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5.何德何能王妃避让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小逃妻正文 35.何德何能王妃避让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八月薇妮之甜点系列, 美的人都要正版订阅哦~  八纪道:“的确跟你没有关系, 跟你姐姐有关系而已。”

    子邈闻听,忙跳过来。

    八纪探头, 在子邈耳畔低低了句话, 听的子邈脸色大变:“这、这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是爷亲耳听见的。”八纪嫩声嫩气地回答, 口吻却是笃定不容置疑的。

    ***

    那夜在南书房目睹了桓素舸跟桓玹夜谈之后, 八纪问带大他的宝宁:“姑姑, 什么是‘下无双的好郎君’?”

    宝宁诧异他竟然问这样的问题,笑着:“怎么了?”

    八纪道:“你就告诉我嘛。”

    宝宁垂眸想了想, 道:“这个不好。因为人的心有百样, 所认为的‘好’自然也有百样, 但是对大多数人而言,所谓下无双的好郎君,无非是相貌俊美,出身极佳……如果、如果再加上人物温柔, 或者位高权重那种, 那不但是下无双,简直就是世间罕有了。”

    八纪瞪大了双眼,乌溜溜地眼珠转了转:“姑姑,你觉着谁是这样的人呢?”

    宝宁放下手中活计,低低问道:“你这孩子今儿怎么这样怪, 是不是从哪里听来了什么胡话?”

    “才没有, ”八纪摇头, 低声嘀咕:“我就知道郦家的那个老家伙绝不会是什么下无双的。哼,桓素舸多半瞎了眼。”

    宝宁没听清他咕哝什么,便问,八纪不答反又道:“姑姑,我三叔是不是这样的人呀?”

    宝宁掩口笑道:“三爷……当然算是。”

    八纪挺了挺胸,面上露出骄傲之色,突然他又像是想到什么,惊恐地瞪圆眼睛道:“姑姑,三叔不会娶郦家那个笨丫头吧?”

    宝宁面上的笑倏忽消失,她错愕地问:“你什么?”

    八纪道:“我、我担心呀!”

    宝宁把针线放下,定定地看了八纪半晌,正色叮嘱:“你听好了,这种胡话可别乱,三爷怎会娶郦家的女孩子?如今咱们家的姐是郦员外郎的夫人,三爷便是郦姑娘的三叔公,再者,就算是没有这一重辈分拘束,这也是绝不可能的。”

    她斩钉截铁的口吻让八纪双眼一亮:“真的?那我就放心了。”

    宝宁哑然失笑:“我不知道你这脑袋里还有多少稀奇古怪的想法。幸而你这话是问我,若问别人,给三爷知道了,难轻饶你。”

    八纪的眼前突然出现那雪夜所见,他心里劝自己:“一定是我自个儿眼瞎看错了,三叔那样爱干净的人,怎么会拿那臭丫头的旧帕子?何况那帕子早就丢掉了的。”

    宝宁被八纪突如其来的几句话问的出神,她瞅了一眼孩儿,心想:“这孩子也忒鬼灵精怪了,怎么竟问这样奇异的问题,三爷是何等样人物,岂是郦家的女孩子所能相衬的?纵然那女孩子生得不错,只可惜名声不大好……何况因为姐的婚事,府里已经暗闹了一场,这真是……”

    宝宁摇了摇头,不让自己再想下去。

    突地八纪又问:“姑姑,那除了我三叔,还有谁能称得上?”

    “还有?”宝宁歪头想了想,随口笑答:“有道是‘上神仙府,人间帝王家’,最能称得上这个的,想必就是皇宫里的皇上了……啊对了,太子殿下也算是。”

    八纪双眸滴溜溜:“太子?”

