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小继母悉心调.教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小逃妻正文 7.小继母悉心调.教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桓素舸的一句话,云淡风轻,缓和了堂下尴尬紧张的气氛。

    桓大姐笑看锦宜:“我从体弱,三叔曾发话,让家里上下都格外的体恤照料,不让我操心担忧半分,只许好生保养,后来虽然养好了身子,却因被照料的太好,反而养的不通世事了。只是在前两年我二婶娘害病,让我帮着打理了两的家务,我才知道持家之不易,锦宜年纪就要如此辛苦,已经是极难得的了。”

    锦宜没想到桓素舸会在这时候为自己话,心中诧异。

    子远跟子邈两个也觉着意外。

    郦老太太不由自主道:“你们那是大家门户,上上下下足有千百号人,当然不能跟我们这家里相比。”

    郦老娘本是要贬低锦宜的意思,话才完,突然发现自己在无形中同样贬低了郦家,于是又忙不迭地住嘴,暗自懊悔。

    桓素舸却仍是微笑如故,回头半是谦和地回答:“您的是。总之,各家有各家的不易罢了。”

    郦老娘忙讪讪地答应。

    雪松望着桓大姐,眼神里禁不住透出了遮不住的爱惜,就像是春被浇了雨水的苗,迫不及待无法阻止地要从泥地底下冒出头来。

    雪松原先敬畏桓家的威势,更因为不相信上会有掉金凤凰的好事,所以对桓素舸“未见其人”,心里却先惧怕警惕三分。

    然而昨日成亲,目睹新人娇媚如玉,先已魂动,后来又经过一场苦短**,雪松被新娘子的美貌温存陶冶的心神俱荡,身服心服。

    如今又见她待人接物娴雅大方,雪松越发倾倒,竟不知自己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居然让这般世上无双的美娇娘投入了他的怀抱。

    此时眼中先前的敬畏已经荡然无存,唯有满腹爱恋,缠缠绵绵。

    郦老太太为挽回颜面,却又不甘寂寞、就坡下驴地:“那些桓辅国不喜这门亲事的,一定是眼红,所以才传出这种谣言。这明明是作之合的一门好亲事,桓辅国怎么会不高兴呢?子邈,再敢瞎,我不饶了你!”

    子邈满心不服,还要抬林清佳出来做证人,锦宜低头,悄悄地向他使了个眼色,子邈才不言语了。

    雪松咳嗽了声,打圆场道:“只顾着话,都忘了时候不早,该吃早饭了。夫人?”

    这一声“夫人”,喊得驾轻就熟,无限温存。

    桓素舸仍是笑的很有讲究,火候把握的正好,多一丝显得不端庄,少一丝则太冷淡,她袅袅地起身,先向着郦老太太微微低头:“您先请。”

    ***

    这才是第一,锦宜就见识了这位桓大姐的滴水不漏。

    她这才明白为什么子邈会“不上来”,因为桓素舸就像是一尊置身半空云雾中的观音像,猛一眼瞧去,难分真假,却在瞬间让人心生敬畏,可是再细细地瞧,又觉着那慈悲的眉眼之中写得不仅是慈悲,隐隐还透出些高高在上的疏离冷意。

    不过锦宜倒也明白,毕竟人家出身高贵,当然生有一份倨傲矜持,就像是凤凰虽然一时想不开地停在了鸡窝里,却也不至于立刻跟土鸡们欢欢喜喜地打成一片,这是一样的道理。

    而对锦宜而言,虽然她从未见过桓玹桓辅国,但看见了桓素舸,就仿佛也能想象出那个人的形容做派,毕竟这是桓玹最疼爱的侄女,就像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一样,桓素舸自然也该有些桓玹的影子。

    这日,锦宜一大早,同沈奶娘立在“父母”卧房之外伺候。

    原本郦家并没有这种规矩,无非是做好了早饭,叫丫头请父亲出来吃,而一般郦雪松也不必等到丫头来叫,早早地就会自己坐在饭桌前。

    但既然有了“新夫人”,一切都要向“新”的方向发展,新规矩自然也要立起来。

    将明的时候开始下雪,地上已经积了一层,锦宜揣着手,暗自跺了跺脚,眼前浮现那在郦老太太房中的情形。

    郦老太太直接开门见山,让锦宜以后不必掌家了。

    郦老娘道:“先前我懒得理会家里的事,所以才让你来,不过现在新夫人进门了,你也迟早是要嫁人的,正好就不用管事,就交给素舸吧。”

    其实郦老太太之前曾管过几次,只不过她脑子糊涂,做事没有章法,任由底下一个“亲信”的老妈子胡作非为,结果阖家鸡飞狗跳不得安生,钱却花的山穷水尽,子邈那时候年纪还,一度饿得嗷嗷哭叫。

