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2.郦小妹反手耳光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小逃妻正文 32.郦小妹反手耳光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八月薇妮之甜点系列, 美的人都要正版订阅哦~  在桓府的这些日简直如同折磨,一来要按照嬷嬷们所教导的规矩行事,二来, 因为自己跟子邈都闯了祸,所以此后她越发严格约束自己, 生怕再做错了什么, 丢了桓素舸跟郦家的脸。

    因此除了子邈跟八纪打架、以及自己误闯书房那次,其他时间的郦锦宜,多半是笑不露齿,行不摆裙, 言谈温柔, 举止娴雅……努力要求自己做一号的桓素舸。

    虽然锦宜自觉学的不像,也知道别人恐怕也会看出她是在效仿,但这才是闺门女子的典范, 只要认真照着做, 所犯错误跟背后的非议相应地都会少一点。

    锦宜在马车里舒展筋骨的时候,禁不住又钦佩桓素舸,高门大户的女孩子也许从就跟她这种野生的不一样,桓素舸做什么都显得得心应手, 毫无压力, 完美的想让锦宜顶礼膜拜。

    回到郦家后,子邈被子远拉着询问见闻, 主要是打听子邈是否见过桓辅国, 在听子邈并没机缘得见后有些失望。

    子邈却已经心满意足, 同时展望美好的未来:“下次去我定然是会见到的。”

    子远嗤之以鼻,子邈突然记起来:“对了,姐姐见过!”

    一句话冲口而出,又忙捂住嘴:原来锦宜在回来之前已经严密叮嘱过他,不许他回家后乱此事。

    可惜孩儿嘴快,子远的耳朵又灵,急忙抓住他:“你什么,怎么姐姐反而见到了?”

    子邈逃不脱,被迫道:“你自个儿问她去,若给她知道是我多嘴,又要拧我的脸。”

    两个人正在商议,就见仆人来福跑进来,对子远道:“大公子,林侍郎的夫人来了!”

    子远一震:“是林伯母吗?”

    子邈果然人鬼大:“咦,林家终于来了个对的人,难道是为了姐姐的事?”

    子远不由笑道:“你怎么知道?”

    子邈本是胡乱猜的,听子远话里有因,就问缘故。

    原来这几日他们随着桓素舸在桓府做客,这郦家却也并未清静。

    相反,煞是热闹,因为有好些登门亲的人。

    其中,一多半的人是为锦宜,还有一撮是为子远。子远笑道:“来你可能不信,还有个是给你提亲的呢!”

    子邈震惊:“我还呢,着什么急?这些人是干什么,约好了么?”

    “什么约好,你不懂。”子远瞥了子邈一眼。

    这纷至沓来亲的人,就像是在当初跟桓府结亲后,一窝蜂跑来郦家跟雪松攀交情的人一样,不过都是些顺风倒的墙头草罢了。

    当初那些人因觉着可以借着雪松这条胳膊攀上点桓玹的大腿,才一意讨好,谁知道又风闻桓玹不喜这门亲事,于是又纷纷避之不及。

    如今风头已过,打听着雪松跟这位夫人感情甚好,郦家跟桓府的关系也见稳定,所以原本正在观望的那些人,就像是退潮后滩涂上的跳鱼,势头踊跃的叫人目不暇给。

    子远叹道:“爹跟我了,那些人全不是真心的,只不过是冲着桓府的名头来的而已,真正值得信任值得交往、也值得给姐姐托付终身的,只有林家。”

    但偏偏林家很沉得住气,自从雪松成亲之后,连日来竟然低调的很,这还是夫人第一次登门。

    子邈道:“哥哥,这么林夫人这次来,真的是为了姐姐的亲事了?”

    “八/九不离十。”子远回答。

    子邈顿时兴奋起来,摩拳擦掌地道:“那还等什么,咱们去看看!”

    ***

    正如雪松所,先前那些登门提亲的人家,是瞅着桓素舸不在回娘家的功夫,特来先跟雪松探探底细。

    大家也都知道雪松为人绵软好话,若先摆平雪松,再过桓姐那一关想必就轻松多了。

    可是林家却选在桓素舸回郦家的时候来人,可见行事之光明正大。

    堂下,桓素舸同林侍郎夫人对面而坐。

    林夫人生得慈眉善目,是真正慈祥长辈的面容,又因为常年的养尊处优,气质极佳。

    两人互相叙了好,桓素舸道:“早就听老爷起府上,每每赞不绝口。两家原本世交,本该经常走动,且应当我先去拜访才是,只是近来事多繁杂,不免耽搁了。”

    林夫人道:“快不必如此见外,既然是世交,谁先走动都是一样,横竖常来常往的。”

