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郦小妹无奈入戏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小逃妻正文 2.郦小妹无奈入戏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桓素舸当然没有想不开,更加不可能脑袋被驴踢。

    若论起桓大姐身份之尊贵,本朝几位公主见了她都要礼敬三分。

    桓素舸有三好,相貌,人品,才学。

    容貌娇美自不必,甚至有本朝第一美人之称,当然,也有人这称呼是因为桓辅国位高权重,才徇私加予,但就算没有这虚名,桓姐的容貌在长安也是数一数二的佼佼者。

    其次便是人品,有名的温柔贤淑,名门淑媛的典范。

    至于才学,也不见她怎么卖弄,但才女的称呼却是自打八岁开始就光环加身,美名远扬。

    曾有过一段时候,长安盛传,……当今圣上曾想许她为太子妃。

    总而言之,不管是在偌大桓府还是整个长安,桓素舸不是公主,胜似公主。

    当然,底下才貌兼备的女孩儿还是数不胜数的,而桓素舸之所以如此下闻名人人称赞,这一切跟她有个当宰辅的叔父脱不了干系。

    试问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被驴踢到呢,除非桓素舸千年之后,被那些不入流的盗墓者举着黑驴蹄子探墓穴……这还有几分可能。

    ***

    在宋官媒去后,不算很大的郦府起了一片腥风血雨。

    厅内,子远跟子邈围着郦雪松虎视眈眈,锦宜似蹙非蹙地皱着眉,担忧地瞧着父亲。

    几个仆人趴在门口满怀激动地偷听。

    “爹,你是不是对人家桓大姐干了什么?”最先出声的,是大公子郦子远,“都是男人,都到了这个地步,你就不用藏着掖着了。”

    郦雪松觉得养了一只白眼狼,居然怀疑自己的操守。

    虽然他的操守细细追究也是不堪一击的,毕竟,似郦大人这般年纪的老男人,无妻无妾,在部里要应付枯燥无味的官事,回家里要面对三个聒噪挑剔的鬼,自己需要有点的风花雪月才不至于对日子无望。

    所以,隔上几个月,郦雪松也会跟几个同僚去喝场花酒,用的都是他辛苦攒下的私房钱——当然这瞒不过锦宜精打细算的双眼,但她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郦雪松自不至于狗胆包到喝到桓家去。

    “这不可能。”否认的是郦子邈。

    郦雪松觉着儿子还没有变身成白眼狼,老怀欣慰,但是欣慰的头还没有点一点,郦子邈又老练地道:“如果真是那样,桓府哪会来提亲,这会儿早把咱们全家都杀人灭口了,唉,我才八岁,我的大好人生还没有开始,还不想死啊。”

    他摇头叹息,不胜惆怅。

    这话从一个八岁的孩子嘴里出来,简直让郦雪松觉着自己的教育一定大大地出了问题。

    “你再瞎,老子亲手结果了你的大好人生。”雪松瞪了子邈一眼。

    然后他把求救的目光投向郦锦宜:“锦宜你最懂事,快点句话。”

    郦锦宜捧着头冥思苦想,经过深思熟虑的确有了点收获:“会不会是爹你在朝堂上……有什么桓辅国的把柄,他不得不拿桓姑娘来堵住你的嘴?”

    郦子远觉着最后一句似乎有歧义,怂怂地不敢提。

    “什么?”他有胆子拿捏桓玹?那个只手遮的权臣?

    郦雪松瞪大双眼,觉着还是自己无意中对桓素舸干了什么比较靠谱。

    事实上,郦雪松还的确对桓素舸干了点事。

    经过一整夜的苦思冥想,头发又多白了几根,次日清晨,郦雪松摇摇晃晃萎靡不振地叫醒几个儿女:“我记起来了,我的确对她……”

    郦雪松苦大仇深,语重心长地到这里,长公子惊为人地:“桓家的女人都敢碰,父亲你可真是色胆包,我昨日无意听,桓府那条街上的狗碰了他家养的母狗,此后立刻暴毙,难道这仅仅是一个巧合吗?”

    “住口!你这逆子!成何体统!”郦雪松忍无可忍。

    郦子邈笑:“我不相信这是巧合。一定是被桓辅国毒杀了的。”

    锦宜半信半疑:“桓辅国连一只狗也不放过?”作为一个半爱狗半爱猫人士,锦宜对这个问题极为关注。

    “都住口!”郦雪松及时制止了话题的转移,他瘫倒在太师椅上,追忆往事:“那是个风和日丽的日子……”

    “风和日丽”一出,下一幕好像就是“不到园林,哪知□□如许”或者“兰闺久寂寞,无事度芳春”了,总之不是什么正经戏码。

    子远跟子邈满面惊愕中带着一丝丝仰慕,锦宜却是惊愕中带着一丝丝恐惧。

    郦雪松道:“桓府本是请侍郎赴宴的,侍郎他酒力浅,所以执意带我去充门面。”

    子邈跟子远的双眼在发光,不知道父亲居然还有这种伟大勇敢之举:果然是喝花酒喝到了桓府。

    锦宜则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看过的那些鸳鸯蝴蝶的话本,但是……若那种浪漫情节发生在自己的老爹身上,就像是艳情戏里突然跳出了无限妖魔鬼怪,简直叫人汗毛倒竖,不寒而栗。