    ***

    因此八纪对子邈道:“那晚上,桓素舸了要给你姐姐找个下无双的什么郎君,还林家的公子不够格呢,你们都觉着那个林什么是极不错的了,底下还有谁比他更出色?我宝宁姑姑跟在老太太身边,最是见多识广,连她也了,在这世间最能称得上这八个字的,只有太子殿下啦。”

    八纪心里自动把桓玹剔除在外,当然不肯抬出他来。

    子邈先是惊心,继而头摇如拨浪鼓:“这不可能,就算是这样,我们家也不够格出个太子妃,你一定是多心了。”

    八纪道:“你们家原本是不够格的,但是现在跟桓府联姻,当然就很够格了。”

    子邈虽然不肯轻信,却被他的心虚:“但我一点都没有听消息,家里头也没有人提起。”

    八纪嗤之以鼻:“桓素舸做事鬼祟的很,一定不会张扬的所有人都知道的。”

    子邈道:“你这么不喜欢夫人?”

    “她也不喜欢我,”八纪道:“她当着三叔的面对我可好,但是三叔不在,她看我的眼神就很可怕,这个人心里坏着呢。”

    子邈想象不到桓素舸“心里坏”的样子,同时也想象不到锦宜成为太子妃的样子。

    他喃喃:“我不信,何苦姐姐心里喜欢的是林哥哥,如果真当了太子妃,那林哥哥怎么办?”

    八纪在旁啧啧道:“你还挺长情呢,如果你那笨姐姐真有机会当太子妃,将来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还要什么林哥哥树哥哥的呀?”

    ***

    房内,子邈将八纪跟自己透露的“机密”转述给锦宜:“姐姐,八纪的好像很有道理,你这件事是真是假?”

    锦宜稍微松了口气:“原来是八爷的,他孩儿最会胡思乱想,何况这是无凭无据的事,只是他的推测,难为你居然当了真!”

    子邈道:“我可不敢耽搁,八纪还……”

    锦宜见他眼珠乱动,催道:“还什么了?你快讲。”

    子邈闷闷:“八纪还,不管是不是当太子妃,只怕姐姐跟林哥哥是没戏唱了。”

    锦宜紧闭双唇。

    先前不顾脸面跟雪松提起终身大事,就是怕桓素舸不明究竟自作主张,可现在看来,事情仍不免要出岔子。

    锦宜不肯全信八纪的话,毕竟那孩子口没遮拦,又精怪的很,难保他是编出来吓人的,可锦宜又清楚,八纪再人鬼大,这些事关姻缘的话,若非亲自耳闻,他自个儿编不出来。

    次日,锦宜总算找了个机会拉住雪松。

    “爹,上回跟你的事,你同夫人明白了?”见雪松不解,锦宜提醒,“林家的事。”

    雪松想起那夜桓素舸提醒自己的话,顿时面有难色,却仍笑:“不是告诉你了么,都过了。”

    锦宜道:“那爹……在外头有没有听什么风言风语?”

    “风言风语?”雪松不解。

    锦宜不想把子邈跟八纪卖了,便:“就是有关女儿亲事的传言。”

    雪松皱眉想了想,摇头:“没有呀。”

    虽得雪松否认,锦宜却不敢放松,雪松是有名的后知后觉,在工部本部,一件新闻传来传去,到雪松耳中,那新闻多半已可以改叫“陈年旧事”了。

    锦宜只得叮嘱雪松,再同桓素舸仔细商议。有什么消息即刻告诉她。

    雪松的确跟桓素舸商议过,但是商议后的话,他却有些难对锦宜启齿。

    眼见过了冬至,到了新年。

    往年,但凡到了新年的时候,林家都会派林清佳来行礼。

    雪松的避而不答,林家的讳莫如深,所谓“太子妃”的空穴来风,锦宜心里的疑虑犹如雪球般越团越重越大,又像是压在空的阴云,沉甸甸地让她面上的笑都少见了。

    锦宜也跟雪松一样,开始狐疑,他们后知后觉地醒悟,跟林家的这“亲事”本是出自两家的默契,但这份默契,建立在两个年青男子酒酣耳热之余的话,甚是不牢靠,这么多年来,林家虽逢年过节,殷勤备至,亲密如故,林清佳也时时登门,但催此事却并未提过半句。

