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布疑阵从容应对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小逃妻正文 24.布疑阵从容应对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手帕的起源很早, 先秦时候已经有所谓“巾”, 到了东汉终于形成了完整的手帕。手帕的功能不必多, 主要是分很多种,譬如极其讲究的罗帕,用上好的蚕丝制成, 心灵手巧的闺秀们在上头刺绣出各色的花纹, 是种贴身的私密的东西,在锦宜所看的那些话本之中, 便常常有男女借用帕子私下传情的桥段。

    但如果是男子所用,自然不会如女孩子用的罗帕一样绣花, 而且款式也跟女孩儿们的不同。

    所以锦宜卧房中找到的这残破的帕子,一看就知道不是女子所用,而是男人的物件。

    这已经算是惊世骇俗的了, 何况对于桓素舸来,这手帕对她而言,更是有另一重的意味。

    ***

    初九这日, 桓府嘉宾如云。

    如果之前郦府的宴会是“人山人海”, 那比较而言,桓府的人数可就相应的少了很多。

    这当然不是桓府的地位不如郦府, 恰恰相反。

    简单而言, 雪松的宾客形形色/色,从比他高阶的官员到比他低的, 应有尽有, 仿佛跟雪松沾点关系的, 谁都可以来沾一沾光。

    但是桓府的嘉宾们可就不同了,至少都要是四品官以上,这就先把雪松都给筛出去了。

    用两个不同的词来形容,郦府的宾客“良莠不齐”,而桓府的宾客们,则都是“优中之优”,都是上上之选。

    雪松因为沾亲带故的原因,便也同夫人一块儿,携家带口地来了,这一次,居然将郦老太太也都带了来,老太太因为是第一次爬进桓府的高门槛,在家里便盛装打扮起来,将桓素舸送的衣物首饰等拾掇了满身儿。

    满意地打量着镜子里光彩照人的老夫人,郦老太觉着自己一生都不曾这样体面过,这居然是沾了儿媳妇的光……可是儿媳妇是嫁过来的,所以归根结底,还是沾了自己儿子的光,但儿子是自己生的……所以郦老太太得出了结论:还是她自己最有福气。

    郦家众人才下车,还未进门,自有迎宾接了,领雪松入内去跟各位早到的大人寒暄,子远子邈也都随着父亲。

    桓素舸则带了锦宜,依然往内宅而去。

    锦宜因为已经来过一次,吃过亏的,所以这次越发的谨言慎行,只是低眉垂眸地跟着而已。

    郦老太太则完全相反,因为起初是坐轿进门,一路上她不甘寂寞地掀起轿帘子,死命地打量桓府的光景,满心膨胀地想着,回去要如何跟她那些相识的三姑六婆们吹嘘炫耀。

    本来郦府因为兼并了兵部主事家宅,地宅的广阔度在周围的邻居里也算是鹤立鸡群了,但是今日进桓府,老太太才发现,原来扩充后的郦家,仍是不如桓府的一个角。

    所以这段路对老太太来,实在是极漫长的,终于下轿后,兜兜转转又走了足足一刻多钟,才总算到了后宅桓老夫人的大房。

    郦老太一路开了眼界,一下轿,又被面前的广厦大屋给镇住了,她忍不住对旁边的丫头道:“如果不是给人领着,我还当是到了皇宫了呢。”

    桓素舸在旁边,细细地眉峰微微挑了挑,并没有言语。锦宜本要叫郦老太不要多嘴,但在整个郦家,最不入郦老太太眼的,除了子邈,就是锦宜,锦宜跟子邈两人的不被待见程度不相上下,根据锦宜从到大的经验而言,此刻只要她一开口,郦老太即刻就会开启狂喷模式,绝不会因为人在桓府而有所收敛。

    所以锦宜也一声不响,索性任由郦老太自由发挥去了。

    而且另一方面,锦宜心里也有些疑惑:桓素舸毕竟不是才进门几的媳妇了,而且以她缜密的心思跟洞察,早该明白老太婆是什么品性,但是桓素舸竟然在这样的大日子里也带了郦老太到桓府,难道桓素舸不知道这位老夫人口无遮拦的比子邈更胜一筹?她就不怕老夫人在桓府那些尊贵的女宾面前,更加丢自己的脸?

