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正文 第四十六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此为防盗章, 您的购买比例不足80%, 请24时后清缓存再看    黛玉同幼时的变化并不大。    她心思较旁人更敏锐些,信中除却问候和珅, 又谢过他送去的东西外。余下便是让和珅不必如此破费,又道,自己不知物品贵重, 竟是送了一盒子给表兄。    既是送给她的, 去处全由她了算。    怎么还这样心翼翼?    和珅自己抬手研了墨,再铺平纸张,以镇纸压之。    提笔写——    这一写,便不知了时辰。    待和珅抬起头来,便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和琳还站在窗外,双手正抓着窗棂,冲和珅笑:“兄长!该用饭了。”    和珅皱了皱眉。    这个时辰,自然不好再将信送到荣国府去。怕是要等明日了……    他将纸上的墨迹吹干,方才心地折入信封。后又将黛玉的字放入了常看的那本书中夹住。    随后起了身, 出了门。    和琳摸着肚皮问:“兄长方才在写什么,我都快要饿坏了……”    “既然饿了, 怎么不早一些传饭?”    “和琳一人, 怎能传饭?”    “那你叫我便是。”    “兄长写得那样入神, 和琳怎能打搅?”    入神吗?    和珅一怔,略有些不自在。    毕竟这样的情绪对于他来, 太过陌生了些。    和珅的神色恢复了平日的冷淡, 他摸了摸和琳的头。    上头冒出了一层薄薄的发茬儿, 略有些硌手。    和琳被摸得咯咯笑了起来,当即转移了注意力,不再去关注兄长今日为何那样奇怪。    等用过了饭,和琳便回了自己的院子读书。    而和珅则是回了书房,将折子理好,检查疏漏。    桌前点着的灯明明灭灭,像是要熄了。    丫鬟忙进门来,取下灯罩,剪了剪灯芯。    和珅瞥了一眼。    脑子里突然电光石火,想起了一件事来。    ——黛玉信中,不知礼物贵重,送了一盒给表兄。    这个表兄……不正是贾宝玉吗!    那如何成?    和珅的脸色几乎是立时就沉了下来。    丫鬟转过身来,手里还握着剪子呢,被和珅的模样吓了一跳,想也不想便跪了下去。    “无事,你下去。”    丫鬟舒了口气,赶紧退了下去。    来也怪,和珅在京中的名声都不知何等响亮,又引来何其多的姑娘倾慕了。    但府中的丫鬟们,却没一个敢对着和珅生出别样心思的。    那丫鬟出去后,心地合上了门。    和珅不自觉地又看了一眼窗边,再无旁人的身影。只有树叶枝桠微微垂下来,落下一片阴影。    和珅又研了墨,将原本折好的信纸取了出来。    另铺开一张,一字一字滕上去。    这是待到这次写完,不同的是上面还多了一段格外叮嘱的话。    “宝玉声名不堪,酷爱与家中姊妹玩耍,待谁都一样亲近,又惯会花言巧语……”    和珅面无表情地写着,丝毫没有在背后人坏话的心虚。    他同黛玉结识更早,黛玉应当不至于这样快,便同宝玉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将他抛到脑后去吧?    他的话,黛玉总该听上一两句的吧。    这一遍,和珅写得迅速,很快便折入了信封中,随后外头再裹了一张药方,一张医嘱。    他屈起食指敲了敲桌面。    “刘全!”    刘全一直都候在外头,听见声音,便立刻推门进来了。    “将这封药方送到荣国府去,便林姑娘吃药,耽误不得。连同这个盒子。”    刘全低头应了声,捏起那封信,便疾步出门去了。    