    反看郦家这边……当初一团心热从未细想,如今回头寻思,不由几许心凉,背上微微地泛冷。

    这段日子锦宜过的极为煎熬,生怕耳畔跳出“太子”两个字,而自从那日子邈过后,侥幸再也不曾听过有关这两个字的种种,也算是不幸中的唯一幸事。

    新年这日,从清晨到傍晚,林清佳并没有出现。只有林家的管家,带了几个下人,送了些年礼。

    晚上,锦宜来见桓素舸。

    年底这些日子,桓素舸也甚为忙碌,先前又回了桓府一趟,只不过这次并未带郦家的人。

    锦宜进门的时候,里屋养娘正在给桓素舸轻揉面霜,屋内散发着一股昂贵的清淡香气。

    锦宜等了足足半个时辰,里头才叫她进内。

    桓大姐精心保养过的脸越加容光焕发,她吃着煲好的燕窝,浅笑看锦宜:“我敷脸的时候,不能被打断,早叫人先让你回去,怎么,是有急事?”

    锦宜看了看她身边的奴婢们,欲言又止。

    桓素舸善解人意地挥手,众人默然而退。桓素舸道:“罢,倒是让我好奇了。”

    锦宜方道:“父亲前日跟我提了一句,是这些日子有不少上门提亲的,他叫我放心,一切都有夫人斟酌处置。”绷着头皮紧着脸了这两句,身上已如近火。

    桓素舸听她主动提起,却并未有其他异色,和颜悦色:“不错,的确有些个,本来想跟你商议的,……如何,你有什么看中了的人?还是有别的想法?”

    锦宜道:“我……”她咽了口唾沫:“先前郦家跟林家曾有过口头之约,不过年岁长久,也不知还做不做的数,这数年林家对郦家很好,我心里想着到底要确认此事才好,免得人家当了真,咱们却撇开了,岂非是郦家失信于人。”

    桓素舸含笑表示赞许:“你考虑的很周详,这是关乎郦家声誉的事,的确要做到仔细,免得落人口实……”

    锦宜听她同意,心头宽慰地一摆,只是那口气还未吁出,桓素舸又道:“但你只管放心,林家不会怪咱们的。”

    锦宜抬头,不解何意。

    桓素舸眼底闪烁忧悯之色:“我本来想让你父亲告诉你此事,大概他有什么顾虑,或怕你……伤心,故而没跟你明。”

    锦宜仍旧不懂,却本能嗅到一抹不祥。

    桓素舸叹息:“听……林公子要跟吏部朱尚书家姑娘订亲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正在走万丈悬崖之上的独木桥的人,经受着狂风骤雨,提心吊胆步步心翼翼,却突然横空出世来了一只手,将她用力推了一把。

    “不,不会……”眼睛迅速泛红,锦宜如捉住救命稻草般做最后的喘息:“是不是误传?”

    “怎会是误传?我得来的消息再确凿不过,”桓素舸凝视着她:“你可知道这门亲事的保山是谁?”

    突如其来的打击让锦宜失神,她身不由己地听桓素舸幽幽地:“不是别人,正是我们那府里的三爷。”

    ***

    这次林清佳的到访,不仅仅是慰问,且恰如其分地解决了让郦锦宜目前最头疼的问题:没钱。

    林家送了三百两银子过来,表面是因为两家之间的情谊,给雪松的礼金。

    这三百两对林家来自然不算什么,如果是用在高门之间的应酬,也是平常而已,但对雪松来就意义非凡了,这几乎顶了他一年的俸禄还有余。

    所以,林侍郎其实是算准了郦家一贫如洗,又知道雪松结了这门好亲事,一定有无数的地方花钱,因此故意给郦家送钱转圜的。

    这份“体贴入微”,就像是真正的雪中送炭,也正好解决了锦宜的燃眉之急。

    也怪道郦雪松跟锦宜都对林公子青眼有加,林嘉是个人精,而其公子在品学兼优之外,更也具有老子长袖善舞的手段,这样智慧与美貌与才情都并重的少年简直百年难得一见。

    不多时,郦子邈跑到后院,把锦宜没偷听到的那些及时汇报仔细。

    郦子邈对这个没过门的姐夫自然也是百般满意,这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每次林清佳到访,都会带许多好吃的食物,俗话吃人嘴短,子邈成了林清佳的忠实吃货拥趸。

