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一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正文 第八十一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您的购买比例不足80%,请24时后清缓存再看

    雪雁那颗心突地便上下晃荡了起来。

    父母。

    兄长。

    那都是她从前不曾接触过的东西。

    尽管早在姑苏时,便已经收到了不少物件。

    净是些帕子、扇子、衣裳……都不是什么贵重物件儿, 但每每总叫雪雁落下泪来。

    雪雁曾经数次想过,她的母亲、兄长该是什么样的人……但真当人到了眼前, 雪雁又微微慌忙了起来,唯恐这就是一场梦。

    “雪雁姑娘。”门口几个婆子忙站了起来, 同雪雁笑了笑。

    雪雁跨过了那道门, 避开了厮,这才见到了立在外头的人。

    她觉得脑子都晕乎了起来, 张张嘴,竟是不知晓该什么。

    “可是雪雁?”那人已经转过了身来,当先开口,缓解了雪雁的陌生与紧张。

    “……嗯。”

    那人笑了:“从前与你寄过信的,信里父亲应当同你提起过我……”

    雪雁细声道:“……兄长。”

    那人笑得更亲切了,仔细问过了雪雁,过得如何,银钱可足够……事无巨细, 问得周到极了。

    待到雪雁满心感动, 他方才低低地问道:“你伺候的是林姑娘?”

    “是……”

    “你家老爷特地来了信与我家主子, 主子便吩咐我今日来见你时,也问一问你家姑娘如何了。”

    雪雁一怔:“兄长的主子?”

    “我家主子早年去过御史府上, 你家姑娘应当晓得是谁。”

    雪雁愣了愣:“敢问名讳……”

    那人却是摇了摇头, 并不出名讳, 反倒是与雪雁低声嘱咐起了旁的事。明明只三言两语,但却提点得处处周到,毫无疏漏。

    雪雁越听越觉惊讶。

    她张了张嘴:“姑娘那里……”

    那人一手按住了她的肩:“凡事都放心底,莫要事事都表在面上。”

    雪雁只得闭了嘴,重重点了下头。

    那人才又低声道:“老太太给的丫鬟,自是不能怠慢的。但你要能拿得住事。她若是个肯为林姑娘好的,自然好。但若是个不好的。你就得拿准你的位置,时刻记着,你才是林姑娘从家里带来的丫头,你方才是林姑娘最亲近的人。若你软弱好欺,那旁人也会觉得林姑娘是个好欺负的。”

    从前哪里有人同雪雁直白明了地提点过这些,她睁大了眼,愣愣地点着头。

    虽然她也不大明白,这里便是林姑娘的外祖家,又如何会有欺侮林姑娘的事发生呢?

    “你从前与林姑娘如何亲近,日后便也应当如此。要分得了轻重。切不可为林姑娘面上抹了黑。”到这里,那人顿了顿,叹气道:“我家主子极为看重你家姑娘。日后若是姑娘遇了麻烦,你不知该如何应对,递个消息出来就是。”

    雪雁却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如何、如何能递?”

    内宅往外宅递消息,被抓住那可是大罪过!

    那人笑了:“此事你便不必忧虑了,我家主子已经办得妥当。务必不会让你吃了罪去。”

    那人又怜爱地看着雪雁:“我是你的兄长,又怎会害你?”

    雪雁咬了咬唇,问:“兄长的主子相当厉害么?”

    那人笑着,与有荣焉地道:“今科状元。”

    雪雁自然晓得这是何等厉害的,当即瞪圆了眼。

    见雪雁这副模样,他心底一软,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去吧。这是母亲让我带给你的。”

    雪雁惊喜地接了过去,发现里头放着的还是些女孩儿爱用的东西。都是些瞧着不起眼的,但却都包含着浓浓的关怀在里头。

    “去吧。”

    雪雁点着头,这才离去了。

    看着她的身影渐渐远了,那人才心想道,若是他的妹妹还活着,怕是也该如此的……

    待转过身,他的神色立时就变了。

    该去向公子复命了。

    贾政将和珅引到了他的院子里。

    待落座以后,没上两句话,便有丫鬟进门来报:“宝玉来了。”

    贾政的面色立刻便沉了下来:“他来作什么?”

    “来向父亲告罪的。”少年人有气无力的声音响在了门内。

    话音落下间,那年轻公子便已经跨足走了进来,身旁还有个身形瘦的仆从扶着。

    和珅摩挲了两下茶杯的杯壁,看向了这位鼎鼎大名的贾宝玉。

    倒是正与书中形容无二。

    嵌宝冠,金抹额,大红箭袖,排穗褂。

    面如傅粉,转盼多情。

    只是这副好相貌上,添着几分苍白之色,再加上神色恹恹,瞧着像是病久了似的。

    这人却并不似他表现得那样虚弱得很,因为他在站定后,目光便霎地落在了和珅的身上,甚至眼底还亮了亮。

    “站直了话。”贾政厉声道。

    其实换了往日,见了宝玉这副模样,贾政便也不会如此严厉了。偏偏此时和珅还在一旁,贾政见了宝玉的羸弱姿态,反倒更觉得心头火起。

    宝玉被贾政吼得一激灵,勉强站住了。

    “父亲,我知错了。”他耷拉着脑袋,目光却是在偷偷瞥和珅,哪里有半点像是知错的样子。

    只怕是他来道歉,也是王夫人哄着来的。

    贾政面色稍霁,问:“大夫如何?几日可好?”

