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正文 第六十二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六十二章

    临安伯府没了。

    京中人也只一时唏嘘, 转头便不再提此事。

    毕竟那临安伯府也不过咎由自取,与两淮案扯上关系, 又能讨得什么好?如今没丢性命,已是大善。

    仲夏时。

    两淮案彻底画上了句号。

    临安伯夺其爵位,降为庶民,府中钱财一概收缴归于国库。

    念在临安伯唯一的女儿已经出嫁, 便不追究其过,连其嫁妆也未动分毫。此举自然赢得不少人拥护, 直道今上仁慈,乃我朝之幸云云……

    灵月和宝玉回到了荣国府中。

    荣国府自然也知晓了这个消息,最先变了脸色的是贾母同王夫人。

    无疑,这二人乃是府中最疼爱宝玉的人, 她们虽多有不合之处, 但唯一相合的,便是盼着宝玉结一门好亲,娶个配得上他的姑娘。

    若原先瞧灵月什么样都好。

    那如今瞧灵月……心下便凉了一分,如何瞧都如何觉得这个媳妇降了个档次。

    灵月到底只是仗着临安伯府的威势, 才骄纵跋扈, 直到这日她才真正见识到了,在临安伯府之外, 又是何等的可怕。

    灵月回到荣国府就被吓病了。

    王夫人听闻临安伯府没了, 心中惴惴不安, 只怕自己为宝玉娶了个祸星回来, 因而心头多有不快, 只让人去请了大夫来,但却没有亲上门去看。

    黛玉也知晓了这个消息。

    雪雁与黛玉起此事时,狠狠松了一口气:“咱们到底不比那侯爵之家,我原还想着,这灵月整日来寻姑娘的不快,纵使有李嬷嬷挡着,也是桩麻烦事……如今倒好,瞧她日后还如何拿架子。”

    黛玉抿了下唇。

    还真如和珅的那样。

    见黛玉没应声,雪雁吐了吐舌头,拎起桌上冷掉的茶水,出门换热水去了。

    又过了几日。

    临安伯府之事彻底在京中消停下来了。

    而灵月也终于迈出门了。

    也许是病了一场,灵月的打扮要素淡多了。

    没了往日的盛气凌人,更没有了她作少女时的娇俏,瞧着竟是干巴巴像是一面白布。

    黛玉去向贾母请安时,便正好在走廊撞见了她。

    灵月定住了脚步,目光深深落在了黛玉的身上。

    “林姑娘可高兴了?”灵月讥讽一笑,眼角带着锐利。

    黛玉连瞧也不瞧她。

    从前她没将灵月看在眼里,今后自是更不会将灵月看在眼里。

    灵月突地换了个口吻,沉声道:“他可好生无情啊,林姑娘便不惧吗?这样的男子,若日后也待你那般无情……”灵月轻笑一声,“那时林姑娘受得住吗?”

    话间,走廊那一头宝玉正缓缓走来。

    宝玉骤然见了黛玉的身影,脚下顿了顿,随即又加快了步子。

    待灵月话音落下时,宝玉已经到跟前了。

    黛玉盯着宝玉的模样瞧了瞧,忍不住轻笑出声,道:“那你觉得什么样的才叫好呢?待谁都温柔多情者?这样的人,今日待了你好,明日岂不又待了别人更好。我与你的喜好不大相同,我便觉得他那样是好的。你若喜欢那多情的人,那便安心留着这人就是。”

    宝玉隐隐听出来,林妹妹这话是在刺他呢。

    宝玉面上立时涨红,口中忍不住道:“林妹妹,我……”

    灵月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

    林黛玉那话,岂不是她便也只能喜欢贾宝玉这样的了?

    灵月面色微变,还待再张口。

    黛玉便扭头吩咐雪雁:“今日不赶巧,我们先回去罢。”

    雪雁忙跟着黛玉转身往外走。

    灵月面色更难看了。

    待转头,瞧宝玉还痴痴望着那背影,她心中更觉一阵闷痛。

    这头走得远了,雪雁才撇撇嘴,道:“这宝二奶奶倒是半点教训也不吃,如今临安伯府都没了,她还想着拿捏别人呢。”

    完,雪雁顿了顿,又声嘟哝道:“我也不觉得和侍郎是个无情的人。本是临安伯府犯下的错,自该由他们自己来承担。又不是和侍郎挟私报复。和侍郎要真像宝二爷那样,待谁都温柔多情,怕这个疼了,怕那个哭了,那便也不是和侍郎了。也不该得姑娘的喜欢了。”

    黛玉这才笑出声来:“谁同你我喜欢了?”

