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三叔公怜香惜玉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小逃妻正文 19.三叔公怜香惜玉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左手握着她的手腕, 右手在腰间轻轻一勾, 便把锦宜“请”到了身旁。

    猝不及防, 锦宜毫无反抗,轻而易举地就给他拽了过来。

    “你……”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锦宜下意识只觉着奇异之极。

    她当然不会以为桓玹是要“非礼”自己, 一来是因为他是高高在上的辅国大人, 有些不入流的行径他绝看不上,也不会做。次要来, 这位可是她名义上的“三叔公”,德高望重到可以刻成牌位摆在高台上礼拜的长辈。

    但是这想法极快发生了转变, 因为锦宜发现桓玹的手在掀她的裙摆。

    “辅国……三叔公?!”她瞪圆了眼睛,与其是后知后觉地位自己的清白担心,不如是完全不解桓玹为什么突然中了邪。

    锦宜没有办法解释这种桓玹为何举止失当, 她甚至异想开地觉着桓玹是想打自己一顿。

    因为过于震惊,锦宜只是瞪大双眼想看桓玹到底要做什么,完全没有任何危机来临奋起反抗的自觉。

    那修长的手指君不是徒有其表的, 他们非常有力, 甚至……不似主人一样的冷,掌心里反而透着暖意, 这只手坚定地握着她的脚踝, 撩起她的裙摆,然后……

    桓玹的手指轻轻按到锦宜的膝头, 然后他发现锦宜非常的安静, 她在叫了自己一声“三叔公”后, 就保持着怪异的沉默。

    桓玹抬头,对上她瞪得如同波斯猫般圆溜溜的双眼。

    “疼么?”桓玹沉声问。

    锦宜的目光从他的脸上移到手上,最后落在了自己的膝头。

    ——先前从酒楼里奔出来那一摔,两个膝盖都疼得失去了知觉,但是心里的痛太过巨大,所以身体上的痛几乎都被忽略了。

    此刻被桓玹一问,才迟钝地想了起来。

    “腿!”锦宜终于有了身为活人的自觉,嘶地惊叫起来:“我的腿好像断了……三叔公,我的腿是不是断了?”

    真倒霉,被林清佳打脸不,还摔了个狗啃地,摔了个狗啃地不,还被桓玹捉了个现行。

    现在腿又生死未卜。

    锦宜觉着自己今日出门没看黄历,上面一定写着:诸事不宜。

    此时她无所依靠,虽然知道桓玹不是个可以诉的人,但仍是禁不住透出了惊慌失措的委屈口吻。

    就像是真正的孩子面对长辈一样。

    “断不了。”桓玹似乎从锦宜呼痛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怯生生的依赖意味,嘴角悄然上挑。

    ***

    这边马车里波澜不惊,但那厢酒楼里却风云变幻。

    子远本想稍微应付一下那相识即刻就回来,谁知那屋里足有七八号人,大家见他来到,齐声惊呼贵客,纷纷拉住子远,要敬他的酒。

    就像是子邈在书塾里地位犹如清明节的纸鸢般扶摇腾空一样,子远在同学跟知交里的角色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之前爱答不理的那些,会主动过来跟他攀谈结交,先前跟他有过节的,也会一脸忐忑跟谄媚的示好……子远置身其中,俨然有众星捧月之势。

    比如众人聚会吃酒,放在以前,郦子远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但是今非昔比,子远已贵为“坐上宾”,能请到郦子远出席那是一种荣幸。

    但子远比子邈清醒的多,他并不自大,反而觉着这些人只因桓辅国的缘故而对自己前倨后恭,实在叫人不齿。

    但另一方面,子远心里又隐隐觉着喜欢,毕竟桓玹对他们这些少年而言,就像是九之上的神祗般遥不可及,如今居然跟自己“沾亲带故”了。

    虽然子远跟锦宜一样曾为父亲的这亲事忧心忡忡,但自从桓素舸进门后,所作所为,言谈举止,足足名门淑媛的风范,且这“继母”竟也十分合格,所以子远对桓素舸的抵触就像是要逃之夭夭的八爪鱼的触须,刷地都收敛了回去,同时对于桓玹的仰慕,却渐渐地“高山仰止”般,越发高大起来。

    而对子远那些相识而言,作为桓玹亲戚的子远,当然也是炙手可热,他们见不到桓玹的面,过来奉承奉承这位爷也算是“望梅止渴”,就像是能透过子远单薄的身躯瞻仰到桓辅国的英姿一般与有荣焉。

