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6.有情有义皇帝赐婚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小逃妻正文 36.有情有义皇帝赐婚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八月薇妮之甜点系列, 美的人都要正版订阅哦~  郦雪松的模样, 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铩羽而归”。

    在三个孩子的心目中,父亲虽然懦弱, 没什么主见, 但毕竟是“大人”,关键时候总该挺身而出, 有所作为。

    但是现在, 郦雪松就像是一只出外奔逃了一整想要有所收获的岩鸟, 非但没有叼回一只草鼠,反而被其他的飞禽走兽啄咬的遍体鳞伤, 瑟瑟发抖。

    父亲该撑起一片, 这当然是正理, 只是当儿女的这些……没有把郦雪松的对手计算入内。

    那可是桓玹桓辅国,本朝宰辅,内阁首领,兵马大元帅, 封毅国公, 且有史以来第一个还活着就把三孤三公都占全了的人,这样的人物只是听一听就相当不好惹了。

    桓玹的人品自然是没的。

    桓家本是簪缨世族,百年而下,桓家的子弟因为习惯了奢靡颓废的生活,个个不思上进, 而且仗着祖宗荫蔽, 皇恩浩荡, 几代之下也颇出了些不孝子弟,为非作歹,胡作乱为,引人侧目而敢怒不敢言。

    但桓玹却不同,他侍亲至孝,兄弟友爱,奉养寡嫂,抚育侄子侄女,洁身自好,品德端方,这人的存在简直就是“出淤泥而不染”的典范。

    当然,有关桓玹的传中最为出名的,是他跟本朝明帝的故事。

    传闻桓玹当初陪还是太子的明帝读书之时,两人就惺惺相惜,直到后来太子登基成了皇帝,有了三个公主两个亲王一个太子,两人间关系仍旧亲密如初。

    有一次桓玹身子不适,皇帝居然让他睡在龙床上,而且时常留他宫内过夜,引出了许多不敢在太阳底下议论的蜚语流言。

    只有明帝的宠姬曾过一句话:陛下陪桓辅国睡得时间,比陪我们任何一个都多呢。

    大家都惶恐如秋风下的虫,瑟瑟发抖,以为这位宠姬要死定了,只求她不要连累无辜。

    谁知明帝着实心宽性仁,只是打发她去了冷宫度过余生。

    郦雪松带回来的十八只箱笼,有四箱是绫罗绸缎,两箱珠宝首饰,两箱古玩珍器,四箱金银,其他的种种,从时下流行的日用精品,到各种食料,粳米,干货,山珍,海味……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给。

    除此之外,还有两辆新制马车送来使用,且很体贴地赠送了车夫。

    所以,郦雪松这只老鸟虽然没有叼回让禽兽们满意的“食物”,却带回了很多“意外之喜”。

    郦家禽兽们的眼睛都要被闪瞎了。

    他们一头雾水,不敢置信,以为自己的父亲兴许是个隐形的富豪,先前种种清贫吝啬,只是装出来的,真人不露相,如今在紧要关头才拿出了货真价实的身家。

    又或者他是被逼的走投无路,发狠去抢劫了皇家的藏宝库。

    郦雪松自己陈述了实情。

    原来他去了桓府后,连桓玹的面儿都没有见到,只有一个派头比当朝大将军还足的管家出来,以鼻孔望着的姿势,询问他有什么事。

    没见到阎王,但桓府的鬼也非等闲之辈,郦雪松使出浑身解数,才吭吭哧哧地让他明白了自己的来意。

    “敝宅实在是狭窄龌龊不堪,下官我更是老朽且官职低微,家中一贫如洗身无长物,野鸡自无法跟凤凰匹配……”

    郦雪松顾不得自黑,一时的黑总比以后余生都暗无日的好,他竭力让自己的面部表情显得诚恳而无奈:“请您将这些没奈何的情由告诉桓大人,我实在是不想害了贵府的金枝玉叶。”

    非常谦卑地低头躬身行礼。

    在郦雪松对的们诉自己在桓府的英勇夸夸其谈之时,郦子远适时的点评道:“野鸡二字太粗鄙了,应该是秃毛之鸡。”

    郦子邈道:“那我们就都是秃毛鸡的鸡仔。如果桓姑娘嫁过来,就是鸡夫人。”

    一个结实的巴掌拍在子的头上。

    雪松忍无可忍:他已经竭尽全力,居然无人赞美他的英勇之举。

    他把挽回尊严的目光投向棉袄锦宜。

    郦锦宜觉着父亲这番话的还是很得体的,她知道父亲那点能耐,在桓府能出这些来,已经算是用尽了身体里所有的勇气:“爹,那这些箱子是怎么回事?”