    阖家上下,算来也只有大弟郦子远对林大才子有些不敢苟同了,也许是子远是觉着自己的相貌、才学也不算太差,可在林清佳面前却总是被比的不堪入目。

    这感觉就像是一只锦鸡,对镜观望,觉着羽毛靓丽丰美,正自鸣得意,突然旁边冒出了一只七彩凤凰,顿时将自己的光华都遮盖的丝毫不存,偏郦子远这只锦鸡是个才疏而志大的,心里难免窝着火,因此瞧着林凤凰很不眼顺。

    但就算有着身为同类被比下去的耻辱,郦子远也不得不承认林清佳的确是个人物,所以虽然不肯趋炎附势地吹捧,却也未曾肚鸡肠地踩贬,只是高深莫测地装不置可否罢了。

    这会儿,子邈眉飞色舞地表演起来:“林清佳,‘宜妹妹自然是秀外慧中,千里挑一,家母也常常称赞,宜妹妹难得的很,将来还不知是哪个有福人家得去做家妇呢’。”

    郦子邈竭力效仿林清佳的话举止做派,却因年纪幼加胸无城府,连林大才子的百分之一功力都做不到。

    于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子邈没演绎出林清佳的那种能叫人心服口服的认真恳切,却只留下装腔作势的虚伪轻浮。

    他叙述完毕,自己补充了切中要害的一句:“来我就瞧不惯林哥哥这样假惺惺的,难道不知道就是他们家有福吗?”

    锦宜跟郦子邈两个,一个是不谙世事的无知少女,一个是经验缺乏的黄口儿,自然不知道这官面上打太极的厉害。

    林清佳的这句话,听来可以是褒奖锦宜加将来必娶的窃喜,私底下却也蕴含了另一层意思。

    但锦宜自然以为就是前一层,着实又高兴了许久,连父亲将娶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继母的阴影,都遮不住那一团喜气洋洋的高兴。

    ***

    有了林家的雪中送炭,再加上林清佳到访带来的士气鼓舞,锦宜把自己当成了八臂哪吒,用尽了浑身解数,尽心竭力地张罗大婚的所有事项:新人的喜服,酒席,要请的宾客,饭菜,迎送的人员,锣鼓手……等等数不胜数的细致事项。

    这段筹备的日子里,锦宜一只得睡一个时辰,熬得两只眼睛挂了青,人也随着瘦了好些。

    锦宜的生母出身姜家,也不过是个没落的书香门第,在京内没什么根基人脉,到了这一代,只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锦宜的生母排行第二,大姑娘嫁的本来是个富商之家,只是近些年来也渐渐式微,三公子如今在京兆衙门谋了个文吏的差事,娶了亲,膝下一子,从上到下都穷困的可以,自然帮不上什么忙。

    幸而姜老夫人为人硬朗,是个很有主见的老妇人,听了“女婿”又交了一宗好桃花运,姜老夫人自诩不便插手,只是偶然过来瞧了两次,看锦宜忙的陀螺似的,实在可怜,老夫人心疼外孙女儿,便留在府里帮一把手。

    有了沈奶娘跟外祖母的帮手,锦宜才总算能喘一口气,等到终于撑到了父亲大喜的这,对锦宜来就像是终于盼到了解脱的日子,头一她洗了个热水澡,准备做最后一搏。

    先前曾过,因为雪松的官位不彰,有些眼睛往上看的同僚们向来懒得跟他结交,相好的只有林侍郎家,还有两个同为书吏的张、宋书吏而已。

    故而先前操办婚事之初,锦宜算来算去,心想加上郦家的亲戚们,统共有四桌的酒席也能应付了。

    谁知经过先前那一番车水马龙的郦府一日游,突然横空出世地多了很多来吃酒席的人,有高雪松三四级的上司,也有比他低阶的同僚,大家像是凑热闹似的,又像是一场比赛,谁不来谁就输了,所以一定要来。

