这句,像是有感而发。

    但是此刻对她来,她自以为是知道桓玹的想法的——在桓府那夜她冒雪去见桓玹,探知他对郦家仍是一派恶感,而且觉着锦宜配不上林清佳似的,那么现在桓玹出面当朱林两家姻缘的保山,原因自然是桓玹在抢救林大才子,免得他不慎遭受了郦锦宜的荼毒。

    桓素舸之所以不肯把这点告诉雪松,因为她心里正在有一个大胆的惊世骇俗的想法在蓄谋,若出来,恐怕会破坏这想法的付诸行动。

    只是桓素舸想不到的是,她方才搪塞雪松的那句话,却真正是歪打正着,一语成谶。

    ***

    正月初六。

    林清佳跟一班同好在写意楼上聚会饮宴。

    在座的都是些当时有名的青年才俊,有如林清佳一般的官宦子弟,也有书香门第出身的才子,还有洒脱不羁流浪五湖的侠士,因为意气相投,特在这佳节之时相聚畅饮。

    酒过三巡,二送茶进来,在林清佳耳畔低低了句什么。

    林清佳面上略有几分诧异之色掠过,继而起身。

    旁边一人拉住:“正吃酒呢,林兄哪里去?”

    林清佳笑道:“没什么,家里有个厮来找,怕是有事,我应付一两句再回来。”

    众人听了,这才放了他去。

    林清佳出了房间,将门掩起,往右手边看一眼,果然见一个少年立在廊下。

    这少年并非别人,却正是子远。

    林清佳微微一笑,走到子远身旁:“怎么找到这里来,可有要事?”

    子远却并没有林清佳般笑容可掬,冷眉冷眼地像是见了仇敌,他冷哼了声:“你当我愿意来找你么?林公子已经今非昔比了,身份尊贵的很,能见一面儿可是我们的荣幸呀。”

    林清佳无视他的横眉冷对:“又玩笑话,对了,到底找我做什么?”

    子远虽然对林清佳从来有些妒心加恨意,但却也跟父亲以及弟一样,都认定他会是自己的姐夫,可从前一段时间终于知道了林家另选良妇,子远愤怒的像是自己被负心人抛弃了一样,那几日眼睛都是红的,他心里憋着一股气,总盘算要找个机会去向林清佳讨个法。

    这会儿相见,子远满腹的鄙夷都从鼻孔里喷出来,他正要再刻薄几句,身后的房间门轻轻地被打开了。

    林清佳回头看见门内站着的人,完美无瑕的笑容终于起了一点变化,他的喉头一动,想要话,却并没有出口,因为这意外遽然而来,一时之间八面玲珑如林大才子,也不知要些什么才妥帖。

    在门后站着的人,赫然正是锦宜。

    两人乍然相对,两两无言,子远在旁看着,自觉着拳头有些发痒,他只得不去看林清佳,故意将头扭了开去。

    这廊下人来人往,不时有客人、跑堂打这里经过,隔着门扇,还听见喝多了的醉汉在胡言乱语。

    锦宜一个女孩子,居然能跑到这种地方来,而子远居然协助。

    林清佳终于苦笑了笑,举手示意锦宜入内,他等锦宜退后一步,才也迈步走了进门,但并没有落座,只是规规矩矩地站在门边上。

    锦宜也并没有坐,她立在桌边,从最初看见林清佳那一眼,脸就红了,但是两人沉默相对的这刹那,那脸上的红又飞快地转作了雪色。

    终于还是林清佳先开了口:“你……妹妹怎么来这种地方?”