    郦雪松叹口气,抖了抖一身的鸡毛:“我也不知道,那管家去了一刻钟,回来就不必忧心,一切为难之事,桓辅国都已知晓。着就让人把这些箱子抬了出来,又打发我出府了。”

    哦,大概桓家的人以为这位没过门的姑爷是去打秋风的。

    这十八只箱笼送过来,越发坐实了这门亲事。

    这可真是个“大的好消息”。

    但郦子远觉着自己的胃口很,吞不下这么多好东西,何况自古以来上就没有掉馅饼的好事,吃的太急多半会被撑死。

    连向来好吃的子邈,望着巴掌大的海虾,也收敛了兽的本性没有直接扑上去。

    倒是那只橘色肥猫,猫胆包地上前叼了一尾比它身子还长的鱼干,艰难且契而不舍地想拖走大快朵颐。

    这猫也很久不见荤腥了,它对郦家这帮人的猎食能力绝了望,再没有点荤腥,它都要亲自出去猎食来养活这帮废物了。

    郦锦宜瞠目结舌之余,呆呆地问:“爹,这些东西是送给咱们家的?是给咱们用的呢,还是……桓家到底是怎么了,这么怕女孩儿嫁不出去?”

    郦子邈羡慕地盯着那只不怕死的猫,同时在想着鱼干里有没有下毒,如果一刻钟后这猫不死,他也要动手去“拿”点东西来吃了。

    他喃喃道:“难道是桓姐有什么难言之隐,别人家不想要,就只能丢给爹了?”

    这当然更不可能。

    桓府的出身已经是一道畅通无阻的金牌,莫桓素舸才貌双全名声在外,就算真是个声名狼藉的丑女,冲着“桓”这个字要前赴后继的,只怕从南轩门一直排到北通,哪里轮得到郦雪松这种无名卒。

    郦锦宜又害肚子疼了,她习惯性地蹲在地上:“千古之谜,实在是千古之谜。”

    ***

    而在十八只箱笼惊艳登场后,桓府又带来了第二波的惊喜给郦家。

    次日,百十个彪形大汉呼啦啦地来到了郦家,气势惊人。

    郦雪松以为该来的终于来了,他摆出了即将英勇就义的表情,寻思着该怎么央求他们“不祸及家人”。

    哀求的言语还没有组织好,大汉们又训练有素地散开,消失在了郦家不大的宅院里。

    然后郦子邈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般飞跑而来报信:“爹,不好了,哪里来了强盗,正在拆房子!”

    来的当然不是强盗,非但不是强盗,而且是沾亲带故,——桓府派来的人。

    郦锦宜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会见到如此奇景。

    郦家的邻舍,是兵部的一位主事大人,虽然跟郦雪松似的,在人才济济卧虎藏龙一根树枝掉下来都会砸到几个主事、郎中的长安,均不算什么太出色打眼的人才,但这一户人家门风彪悍而奇葩,周围邻居无不望而生畏,敬而远之。

    长话短,主事家大儿子喜欢**,弄得身子虚弱,虽看似肥胖,实则绣花枕头,有个外号叫“大草包”。

    二儿子倒是不喜欢嫖,且爱习武,练了一身腱子肉,但这一身腱子肉大概也没让老婆满意,老婆发展处一个新爱好,喜欢偷人,久而久之,人送外号“绿帽王”。

    有一次,郦家的家奴在整理后院的时候,无意摇动了树枝,树上落叶纷纷随风过墙跑到绿帽王家看热闹,引得绿王大为愤怒,伙同老婆出来夫妻双打地骂了足足一个时辰。

    郦子远气不过,要出去跟他们一对二。

    给郦锦宜拦住,锦宜发了一句至理名言:“秀才遇到兵,有理不清,何况现在遇到的是管兵的呢。”

    从此绿帽王家越发气焰嚣张,趁机把郦家后院的一截占据,声称是自家的。

    郦雪松因为穷,就更想“和气生财”,所以不肯计较。

    他自我安慰:“那块地方,狭窄一条,留着也没用,给他们就是了,就当是舍地消灾了。”

    摊上这种奇葩芳邻,郦雪松知道,若过几年自己退了,郦子远又没出息,郦锦宜嫁人的话,指不定这整个家都要给绿帽王吞并了呢。

    但是现在,郦家众人目瞪口呆地望着桓府派来的彪形大汉们推倒郦府后院墙,肆无忌惮地在主事大人家里进进出出,而主事一家则异常乖巧地收拾家中物件进行忙碌的搬迁,见拆迁的管事进来查看进度,绿王跟妻子甚至陪笑:“很快就收拾妥当了,您放心。”面上是近似谄媚的摇摇欲坠的笑。

    至于主事大人,他像是第一次学会用眼睛看人一样,开始屈尊降贵地同郦雪松平视甚至仰视,进行令人不适地亲密殷勤寒暄:“郦大人啊,我们将要搬到西城去了,那也是个好地方,只是从此不能跟大人亲近了,实在可惜呀。”