    如此一来,锦宜手中来赴宴的名单也就成倍地往上窜,从四桌到六桌,又到八桌,最后竟扩充到令锦宜发抖的十八桌之多。

    但这毕竟是好事,人家要来捧场是给主人的面子,还好有了林家雪中送炭的钱,又幸而之前郦府把隔壁的主事大人的地盘给吞并了,不然的话,这些席面都不知往哪里安排。

    这一,锦宜精神抖擞的像是要上战场,不亮就点名,安排厮们在门口恭迎之类,阖府上下都做足了打仗的准备,谁知,从蒙蒙亮到日上三竿,门前稀稀拉拉,除了几个凑热闹的孩子蹿来蹿去,竟然没有一个上门来观礼跟吃喜酒的宾客。

    锦宜吃惊不,第一反应是以为自己的请帖上的日期写错了,赶紧叫人拿了来细细核对,却发现并无差错,自己忍不住跑出门来,左右打量了一会儿,果然一个宾客都没有,连雪松跟子远子邈都懵了。

    郦老太太早就盛装打扮,准备在今日大大地光面一场,有几个老妯娌跟亲戚的婆姨们也早早地来到围在身旁些喜庆的话,热闹喜气的就像是郦老太要老梅开二度地出嫁一般。

    听人没有宾客上门,老太太疑惑不解,正要叫锦宜来问详细,外间突然有个丫头进来,躲躲闪闪走到一个妯娌的身旁,窃窃私语了两句,那老妯娌的脸色就像是活见了鬼,打发那丫头走后,她便带着一种硬挤出来的笑对郦老太道:“老姐姐,家里突然有点事,我得快些回去看看,稍后再来看新娘子……”

    还没有完,她就像是怕郦老太会硬拉住不放一样,飞快地倒退数步,又以一种超乎她年纪的敏捷嗖地窜出门去。

    郦老太愣了愣,忍不住嗤了声,正要大发宏论鄙夷这种无礼荒谬的举止,外间陆陆续续又进来几个丫头婆子,各自凑到自己主子的身旁低语,然后众人就像是雨后春笋般纷纷起立,后退,告辞的借口五花八门,甚至有人连借口都不准备,也飞快地窜出门去,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郦老太从最初的鄙夷转作愕然,然后大怒,她拍着桌子叫道:“快把锦宜叫来!”

    ***

    前厅里,面对三个孩子的疑惑忧虑,雪松毕竟是混迹官场的,心里有些猜疑,他沉吟道:“该不会是出了什么变故?”

    子远道:“爹指的是什么?”

    雪松正要解释,外间传来厮兴奋的叫声:“林公子到!”干等了半晌终于活捉了一个宾客,厮几乎热泪盈眶。

    林清佳穿着绛红色的吉服,再度以救星的姿态降临了,锦宜想多看他几眼,便特意放慢了后退的脚步。

    林清佳进厅的时候,正锦宜慢吞吞地往屏风后挪动,两个人的目光在瞬间对了对,林清佳嘴角的弧度就轻轻地上上一扬。

    锦宜觉着这笑是给自己的,同时也引得她心花怒放,她浑然不知自己的脸色已经发红了,却本能地低头嫣然一笑,躲在了屏风后,听他们什么。

    薄薄地纱制屏风,显得林清佳的身姿朦朦胧胧,更添了几分飘然气质,只见他拱手行礼,朗声道:“侄恭贺来迟,请大人勿怪。”

    子邈嘴快地道:“林哥哥你总算来了,你不算迟,还是今的第一个呢。”

    雪松忙请林清佳落座话,不料林清佳左右扫了一眼,放低了声音道:“今日……没有别的客人来么?”

    雪松见他是有话要,便道:“是有些奇怪,原本都送了帖子,众位也今日必然会来的。莫非是……都来的迟?”

    林清佳仍低低地道:“叔父请恕我妄言一句,照我看,今日怕是不会再有人来了。”

    雪松震惊:“这是为什么?”又忙问:“贤侄可是听了什么风声?”

    子邈早凑过去想听明白,子远虽不屑靠近,却也暗暗地竖起耳朵。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小逃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小逃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逃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