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千金女一掷千金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小逃妻正文 6.千金女一掷千金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锦宜眼看门前冷落车马稀的场景,感慨油然而生。

    沈奶娘在旁劝道:“姑娘,咱们回去吧,回去等也是一样的。”

    锦宜道:“奶娘,我不是等那个。”

    沈奶娘从奶大她的,心领神会:“我当然知道,你还疼那白花了的银子。”

    锦宜捂住心口,一提起这个,就像是有人朝着她心窝子踹了一脚。

    锦宜又长长地叹了声:“这要不是桓家,一定要讨个法。”

    两个人正要回府里去,突然听见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忐忑地唤道:“大姐!”

    锦宜回头,却见面前是个身着青衣的子,远远地站着没敢靠前,向着锦宜躬身见礼。

    锦宜还未发话,沈奶娘笑:“齐是你啊,你近来出息了,许久不到这门上来了。”

    叫做“齐”的子,年纪只不过十五六岁,平头整脸,衣裳虽简朴却也干净,他见沈奶娘回话,便大胆跑前两步,对着锦宜跟沈奶娘低了低头,含笑:“我现在在福满楼做跑堂,正是今日府上喜事订的酒楼,其实早先我听老爷的亲事后就想着来道个喜的,只是……”

    只是雪松攀上了桓府这高枝,引来了许多侍郎尚书等鸾鸟凤凰乱飞,像是齐这种鸦雀有些难登大雅之堂,自然不敢靠前。

    沈奶娘笑啐了口:“那你这会儿怎么又来了?”

    齐道:“我是跟送菜的一块儿来的。”齐打量了一眼这冷清的门口,却不敢自己先前听见的闲言碎语,只又看着锦宜道:“正好看见大姐在,就在这里给您和老爷请个安道个喜,大姐若有什么吩咐也只管,好歹让我尽一尽心。”

    锦宜见他很知礼,便点点头,心里惦记“送菜”两个字,怏怏地回身往里。

    沈奶娘从怀中掏出一个地红包,递给齐:“知道你的好意了,去忙吧。”自己也随着锦宜进屋了。

    齐在后扬首张望着两人进内,怏怏地回身走到停在门口的马车旁边。

    那赶车的车夫瞧着他笑:“听这郦大姐脾气不好,你怎么敢去碰这霉头,算你子走运,没有被啐一脸打一顿。”

    齐把红包捏紧放进袖子里,闻言道:“谁大姐脾气不好的,我是最知道的,大姐最是温柔慈心,又体恤人。”

    车夫调侃:“哟,她体恤你了?”

    齐涨红了脸,索性扭头不理他。

    车夫抱着鞭子,转头看了看这寂寥冷落的一条街,道:“你看,这亲事多邪门,半了一个上门道贺的都没有,那十八桌的酒菜,想是要喂了狗了,这亲事只怕也长不了,的也是,堂堂地桓大姐,怎么会瞧上这样的人呢,拖儿带女也就罢了,官儿还那么芝麻,如果郦大人是跟桓大人那样的大官,那还情有可原。”

    幸好锦宜跟沈奶娘已经进了府内,没听见这些闲言碎语。

    ***

    半个时辰不到,阿来先带了好消息回来,是一切顺利,老爷已经接了新夫人一路返回。

    而在郦雪松接亲而回的时候,林清佳同郦雪松在工部的两位旧交一块儿登门道贺,锦宜这才明白林清佳先前并不是离开,而是去接人了。

    这工部的两位大人,都跟雪松一样的官职卑微,一位姓秦的年纪已经老迈,不再在意自己的什么前程了;另一位宋大人,却是个耿直肚肠,平日里在乎的只是如何精研本职,而并非钻营交际,所以也能跟雪松谈得来。