    锦宜是想不明白了,所以索性也不去劳这个脑子,只是做好自己不出错就行了。

    果然,锦宜的担忧成了真。等进了大房,见过了桓老夫人跟众位太太奶奶后,重又落座。

    老夫人是高门出身,面上是一等的和蔼可亲,郦老太太的年纪又跟她不相上下,所以给予了很高的礼数。

    郦老太太却显然把对方的客气,当成了自己体面,又见满座的不是尚书夫人,就是爵爷太太,大家都是笑脸可掬,放在以前,这些贵人们斜眼都不会扫自己一眼,但现在么……

    荣耀跟光面齐齐膨胀,老太太单薄的身躯仿佛也因而涨大数倍。她当然不像锦宜一样觉着自己是山鸡坐在凤凰堆里般格格不入,老太太得意洋洋地认为自己本就是尊贵的凤凰,先前只不过屈尊住在鸡窝里,如今这般的排列组合才是最理所当然经地义的。

    攀谈之中,桓老夫人问郦老太太平日在家里做何消遣,她便道:“不过是跟些老妯娌跟邻居们打打牌,做些针线之类。”

    换老夫人赞道:“你这样年纪了还能做动针线?我的眼睛却早就不行了,若是看点儿好东西,必定得戴着眼镜子。”

    郦老太太全然不知这眼镜子是什么东西,只听成了“眼睛”,她不太明白这句话,便自作聪明地笑:“当然了,做不动也得做,我们家里毕竟不比府里,使唤的人手有限,那些东西之类的,都是我自己做。”

    这一句,引得桓素舸跟锦宜两人各自反应不同。

    ——家里的奴婢人手不足,还得让老夫人自己亲自动手做针线活……他们这些当辈儿的自然面上无光。

    在座的那些奶奶太太们多半都听出了不妥,瞧在桓老夫人面上,却都假作一无所知,桓老太太呵呵一笑,回头对桓素舸道:“以后多给你婆婆派两个人,帮着她些,再,针线活只是闲来无事磨手的,她若有什么要用的东西,你给她制备妥当就是了,何必亲自熬那眼睛。”

    桓素舸笑着起身:“是。”

    郦老太太总算后知后觉,便为她解释道:“我随口的,素舸很孝顺,事事都给我想的很明白,都是锦宜太懒了。”

    旁边的锦宜没想到,自己居然躺着也能中枪。

    桓老夫人瞅她一眼,问郦老太太:“锦宜怎么了?我瞧着这个孩子很勤快,很伶俐。”

    郦老太太不敢公开得罪儿媳妇,于是加倍不遗余力地贬低孙女儿:“她呀,看着还像是个人,其实……”

    桓素舸带着笑打断:“茶都凉了。”

    总算熬着吃了午饭,锦宜觉着坐在这偌大的厅堂里,自己却有点喘不过气来。

    郦老太太因为觉着这是自己生平最为荣耀的一日,兴高采烈,忘情地多吃了几杯,喝的醉倒,早被人扶着入内休息。

    锦宜很想出去透透气,正在打量,桓素舸起身,同时向她使了个眼色。

    两人出了门,桓素舸道:“老太太的那些话,你别放在心上,她年纪大了,自然有些随心所欲,怪不得她。”

    锦宜苦笑:“我都习惯了。先前还得多谢夫人,”

    “你是个好孩子,”桓素舸叹了声:“我当然得护着你些。”

    锦宜突然发现走的方向不对:“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

    南书房。

    桓玹在外应酬了半晌,累了,又吃了两杯酒,心里有些乏闷。

    侍从陪着他回来书房,又去沏了一壶清茶,桓玹正坐在圈椅里,仰着头闭目养神,才略坐片刻,外间阿青来报:“三姐来了。”

    桓玹皱皱眉,慢慢坐直了身子。

    不多时,果然见桓素舸自己一个人从外进来。

    桓玹淡瞥着她,眼睁睁看她行礼,他道:“你不在老太太面前,来这里做什么?”

    “我有一样东西,要给三叔。”桓素舸回答。

    桓玹不语,桓素舸拾步往前,手在袖子里,此刻慢慢探出,把一样东西搁在了桌上。

    桓玹目光转动,早把那物看的分明。

    “三叔知道这是什么吧?”桓素舸悄然地问。

    “这是我的手帕。”桓玹淡淡地回答。

    桓素舸道:“那三叔知道我是从哪里得来的么?”

    桓玹面沉似水:“我正要问你,我的东西,怎么在你手里。”

    桓素舸目不转瞬地盯着他的双眼:“锦宜,是个好孩子,她都跟我承认了。”

    桓玹给的反应,仍是一丝近似漠不关心的蹙眉,跟毫无掩饰般的抬眼凝视。

    两个人目光相对,桓素舸看不出这双眼睛里有任何的不安或者虚假,依旧明澈而深远。

    “三叔……真的不知道?”她含笑问。

    事不关己般,桓玹捏着茶盅盖子,轻轻撇那伏在水面的青芽。沉默。

    桌上茶盏里的白雾袅袅而上,本极平静,却因这一番搅撩,那雾气摇来摆去,变幻各种形状。

    桓玹道:“我知道什么?你想什么就直,不要跟我绕来绕去。”

    无恼无惊,平静如水。

    “唉,”桓素舸叹了声,她终于移开目光,后退一步,坐在了椅子上,“我今儿……其实是特地带锦宜来向三叔道歉的。”

    桓玹挑眉。

    桓素舸的目光在帕子上扫过,回头道:“你进来。”

    随着这一声唤,锦宜从外慢慢走了进来。

    桓玹的目光浮云流水似的从锦宜身上扫过,然后垂眸,看着面前那盏茶。

    桓素舸道:“锦宜,你自个儿。”

    锦宜有些胆怯般走到桓素舸身旁,向着在桌后的桓玹行了个礼,才开口道:“三叔公,我错了。”

    桓玹问:“你错什么了?”

