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惊春梦若幻若真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小逃妻正文 21.惊春梦若幻若真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锦宜吓的从梦中醒了过来。

    在此之前她只肤浅地以为可怖的鬼怪之梦会把自己吓醒, 着实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

    自从做了那个奇怪的梦, 此后再给伤口上药, 握着那看着很不起眼的瓷瓶,锦宜都会觉着怪怪的,明明是自己的手在掠过伤处, 感觉却像是那在马车里, 给桓玹握住脚踝……

    也许、也许梦中的那种经历,也正是因为那受了惊吓, 所以日有所骇,夜有所梦。

    初八这日, 长安城靖安坊内的百姓们目睹了一场奇景。

    向来“低调”的郦员外郎府门前,车水马龙,人潮如织。

    这般喧闹繁盛, 想来唯有平康坊最有名的点心老字号“金福记”搞免费派送的时候的场景可以媲美了。

    这来吃郦府年酒的人员大致可以分为几类,有一部分是郦雪松的点头之交,以往年下也会来泛泛登门道一声“春节安泰”的, 但是今年当然不仅是点头之交, 如果愿意,这些人甚至想做雪松的磕头之交。

    还有一些人是平日原本跟雪松没什么交往的, 这些人里又分两批, 第一批是雪松的上司,官大一级压死人, 他们原本就没有义务跟雪松这种角色有交际;另一批是雪松的下级, 他们虽然品级低下, 可眼光仍是力争上游的高远,所以以前也清高十足地不屑奉承雪松。

    但是在今这个心想的事儿都能成的好日子,这些人仍是不约而同,屈尊降贵不拘一格地来了。

    其实原本雪松没想请这么多人来。

    雪松虽然与世无争性情喏喏,可毕竟不是个傻子,经历过上次成亲被放鸽子的惨痛经历,雪松只简略地备了九桌酒席。

    这还是桓素舸向他提议后才改的,原先他只预备了两桌,因为在雪松的心目中,当得起朋友的大概也就是上次来参加过婚礼的部里的宋大人跟秦大人……他甚至连林家会有人来的把握都没有。

    毕竟林清佳突然撇下了锦宜另择了高门良妇,雪松表面上虽然不曾什么,心里难免有些气恼,觉着自己蠢是一回事,但林家未免也做的有失厚道。

    但雪松想不到的是,上回婚事,大家因为惧怕辅国不高兴才纷纷当了缩头乌龟,可是这一次不同,经过数月的冷静期观望,大家觉着郦家跟桓府的这门亲事还是颇为牢固的,可以放心大胆地探出脑袋跟郦雪松发展友朋知交关系,当然不会错过年酒这个大好机会。

    也正是因为上次婚礼缺席,这一次就更要来吃年酒,至少……也算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除此之外,更风闻了桓玹要亲自来赴宴的消息,这一下,连原本那些矜持着不肯来贴雪松这冷大腿的,也势必要纷至沓来了。

    ***

    雪松成亲那,满满当当十八桌的酒席无人青睐,部里的秦宋跟林清佳三人像是包了场,可是如今,却俨然倒了过来,成了典型的僧多粥少,不仅桌子上坐满了人,没有地方坐的各位亲好们,宁肯立在廊下做虚假的亲热寒暄,“今气哈哈哈”连了几次,也不肯挪出郦家大门一步。

    终于在万众瞩目之中,不知是哪位大人的厮用兴奋敬畏过度的口吻叫了声:“辅国大人的车驾到了!”

    皇帝在上朝之前,会鸣静鞭三下,示意众人肃静,但是现在,这厮的禀告也起到了同样的作用,原本众位大人们话的声音嗡嗡不绝于耳,如同夏日里蜂蝶循着花香飞来采蜜发出的快活声响,这一句话过后,却赫然鸦默雀静。

    雪松正在陪着本部的尚书大人寒暄,旁边坐着的一位也不是别人,正是“世交”林侍郎林嘉大人。雪松没有猜错,林清佳的确没来,今日是林侍郎亲自来赴宴。

    雪松跟林嘉原本是情投意合,见了面从不欠缺话题,南,海北,阳春白雪,下里巴人,什么都可以聊。

    但自从林佳给他吃了个不出的哑巴亏后,雪松心里也多了个结似的,何况今日在座的还有许多品级高自己不少的大人们,他不敢尽情地唠叨,所以只绞尽脑汁地“应酬”。

    但大家的茶水灌了不少,话题却没有像是被浇灌良好的种子一样蓬勃发芽,仍旧冷硬干瘪地蜷缩着。

    雪松无奈,眼睛瞥着厅外园木上那一点刺眼的白雪痕,正想把话题牵到今年的雪真他妈多上,大家突然奇异地静默下来。

    雪松还没有反应,他的最高上司乐尚书活泼地站起身:“快快快,快出去迎接,辅国桓大人来了。”