    所以这两人都不怕桓玹的黑名单,敢顶风而来。

    眼见郦府终于有了点人气儿,锦宜索性把心一横,不再苦思忧心,毕竟从筹备婚事到如今,一路过关斩将,到现在索性“船到桥头自然直”。

    在众人的眺首盼望中,厮兴高采烈来报新娘子将到门了,不多时,爆竹声密集传来,所有人都步出了堂下,前去迎接观礼。

    锦宜也走到门口,她靠在门框上,歪头打量雾烟散开的门口,锣鼓声声喜庆,把先前的凄惶冲散,爆竹声夹杂着孩子的欢笑声响,把她心头的烦闷也都腾空,锦宜禁不住也颇为喜悦地随着笑了声。

    但就在瞬间,她嗅着那弥漫开的火/药气息,望着那爆竹腾挪光亮闪烁,突然心中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就像是……这一切有些眼熟,而她……曾经经历过。

    锦宜有一瞬间的恍惚,但她很快把这种恍惚抛在了脑后。因为在一阵阵欢呼声中,新娘子进门了。

    ***

    这一整的忙碌,在黄昏将至的时候有了尘埃落定的迹象。

    来贺的宾客都已经散了,宋大人吃醉了,让厮扶着送了回去,秦大人年高体力不支,也派人好生送了回去,毕竟好不容易来了两位珍稀客人,一定要加倍心呵护。

    只有林清佳,自己清清爽爽地告辞了,少不得又是子远相送。

    门口,子远罕见地对林清佳道:“今日多谢啦。”

    林清佳笑看他,突然道:“你不是该叫我一声哥哥么?”

    子远怔了怔,然后哼了声,道:“我只叫你林公子,将来也许会换称呼,但不是这个。”

    林清佳心思玲珑,当然知道子远指的是什么,子远毕竟年长,已经不是子邈那么口没遮拦,能直接出“我宁愿叫你姐夫”的年纪了。

    但林清佳知道子远向来跟自己有些“心结”,他既然肯出这种话,心里必定是接纳了自己,林清佳笑笑,道:“那我先回去了,告辞。”

    他转身要上马,又回过头来。

    子远见他双目闪烁,便问:“怎么了,还有什么事?”

    林清佳思忖了会儿,终于把想的话又埋了回去,只笑道:“你们一家人这些日子来都劳累了,要留意好生休息,别累坏了身子。”

    子远还没回味过来,林清佳已经上马去了。见他身影消失不见,子远转身入府,进了门,才隐隐地想明白林清佳的意思。

    父亲的亲事向来是锦宜在操持,全家上下最累的一个人是她,那狐狸般的人大概是想让锦宜好生休息,却偏不直,撒了这样大的烟雾出来。

    子远想明白,便哼了声:“实在是虚伪,你那话是金子么?非要藏着掖着。”

    可惜在郦家手足无措的时候,却是这“虚伪”的人伸出了援手,又让子远觉着无可奈何。

    ***

    时隔多年,郦雪松再入洞房,这一夜,长安城里也不知有多少人暗中或笑或叹的猜测,到底是怎么样一场“老牛吃嫩草”的戏码。

    这其中,当然有大批艳羡雪松的,他们当中大多数人连桓府的丫头的手都碰不着,但郦雪松这一介穷困鳏夫,居然吃上了鹅肉,简直是人比人气死人。

    先前传出桓辅国不喜这门亲事的时候,便就又有很多墙头草倒戈,纷纷发表如那福满楼车夫一样的高论,雪松平白得了这门高不可攀的亲事,指不定是福是祸呢,毕竟桓辅国城府深沉,心思如海,喜好无常,杀……咳。