    对雪松来,可惜的不是这个,从此不能再看见主事大人的变脸绝技,以及他二公子两公婆的夫妻双打,那才是可惜。

    后来才知道,桓家派了人,要把绿帽家的宅院买下,改造,并入了郦府的宅邸范围。

    兵部主事家这宅子好歹也是老宅,若换了第二家人家要买,一定要演出热闹的全武行,但谁叫出面的是桓家,因此主事一家的表现,就好像桓府看中了自己的宅子,是无上荣耀,出去也能光宗耀祖、面子涨大数倍一般。

    或许,恶人还需恶人磨,大概如此。

    而这主事大人家比郦府大两倍不止,如此扩充出去,果然宅院阔朗起来,有了几分康富人家的气象。

    ***

    先送聘礼,后扩宅院,郦锦宜估摸着,下一步,自己的父亲距离升官发财要不远了。

    生平第一次,对“升官发财”四个字产生了恐惧感。

    桓玹有通之能,他的侄女当太子妃都绰绰有余,怎么就要一头扎进郦雪松这样半老徐男的怀里,而桓玹居然还全方位无条件地大力支持。

    锦宜看着那新建起来的亭台楼阁,郦家这不堪入目的“鸡窝”被改头换面,隐约透出了些许“凤凰巢”的意思了。

    锦宜感叹:“果然权贵的变态心理不是我等民所能妄自揣测的。”

    ***

    沈奶娘在吃惊之余急忙扶住锦宜,锦宜回过神来,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雪松居然跟在桓玹后面,这会儿正忙不迭地冲下来。

    雪松捉住她的肩头,低头问道:“没事么?怎么这么冒失?”

    锦宜既惭愧于自己的行为失当,又惊愕于桓玹的突兀举止,心情介于羞跟愤之间,一时无话可。

    桓玹人高腿长,也不见他如何行色匆匆,但这眨眼间已经去的远了。

    雪松不敢耽搁,忙又道:“待会儿回来再,我先送辅国大人。”他拍拍锦宜的手,转身撒腿就跑,追着桓玹去了。

    “阿弥陀佛,”沈奶娘这会儿才敢出声:“今儿这是怎么了,一而再地撞在这位大人手里。”

    锦宜也觉着颓丧,低低道:“也许是流年不利。”

    “呸,不要乱。”沈奶娘忙啐了口,“童言无忌,大吉大利。”

    锦宜努了努嘴,突然发现罪魁祸首子邈的脑袋出现在门后。

    但是这会儿锦宜已经没了跟他殴斗的心情,她叹了口气:“以后别再让我跟辅国大人照面了,大概我跟他八字不合吧。”

    沈奶娘虽然又喝止了她,可心里也暗暗地想:幸而锦宜一个地女孩子,以后不至于跟桓辅国有什么交际,不见也就罢了。

    桓素舸让锦宜回去换衣裳,本是要她庄而重之地来“拜见”桓玹,没想到既没有庄也没有重,反而阴差阳错地又丢了一次脸。

    锦宜灰溜溜地,越发觉着浑身的打扮让人很不自在,她暗忖,是不是因为老爷也看不惯自己穿这么一身儿,所以特意来惩罚自己。

    要见的正主既然已经走了,她似乎不必再这样为难自己,正想着原路返回换下这身偷来的衣装,就见伺候桓素舸的一个丫鬟走了出来,向她行礼道:“大姐,夫人请您过去。”

    锦宜只好拎着那沉重繁复的裙摆迈步入内,子邈因为也没料到会引锦宜冒犯了桓辅国,此刻有些愧疚,便抻着颈子道:“姐姐,刚才我不知道辅国大人出来了。”

    锦宜摆了摆手,倒不是因为宽宏大量,而是没有心情去理他。

    ***

    屋内,桓素舸以一个极为优雅的姿势坐在圈椅里,手里把玩着一串圆润光滑的红色玛瑙珠串,她若有所思地垂着眼皮,不言静默的样子像是一幅笔触细腻的曼妙仕女画。

    锦宜行了礼,桓素舸才抬眸看过来,瞧着她一身鲜亮的模样,桓素舸微微倾身,换了个姿势,含笑点头:“这一身儿果然好,可惜迟了些,你三叔公才出门了。”

    锦宜道:“是,方才在门口见过了。”

    桓素舸:“是吗?”

    锦宜不知道这个“是吗”是什么意思,也不能在这时候自己又失礼于人,于是只了声是。

    桓素舸微微颔首,手指拈着珠串:“那也罢了。我方才还惋惜呢,装扮的这样好看,若见不到人,就如锦衣夜行一样,岂不可惜?”

    锦宜觉着这句话听着有些奇怪,就像是她自己求着要见桓玹一样。

    她想了想,终于忍不住轻声道:“虽然是夫人的好意让我拜见辅国大人,也是我自个儿的荣幸,但我私心觉着,辅国大人位高权重,像我这样无关紧要的人本入不了他老人家的眼,且他老人家日理万机的,想必没什么闲暇接见我,见不到人也就罢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小逃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小逃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逃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