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林才子独得芳心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小逃妻正文 4.林才子独得芳心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相比较郦家孩儿们对这门亲事的忧虑重重,郦家老太却欢欣鼓舞,高兴的眼睛越发了数寸。

    郦老太太原先在女儿家暂住,听到风声,便风一样卷了回来。

    这老太太总有种神奇的能力,她认为自己的儿子才貌双全,当年没考中状元点配公主已经极为委屈,后来更让姜家那种平凡门第给糟蹋了,简直有种好猪让烂白菜拱了的感觉,没想到时来运转,终于有颗好白菜……哦,大概还是翡翠白菜看中了雪松这头好猪,也是老终于开眼。

    郦老太太先是把几个孩子痛骂了一顿,埋怨这个好消息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她,然后用打量亡夫的眼神慈爱地打量着儿子:“我就知道我们雪松是个有出息的,要是你爹还活着,不知道该多高兴。”不像是儿子要娶亲的口吻,倒像是高中状元似的骄傲。

    郦雪松正因为先前铩羽而归,灰头土脸:“娘,不是我们不愿意告诉你,实在是,这不是别人家,是桓府……桓府啊。”

    老太太自得地笑:“桓府怎么了,正因为是这样的高门大户,人家的姐奶奶们眼神才好呢,你看那些穷门户,哪里认得金镶玉?”

    雪松觉着自己可以称为“绣花枕头”,万万达不到“金镶玉”的水平,他还没来得及谦虚,郦老太太又怒斥锦宜跟子邈:“混蛋们,这种好事,你们不替咱们家高兴,一个个哭丧着脸想干什么?告诉你们,谁敢搅了这门好亲事,我饶不了你们!出去!跟我面前碍眼!”

    两个碍眼的混蛋彼此对视,转身默默地出门。

    郦子远觉着自己留下的话显得太一枝独秀了,正要跟上,郦老太太叫住他,已经换了一副口吻:“子远啊,你过来。”

    郦子远只好走到跟前,老太太亲昵地拉着他的手道:“子远啊,你瞧,咱们家时来运转的时候到了,这桓府看上你爹,算他们有眼光,将来你的前途一定也是极好的,……听我的话没有错,知道吗?”

    郦老太似乎已经笃定,将来这底下的女孩子,只有公主之类的才能跟郦子远匹配了。

    子远在父亲面前是只老虎,在祖母面前,就只是一只懒洋洋的狸猫了:“好的,知道啦。”

    郦老太太有反复把他的头脸跟手摩挲了好几遍,才放他走了,儿子又要当新郎了,她还有好些话要教导这位新郎官呢。

    郦子远出了门,见两个混蛋站在门口,看见他出来,两人不约而同地用白眼热烈迎接。

    子远笑道:“长辈偏心不是我的错啊?”

    锦宜悄悄打了个哈欠,子邈道:“会投胎才是你的本事。”

    郦雪松的书晒的非常及时,因为在此后半个月,京城下了第一场雪。

    每次冬来临的时候,都是郦锦宜头疼加肚子疼的时候,这倒并不是因为她身体太弱,而是因为操心太甚。

    锦宜操心的,是怎么才能把郦雪松那稀薄的俸禄一文当成无限来使唤,置买炭火,棉衣,年货,仆人的月钱,等等。

    郦子远正在上公学,每月都有给先生的束脩,年末还要随大流地送点东西,因为别人都送,你不去送,暴露了家穷倒是其次,最主要的显得不够尊师重道,先生虽然表面上显得不在意,可看人的眼神还是会随着礼物的轻重而产生变化,有礼物跟没有礼物,似乎也控制着先生脸上的笑,有的话,就会艳阳般温暖人心,没有,就会像是守寡的贞洁烈妇般冷若冰霜、凛然不可侵犯。

    除此之外,还可以是一种难度略高的皮笑肉不笑,就像是阴笼罩头顶的乌云,一望而知有着不好的预兆。

    子邈倒还好些,锦宜自己先教他些四书五经,加上子远闲着也客串一下私塾先生,还能省一份钱。

    但是偏偏两个男孩子都是长身体的时候,这就产生了两个问题,第一是吃的比猪还多,第二是穿的衣裳要时刻置办,更加比猪还费。

    最难办的是老太太的衣裳,横竖不管锦宜如何尽心,都换不得一句好,久而久之,锦宜便把那些横眉竖眼的挑剔当耳旁风了事。

    相比较而言,郦锦宜自己的衣裳要省多了,她的手巧心灵,女红是一流的。何况她又不必时常出外走动,在家里怎么都能过去,简朴些也无伤大雅。

    郦雪松也得了穿官服的便宜。

    因他是有名的不动式升迁,常年官袍只是一件,穿来穿去也都有些破旧了,幸而锦宜缝缝补补,巧夺工,加上郦雪松外表出众,所以这官袍透出一股老而弥新、卓尔不群的独到气息来,倒也能应付得过。