    所以在那不肯来赴宴的很多人中,也有许多想看热闹的红眼睛,谁知他们从早上盼到了晚上,——像是那树梢上的猫头鹰一般,眼睁睁明晃晃地见雪松迎娶了新娘,入了洞房……

    居然一切都平安无事,实在让人……有些失望,而心里的恨妒又多重了几分。

    所以这一夜,长安城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这场亲事而失眠。

    把所有的流言跟揣测挡在门扇之外,郦家的大多数人,在这一夜却睡得安稳无比。

    第一个锦宜,因为总算九九八十一难地度过了,而她觉着自己是那终于卸下重担的白龙马,虽然不至于脱胎成为龙马,却总算能够睡个安稳觉了。

    可是要把之前欠下的觉都补回来又谈何容易,至少要睡上三三夜才成。

    次日早上,锦宜不出意料地睡过了头,沈奶娘本是想来叫醒她的,可知道她先前累坏了,又见那睡容中带着疲惫,便不忍打扰。

    且先前奶娘吩咐丫头盯着老爷的卧房,准备听新夫人起床的时候就也叫锦宜起床,至少可以多睡会儿,谁知一错眼的功夫,不知怎地,新夫人不但已经起床,而且早就梳理打扮妥当,听这会儿已经拜过了郦老娘,在前厅坐下了。

    锦宜匆匆梳理停当出门的时候,正子邈撒欢跑来叫她,两人撞个正着。

    锦宜问子邈为什么跑的这样着急,子邈道:“爹问姐姐怎么还没出去拜见……母亲,所以让我来看看。”

    锦宜听见“母亲”两个字,心头一刺,却恍若无事地撩了撩鬓边头发:“我有些睡过了,正要去呢。”

    两人往前厅去,锦宜又问子邈是否见过了新夫人,子邈道:“当然见过了。”

    “长的如何,脾气呢?”

    “长的……好看!”子邈琢磨着,又:“脾气我可瞧不出来,不过,虽然笑眯眯地,却总让人觉着……”

    “觉着怎么样?”

    子邈年纪,加上不肯刻苦读书,这会儿可谓是“书到用时方恨少”,他苦恼地抓抓头:“我实在不上来,你自己去看吧。”

    锦宜在昨日没有机会目睹新娘子的风采,今日又晚起,心里有些忐忑,同子邈来到堂下,进门的时候,却见郦老娘坐在上位,旁边坐着雪松跟一位盛装的新人。

    未曾见面之前,桓大姐的大名已经是如雷贯耳,如今见面却更胜闻名。

    锦宜只看了一眼,就被桓素舸的美貌跟气质镇住了。

    ——这位国色香美不胜收的姑娘是打哪来的?就算身为女子的锦宜,不由也为之心头一动。

    原本锦宜还觉着什么“钦定太子妃”之类的话子虚乌有,可是只是这一眼,锦宜不由叹息:桓大姐这质素,不去当太子妃将来母仪下,反而嫁给了自己的父亲……实在是暴殄物,凤凰钻到鸡窝里。

    ***

    郦老娘脸上自得的笑容在看见锦宜进门的时候,昙花一现般地消失了,她皱眉喝道:“真是没有体统,怎么反而叫长辈等你?”

    锦宜忙上前见礼,致歉。

    雪松却笑道:“知道你先前操持家事累坏了,不打紧,快来拜见……夫人。”

    雪松并没有提“母亲”两个字,这让锦宜的心稍稍宽慰,转过身向着桓素舸行礼。

    桓素舸双手一抬:“起来吧。”声音清雅脱俗,听起来就像是一阕曲乐,让人闻之三月不知肉味。

    锦宜的目光却落在她伸出的那双手上,所谓肤如凝脂便是这个意思了,这双纤纤玉手毫无瑕疵,白皙细腻,精致的像是玉雕出来的,这才是真正的豪门千金大姐的手,不像是她的,因为时常要做家事,而且无时无刻地要做女工,手指都有些粗糙了,且从无保养,肤质自然跟眼前这双玉手无法相提并论,这会儿简直羞于伸出来献丑。

    桓素舸却恰到好处地微笑着,打量着锦宜道:“这就是锦宜,果然伶俐的很,我早就听你能干,这一次也着实辛苦你了。”

    锦宜正不知如何回答,就听到郦老太太插嘴道:“还是不要夸她了,昨日做的那件事,我还没得空呢!”

