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熊孩子再当助攻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小逃妻正文 13.熊孩子再当助攻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锦宜觉着老爷必然是瞧她不顺眼,所以变着法的捉弄。

    她最不想见的,偏偏一而再避不了地送到眼前,如果真是这样,那她以后最不想见的一定是黄金白银……或者林清佳。

    桓玹就站在她的身后,脸上似乎有些疑惑,但更多的仍是沉静跟漠然,他默默地看着锦宜,虽然一个字还没有,却像是有千言万语向着锦宜扑面而来,逼得人窒息。

    她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舌头:“桓、辅国大人。”虽有些结巴,幸而舌头不负所望地发了声。

    桓玹不言语,双眼盯着她,被这种光华内敛的眼神盯着看,仿佛能被透过双眸望见心里最深处去。

    锦宜想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觉着尴尬。

    突然她发现桓玹往前走了一步!离自己近了很多,这就像是一个危险的信号,锦宜本能地后退,这一步后退,开了个很恶劣的头,等锦宜发现自己收不住脚在一直退的时候,后腰被什么东西一撞,锦宜大惊失色,几乎弹跳起来,忙回头看时,才发现自己居然这么快已经退到了桌子旁边。

    “你在这里干什么?”桓大人终于开了金口。

    噗通噗通的心几乎大乱,锦宜道:“我、我来找子邈。”

    “来这里找郦子邈?”桓玹问。

    “是……我以为他在这里。”

    话音刚落,在锦宜眼前,桓玹那两道如墨画般鲜明的浓眉微皱。

    “我……”锦宜知道自己的回答太过苍白,嘴唇动了动。

    她本来想是八纪误导自己过来的,但一想到那张可爱粉嫩的脸,总觉着在这时候把他供认出来……似乎不大妥当。

    她只好默默地低下头,情不自禁地捏着腰间一枚荷包,心乱如麻地想该如何才能快而迅速地从这里“逃走”,最好还能给自己留存一点点颜面那种。

    就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一抹淡灰色的袍摆闯入锦宜的双眼,她猛地抬起头来,却发现桓玹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身前,两个人之间似乎相差只有……一步或者两步之遥。

    她已经无法再后退了,除非把桓玹的桌子掀翻。

    只可惜这红木桌又长又大,其重无比,没有给锦宜任何选择的机会。

    “大大大……”太过紧张,不仅让她的舌头又开始打结,连肚子也不合时宜地开始疼起来,锦宜噤声,手扶在腰间略紧了几分,虽然竭力隐忍,脸上仍是流露出痛楚之色。

    桓玹望着她微微弓身的动作,负在身后的手不知为何随之握的紧了些。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仓促的脚步声,然后,伺候南书房的侍从闯了进来,一眼看见桓玹背对自己,而锦宜却靠在桌边,此人顿时面如土色。

    “三爷!”急忙躬身,侍从道:“人方才有事走开,没提防有人进来……”

    对锦宜而言,此刻诚惶诚恐的侍从却仿佛是从而降的救星一样,她立刻接口道:“是我的不对,我这就走了,很对不住……请、请大人、请三爷原谅。”

    锦宜扶着腰,脚步挪动,心翼翼地绕过桓玹身旁。

    这姿势,就像是一只入了笼的螃蟹,正极为心轻悄地斜行着急欲逃走。

    “去拿一杯红景。”就在锦宜要逃出生的时候,桓玹突然发声。

    锦宜惊心而茫然地止步,她呆呆地看向桓玹,不知道桓辅国是不是在吩咐自己……如果是吩咐她,倒是没什么不可以,只稍微有点突兀而已。

    还在掂掇是不是该答应,门口那侍从答道:“是。”急忙抽身退出。

    咕咚,是锦宜咽了口唾沫:原来跟她没什么事了,脚下挪动,正要再继续自己的逃生大业,一只手突然横空出世。

    锦宜睁大双眸,望着桓玹握着自己手腕的那只大手,虽然之前那手指君给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可怕记忆,但此刻,这只手的本尊的出现,显然刷新了那种记录。

    “辅国?”锦宜惊慌失措,像是出逃的螃蟹将爬到了笼子口,又被一脚踹回了笼子底层。

    桓玹转头看向她:“你为什么会认为,郦子邈在这里?”

    他为何这么在意这个问题?

    锦宜发呆。

    桓玹俯视面前的女孩子,锐利的眼中透出探究之意:“或者,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不知为何,锦宜觉着一股寒气扑面而来,虽然他丝毫怒意都没有。

    肚子更痛了几分,她感觉自己的额头出了汗。

    “我……对不住,我不该……擅闯进来。”锦宜无法猜透桓玹的心思,只本能地知道这位大人不高兴了,她忍着腹痛,低低道:“请您见谅。”

    手挣了挣,却出奇顺利地挣脱了那魔掌。

    就在此刻,那侍从去而复返,手中捧着一盏颜色淡红的茶,躬身献上。

    桓玹举手接了过来,又淡声道:“自己去门上,领十板子。”

    侍从抖了抖,却无怨无悔地越发低了头:“是。”后退数步,到了门口才转身离去。

    挨打?锦宜看着那人离开的身影:“是因为……我吗?”