    春夏秋,这三个季节家里的花费还能少些,独独到了冬,锦宜的头发都掉的比平日要多。

    因为要省柴米钱,原本家里的后院都给锦宜开辟成了几块菜园,种的白菜萝卜秋葵黄瓜等蔬菜瓜果,在家里山穷水尽的时候,总也能拿来救急,是郦锦宜很引以为傲的成就。

    但是今年,因为之前桓府派来“整修房屋”的那一批人闯入,修房建屋,挖坑填湖,无数只脚来来回回,把菜园子踩的跟平地一样夯实,蔬菜瓜果因为没来得收,也都“化作春泥更护花”了。

    所以今年的收成可想而知地惨淡,简直媲美郦雪松每月的俸禄。

    郦锦宜像是数铜板一样珍惜地点看自己稀疏的收成,心里的怨念无形中又膨胀了几分:桓家这位千金姐还没进门,先把她的储蓄粮食吞了大半,这横看竖看都不像是一个好兆头。

    而且除此之外,家里又多添了一宗负担。

    因为桓府要跟郦家结亲的消息传了出去,向来门可罗雀几乎如世外桃源般无人问的郦家,突然成了京城热门之地,许多平日里见了郦雪松都好像选择性失明的同僚和上司们,像是突然遇到名医神奇复明了,而且恰好发现了郦雪松这闪闪发光的黑夜中的萤火虫,纷纷地前来郦家交际。

    来来往往的车马,人群,把原先的世外桃源生生变成了热门景地。

    但是景地虽然热门了,却因为没有门票或者香火收入,还要倒贴很多的茶水费,所以对锦宜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郦雪松是个只擅长嘴上功夫的,郦子远也继承了父亲这桩优点,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着实娴熟,至于郦子邈,他年纪还,不顶用,但已经初露嘴炮峥嵘,而且因为年纪又格外添了一桩“口没遮拦”的本事,每次顶嘴都能把郦锦宜气的半死。

    三个男人都是甩手掌柜,头顶上还有郦老太太一尊当头佛爷,家里的事都落在郦锦宜一个人的肩头,虽然有个从儿养大了她的沈奶妈做左右臂膀,要操办这样大一门亲事,仍是棘手的很。

    尤其是桓府定下的婚期十分急促,急促到让人情不自禁会联想到“冲喜”这个词。

    自古以来那些身子骨不好、甚至性命垂危的主儿,若是有点钱财权势的家庭,这时侯就会操办一桩喜事来挽救气数,这一次,需要挽救的便是桓素舸这千金姐,而负责冲喜的则是郦雪松这半老徐男。

    想来,全家上下只有郦老太太是真心实意地盼着这门亲事,在她简单的头脑看来:什么桓家姐,毕竟又不真的是公主,进了门总归要跪她一跪,当亲娘来侍奉的,她只需要袖手摆好姿态当尊贵婆婆就是了。

    而连日来那些妯娌婆姨们的奉承,已经让老太太飘然若仙,自觉就算是当个皇太后也不过如此。

    而锦宜在忙的死去活来的时候突发奇想:也许她该感谢桓辅国,毕竟对方没有要求自己的父亲“倒插门”。

    桓府给的那十八只箱笼,留作聘礼准备原封不动地还回去。一来若真的用了这些东西,便坐实了雪松去打秋风的事实,二来,让郦家来准备聘礼的话,无论如何那是拿不出来的,如果有那种闲钱,郦雪松也不至于独守空房这么多年。

    偏偏因为最近父亲突然凭空多了很多“莫逆之交”,这宴席的数目顿时又扩大了几倍,更是雪上加霜。

    就在郦锦宜两手空空,焦头烂额的时候,来郦家“朝拜”的人中,出现了一名救星。

    ***

    户部侍郎林嘉,原先跟郦雪松曾是同僚,两人都从吏做起,可后来造化却差地别,林嘉一步一步往上,如今贵为户部侍郎,而郦雪松仍然十年如一日地在员外郎的位子上打转。

    可是当初同为吏的时候,两家交情甚好,而林嘉之子林清佳,同郦锦宜年貌相当,那会儿林嘉跟郦雪松也是“情投意合”,两人对饮言欢的时候,无意中许下了两家将来可以结为亲家的话,虽然并没有就此立下契约,不过两家人却常常因此而玩笑。