    选择相信锦宜

    锦宜扭了扭腰间的荷包:“上次来府里的时候,我……我的手帕因为给八爷拿了去,我找子邈的时候来到书房里,就看见……”

    锦宜偷偷看了桓玹一眼,见他神情莫测高深,便忐忑地继续道:“就看见三叔公您老人家的那帕子不知怎么在地上,我心想我的帕子丢了,索性就捡了去……”

    桓玹自始至终,都是一副表情,听到最后,便“哼”了声。

    桓素舸也是至始至终都打量着两人的反应,听到这里,微微一笑。

    锦宜努了努嘴,有些懊悔的委屈般:“可是后来,在家里的时候我不心把它弄脏了,我本来想撕碎了扔掉,却又后悔起来,于是放在了匣子里,谁知道仍是给夫人发现了,夫人质问,我知道瞒不过,就承认了自己私拿了您的东西……我、我真的错了,请您见谅。”

    桓玹的手指在桌上散漫地敲了敲:“完了?”

    锦宜点点头。

    “那你可以出去了。”桓玹冷冷地。

    “啊……哦……”锦宜答应,转身要走,又停下来,她回过身:“三叔公,那帕子你是不是不要了?”

    “怎么?”

    锦宜怯怯道:“那……那可不可以仍旧给我?”

    光从窗棂纸上透进来,旁边花架上一盆玉白水仙开的亭亭,桓玹那无可挑剔的容颜,却仍是无可挑剔的冷淡。

    但奇怪的是,锦宜竟从他沉寂的双眼里看出了一抹隐秘的笑意。

    然后,桓玹冷冷地:“这对我已没用了。你拿走就是了。”

    锦宜却喜滋滋地上前,从桌子上握起那帕子,她就像是怕被老鼠夹子夹到手一样,攥住后就转身飞快地跑了出来。

    剩下桓素舸笑了笑,对桓玹道:“既然事情都开了,雨过晴,我就不打扰三叔了。”

    桓玹却语带讥诮道:“没打扰。我今也是大开眼界。”

    桓素舸垂首之时浅浅一笑。

    就在锦宜跟桓素舸都离开南书房院子后,阿青来送换茶,人还在廊下,突然听见书房里传出一阵大笑声,听起来充满了喜悦明朗之意。

    阿青惊的止步,几乎怀疑书房里还有别的客人,但是细听,却的确是桓辅国的声音。

    阿青伺候桓玹数年,却从没有听过桓玹如此放声大笑,这……竟还是头一次。

    却不知道是什么事惹得桓辅国如此开怀?

    ***

    且锦宜先桓素舸一步跑出院子,把那两块帕子掖进怀中,拍拍胸口后怕:“吓死我了!万一三叔公没接上茬,以为我出卖了他,自己露出马脚……那我在夫人面前岂不是活不出来了?幸好三叔公他老人家冰雪聪明,果然不愧是辅国大人啊。”

    锦宜佩服地点头不已,赞叹连连。

    正在此刻,忽然看见子邈在一个丫鬟的陪同下从廊下来了,子邈对锦宜道:“怎么夫人又带姐姐去见辅国了?也不带我?”

    锦宜道:“你不是要去找八爷玩么?”

    子邈道:“就是这个奇怪,我到处找都没找到八纪,跟人打听,他们都不告诉我……好像,八纪出了什么事。”

    他身后的丫鬟闻言,便低下头,仿佛想要施展隐身功能,让姐弟两个视而不见一样,锦宜眼珠一转,道:“妹妹,八爷出了什么事?”

    丫鬟只是摇头不,锦宜还要追问,身后桓素舸已经走了出来。

    桓素舸的脸色,也是所谓的“雨过云散阴霾尽收”,她听见了锦宜的问话,道:“你们跟我来。”

    锦宜跟子邈只得跟上,桓素舸边走,边对锦宜道:“不必去打听了,心又触动你三叔公的逆鳞。”

    锦宜吃惊:“怎么又跟三叔公有关?”

    桓素舸道:“可不是跟他有关么,这府里敢收拾八纪的,除了他还有谁?”

    “八纪……被收拾?”锦宜无法置信。

    子邈则叫道:“八纪怎么了?这又是为什么哩?”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小逃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小逃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逃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