    桓素舸回头:“老太太指的是……”

    雪松咳嗽了声,示意自己的母亲不要多口。

    但郦老娘被桓素舸双眸一打量,越发无法控制自己的嘴,便摇唇鼓舌地道:“还有什么别的?不就是她自作主张,把好端端地饭菜都施舍给了那些叫花子!”

    桓素舸听了这个,面不改色,只是目光转动又看向锦宜,似乎完全不知情般问道:“这是真的么?”

    她是一副好奇的口吻,却丝毫地责备意思都没有。

    ***

    锦宜不能否认。

    这件事的确是她做的。

    昨儿接了新娘子后,屈指可数的几位宾客落座,秦大人年高,眼花耳聋,宋大人倒是不拘节,自斟自饮,林清佳张目四顾,明显地心不在此。

    这几个人统共只占了一张桌子,剩下的十七桌傲然屹立,纹丝不动,似乎可到地老荒。

    锦宜走了一圈,眼里心里都给堵的死死的,正要先叫人撤下,却看见门口处,酒楼来的齐仍面带忧色地站在那里。

    锦宜看了他一会儿,心头一动,她索性走出厅堂,出了大门,台阶上站住放眼看去,果然见长街的角落里、墙根下,缩着许多衣衫褴褛的身影。

    才下过一场雪,气越发冷了,这些乞儿的日子也越发艰难,如果是寻常人家做亲,他们自要来讨一口,可听是跟桓府……

    敬而远之。

    锦宜看着这些人,心里渐渐地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齐在没当酒楼跑堂之前,也是一个乞儿,郦家虽然艰难,但毕竟并不至于饿坏了人,有一次齐冻饿昏倒门口,锦宜叫人抬了进来,热米汤将他救醒,送了套子远的衣裳给他。

    后来齐自己找了酒楼的差使,隔三岔五地得闲便回来郦府,在门口上跟下人们闲话片刻。

    齐曾做过乞儿,明白坊间的乞儿分布,知道哪些人最为难熬,锦宜一旦打定了主意,便吩咐齐带着郦府的人,把那些没有动过的十七桌饭菜,一一都分发给了那些忍饥挨饿的乞丐们。

    于是,那些让锦宜心焦的饭菜们在瞬间都分发一空了。

    沈奶娘心疼的直叫“阿弥陀佛”,本以为锦宜做出这种无奈决定一定也会倍加心疼,正想着强行安慰几句,锦宜却吁了口气,叉腰道:“总算去了一桩心事。”像是神清气爽。

    奶娘呆呆地问:“姑娘,好好的饭菜都给叫花子吃了,咱们平日里还没得吃呢……难道你不心疼吗?”

    锦宜道:“放在这里白瞎了我才心疼呢,如今总算喂饱了人,也算是物尽其用。”

    沈奶娘匪夷所思:“但、但那么一大笔银子……”

    锦宜痛定思痛,了心里话:“奶娘,先前这桩亲事弄得那样轰动,又有许多了不得的大人物要来,害得我战战兢兢,总觉着事情闹得太盛大了……会藏着什么不好,如今那些耀眼的人没有来,其实也算不得坏事,何况那些人平日里大吃大喝,一定瞧不上咱们这些吃食,他们吃跟不吃都没什么相干,倒是不如给那些都要饿坏了的乞儿们吃,救得一个是一个……且快过年了,也让他们过过年,就也当是……给爹积德了,你是不是一举数得?”

    沈奶娘给她的笑了起来:“听着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但她也不忘提醒锦宜:“你可要留神……若给老太太知道了,怕要不高兴。”

    “她当然会不高兴,我还算到事先告诉她她一定不会答应呢,所以索性先斩后奏。”锦宜拍了拍手,出了一口恶气的痛快模样。

    沈奶娘从儿看着她长大,知道她虽然生得一副娇娇弱弱的模样,实则心里自有主张,一旦决定的事,不管如何都要做到,见锦宜如此笃定不悔,沈奶娘笑道:“好好,我的姐真的长大啦!”

