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小霸王偷听墙角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小逃妻正文 14.小霸王偷听墙角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锦宜本来明白,她那帕子又不是什么昂贵的布料,只是再寻常不过的棉帕,上头是她自己胡乱绣了点儿花。

    因为这手帕的年纪也颇大了,所以那花也透着一股残花败柳的气息,若是不心掉在别的地方,或许真的被人误以为是抹布扔了也不定。

    何况对桓玹来,这人所用的东西自然是底下最讲究的,至少在本朝来,只怕皇帝第一他第二,若他一脚将自己的手帕踹到垃圾桶里去,也仿佛是经地义理所当然。

    但是……

    锦宜觉着自己的反应有些古怪,心里隐隐作痛,但又不是那种她习以为常的生理性的疼痛,而是一种摸不着想不清,隐隐约约,无法形容的疼。

    突然锦宜怀疑:难道桓玹真的在那杯茶里下了毒,所以她的感觉才如此奇怪?

    幸而她终于想通了自己不慎跑进书房的起因:“少废话,子邈呢?”抓住八纪的肩膀,摇一摇,像是要把真正的答案从他地身体里摇出来。

    虽然八纪的外表可爱,但是嘴巴太毒辣,同时人鬼大,子邈跟他一比,俨然都像是善良甜心了。

    八纪坚韧不拔,又抛出另一个烟、雾弹:“我怎么知道呀,也许他躲在书房哪个柜子里不敢出来,你再进去看看啊。”

    八纪非常渴望看见锦宜痛哭流涕地跑出来,不达目的不罢休。

    可八纪话音未落,两个脸颊同时吃痛,原来是锦宜探手,这一次用了五六分力道,八纪的脸变形,嫩豆腐几乎被拉扯成豆腐皮儿。

    在八纪发出杀猪般惨叫之前,锦宜见好就松手,提起裙摆风一样跑掉了。

    八纪揉着有些红肿的脸,气恼的跺脚:“你给我等着!”

    ***

    锦宜沿路又寻了会儿,遇到一个桓府的丫头,一问才知道方才子邈已经跑回去。

    她回到居处,果然子邈正坐在桌边吃点心,无事人似的,锦宜恨不得上去打一个巴掌,忍气问他之前做什么去了。

    子邈道:“八爷叫我去玩,只是他骗我山洞里有好蛐蛐,我找了半没找到。反而差点迷了路。”

    锦宜叹为观止:“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去跟他厮混在一起的吗?”

    子邈将手中的糕点全部塞到嘴里,之前的上蹿下跳耗费了他不少体力,所以在努力补充。

    “姐姐,”嘴里塞着点心,子邈含糊不清地,“那子诚心诚意地来叫我跟他一块儿玩,我不忍心呀。”

    锦宜无奈:“你这是伤疤还没好就忘了痛,再,八爷跟咱们不一样,换句话,这桓府里的哪个人都不是咱们能招惹的……咱们只是跟着夫人回来走一趟,万万不能再惹事生非,你明白姐姐的意思吗?”

    子邈愣了愣:“姐姐,这次我们没打架,而且他只是跟我开玩笑,并没有恶意。”

    锦宜想不到子邈竟会为八纪话,先前她情急之下擅闯书房,若不是桓玹突如其来的“高抬贵手”,只怕就算不叫她去门上领板子,也要闹个灰头土脸,这从八纪那副看好戏的神情里可窥知一二。

    锦宜气:“你不听话是不是?”

    子邈见她两颊涨红,便学着雪松的样子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姐姐别担心啦,都老了好几岁,对了,你方才去哪里了,我问了很多人都不知道。”

    锦宜张了张口,又紧紧闭嘴: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

    然而锦宜虽然瞒着子邈不,却显然瞒不住桓府里知道内情的人。

    阿青是负责伺候南书房的,向来体贴谨慎,很得桓玹的意,如今突然去门上领了十板子……此事自然非同一般。

    何况桓玹虽然威重,但从来不会轻易处罚人。如此一反常态,自叫人想知道是为了什么。

    不到傍晚,那郦家的女孩子无知擅闯辅国南书房,连累阿青被责打一事,便传遍了桓府上下。

    入夜,桓素舸叫了锦宜进房,询问此事。

    锦宜正忐忑不安,先是子邈跟八爷打架,又有她闯南书房……若是换了自己是桓素舸,一定会为这两个不省心的主气恼。

    可是桓大姐到底不是锦宜,她仍是那种无惊无恼的神情,笑得和蔼。

    “到底是怎么了?”半轻笑,半是好奇地问。

    锦宜便把找寻子邈,八纪误导的种种尽数了。

    桓素舸挑眉:“我就知道你绝不会那样冒失,果然事出有因。”

    锦宜低低道:“我本来不想再生事,谁知道终究免不了。”

    不等她道歉的话出口,桓素舸摇头:“人家要害你,当然是防不胜防的,又怎能全怪你呢?”

    此刻在锦宜面前,桓大姐简直已经浑身金光闪闪,俨然如同那宽仁慈悲的菩萨。

    桓素舸笑看着她:“好了,不碍事,我已经知道,此事就交给我料理吧。”

    锦宜不晓得她这话是何意,又不敢贸然追问,见桓素舸并无继续交谈的意思,便欲退下。

    才退两步,桓素舸抬头:“对了,只知道三爷罚了阿青,当时三爷看见你人在书房,他又是怎么反应?”

    锦宜的眼前顿时浮现那杯茶,一转念,便道:“三爷……没多什么,问了两句就让我退出来了。”

    “问了什么?”

