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拜太子如醉如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小逃妻正文 22.拜太子如醉如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锦宜受惊匪浅, 猛然间往后一退, 反把身后的桓素舸惊了一惊:“怎么了?”

    锦宜定睛抬头, 却见日影惨白,墙角的积雪泛着冷冽的寒光,再抬头, 透过光影斑驳漏窗, 远处那一行人已经寒暄着进了厅内了。

    锦宜下意识地摸了摸额头,冷汗沾在指尖上, 被风一吹,嗖嗖地像是要结成冰。

    听着耳畔桓素舸的问话, 锦宜强行定神:“我……我刚看到窗上突然吊下来一只蜘蛛,居然还是活的……吓了一跳。”

    桓素舸往漏窗上扫了一眼:“一只蜘蛛有什么可怕的,何况是冬, 它大概不知道从那个缝隙里爬出来,且又不会咬人。”

    锦宜浑身极为不适,想到方才所见那一幕, 恨不得也跟那子虚乌有的蜘蛛一样, 找个缝隙默默地爬进去。

    桓素舸也瞧见了那些人都已经进屋去了,她轻轻地握住锦宜的手:“怎么样, 你方才可看清楚了?”

    虽然锦宜觉着桓素舸为了自己的亲事“太”操心了, 但人家这样一位高门千金,屈尊降贵地嫁了过来, 又不遗余力地为了他们郦家着想, 甚至还考虑到了子远跟子邈的前程……

    尽管锦宜觉着子远子邈未必就得在朝堂上呼喝一方或者有什么太过“远大”的美妙前景, 但桓素舸都这般有头脑地开始谋划了,身为两人长姐的自己如果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那就太不过去了。

    锦宜点了点头。

    两人出来已有段时候,恐怕众家夫人奶奶们等太久了,太过失礼。桓素舸同她往回而行,一边问道:“你觉着殿下人物如何?”

    锦宜厚着脸皮回答道:“太子殿下自然是世间难得的。”

    桓素舸会心一笑:“那我就放心了。”

    锦宜本来想再委婉地提醒桓素舸:自己毕竟不是桓府出身,跟太子殿下的身份相差太远,而且自己虽然觉着太子“世间难得”,可太子殿下是如何看待她的?

    或许也是“世间难得”,当然,是世间难得之看不上的那种。

    但另一方面锦宜又知道,桓素舸绝不是个心思简单的人,做事自有章法,她既然主动跟自己起了此事,那么多半是有能六七分、甚至七八分成的把握。

    锦宜思来想去,便把心里的那些顾虑压下,横竖一切都有这位女中诸葛的夫人去谋划,她还是自自在在地当一枚棋子的好,棋子被握在操盘者的手中,完全不必自己动脑,人家要往前就提着上前对阵厮杀,要丢弃就毫不犹豫地成为弃卒。

    幸运的是,桓素舸这位棋手,好像是要把锦宜当作一枚举足轻重、能够冲锋陷阵的“将棋”,所以锦宜暂时不必考虑自己被丢弃的风险,只要安心地等待被指挥着往前冲就是了。

    ***

    两人将回厅内的时候,锦宜借口要更衣,先退了出来。

    她带着个丫头往回走,举手入怀中掏出一方手帕,擦了擦脸颊上残存的汗滴。

    锦宜心里想:“我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竟然做那种梦……难道是因为以前看过那几本书的原因?”

    但是她所看的那些话本里头,也并没有那种详细的描写,所以话本表示,这黑锅自己不能背。

    可既然并没有从书本里汲取到那些不可描述的“知识”,难道是她自己无师自通,想象出来的?

    那这可太“生慧根”了。

    锦宜一想到这个,脸上不禁泛红,身子也逐渐热了起来。

    突然她止步,捏着下巴想:“绝不可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会不会……是给什么邪魂色鬼的附身了?”

    如果真的这样,那这“色鬼”也是个狗胆包而且品味独特的鬼,居然会选择桓玹做自己的梦交对象,实在令人钦佩。

    “呸呸!”锦宜越想越觉着离谱,情不自禁啐了两声。

    她跺跺脚,又擦了擦发热的额头。

    怪不得会有“欲/火焚身”这个词,现在虽然是冰雪地的大冬,身上穿着的也并不怎么厚重,可是浑身的热气儿像是蒸笼里的蒸汽,刷刷地往外冒。

    经过水池的时候锦宜止步,池子里的水面上结了一层薄冰,靠边儿的冰层上还浮着些许淡雪。

    锦宜见左右无人,便步跑到池子旁边,那丫头见她弯腰去掬水,吓得叫道:“姑娘,别这样冒失,留神冰了手。”

    锦宜恨不得整个人跳进池子里去,闻言头也不回地道:“不碍事。你不要告诉别人。”

    话间,已经拨开薄冰,掬了一捧水,贪婪地扑在了火热的脸上。

    那丫头又尖声嚷嚷:“沾了冷水再被风一吹,皴了脸可怎么办?”可见锦宜像是爱上了那池子冰水,对她的金玉良言充耳不闻,丫头打了个寒噤,无奈地投降道:“那、那我去给姐拿擦脸的巾子,唉。”

    锦宜把脸跟半个脖颈都抹了抹,果然冰水对于欲/火最有奇效,身上的热也迅速降了下来。

    她略擦了擦脸上的水,正在仰头呵气成霜,就听身后有个清脆的声音:“我从没见过哪家的姐是在露冷水池子里洗脸的。”

    锦宜诧异地回头,却惊讶地发现,身后站着的,赫然是八爷八纪。

    锦宜因为已经略领受过八纪的“危险”,便敬而远之地问道:“八爷,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跟着……”

    她及时地收住了话头,八纪却已经走了过来,他看着锦宜捏着的手帕,眼里闪过一丝疑惑,然后又骨碌碌地转了转,仿佛有许多心眼子也跟着在这明亮的眼睛里盘旋。

    八纪道:“我是跟着三叔来的,对了,你知不知道,今来府里的还有另一个人?”