    所以郦老太太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叫锦宜理事,如今突然得了桓素舸,老太太不免觉着扬眉吐气的时候来了,孙女儿迟早是别人家的,新妇才是自己人,当然比锦宜这丫头片子可靠许多。

    锦宜并没有多嘴。郦家是个什么情形她是最清楚的,若按照她先前的做法持家,从上到下虽然清苦些,却也勉强度日,可如今又来了一位桓大姐,总不成让桓素舸整跟着吃青菜豆腐,稀粥饽饽。

    其实早在新婚后次日锦宜也看出来了,大家围在桌子边吃饭,桓素舸扫了一眼桌上的碗盏,菜色,只略略起手吃了一勺子米粥,就吃饱,起身退席了。

    后来沈奶娘偷偷地对锦宜,桓府又来了数人,在原先兵部主事家的那个厨下驻扎了,从此后桓素舸吃的饭都是那里另做。

    锦宜知道这担子更加不好挑了,郦老太太的私心开口,却也正合她的心意。

    只是在事后,锦宜去给新夫人请安的时候,桓素舸便问起了此事。

    锦宜道:“原本我年纪……”到这里,心里想:桓素舸只大自己四岁,这话似乎有含沙射影讽刺新夫人的意思,于是话锋一转道:“又愚笨,之前家里没别人顶用,实在没法子才我来掌家,现在夫人来了,自然是该夫人主持,只是夫人不要怪我偷懒才好。”

    “夫人”这个称呼,是锦宜苦思冥想了一夜后发明了的。

    不管怎么样,面对桓素舸这张脸,如果还能叫一声“母亲”,简直羞耻。

    桓素舸似乎对称呼并不在意,只是含笑道:“哪里是怪你偷懒。先前老夫人跟我,让我管事,我又会管什么了?先前就过,我原本对这些就一窍不通,这家里的情形又完全不懂,忽然让我掌家,岂不是让我出糗么?”

    锦宜对桓大姐的言辞实在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几句话的真真推心置腹,极为动听。

    让锦宜觉着自己如果不赶紧表示同情那简直是千古罪人,最好再诚恳地许诺随时可以当大姐的左膀右臂,为她冲锋陷阵死而后已。

    锦宜忙道:“这家里人少,事其实也简单的很,夫人不必担忧,若有什么不懂只管问我,有什么要做的也只管吩咐,且夫人连桓府那样大的门户都能掌治,这家里自然也不在话下。”

    “锦宜可真会话,”桓素舸轻轻一笑,“怪不得你父亲称赞你是贴心棉袄呢。”

    锦宜一怔,没想到雪松把这个都告诉了新夫人。

    “棉袄”的称呼,是她的生母姜氏曾这么称呼的,自打姜氏去世后,雪松偶然也会这样叫她,如今从桓素舸的嘴里了出来,感觉有些怪异,有点像是在叫别人。

    但不管如何,从此后,郦家掌事的职责,便落在了新夫人的身上。

    果然如锦宜所料,并没有什么桓素舸之前自谦的“出糗”,桓大姐理郦家的这点儿事,简直易如反掌。

    且自桓素舸掌事后,郦家人的吃穿用度,突然有了质的飞跃。

    往常的三餐通常都是青菜稀粥等,荤腥要到节日或者谁的生日才见,但是自打桓大姐掌家,每一餐除了精致的青菜外,其他山珍海味,同样不缺,难得的是荤素搭的绝配,味道更是好吃的令人感激落泪。

    每次吃饭,看着子远子邈的吃相,锦宜恍惚觉着:自己之前是在喂猪,而现在……在新夫人的掌控下,才像是在养人。

    桓素舸也不再回楼自己吃饭,而是跟大家一块儿吃,但她依旧吃不了多少,只几勺燕窝似乎就饱了,然后就带着一脸恰到好处的笑意打量着郦家众人进食。

    她的笑容里没有任何的恶意,锦宜明白。

    除此之外,家里众人的衣衫也大有改观。

    除了郦老娘得了几件儿裘皮衣裳外,子远子邈也各都做了新衣,一水儿的绫罗绸缎,手艺是长安城里最好的“陈记”,那是连寻常的大户人家排队都挨不上号的老字号。

    郦雪松那被锦宜补的千疮百孔的官服终于到了该“颐养年”的时候,光荣地退了休,换了一身簇新的新官袍。

    果然是佛要金装,人要衣装,这样一打扮,郦家这三个男人,从老到,简直玉树临风,潇洒脱俗,养眼的很。

    连最的子邈似乎都褪去了几分顽皮,透出些少年的俊秀来。

    桓素舸并没有任何的厚此薄彼,锦宜自然也缺不了,甚至比子远子邈更加丰厚,除了时下流行的新衣裙外,还有好几件极为名贵的首饰,从头饰,耳珰,戒子,手镯,项链,一应仅有。