    两人略寒暄数句,林夫人问起锦宜,桓素舸便吩咐人叫锦宜来见。

    锦宜在听林夫人来到之时,就已经心跳的几乎从嗓子眼里冒出来,沈奶娘早把她拉进房内,仔细地梳理打扮,又特意捡了桓素舸给的新鲜衣裙换上。

    果不其然,才装扮妥当,便有桓素舸身边的嬷嬷来请去见人。

    事到临头,锦宜反而情怯起来,她抓着沈奶娘的手道:“奶娘,我、我有点……”

    并没有涂胭脂,她的脸上却晕起了淡淡地桃红色。

    沈奶娘当然知道她的心意,笑道:“别怕,人家丑媳妇迟早都要见公婆,何况姑娘可一点都不丑,体面的很呢。去吧,若是这件事真的就定下来,我才要念阿弥陀佛了。”

    锦宜捏着手心的汗,便随着嬷嬷出厅,才转过廊下,就见子邈跟子远鬼鬼祟祟地贴近窗户,见人来了,便装作观耽地的模样。

    锦宜因为要去见林夫人,满心里紧张,无法分神对付他们两个。

    子邈却忍不住瞟着她道:“姐姐,你擦粉了?”

    锦宜一愣:“没有啊?”

    子远撞了子邈一下:“蠢材,姐姐从不涂脂抹粉,那是脸红。”

    锦宜全不知道,闻言忙举手摸了摸双颊,果然烫着掌心,锦宜着急起来,恨不得握一把雪将脸上的红擦下去。

    偏那嬷嬷已经进内禀报,子远道:“姐姐快去吧,别叫林伯母等太久。”

    锦宜只得低着头,步入内去了。

    两兄弟在背后看着,子邈道:“咦,难道林哥哥真的要成我林姐夫了?”

    子远笑道:“便宜了那个子。”

    子邈一阵见血:“人家比你强多了。”

    子远努努嘴,欲言又止。

    ***

    且锦宜进内拜见林夫人,林夫人向来是极喜爱她的,等她行了礼,就请她到跟前,握住手仔细打量,越看越是喜欢,便连连赞美了好几句。

    锦宜的心噗通乱跳,两耳轰鸣,平日里的伶牙俐齿都不见了,只是红着脸低着头,心里却塞满了忐忑的甜蜜跟未知的惶恐,好像是等待了很久的命运之谜底,即将揭晓。

    几乎不记得林夫人跟桓素舸又了什么,也不知又过了多久,林夫人起身告辞,却自始至终都没有提那个令锦宜惦记的话题。

    这让锦宜略略有些失落。

    这一夜,雪松跟桓素舸夫妻别胜新婚,**之后,雪松问起林夫人来访之事,也把这连日来到府提亲的人家略提了几句。

    桓素舸道:“那些门第里头,夫君可有看中的?”

    雪松道:“据我所知,倒是有两个风评不错的少年,不过……有林清佳珠玉在前,其他的人则都是鱼眼睛了。”

    桓素舸靠在他的怀中,抿嘴笑道:“老爷好像很中意林清佳,然而,焉知林家也同样对咱们有意吗?”

    雪松正心惬神怡,闻言一惊:“这是什么话?”

    “今日林夫人前来,虽盛赞锦宜,但半个亲事的字都不曾提,我观其言行,却不像是个有此意的,也许是我多心。”

    雪松半起身子,一方面下意识觉着这绝不可能,但细细一想,却又有些惊心:“早先他们两个还的时候,我跟林兄戏言过一句,后来……内宅里传开了,且我看锦宜跟清佳也是互有意思,他们两个正是一对璧人呀。这……”

    桓素舸安抚:“您别着急,兴许是我多心,我虽然在内宅,却听林侍郎是个最会审时度势的人,何况先前对府里也多有仗义之举……如今迟迟不开口提亲,也许是另有顾虑。横竖锦宜过了年才及笄,我们索性再等一等就是了。”

    雪松很以为然:“改日我去探探林大人的口风。”

    桓素舸温声道:“还是不必了,叫人听了像是什么,倒好像我们家的女孩儿嫁不出去,还要上赶着求他们呢。”

    她的声音虽委婉,但透出一股矜傲,雪松笑道:“夫人所言极是。我想林家应该是能慧眼识珠,不至于愚钝到当面走宝的地步。”

    ***

    转眼到了年下,期间,林家也派人来走动过,桓素舸也去林府拜会过一次,但是令人奇怪的是,林家上下之人都好像是失了忆,虽然当面笑脸相待,一如既往,可“亲事”两个字,却守口如瓶,珍贵的半个字也不肯吐出来。

    渐渐地,非但是雪松暗中着急,锦宜也察觉了异样,但她已经催问过雪松一次,这种事却不好一而再地出口。

    只有桓素舸仍是一如既往的气定神闲。

    这一,彤云密布,锦宜正在屋内做针线活,却听得廊下脚步声急促,不多时,是子邈地身影推开房门跳了进来。

    他的脸上是一种恍惚的惊色,一眼看见锦宜便扑了上来:“姐姐!”