    子远好不容易从众人的争抢跟吹捧里逃了出来,到房中一看,锦宜却已不见踪影。

    他心怀侥幸地一路下楼找过去,楼下却听那伙计,有个身份不明之人,把个姑娘给“掳”了去。

    这瞬间,上的雪好像都变成了雪水,齐刷刷地浇透了子远全身,子远心惊胆寒地站了会儿,彷徨无措,猛地想起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谁而起,顿时怒从心底起恶向胆边生,回身噔噔噔地上了楼。

    楼上,林清佳正不知用什么法子镇压了那位受惊匪浅的朋友,一抬头,就见子远像是发怒的斗牛,尥蹶子往这边儿奔来,鼻孔喷火地叫道:“姓林的!”

    林清佳一愣,见子远如此失态,突然也想起方才锦宜自个儿走了……他不大敢信,忙先问:“妹妹呢?”

    子远已经奔到跟前:“你问我?你这混蛋!”不由分,一拳挥了过去。

    林清佳看着斯文一表,不料身手也竟不错,他一歪头,抬臂握住子远的手,皱眉问道:“她方才下楼去了,你没见到?”

    子远挣了挣,气的红着眼叫道:“你去找!满大街连个人影都没有,是被个不知道什么人带走了!”

    林清佳的心凉了半截,满口伶牙俐齿也发挥不了。

    子远愤怒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姐姐要是有事,我要你偿命!”

    他拼尽全力将手腕抽了回来,转身狂奔下楼。

    剩下林清佳眼睁睁看着子远背影消失,他回头瞧一眼仍在推杯换盏热闹非凡的雅间,略站了一站,终于做出了艰难的抉择,也急急地追着子远下楼去了。

    而在林清佳去后,他那一班朋友见他久不回来,派人去找,却听酒楼伙计林公子走了,大家瞠目结舌,不知究竟。

    其中,那个窥知端倪的朋友,心痒难耐,几度想要泄露机,话到嘴边,却又堪堪压下。

    怀着有趣的秘密而不能告诉他人,就像是藏着一样稀世罕见的宝贝,心痒难耐蠢蠢欲动地想跟人炫耀,但一想到林清佳……这人只得牢牢地闭上嘴,生怕自己一不心随嘴吐露出来。

    ***

    桓玹打量了一眼锦宜的双膝,显然是磕破了,冬日冷,冻得地面僵硬,骨头却越发脆,难为她之前竟未察觉。

    他的手动了动,目光顺着点缀着绣花的粉白色裤脚往下,因方才被他唐突地撩起裙摆,露出了一抹玉白而纤细的脚踝。

    桓玹的手势便停了下来。

    “自己提起来。”简单地吩咐了一句,回头向着身侧的匣子里翻找什么。

    锦宜不知道要提什么,呆头呆脑瞪了会儿,迟疑地看着自己的裙子,然后她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了自己的衣衫不整。

    于是,在桓玹找到两个瓷瓶回身的时候,发现锦宜已经整理好了裙子,且正在奶狗撒赖般往后蹭。

    他才微微一皱眉,锦宜立刻后发制人地求道:“三叔公,你是要给我上药吗?不妨事的,我的腿既然断不了,那回家里上药也是可以的。”

    她打破脑袋也想不通桓玹为何要对自己如此“尽心”,但正是因为这种反常才更叫人觉着可怕。

    何况她早就下定决心绝不跟桓大人牵扯更多关系的,不管他是好意歹意,锦宜自觉自己是万万地“消受不起”。

    而且虽然叫他一声“三叔公”,可他毕竟不是什么风烛残年的老头子,而是个当世无双风靡万千少女的美中年……不不不,是美青年。

    虽然锦宜也决不至于自作多情到认为桓玹有任何“轻薄”自己的意图,可毕竟男女有别。

    自从锦宜过了十岁后,她的一切私事都是自理,外加沈奶娘协助,连雪松都不得亲近,虽然平日跟子远子邈打打闹闹,但也很有分寸,像今日这样当着一个男子的面撩起裙子,还是破荒第一遭。

    “你想回去上药?”桓玹扫她一眼,看着手中看似不起眼实则特制的药瓶。

    锦宜点头。

    桓玹道:“那若有人问你,是哪里摔的这样狠呢?”