    锦宜又怎会不知道这样行为不妥,但从冬至到新年,从新年到春节,她心里的雪球滚大到心底已经无法容纳的地步,明明知道事情已成定局,但是身体里仍是有一种无法按捺的冲动,似乎不见到林清佳一面,那雪球迟早会把自己压死,只要见了他……也许,才会冰消雪融。

    但也许……正好相反。

    其实起初子远也不愿意配合她做同党,锦宜无法可想,急得落泪。

    子远见她如此,吓得慌忙答应。

    锦宜虽看着娇弱,但从来不肯轻易在人前流泪,自子远懂事开始,就不曾记得锦宜曾这样无助地在他面前哭过。

    当看着锦宜双目通红哭的肩头抽搐,子远心里生出一种想要好好保护长姐的责任感,他甚至觉着自己早该先找林清佳打一架,但他帮不上什么别的,如果姐姐想见那负心混蛋,那么他就只能义无反顾地成全。

    ***

    子远不敢离开,就守在门边。

    里头房门也开着,只要略微留心,就能听见两个人的话声。

    见不着他的时候,总有种一切还未了局的虚幻缥缈之感,心里似乎有无限的话要明,但是这会儿见到了,却忽然钳口结舌,听了林清佳这问话,锦宜心里回答:“当然是因为要见林哥哥。”

    但是这种亲密逾矩的话,自然是不能见日的。

    正在恍惚地想,就听林清佳又:“妹妹还是快点回去吧,叫人瞧见了怕是不妥。”

    锦宜听出他话语中的担忧之意,冲口道:“我不怕!”

    林清佳一愣,刹那间,他的双眼里露出了一抹让锦宜陌生的神色。

    或者……锦宜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她不敢去确信。

    此时,屋外一道人影经过,旋即笑道:“子远?你怎么会在这里,前几叫你出来吃酒你只推脱没空,现在又是怎么样,……是约了人?”

    那人似察觉什么,要退回来侦查这开着门的屋内是何人。

    子远忙将他拉回去,假意寒暄:“你在这儿做什么?”

    “自然是跟人吃酒……都是你认得的,一块儿去吃两杯?”

    “这个……”

    “怎么,果然你另有应酬?”

    “不不不,那就去吃一杯吧。”子远怕他贼心不死地发现屋内的两人,只得勉强拉着此人暂时离开。

    屋内,那陌生之色在林清佳眼中一闪而过,俊美的脸上重又露出了那种模式化的笑:“妹妹也太贪玩了,既然这样,那就让子远陪着你……我去叫他回来。”

    他完之后,转身就要出门。

    “林哥哥你还记不记得……”背后传来锦宜急促的声音。

    林清佳脚步一顿,终于回过身来。

    与此同时,一墙之隔静悄悄地隔壁房间里,圆桌上银吊炉里水咕嘟嘟翻腾着,长颈白瓷酒壶内上好的千日醉已经被温的滚热,酒气一阵阵散发出来,醺人欲醉。

    酒桌旁边的那个人却毫无醉意,双眼内是令人不敢直视的沉静跟明锐。

    隔壁的字字句句清晰入耳,他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眉,正要去倒酒,就听见一阵喧闹吵嚷的声音从隔壁传来,紧接着,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这人霍然起身,将临街的窗扇推开,外头银装素裹,地上已然雪白。

    不多时,就见一道纤弱身影踉跄从酒楼里奔了出来,因走的太急,又或者没看清路,才下台阶便扑倒在地,这个动作引得楼上观者沉静如墨的瞳孔陡然缩了缩。

    等门外侍从听到动静敲门询问的时候,却见屋内空空如也,只有冷雪从洞开的窗口飘飘扬扬撒入,跟暖熏的酒气不期而遇,又迅速化成了水雾。

    郦雪松正因为先前铩羽而归,灰头土脸:“娘,不是我们不愿意告诉你,实在是,这不是别人家,是桓府……桓府啊。”

    老太太自得地笑:“桓府怎么了,正因为是这样的高门大户,人家的姐奶奶们眼神才好呢,你看那些穷门户,哪里认得金镶玉?”

    雪松觉着自己可以称为“绣花枕头”,万万达不到“金镶玉”的水平,他还没来得及谦虚,郦老太太又怒斥锦宜跟子邈:“混蛋们,这种好事,你们不替咱们家高兴,一个个哭丧着脸想干什么?告诉你们,谁敢搅了这门好亲事,我饶不了你们!出去!跟我面前碍眼!”