    锦宜看着那一堆珠光宝气的东西,恍惚里觉着郦家突然成了暴发户。

    这些东西的置买等,自然是用的桓素舸的嫁妆,如果是锦宜掌家,自然做不了这些,但是桓素舸掌了家,她要如何动用自己的私产,自然是她的事。

    这个对郦老娘来自然是求之不得的,锦宜望着郦老太太喜欢不尽的模样,突然生出一个可怕的猜测,会不会是郦老太太算计到了什么,所以才那么迫不及待地让桓素舸掌家?

    起初,锦宜暗中跟父亲知会了声,雪松其实也有些察觉了,用新夫人的嫁妆,这不像是什么很光面的事。

    那夜,两人洗漱安歇,雪松望着身边如玉新人,悄声笑道:“这些日子,夫人操持家务,一向辛苦的很。”

    桓素舸心思何其玲珑:“您想什么?”

    雪松温声软语地:“我知道我的薪俸微薄,夫人下嫁其实是极委屈的,现在又让夫人花自己的钱来养家,我实在是愧对……”

    桓素舸笑看着他,点点头道:“我既然嫁了夫君,我的钱自然也是您的钱,又何必把彼此分的这样清楚呢?何况老夫人也是我的母亲,锦宜,子远子邈我也都当子女看待,自然要如你一样好生地奉养父母,善待孩子们。夫君若还跟我这些客套话,可就生分了。”

    雪松本来就窘于开口,谁知还没多,就听了这样知冷知热的贴心话,顿时其他的话再也不出来,他怔怔地盯着如花似玉的新娘子,慢慢地将她搂入怀中:“部里众人都不明白我怎会有这种福分,会跟桓家结亲,但他们又怎知道,我所喜欢的并不是跟桓家如何,这其中最难得跟最好的,是夫人你呀,我郦雪松何德何能,今生能得夫人相伴。”

    桓素舸靠在他的怀中,仰头目不转睛地望着雪松的侧脸,顷刻,她轻声回答:“也许,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雪松垂眸,心里突然想起当初桓家要结亲的消息传来后,跟子女们的揣测。雪松迟疑问道:“夫人嫁给我……当真是因为那次在桓家的偶遇么?”

    他当然已经确认,那个在湖畔啼哭的丫头,的确正是眼前的桓素舸。

    桓素舸目光迷离地望着雪松,慢慢地搂住他的脖颈,在他唇边亲了口:“你猜。”

    美人在怀,雪松哪里还有心思去猜。

    ***

    所以这早上,雪松跟新夫人起的格外晚一些。

    锦宜忍不住仰头打了个哈欠,嘴还没有合上,“啪”地一声,脑后被什么东西甩了个正着。

    凉浸浸地,雪沫子顺着衣领渗入后颈,又迅速化成水。

    锦宜瞪大眼睛,回头看时,却见是子邈,手里正忙着团一个雪球,一边得意而挑衅地看着她。

    刚要骂子邈胡闹,突然想起现在是在哪里,锦宜闭嘴,抬手指了他一下以示警告。

    子邈却仿佛吃定了她现在正等着“伺候”父母,一定不敢反抗,便有恃无恐地先瞄准了一下,飞出另一个雪球。

    得益于历年来姐弟们打雪仗的功劳,子邈的准头练的出类拔萃,那雪球又快又狠地糊在锦宜胸前。

    锦宜忍无可忍,又见面前房门紧闭里头毫无动静,她便把暖手扔给沈奶娘,发狠冲了上去。

    子邈极具有打仗赋,见敌人奋勇反击,他便秉承“敌进我退”的英明决策,飞快地转身逃窜。

    “三不打上房揭瓦,反了你了!”锦宜正憋着一股火,很想“应将胜勇追穷寇”,她飞快团了个雪球,要打子邈这混蛋。

    两个人你追我赶,引得子邈吱哇乱叫,眼见将出了院子,锦宜见机不可失,飞出手中的流星球。

    锦宜的准头当然也不错,那雪球嗖地飞了过去,眼见要命中子邈那可恨的脑袋,突然间他身形灵活地一晃,钻出门去。

    与此同时门外走进了一面人肉盾牌,雪球“啪”地一声,不偏不倚打在对方腰下左右、那不可描述的地方。

    锦宜大吃一惊,目光上移,望见来者的时候,心里突然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这位先生……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小逃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小逃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逃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