    桓玹现身,就像是自带了万丈的闪闪金光,让众位大人无形中都矮了一截。

    但最令人震惊的是,今日桓玹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他的右手边,是个地孩童,生得唇红齿白,玉雪可爱,正是八纪。

    在桓玹左侧,却是另一个地位尊贵的客人,当朝的太子殿下李长乐。

    ***

    与此同时,郦府后宅。

    锦宜坐在桓素舸身旁,第一次由衷的体会到有一个能干的“长辈”的好处。

    姜氏早亡,郦老太太是个没脚蟹,无能不还爱添乱,所以家里一应上下的事体都在锦宜身上,她的肩头像是随时随地都压着一座沉重的山,做梦都盘算该怎么应付一家老的吃食。

    但是自从桓素舸来到后,锦宜肩头轻松的像是一根羽毛都不沾,衣食住行全不必她操丁点儿的心,就连现在,被这许多眼神毒辣心思犀利的高门大户里的夫人奶奶们围着,都有桓素舸周旋妥帖,锦宜所做的只是含笑低头,做或矜持或婉约或娇羞状就可以了。

    就连最好排场的郦老太太,面对这么多贵妇,一时也钳口结舌,不敢胡言乱语,生恐当着众人的面出乖卖丑。

    直到外头报桓玹来到,与之同来的还有太子殿下李长乐。

    众位夫人们纷纷露出了不胜荣幸的神色,桓素舸却仍是淡然不惊,只对众人道了声失陪,回头跟锦宜道:“你跟我来。”

    两人同走出廊下,桓素舸且走且:“你之前是不是并没有见过太子?”

    锦宜觉着这个问题问的奇趣,她笑道:“我哪里有这个荣幸。”

    桓素舸笑道:“很快就有了,你要不要见见太子?”

    锦宜问:“我……见太子殿下做什么?”才问了这句,猛然想起子邈转述的八纪的那些胡话,吓得笑都没了。

    桓素舸凝视着她:“我跟你父亲过,要给你找个下无双的郎君,太子殿下我有幸见过两次,人物是极不错的。”

    锦宜浑身汗毛倒竖,连上了药大有好转的膝盖都有些疼起来。

    桓素舸又温声道:“不打紧,你就随我去看一眼,瞧瞧太子人物如何。”

    锦宜这才发现他们并不是往后院去的,她几乎立刻止步,桓素舸却又回头,正色对她道:“你总该知道,咱们这个家不比方才在里头坐着的那些太太奶奶们,他们如今纷纷来奉承咱们,只不过是看在我三叔的面上,但……难道要一辈子仰人鼻息?家里没有男孩子也就罢了,但如今,就算不为老爷着想,也该为子远子邈着想。”

    锦宜突然明白了桓素舸的意思……是,如果她有这个荣幸成为太子妃,那么对子远子邈来,自然就像是乘风成龙了。

    此时此刻,锦宜又是惊心,又是惶恐。

    ***

    不多时,来到了夹道的花窗之旁,桓素舸止步:“你瞧。”

    锦宜按捺心头忐忑,透过那光影流转的漏花窗往外。

    第一眼看见的,却是一道已经变得“熟悉”的伟岸身影,恰是桓玹。

    锦宜只看了一眼,忙转开目光。

    桓玹身旁围绕着许多人,不管是尚书还是侍郎,将军,在桓玹面前,却赫然都变成了低人一等的听差似的,锦宜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父亲雪松也在“听差”之列。

    但……有一个人,却不像是“听差”。

    虽然身形比桓玹低些,可是气势上,却并没有一种“矮人一等”的感觉。

    桓素舸在耳畔道:“看见了么?月白缎袍头戴金冠的。”

    锦宜定睛看时,正那人一转身,映入锦宜眼中的,是张带着明艳笑容的年轻的脸。

    ……没想到,太子殿下竟生得如此俊秀。

    锦宜的心一跳,正要细看,李长乐身旁的桓玹突然若有所思地回首,冷漠的目光一扫,不偏不倚竟望向此处。

    随着他这淡淡一眼,梦中的情景无比清晰地又出现眼前。

    桓玹居高临下地望着锦宜,沉静的双眸里光摇影动。

    那只有力的手缓缓下滑,终于在她肩头轻轻一推。

    盛装的锦宜身不由己地倒在花团锦簇的被褥之上,她反应过来,仓皇地试图爬起来逃开,却给他捉住双足,不费吹灰之力地拉了回来。

    挣扎中,头饰坠落,衣物散乱,他的手不慎被跌在床边的一根钗子刺破,鲜红的血瞬间涌了出来,他却毫不在乎,将人抱在怀中,起手将所有钗环扫落地上。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小逃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小逃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逃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