    其实他们都是想多了,雪松的经历里,并没有杜丽娘慕色还魂,也没有莺莺张生偷会西厢。

    事情非常简单。

    那郦雪松并没吃多少酒,只是中途离席要去解手,经过太湖石的时候,听见背后有人嘤嘤哭泣,郦雪松循声大胆地探头一看,见是个丫头临水在哭,眼睛红肿,十分可怜。

    郦雪松见她年纪,只当是哪房的丫头受了委屈所以在哭,他便自然而然地掏出帕子递了过去,道:“不要哭了,哭坏了眼就不好看了。”

    雪松从来是这个随意的性子,不必在家里被三个混世魔王镇压,就算在部里,同僚若是打趣他、或者明里暗里排挤之类,雪松全不计较,只笑呵呵地应对,他又很善解人意,所以这多年来,虽然并没有往上升迁,却也从来没有出过什么大错,在部里的人缘也还可以。

    似这种递手帕、替人开解的事,雪松对添香阁里的每个姑娘几乎都体贴地做过,这也是为什么他虽然不是那种位高显赫的大人,也非一掷千金的豪客,但添香阁的姑娘们还是个个爱他的原因。

    当然,还有一点是雪松生得出色。

    在他第一百零一次的递了帕子后,冲着丫头微微地一笑,潇洒地挥挥袖子,去解手了。

    通篇除了风和日丽的“丽”,其他都显得淡而无味,太不刺激了。

    就好像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老和尚在讲故事一样,听得子远跟子邈大失所望,露出了生无可恋的脸。

    连锦宜也微微地觉着有些“剧情平淡”,完全忘了先前是怎样的担心。

    郦雪松皱眉:“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我思来想去,我跟桓府、以及桓府之人唯一的一次接触也是这次,也许那丫头就是桓姐素舸,但当时我看她跟锦宜差不多年纪,怕她受了什么委屈故而才了两句话罢了。再没有别的。”

    ***

    唉,没想到郦雪松跟桓姐的交际竟如此乏善可陈,但是造成的后果却如此的严重,简直就像是八百里外蝴蝶扇了一翅,就会导致长安城即刻起了暴风骤雨。

    此事仍系悬疑。

    但对郦家的人来,现在要做的就是亡羊补牢。

    自古就有“齐大非偶”的法,而且桓家富可敌国,姑娘下嫁,自有十里红妆的嫁妆,然而郦家却是一贫如洗,郦子远摇头叹息:“把我们三个卖了,也凑不齐给桓家的聘礼。”

    郦锦宜一紧张就肚子疼,这会儿便抱着肚子软在椅子上。

    别的不提,只双方的宅邸,算起来郦家的宅子,也不过只是桓府的一处别院的六分之一大。

    郦子邈更是发惊人之语:“鸡窝里怎么能容得下金凤凰呢。”

    郦雪松,郦锦宜跟郦子远不约而同呵斥了郦子邈一声,然而也仅止于此了。

    虽然把自己的府邸比喻成鸡窝有些伤及自尊,可是对桓府那些矜贵之人而言,他们这个地方兴许还比不上鸡窝,还是狗窝,猪圈,牛栏……尚未可知,皆有可能,总之不堪入目就是了。

    仿佛并不是娶千娇百媚身份尊贵的新妇,而是一尊掌控生死的阎罗王,郦雪松也有惶惶然末日将临的恐惧,他弱弱地问:“乖女儿,你该怎么办?”

    相比较那两个只会打趣贬低他的儿子,还是女儿锦宜最为可靠。

    郦锦宜叹了声,扶着腰直起身子,蹙眉低声,无奈忧愁地:“爹,事到如今也顾不得脸面了,这事儿是您惹出来的,当然也是您去解决,桓家既然上门提亲,自然是有备而来,桓家势大,人家既然大发慈悲地看上了咱们,当然也不会容许咱们不识抬举地‘看不上’他们,弄的不好真个儿是杀身之祸。如今爹你只管去桓府,诚诚恳恳原原本本地把咱们家的情形明白,这样的宅院,稀薄的月俸,养活儿女们还艰难呢,那样的大姐过来难道让她吃苦?而且你年纪足够当桓姑娘的爹了,桓辅国不是有名的疼侄女儿么,除非他是鬼迷心窍脂油蒙了心才会坚持这门亲事……”

    突然醒悟自己对辅国大人“不敬”,锦宜及时捂住嘴,不再下去。

    两个逆子立即点头:

    “我同意阿姐的看法。”

    “父亲快去,趁着生米还没有煮成熟饭。”

    平心而论,郦雪松是不敢去的。

    他的官职低微,就算同朝为官,见那高高在上的桓大人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每次远远地看上一眼,都会被那人的气场震慑的头不敢抬,羞涩的像是初出茅庐的稀毛鹌鹑。

    如今,让他上门,拒婚?

    郦雪松隐约觉着自己相依为命了三十五年的头在脖子上晃动,很不牢靠摇摇欲坠,随时都要不告而别离他而去。

    但在三个儿女的威逼利诱下,郦雪松以一种不入虎穴焉辞虎子的心情,蜗牛般爬进了桓府的高门槛。

    ***

    郦锦宜,郦子远,郦子邈,儿女们像是三只凛冬将至却并没有充足食物、嗷嗷待哺的黄口鸟,躲在窝里等待父亲带着好消息顺利归来。

    色渐暗,正在三人准备上演一处苦情寻父记的时候,郦雪松终于回来了。

    他带了一个大的好消息。

    还有满满当当十八只箱笼。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小逃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小逃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逃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