    ***

    如今,终于东窗事发。

    锦宜自知不好直没有宾客上门的话,非但对郦家不好,也对新娘子不好,这一犹豫中,桓素舸身后的一位嬷嬷笑着开口:“难得大姐这样大的手笔呢,虽然做善事积德是极好的,不过……只是这日子有些挑的机巧了,毕竟是姑娘的大日子,让些脏乱的乞丐来有些煞风景了,若有个什么冲撞的可怎么好呢?”

    桓素舸听了,微微转头看了一眼。

    那嬷嬷忙低头致歉:“是我多嘴了。”

    郦老娘本就憋着一口气,先前碍于桓素舸在,不肯十分发作,听了这嬷嬷的话,犹如火上浇油,便呵斥道:“这丫头胡作非为的惯了,我就知道她靠不住,现在果然是做出来了!我看你是成心的要给你父亲的好日子添堵呢,是不是!”

    雪松知道全不是这么一回事,虽然锦宜所做有些突然,但他深知自己的女儿是个有分寸的,他本能地站起身来道:“母亲,锦宜绝不是这个意思。”

    郦老娘道:“你不要护着她,新夫人才进门,她这是给人下马威吗?”

    锦宜知道郦老娘生心性奇葩,本来不肯跟她计较,没想到她没分寸到这个地步,当着桓素舸的面儿、新妇进门的第一就往自己身上泼脏水。

    一直沉默的子远看不过,挺身而出道:“祖母,真的不是这样,是因为昨没有宾客上门,饭菜留着也是坏了。”

    “好了子远,你也不用为她话了,昨儿怎么会没有宾客上门,还不是她的布置哪里出了错?一切都交给她来安置,还有姜家那个……谁知道她们是不是存了坏心弄鬼的!”郦老娘开始血口喷人。

    锦宜的脸上开始涨红,她忍不住转头看向桓素舸,却见她仍是那副略带诧异的表情,但双眼里透出的却是异样的安稳冷静,就像是完完全全置身事外的一个人,正在看一出热闹的戏码。

    在这一团混乱里,郦子邈叫嚷的声音格外响亮:“哪里是姐姐的错?明明是桓辅国不乐意这门亲事,所以昨儿拦着不许大家伙儿上门!”

    语惊四座,堂下有了短暂的鸦雀无声,然后,郦老娘叱骂道:“越发胡了!”

    “我可没胡,”子邈叫道:“昨儿林哥哥亲自上门来的,那些不上门的大人们都是听了风声,怕来吃喜酒的话会惹怒了桓辅国,所以个个当了缩头乌龟,明明是桓家的原因,干吗要赖姐姐?”

    郦老娘的心扑腾扑腾乱跳,昨儿的事她也有些猜疑,只是毕竟桓家把这样一个高贵貌美的千金姐送了来,可见那些话都是胡的,因此她一味地赖锦宜,如今听子邈叫嚷出来,又是林清佳报信……郦老娘的气焰消了大半。

    但是子邈这话一出,牵扯到了桓府,大家忙又看向桓素舸,不知她是什么反应。

    桓玹毕竟是桓大姐的叔父,桓玹不喜这门亲事……桓姐的脸色多半会很难看,就算以她的涵养不至于当场动怒,那身为一个正常的新过门的姑娘,至少要又些许掩藏不住的尴尬才是。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桓素舸目光轻转,脸上的轻笑犹如春风掠过花丛,让每个人都感受到了那种细细微微地愉悦,桓素舸笑了笑,道:“有这种事么?我竟丝毫也不知道,多半是这中间有什么误会,引得人以讹传讹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小逃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小逃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逃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