    “问我怎会在书房里。我是为了找子邈,他就……没为难我。”

    桓素舸颔首。

    ***

    入夜。

    午后色就阴了下来,又起了一阵朔风,到了晚间,飘飘扬扬地竟下起雪来。

    桓府上下众人都躲在屋里烤火,等闲不肯外出。

    只是桓素舸却竟带了贴身嬷嬷出去了,也并未告诉锦宜去哪里,锦宜便留在房中等候,期间去子邈房中看过,丫头他早睡了,锦宜便放心地又退了出来。

    她坐在堂下,一边儿烤火,一边静等,有几片雪花随风从门缝中擦了进来,炉子上是滚好的补养汤水,等桓素舸回来后喝。

    屋内散发着淡淡地汤药香气,锦宜嗅着那药气,眼前出现的却是白日在南书房的那盏红景,她举手摸了摸踏实稳妥的肚子,却终究毫无头绪。

    而此时此刻,一顶伞送着桓素舸袅娜的身影步入了南书房。

    阿青恭谨的请安声响起的时候,桓玹抬头。

    门吱呀开启,桓素舸一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伞并没有将所有的雪花都挡住,有几片落在了她的鬓发上,被屋内的热气一烘便化成了水,水汽湿了乌发,却更给这张脸增添了几分媚色。

    桓素舸上前行礼:“三叔。”

    桓玹未动,只是瞥了她一眼:“这个时候了,有什么事让人传话就是,何必亲自跑一趟。”

    桓素舸在旁边的圈椅上坐了:“我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既然亲自来,自然是不能让别人传的事。”

    “哦?”桓玹仍是面不改色。

    桓素舸眼中带笑:“我正是为了白锦宜乱闯书房的事,特来向三叔致歉。”

    “原来是为这个,那就不必了。”桓玹垂眸,像是此事已告一段落,不想再谈。

    桓素舸道:“如今阖府上下都已经知道三叔大发雷霆,甚至罚了阿青,几乎把他的腿打折了,这都是因我而起,不亲自来向三叔致歉,我于心不安。”

    “既然如此,我已经知晓了,雪夜冷,你早些回去吧。”桓玹头也不抬地回答。

    桓素舸有些意外于他冰冷的态度,可转念间却又明白过来,便道:“三叔……这是连我都讨厌起来了么?”

    “何意?”

    桓素舸道:“这件事虽是锦宜冒失,但她着实并无恶意,其实是八纪骗了她,连同先前子邈跟八纪打架,也是八纪先捉弄人在前的。”

    书房里微微沉默,然后桓玹道:“果然不愧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嫁到了郦家,就处处替他们话了?”

    桓素舸道:“我只是实话,郦家的人其实都很……比如锦宜,她虽看着满面算计,实则毫无城府,三叔这样睿智,不该对她心存偏见。”

    桓玹淡淡道:“我不想听这些,更跟我无关。”

    桓素舸突然道:“老太太也很喜欢锦宜,让我给她找一门好亲事。”

    桓玹不言语,更不抬眸。桓素舸道:“雪松的意思,是觉着林侍郎的公子甚佳,不知道三叔意下如何?”

    回答她的,是很轻的一声冷笑,桓玹道:“林清佳年少才气,品貌皆上。既然你这么体爱郦家的人,何不成人之美,让他们得偿所愿?”

    桓素舸却深知他的脾性:“三叔是替林清佳不值,觉着锦宜配不上他么?”

    桓玹垂眸望着面前的白玉豹子纸镇,沉默。

    桓素舸道:“也许真的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却觉着郦家的人个个都极好,至于锦宜,我原本觉着林清佳跟她倒也相配的,不过现在,我反而觉着,我该再仔细考虑考虑……”

    未等她完,桓玹冷笑出声:“难道你还觉着林清佳配不上那个丫头?”

    桓素舸道:“若我是这么觉着呢?”

    桓玹脸上的怒容似乎掩不住了,他喉头一动,索性转开头去:“那你想怎么样?”声音竟有些沙哑。

    桓素舸想了想:“我想给她寻一个下无双的好郎君。”

    桓玹道:“就像是你给自己找了一个下无双的好郎君一样?”嘲讽之意,溢于言表。

    桓素舸掩口一笑,眼底却全无笑意。

    过了片刻,她抬眸看向桓玹,缓缓道:“也许。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桓玹并没有回话,但握着镇纸的手在微微发抖。

    桓素舸呼了口气:“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她转身向着门口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她略微侧首,望着那灯笼旁边晔然如神的人:“横竖我知道,不管我挑的人是谁,三叔一定会答应的,对不对?”

    她并没有等桓玹答应,便一笑回身,出门去了。

    ***

    书房的廊下,偷听了很久的八纪强忍着要捏个雪球赏桓素舸后颈的冲动,咬牙切齿地目送她离开。

    “这臭丫头到底想干什么?对三叔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八纪抓抓头,百思不得其解。

    他跟桓素舸就像是“敌”,得知她夜间而来,怕她生事,才冒险前来偷听,这会儿好奇心并未得到满足,反而越发勾起来,他偷偷摸摸沿着墙根到了窗户边儿上,犹豫要不要进去询问桓玹。

    谁知抬头往内看的时候,却见桓玹仍是端坐桌后,只不过手中捏着一样物件,他垂眸盯着那泛白之物,目光里又是温柔,又是感伤。

    顷刻,他抬起手来,将那物极轻柔地放在了唇边,似在嗅上头的气息……一副爱不释手很是珍惜的模样。

    八纪眨了眨眼,等看清楚桓玹手中拿着的是什么的时候,家伙大惊意外,再也扒不住窗台,“啪”地一声跌在地上。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小逃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小逃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逃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