    “什么人?”

    “是太子殿下哦!”八纪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却因为人,长的又粉妆玉琢,这笑也透出些可爱之意。

    锦宜本来摸不着头脑,不知八纪为什么提起太子,可转念间想起子邈对自己转述的话……就知道这孩子果然人鬼大之极。

    当时以为是八纪多心胡,没想到是自己目光短浅,还不如一个孩子心明眼亮。

    锦宜不肯直面自己的驽钝,遂嘴硬道:“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八纪道:“难道子邈没有告诉你吗?”

    锦宜突然觉着脸又开始发热,于是假作把帕子沾水的样子回身:“不懂你在什么。”

    八纪蹭到她身旁:“不懂不打紧,子邈还不信呢,迟早让他服我。”

    锦宜的心一跳,八纪忽探头探脑:“郦姑娘,你的这手帕挺别致,是哪里买的?”

    锦宜一怔,转头笑道:“底下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人话?”

    “这当然是我自己做的。”锦宜努嘴。

    锦宜觉着,八纪这子的长相显然跟他的性格是成反比的,长的越可爱,性子就越加倍的可恨。

    八纪兴致勃勃地盯着那手帕,像是盯着什么宝贝:“给我看看。”

    一块儿帕子而已,也不值什么。锦宜正要给他,心念一转又收了回来:“上次那块不是在你手中吗?”

    八纪的大眼睛眨动,然后道:“那块……我丢在家里了,我就看看而已,你怎么这么气?”

    锦宜看看他无辜的脸,又看看湿了的手帕,虽然觉着这样一块薄帕子大概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可是心里总有些不踏实。

    她正犹豫,八纪伸出圆乎乎的胖手,灵活地将手帕夺了过去:“这都舍不得,将来怎么当太子妃呀,太子殿下知道你这样吝啬守财,一定不会喜欢你的。”

    锦宜惊愕跟羞窘交加,跺脚道:“你瞎什么?”

    八纪人腿短,跑的却非同凡响地快,就像是人甚至连一只老鼠都跑不过一样,八纪嗖地窜开数丈远:“我找子邈去了,不信你自个儿问啊。”

    锦宜正觉着这孩儿越发疯了,桓玹那么正经的一个人,居然教出了如此顽劣的孩子,可也算是“教导无方”了,就这样还去给太子当老师呢……八纪如此,可不知太子被教歪成了什么德行。

    跟八纪闹了一场,原本的邪念也都烟消云散,整个人恢复了正常。锦宜正要回房,谁知一转身,却发现一道月白色的身影正站在身后的廊下,身形玉树临风,俊秀的脸上,两只眼睛笑的明媚弯弯的,一看就知道这是个明朗可亲的人。

    锦宜这才明白八纪那句“不信你自个儿问”是什么意思,原来这立在廊下的,正是太子殿下李长乐,可是看他站在这里的淡定姿态,也不知道看他们两个闹腾了多久。

    锦宜瞠目结舌之余,耳畔听到八纪坏唧唧的笑声,渐渐远去。

    “殿下……参、参见……殿下。”

    锦宜在心里极快地回想自己方才跟八纪是不是了很多没规矩的胡话……一边急忙低头,想要行礼。

    可方才浸过冰水的手仿佛都僵硬了,连脸皮上仿佛也都起了一层薄冰,却又因为内心的羞窘,被迅速上升的体温烤的的渐渐融化,简直是介于冰与火之间的体验。

    相比较锦宜的羞窘无地,太子殿下李长乐却自在多了,他笑吟吟看着锦宜:“你就是郦家大姐吗?”

    锦宜想去挠挠痒痒的脸颊,却又忍住:“不、不敢,正是女。”

    李长乐走近几步,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子,跟他寻常见惯的女子相比较,眼前的这位,显然是个异数。

    不管是她方才跟八纪的“笑”,还是用池子里冰水洗脸的举止,以及先前风闻过的那些有关她的……

    李长乐心里琢磨,眼光却落在锦宜身上挪不开。

    锦宜生肤白,虽还未完全长开,神情里有一股然娇憨跟荷初露的清丽。

    这会儿因冷热相激,弄得雪肤反而透出薄薄地桃花红,竟显出几分令人心折的娇丽惊艳,又因为低着头,清新娇丽里更多些许楚楚可人的羞怯,让自诩品格甚高的太子殿下都觉着眼前一亮。

    李长乐不禁道:“你……看起来可跟传闻中的大不一样呀。”

    “传……传闻?”锦宜诧异而懵懂,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太子殿下。

    李长乐负手,哈哈一笑:“抱歉抱歉,一时失言了。”

    锦宜正疑惑地望着太子殿下,李长乐却突然握住她的手腕,拉着她转身就跑。

    像是被人拽着线拉扯着的风筝,锦宜身不由己地随着牵线的太子,飞快地跑过月门。

    李长乐止步,将身子贴在月门边上,同时对锦宜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锦宜正着急地把自己的手腕抽了出来,打量太子殿下的神情,像是在躲避什么人。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小逃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小逃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逃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