    林清佳跟郦锦宜已经懂事,又被众人每每从旁哄笑,不知不觉都当了真。

    林清佳生得貌若潘安,虽然年少已经颇有才名,可谓是合格的女婿人选,加上林嘉身居高位家门逐渐显赫,这多年来往林嘉求亲的人也不在少数,但林家似都无意,林清佳反而每每往门可罗雀的郦家走动,这当然不会是因为林大公子仰慕郦雪松的人品或者才学,必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所以连郦子邈都知道林公子对自己的姐姐有意。

    林清佳来到的时候,郦锦宜正因为酒席钱的数目巨大,无处可寻,把头发揉的像是个新出炉的鸡窝,听消息,急忙打水梳洗。

    她偷偷地跑到前院,趴在客厅外窗往内偷看,却见郦子邈正大光明地坐在林公子对面,正贪婪地吃着对方带来的点心。

    锦宜耸了耸鼻头,然后目光就贴在了林清佳的身上,数日不见,林大才子似乎更加出落的英俊帅气,他又着一件银白色袍服,更加显得面如冠玉,少年俊朗。

    锦宜心跳加速,无师自通了“秀色可餐”是个什么意思。

    客厅里,郦雪松同林清佳寒暄数句,对林才子也是越看越觉着喜欢,若不是锦宜尚未及笄,一定要主动派人提亲,毕竟这样的少年才俊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林清音现在尚未参加秋闱,就已经有许多名门大户对他虎视眈眈,如果再取得功名,那些盯着乘龙快婿的门庭只怕会化身狼虎将他抢着吞了。

    郦雪松用慈爱的目光看着林清音:“你今怎么来了呀?”

    林清佳道:“我爹知道叔父跟桓家的喜事后,很为叔父觉着欢喜。”

    雪松老脸一红。

    林清佳却丝毫窘迫羞惭之色也没有,比郦雪松更坦然自若的多,似乎真心实意地觉着这是一件大而正常地好事,而丝毫没有“老牛吃嫩草”或者“一枝梨花压海棠”的嫌疑。

    他肃然正经地道:“只是近来气渐凉,我爹不免犯了旧疾,所以派我来先送些贺礼,还请叔父不要嫌弃。”

    郦雪松忙道:“哪里的话,多谢林兄美意才是,他的身子没有大恙吧?改我倒要去看看他。”

    林清佳道:“叔父不必担忧,我爹并无大碍,近来已经好转了,他便是知道叔父必定会惦记担忧,所以先前才未曾及时来贺,他也明白叔父这些日子已经忙得□□不暇,所以才先叫我呢。”

    雪松听他对答体贴婉转,虽然年少却如此老道,简直比自己活这把年纪的人还擅交际,心中又叹又喜,心想:“锦宜如果得了这样的夫婿,那才是作之合,一对璧人。”

    郦子邈在旁边全心全意地吃点心,听到这里,突然插嘴:“林哥哥,我爹都要成亲了,你什么时候来提亲呀?”

    林清佳一怔,郦雪松忙假意喝道:“儿多嘴!”

    郦子邈道:“双喜临门多好,姐姐也不用每犯愁了。”

    子邈本是想郦锦宜不必每犯愁钱从哪里来,可是听在三个人的耳中,却仿佛是郦锦宜犯愁什么时候来提亲一样。

    窗外,郦锦宜脸上涨红,心头狂跳,恨不得冲进去把郦子邈痛打一顿。

    但同时,心里却又有种莫名期待。

    屋内郦雪松咳嗽了声,他跟锦宜心有灵犀,面上虽佯装恼怒,心里却难免窃喜,郦子邈把他正伺机开口的话了出来,倒是省了他一番斟酌了。

    郦雪松一边假意斥责郦子邈,一边瞟林清音,想看他什么反应。

    锦宜却已经紧张的无法继续偷听下去,她转身往后院跑去,心里的微恼却神奇地变成了喜欢。

    跑着跑着,锦宜止步,她仰头看,却见洁白的雪花从际飘飘扬扬而落,地上已经白了一层。

    之前她人在廊下只顾偷听,竟没发现雪已经下了半晌,锦宜嘴角上扬,情不自禁提起裙摆,脚尖点地,轻盈地原地打了个转。

    她被那股冲动的情愫指使着,无法按捺心底的愉悦,连转了几次,人已经到了院中那棵老梅树底下,梅树上发着嫩红的苞,这会儿挑着雪花,就像是开了一朵朵绒绒的白梅。

    锦宜张开手臂顺势将那极粗的梅树抱住:“唉,我可真喜欢你啊。”她也不怕冷,将嫩嫩的脸贴在沧桑的梅树身上,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好像这会儿抱着的就是她那心上人。

    郦锦宜只顾听着自己心河欢喜流淌发出的愉悦笑声,却未曾留意到,一墙之隔,有个人沉静立在彼处,眼神深邃,气息清冷,仿佛连他身旁飘落的雪都放慢了降落的速度,不敢过分惊扰。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小逃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小逃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逃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