    锦宜吓了一跳,本能地以为他在外头受了欺负,忙扶着胳膊:“怎么了?”

    子邈上气不接下气:“我、我刚听了一件事!”

    锦宜仔细打量他身上有无泥灰伤痕等,擦擦他的脸问:“什么事?”

    “我听,”子邈才要,又觉着这一句话太过沉重,一时竟无法从心底拽出来,他深深呼吸,才终于道:“姐姐……兴许会当太子妃!”

    锦宜正在给子邈整理衣领,这一句话入耳,手势顿时僵停,她无法置信地盯着弟:“你什么?”

    八纪道:“的确跟你没有关系,跟你姐姐有关系而已。”

    子邈闻听,忙跳过来。

    八纪探头,在子邈耳畔低低了句话,听的子邈脸色大变:“这、这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是爷亲耳听见的。”八纪嫩声嫩气地回答,口吻却是笃定不容置疑的。

    ***

    那夜在南书房目睹了桓素舸跟桓玹夜谈之后,八纪问带大他的宝宁:“姑姑,什么是‘下无双的好郎君’?”

    宝宁诧异他竟然问这样的问题,笑着:“怎么了?”

    八纪道:“你就告诉我嘛。”

    宝宁垂眸想了想,道:“这个不好。因为人的心有百样,所认为的‘好’自然也有百样,但是对大多数人而言,所谓下无双的好郎君,无非是相貌俊美,出身极佳……如果、如果再加上人物温柔,或者位高权重那种,那不但是下无双,简直就是世间罕有了。”

    八纪瞪大了双眼,乌溜溜地眼珠转了转:“姑姑,你觉着谁是这样的人呢?”

    宝宁放下手中活计,低低问道:“你这孩子今儿怎么这样怪,是不是从哪里听来了什么胡话?”

    “才没有,”八纪摇头,低声嘀咕:“我就知道郦家的那个老家伙绝不会是什么下无双的。哼,桓素舸多半瞎了眼。”

    宝宁没听清他咕哝什么,便问,八纪不答反又道:“姑姑,我三叔是不是这样的人呀?”

    宝宁掩口笑道:“三爷……当然算是。”

    八纪挺了挺胸,面上露出骄傲之色,突然他又像是想到什么,惊恐地瞪圆眼睛道:“姑姑,三叔不会娶郦家那个笨丫头吧?”

    宝宁面上的笑倏忽消失,她错愕地问:“你什么?”

    八纪道:“我、我担心呀!”

    宝宁把针线放下,定定地看了八纪半晌,正色叮嘱:“你听好了,这种胡话可别乱,三爷怎会娶郦家的女孩子?如今咱们家的姐是郦员外郎的夫人,三爷便是郦姑娘的三叔公,再者,就算是没有这一重辈分拘束,这也是绝不可能的。”

    她斩钉截铁的口吻让八纪双眼一亮:“真的?那我就放心了。”

    宝宁哑然失笑:“我不知道你这脑袋里还有多少稀奇古怪的想法。幸而你这话是问我,若问别人,给三爷知道了,难轻饶你。”

    八纪的眼前突然出现那雪夜所见,他心里劝自己:“一定是我自个儿眼瞎看错了,三叔那样爱干净的人,怎么会拿那臭丫头的旧帕子?何况那帕子早就丢掉了的。”

    宝宁被八纪突如其来的几句话问的出神,她瞅了一眼孩儿,心想:“这孩子也忒鬼灵精怪了,怎么竟问这样奇异的问题,三爷是何等样人物,岂是郦家的女孩子所能相衬的?纵然那女孩子生得不错,只可惜名声不大好……何况因为姐的婚事,府里已经暗闹了一场,这真是……”

    宝宁摇了摇头,不让自己再想下去。

    突地八纪又问:“姑姑,那除了我三叔,还有谁能称得上?”

    “还有?”宝宁歪头想了想,随口笑答:“有道是‘上神仙府,人间帝王家’,最能称得上这个的,想必就是皇宫里的皇上了……啊对了,太子殿下也算是。”

    八纪双眸滴溜溜:“太子?”

    ***

    因此八纪对子邈道:“那晚上,桓素舸了要给你姐姐找个下无双的什么郎君,还林家的公子不够格呢,你们都觉着那个林什么是极不错的了,底下还有谁比他更出色?我宝宁姑姑跟在老太太身边,最是见多识广,连她也了,在这世间最能称得上这八个字的,只有太子殿下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小逃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小逃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逃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