    “我……”锦宜心里回答:“我只要随便是在院子里那处摔倒的就是了。”

    但当着桓玹的面承认自己想谎,还是有些难为情。

    不料桓玹却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意:“就算你谎称是在院子里摔了的,你觉着你这副模样,可以自己走回府里么?”

    锦宜目瞪口呆,才要嘴硬自己撑得住,桓玹却微微仰头,双眸微闭,似随口般道:“让我猜猜看,你先是‘路过’写意楼,然后……你摔伤了腿,虽然你的腿一时半会断不了,但膝盖骨已经受创,按照我的经验你走不到十步,就会再度倒下动弹不得。所以你绝不会安然无恙地偷偷回府,你的谎言也没有发挥的机会。”

    头头是道,逻辑缜密。锦宜越发瞠目结舌:“我、我……”

    桓玹没有理她,继续道:“然后,你大概会被郦家的下人发现,大家都觉着奇怪,大姐不是人在府里么,怎么在府外倒地不起?于是将人带回府中,叫大夫一看,竟是双腿摔的重伤……剩下的事还要我吗?”

    直到现在,他才又睁开眼睛,瞥向锦宜。

    跟桓玹相见的次数倒是不少了,但是第一次听他这么多话。

    又这样丝丝入扣,仿佛……是他亲眼所见,又像是真的会发生、或者真的发生过一样。

    锦宜屏住呼吸。

    是的,如果按照桓玹所,这个谎言她连出口的机会也没有,甚至更糟。

    如果她在外头摔伤,府里一定会追查她怎么出的府,那必然会追到子远,就算子远会维护她,但桓素舸何等心思缜密,必有法子查到他们两个人偷偷出府做了什么。

    她的声誉……

    锦宜心头惨淡:这件事的确瞒不住。

    不过……瞒不住就瞒不住,虽然写意楼上跟林清佳一见,结果并不是她所想要的,但如果不见,她的心里始终过不去。

    索性破罐子破摔,唯一放不下的是子远,大不了要跟父亲苦求,不要连累子远就罢了。

    锦宜只顾乱想,桓玹道:“这瓶药是外用跌打最为有效的,尤其才伤之后便涂,不出三日就会大有起色……”

    他缓缓收声:“你只要按照我所的去做,今日的事,会瞒过海。”

    ***

    锦宜提起裤脚的时候,偷瞥一眼桓玹,见他抱臂垂眸,仿佛已经睡着的模样。

    有些奇怪,辅国大人的样子看着威严怕人,但是假寐时候的样子,却竟透出几分奇异的温润跟风雅,完全无害。

    正诧异地盯着,桓玹道:“看过伤处了么?”

    锦宜窘然,但当她垂首看见膝头伤的情形,忍不住又低低惊呼了声。

    右边膝上被什么硌出一道颇深的伤,血把外裤都湿了,左边虽轻些,却已透出青紫红肿,渗着星星点点的血迹。

    “先把药粉撒到破损之处,再厚厚地涂一层药膏。”桓玹语气沉稳。

    锦宜突然后悔,……去他的男女大防,倒不如让桓玹为自己上药,强如她现在亲自动手,目睹自己的伤口,心惊胆战,先怯的不行,那疼也趁机加倍作祟一样,恨不得撒手不管,再哭出来发泄。

    但是方才是自己硬不许他动手也不许他看的,现在再回头求……锦宜咬唇,战战兢兢地料理起来。

    等上好了药,额头都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正想松口气,突然听到窸窸窣窣的声响,锦宜抬头,却见桓玹举手入怀中,他似乎想掏什么东西,可迟疑了会儿却仍是抽手出来,反而又去袖子里掏摸片刻,这次终于成功地拿了方上好的素缎帕子出来。

    双手微微用力,桓玹将帕子撕成了两片:“系在伤处。”

    桓大人倒是个君子,此刻仍是不曾睁开眼。

    锦宜将这一幕从头看到尾,惊讶之余,为这价值不菲的精美丝帕心疼惋惜,何必这样糟蹋东西。

    锦宜无奈地叹了口气,正要如法炮制,谁知目光一动,看见桓玹的胸口,因为方才掏手帕的缘故似乎带出了一物。

    那洁白的一角物件儿不甘寂寞地从他胸口探出头来,倒也像是一方手帕,奇怪的是,质地似乎十分低廉,跟桓玹这人很不相衬。

    最主要的是,看起来如此眼熟,就像……

    “这是……”锦宜喃喃。

    她情不自禁地伸手过去,想把这东西拉出来看一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小逃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小逃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逃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