    “瞧啊!自是瞧得出来的!姑娘见着和侍郎的时候,是不一样的……”

    是吗。

    黛玉低下头,细细回想一番。

    旁的没想起来。

    但心底却隐约被勾起了一丝思念。

    只怕近来他又要好好忙上一阵……

    不知晓什么时候才又能想见了。

    黛玉回了院儿里,便不大出门了。

    但前头却不断有消息传回来。

    倒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就只是灵月吃了苦头,便日日找宝玉房里丫鬟的麻烦。王夫人晓得后,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本就不大喜欢那些妖妖娆娆的丫头。

    宝玉却是不干的,便总与灵月起了争吵,倒是叫人瞧了不少笑话。

    于是这每日里,要么黛玉便与三春几人一块儿顽,要么便窝在屋子里看书,要么……便听雪雁捡了宝玉房里的笑话,来给黛玉听。

    黛玉尚好。

    倒是紫鹃总与雪雁着着,便二人搂着一并笑起来。

    这一转眼,便又是几日过去。

    “妹妹可在?”宝钗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卧在贵妃榻上憩的黛玉起了身,探出半个身子去瞧:“宝姐姐怎么来了?”

    因是休息,黛玉发髻也未梳,就这么散乱地披着头。

    宝钗跨进门,见了黛玉的模样,心下也不由一叹。

    难怪林妹妹能得人喜欢。

    那梳好了头发,是一种美。

    这发丝散乱竟也是一种美。

    宝钗收起感叹,转头指着健壮仆妇们抬进来的箱子,道:“那日不是要给妹妹糊窗户么?”

    “着玩儿的,宝姐姐竟当真了。”黛玉有些惊喜,忙起了身,踩着薄薄的鞋履走在地面。

    “自是不能当玩笑来瞧的。”

    仆妇们收拾了轻容纱出来,便真要给黛玉糊窗户。

    这会儿外头却突然响起嘈杂的脚步声来。

    丫头春纤快步进门来:“姑娘,前头送东西来了。”

    尽管春纤得含糊,但谁都晓得这东西究竟是打哪里来的。

    宝钗便喊停了几个仆妇,陪着黛玉出了门去瞧。

    贾政院儿里的仆妇厮们,抬了几个箱子进门来。

    走在前头的是个年轻丫头。

    那丫头不像是荣国府上的。

    “林姑娘,宝姑娘。”那丫头是个聪颖的,一眼就认出来了二人身份,忙恭敬地出了声。

    罢,她一转身,指着身后的箱子道:“主子惦念着林姑娘夏日难熬,只怕屋中闷热不透气,便让奴婢送了一箱子的单丝罗来,要给林姑娘糊窗户呢。”

    宝钗微微哑然,随即一笑,道:“今日竟是巧了……”

    黛玉心下也有些复杂,她全然没想到,和珅竟细心至此,连这些也注意到了。

    宝钗又笑,道:“如此不如拿我的来给林妹妹作纱帐好了。哪里好与和侍郎抢呢?”

    黛玉抿唇一笑,道:“好啊。”

    于是那丫头便指挥了仆妇,将那一箱子的单丝罗抬了进去。

    紫鹃好歹从前是跟着贾母伺候的,眼界自然比普通丫鬟要更宽广些,此时她望着那箱子,不由叹道:“和侍郎好大的手笔,拿单丝罗来糊窗户……这单丝罗,隋唐时,都是拿来给公主作衣裙的。”

    黛玉也点头:“曾有人赞其飘似云烟,灿如朝霞。是隋唐时最是轻薄的丝绸。”

    “想来夏日里该是最透气的了。”紫鹃咂舌。

    “如此姑娘便也不必忍受屋内的闷热气了。”雪雁高兴地拍了拍手。

    此时那丫头又出声道:“主子还送了个冰鉴来。”

    冰鉴,便是古时盛冰的容器。

    虽很早便能制冰了,但到底制冰不易,那都是有钱人家才使得上的玩意儿,而就算要使,那也都是有份例规定的。

    后头厮开了个箱子,一股凉意便扑面而来。

    里头正放了个冰鉴,冰鉴之中放了大块的冰,堆积在一处,化得便慢了。

    几个厮将那冰鉴抬进门,却只放在了门口。

    那丫头又道:“主子林姑娘体弱,禁不得寒气,这冰鉴只能摆在门口,热风吹进门的时候,叫那冰鉴一和,便不大热了。”

    黛玉又是抿唇一笑,只觉得舌尖似乎都带着些甜丝丝的味儿。

    “还有些最新鲜的瓜果,夏里吃最好不过。主子,虽府上也不缺这些玩意儿,但总惦念着让姑娘尝到、用到最好的。”

    那丫头的声音不疾不徐,不高不低,却足以叫整个院儿里的人都听见。

    黛玉的耳根便不自觉地红了下。

    她低声道:“你叫什么?”

    那丫头道:“奴婢名青果,日后奴婢会常来送东西给姑娘的。”

    黛玉抿唇点了头。

    那青果忙让人将剩下的都一并抬进门去,而后方才告了退。

    黛玉转过身,望见塞得满满当当的屋子,陡然想起来一事。

    “我该做个什么送他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红楼]权臣之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权臣之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