    “要躺上三五日呢。”

    正着,就又听见外头有人来报,是薛蟠来拜见他。

    贾政有些头痛。

    怎么净是捡着这时候来了?

    只怕是让和珅瞧了笑话去。

    “可是那个皇商薛家的子弟?”和珅主动问。

    他倒是想要见一见这个薛蟠。

    贾政点了头,无奈之下,只得挥手让人进来了。

    而此时,另一边,雪雁也刚回了碧纱橱。

    黛玉瞧她踏进门来,嘴角还噙着笑意,不由出声打趣了一句:“如今可高兴了?”

    雪雁用力点着头:“高兴,高兴了。”到这里,雪雁顿了顿:“来也是巧,兄长父亲服侍着的那家主子,像是与老爷有些交情的。”

    黛玉:“是哪位世叔?”

    “不晓得呀。应当年纪不吧……四五十吧。”雪雁全然没往和珅身上去想,她只想着,既是中了状元,年纪怕是不的!

    薛蟠身量较宝玉更高些,五官周正,华冠丽服在身,倒也透着几分贵气。

    并无半点呆相。

    也或许是在贾政的跟前,畏惧得很,便收敛了平日里的模样,好显得恭正些。

    贾政沉着脸引了他们见和珅。

    这二人素来都喜好美丽的坯子皮囊,此时见了和珅的模样,都是一呆。

    直觉这人生得好气度,明明模样俊美无害,但又叫人不敢逼视他。

    又听见贾政,此人乃是今科状元。近来传得满城风雨,是年少便得今上委以重任的人,便是他。

    两人又觉一阵晕眩。

    宝玉不爱读书,薛蟠更是整日里斗鸡走马,没个正形,身边常伴着玩儿的,要么便是京中纨绔,要么便是那些个风月场里的。

    他们哪里这样近地见过和珅这般人!

    因而此时不仅未曾觉得烦闷厌憎,反倒还升起了些拜服之情。

    两人便朝着和珅躬了躬腰,算作见了礼。

    贾政便也就趁机,命人去将给宝玉瞧病的大夫找来。

    宝玉忙笑了笑,多嘴问:“这个哥哥病了么?”

    贾政皱眉:“没规矩。该唤‘侍郎’。”

    宝玉便忙又改了口,问了句:“侍郎生得什么病?”他口吻透着股本能的亲近,倒是半点没有刚见面的生疏。

    和珅早知晓宝玉的这等脾性,淡淡道:“心中有疾,睡不安好。”

    如此强大的人物,原也有难以入睡的时刻。

    宝玉二人瞧着和珅,反倒更觉拉近了一些。总觉从这了不得的人物身上,也寻得了一点同他们无二的地方。

    这头贾政也心底暗暗念叨。

    如此年轻,便已有如此成就,若是再有强悍的一颗心,那岂不是妖孽?

    这样倒还显得正常了许多。

    不多时,大夫至。

    和珅自然是没有病症的,那大夫瞧不出毛病来,但又不敢得罪贵人,便随意开了些安神的药,和珅笑着应了。

    贾政有话要同和珅,便先将大夫打发走了,遂又将宝玉二人打发走了,这才与和珅欢喜地一同饮起茶来。

    和珅有上辈子的阅历,这辈子的阅历更是也不浅,两世加起来,要同贾政聊得宾主皆欢,实在再容易不过。

    但和珅并未久留,一个时辰后,他便告了辞。

    这个时候,刘全也已经归来了。

    一主一仆出了荣国府,待上了轿子,背后都还有不少打量好奇或惊叹的目光。

    “如何了?”

    “问过了,有些不大好。”刘全皱着眉道。

    “什么不大好?”和珅登时便坐直了:“可是身子不大好?”

    “我问了雪雁,她面上藏不住心思。一起进府那日,便有些不大痛快。”

    和珅心底立刻便明了了。

    原著中,贾家荒唐,让表兄妹住在了一处碧纱橱,只以里外隔断隔开。

    如今虽不至如此荒唐,但想来,为黛玉安排住处,也不至如何上心,恐怕还是随意安了个地方,先让黛玉将就着了。黛玉从前过的甚么日子,如今自然难免委屈。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红楼]权臣之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权臣之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