    桓玹不答,只是回身走到长桌之后,打开一个抽屉,不知取了什么东西,悄然放进桌上那杯茶里。

    在这期间,书房里又恢复了那种令人不安的寂静,显得窗外的鸟鸣声格外清晰。

    锦宜甚至想索性就这样不管不顾跑出去算了……跟桓玹相处的感觉,就像是缓慢服刑,简直不如一刀致命来的痛快。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鼻端嗅到一阵暖馨香气,引得她不由地循着香味转头,却正对上桓玹凝视的双眸。

    锦宜一愣,然后向着辅国大人露出了一个尴尬满分的笑,跟桓玹那沉静如水的脸色相映成趣。

    就在锦宜忍无可忍,几乎想要把八纪供认出来的时候,桓玹道:“喝了。”

    那根留给她恶劣印象的优雅长指在桌上轻轻敲了两下。

    锦宜越发愣怔,顺着手指君的示意方向看去,才领会,桓玹是想让她喝了那杯茶。

    ——原来,这杯茶不是他想要喝的?是给她的?!

    这是锦宜的第一个念头。

    可是她并没有对此感激涕零,因为随之油然而生的第二个念头是:这茶里是不是下了毒?

    脑海中顿时又想起了当初在郦家,跟子远子邈他们议论桓玹时候所提过的“桓辅国毒杀播种狗”那件奇闻。

    哼,一个连狗子都会亲手毒死的人给的茶……

    综上种种,锦宜不想喝。

    桓玹的眉毛皱的紧了些:“喝了!”他提高了些声音。

    “认命吧,别负隅顽抗了……”心里有个声音弱弱地提议。

    锦宜浑身一哆嗦,身不由己地捧起那杯茶,送到嘴边。

    也许,不出几日,坊间在桓辅国毒杀那只乱搞关系的狗的奇闻之外,又会多一件奇闻,那就是桓辅国毒杀擅闯书房的……

    锦宜眨了眨眼,垂死挣扎地求饶:“辅国大人……”

    桓玹斜睨着她。

    锦宜厚着脸皮又叫:“三叔公……”

    好歹亲戚一场,饶命啊!

    桓玹的脸色显而易见地一变。

    “三叔公,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有心的。”

    那张俊美如神人的脸上风云变幻的十分精彩,但锦宜没有那种仔细观望的狗胆,她低垂着头,心里为自己的命运哀叹。

    本是抗拒着不想喝这茶的,但是在恍惚之中,鼻子被那奇异的香气勾引,也许是真渴了……锦宜满腹百感交集,在反应过来之后,茶盅里的水只剩下了一点。

    锦宜不敢置信自己竟甘之如饴地把这东西喝光了?但平心而论,味道还不错,奇香之外又有些清甜,喝下肚子后,好像连腹痛都迅速减轻了,如果这世间的毒物都是这种滋味,大概寻死的人会成倍地增长。

    ***

    锦宜出了南书房之后,回想方才的经历,简直奇妙。

    她失魂落魄地出了院门,完全忘了自己跑进来是为了找子邈,直到身旁传来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你怎么了?”

    锦宜低头,却见八纪不知从哪里闪了出来,正歪着头笑吟吟地看着她。

    八纪满意地:“看你这幅模样,一定是被我三叔骂了对么?咦,你怎么没有哭?”

    没有哭的满面泪痕上气不接下气,这让八纪略觉失望。

    锦宜眨了眨眼:“哭?”

    八纪得意洋洋地大笑:“三叔最讨厌外人跑到书房去的,之前桓素舸还可以,后来……哼,你可真不知高地厚,那也是你能去的么?被骂还是轻的呢,方才阿青都去门上领了十板子,我也去围观了,打完了后,他走路都一瘸一拐,像是只鸭子!”

    八纪才到这里,突然叫道:“啊!你干什么!”

    原来锦宜忽地伸手,捏住了他嫩豆腐一样的脸,锦宜拧人的功夫是在郦子远跟子邈身上练出来的,炉火纯青,这会儿虽只用了三分力道,却正是八纪这孩子所能承受的范围,又能令他疼不可当,又不至于真的伤了他。

    在八纪的尖叫声中,锦宜道:“你这魔王,明明是你撒谎子邈在书房,是因为你,才害人家被打板子,也害我……”

    害她怎么样呢?大概是害她虚惊一场吧,因为桓玹毕竟没有真的打骂她,反而……给她吃了一杯滋味不错的“毒茶”,挺好。

    锦宜没有完,八纪却误认为一切的确如自己所料,他逃离锦宜的手,捂着脸道:“你敢打我?还没有人敢打我呢!我一定要告诉三叔去。”

    孩子挨打要告诉家长这种事,锦宜在子邈子远身上也是司空见惯,但桓玹跟雪松自然不是一个重量级的,锦宜色厉内荏地:“你敢,我如果把你骗我的事告诉三叔公,他老人家未必会偏向你。”

    故意把自己跟桓玹的关系的亲密些,也不至于让这子太觑了自己。

    八纪揉着脸惊诧:“你没有在三叔面前出卖我?”

    锦宜见自己的虚张声势似乎有效,便抱起双臂,再接再厉:“三叔公他老人家从来最英明神武了,要知道是你使坏,你……哼哼。”

    八纪飞快地深思熟虑了一下:“三叔才不会信你的话呢,哼,他最讨厌脏丫头了,更加不喜欢郦家的人,先前我把你的手帕丢在了书房,即刻就给三叔扔掉了,他又怎会信你?”

    当时八纪把帕子不心掉在地上,回头想捡的时候已经不见了,他当然知道桓玹好洁,必定是看着碍眼,故而拎起来当垃圾般丢掉了,所以这会儿也是鄙夷自得的语气。

    锦宜愣了愣,心里突然有一丝丝难以描述的疼。

    与此同时,一墙之隔的内院。

    高挑威严的身影立在烁烁梅树之下,目光涌动,桓玹心想:“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小逃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小逃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逃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