    两个碍眼的混蛋彼此对视,转身默默地出门。

    郦子远觉着自己留下的话显得太一枝独秀了,正要跟上,郦老太太叫住他,已经换了一副口吻:“子远啊,你过来。”

    郦子远只好走到跟前,老太太亲昵地拉着他的手道:“子远啊,你瞧,咱们家时来运转的时候到了,这桓府看上你爹,算他们有眼光,将来你的前途一定也是极好的,……听我的话没有错,知道吗?”

    郦老太似乎已经笃定,将来这底下的女孩子,只有公主之类的才能跟郦子远匹配了。

    子远在父亲面前是只老虎,在祖母面前,就只是一只懒洋洋的狸猫了:“好的,知道啦。”

    郦老太太有反复把他的头脸跟手摩挲了好几遍,才放他走了,儿子又要当新郎了,她还有好些话要教导这位新郎官呢。

    郦子远出了门,见两个混蛋站在门口,看见他出来,两人不约而同地用白眼热烈迎接。

    子远笑道:“长辈偏心不是我的错啊?”

    锦宜悄悄打了个哈欠,子邈道:“会投胎才是你的本事。”

    郦雪松的书晒的非常及时,因为在此后半个月,京城下了第一场雪。

    每次冬来临的时候,都是郦锦宜头疼加肚子疼的时候,这倒并不是因为她身体太弱,而是因为操心太甚。

    锦宜操心的,是怎么才能把郦雪松那稀薄的俸禄一文当成无限来使唤,置买炭火,棉衣,年货,仆人的月钱,等等。

    郦子远正在上公学,每月都有给先生的束脩,年末还要随大流地送点东西,因为别人都送,你不去送,暴露了家穷倒是其次,最主要的显得不够尊师重道,先生虽然表面上显得不在意,可看人的眼神还是会随着礼物的轻重而产生变化,有礼物跟没有礼物,似乎也控制着先生脸上的笑,有的话,就会艳阳般温暖人心,没有,就会像是守寡的贞洁烈妇般冷若冰霜、凛然不可侵犯。

    除此之外,还可以是一种难度略高的皮笑肉不笑,就像是阴笼罩头顶的乌云,一望而知有着不好的预兆。

    子邈倒还好些,锦宜自己先教他些四书五经,加上子远闲着也客串一下私塾先生,还能省一份钱。

    但是偏偏两个男孩子都是长身体的时候,这就产生了两个问题,第一是吃的比猪还多,第二是穿的衣裳要时刻置办,更加比猪还费。

    最难办的是老太太的衣裳,横竖不管锦宜如何尽心,都换不得一句好,久而久之,锦宜便把那些横眉竖眼的挑剔当耳旁风了事。

    相比较而言,郦锦宜自己的衣裳要省多了,她的手巧心灵,女红是一流的。何况她又不必时常出外走动,在家里怎么都能过去,简朴些也无伤大雅。

    郦雪松也得了穿官服的便宜。

    因他是有名的不动式升迁,常年官袍只是一件,穿来穿去也都有些破旧了,幸而锦宜缝缝补补,巧夺工,加上郦雪松外表出众,所以这官袍透出一股老而弥新、卓尔不群的独到气息来,倒也能应付得过。

    春夏秋,这三个季节家里的花费还能少些,独独到了冬,锦宜的头发都掉的比平日要多。

    因为要省柴米钱,原本家里的后院都给锦宜开辟成了几块菜园,种的白菜萝卜秋葵黄瓜等蔬菜瓜果,在家里山穷水尽的时候,总也能拿来救急,是郦锦宜很引以为傲的成就。

    但是今年,因为之前桓府派来“整修房屋”的那一批人闯入,修房建屋,挖坑填湖,无数只脚来来回回,把菜园子踩的跟平地一样夯实,蔬菜瓜果因为没来得收,也都“化作春泥更护花”了。

    所以今年的收成可想而知地惨淡,简直媲美郦雪松每月的俸禄。

    郦锦宜像是数铜板一样珍惜地点看自己稀疏的收成,心里的怨念无形中又膨胀了几分:桓家这位千金姐还没进门,先把她的储蓄粮食吞了大半,这横看竖看都不像是一个好兆头。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小逃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小逃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逃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