和珅抬头看了一眼外头。    月明星稀,已然入了夜了。    和珅的心情却有些鼓噪,怎么也平复不下来。    是耽误不得的。    越早嘱咐黛玉少与宝玉接触,便越好。    自然是等不得明日的……    他这样的行径,正常得很,并不莽撞。    和珅在心头如此安抚了自己,这才觉得那口气顺了。    明日还要去见乾隆,便先早早歇下吧。    和珅抿了下唇,脸上这才有了点笑意。    连带睡下的时候,那抹笑意都还未散呢。    时辰的确不早了。    紫鹃打起床边的帘子,让黛玉睡下,还未闭上眼呢,雪雁便轻手轻脚地进门来,声道:“二老爷那边打发了个丫头来。”    紫鹃惊讶:“这样晚了,来作什么?”    “送东西。”    黛玉一下子便惊醒了:“送东西来了?”她撑着床铺坐了起来,发丝散在脑后,面上半点粉黛不施,看上去纤弱又美丽。    “我来吧。”紫鹃着,便往外走:“雪雁,你在此地侍候着。”    雪雁点了点头。    紫鹃转到屏风外,跨出了门。    那丫头大约也知道这个时辰不好打搅,也不进门,只低声和紫鹃了几句话。然后便只听见了远去的脚步声,想来是回去交差去了。    紫鹃捧了个盒子进来。    盒子上头还端正地叠着几张纸,墨迹隐隐透出来,隐约能瞥见些药材的名字。    紫鹃正要将盒子放在桌上。    黛玉却心中一动:“拿过来。”    紫鹃也不生疑,抱着盒子走到了床边放下。    黛玉不好意思打开那叠药方,她不知道里头是否也放了信。便先打开了盒子。    暖黄的灯光下。    盒盖一开,登时便流光溢彩,夺目极了。    那是一整套的头面首饰。    和如今市面上的皆不同。    这套首饰,像是用什么晶莹剔透的东西造的,实在漂亮得过了头。    不似凡间物,倒似上月桂宫里取出来的玩意儿。    黛玉只瞧上一眼,便喜欢得不行。    纵使紫鹃再沉稳,这一眼瞧去,也呆了呆。    雪雁便更不必提了。    “好生大的……手笔。”紫鹃喃喃道:“这莫非是二太太做主送来的?”    但想想也不大对劲。    二太太虽然对姑娘多有关照,但却并不至于,什么稀罕玩意儿,别的姑娘连见也未见过,就送到姑娘这里来了。    二老爷?那便更不对了。二老爷堂堂男儿,又怎会记挂着为外甥女添置头面首饰?    雪雁声道:“是昔日老爷一位交好的友人送来的。”    紫鹃微微咋舌,只当对方年纪怕有四五十了,送这些玩意儿,怕也是家中主母做主送出来的。因而丝毫不觉不妥。    黛玉迫不及待拆开了药方,底下的信封便露了出来。    紫鹃已经看呆了:“这、这是……”    黛玉展平信纸。    看着看着,便不自觉呆住了。    “姑娘,怎么了?”雪雁问。    黛玉抿了下唇,神色多有些复杂:“他,送来的都不是什么贵重玩意儿,让我不必放在心上。既是送了我的,便随我处置。孝敬老祖宗,舅母也好,送给姊妹也好,打赏下人也好……半点也不必心疼。这些玩意儿多的是,叫我随心使一辈子也使不完的……”    至于后头的,不要与宝玉来往。    黛玉便绝口不提了。    毕竟紫鹃从前是伺候老祖宗的,在她的跟前,焉能宝玉的坏话呢?    雪雁“噗嗤”笑出了声:“如此姑娘也可安心了。”    兄长的主子待姑娘是真好呀!    紫鹃年长许多,这会儿便多了个心眼儿。    这样亲切,又是帮着寻大夫,又是送东西,还写了信来……    紫鹃艰难地开口问:“那位老爷,不会是喜欢我们姑娘罢?”    黛玉捏着信纸的手便就此僵住了:“怎会?他……”    他乃是兄长。    又怎么会喜欢她?    黛玉一时出了神,脸颊不自觉地便红了起来。    雪雁在一旁更惊得瞪大了眼。    紫鹃却觉得这是桩大事。    对方若是不怀好意,刻意哄着姑娘,好将姑娘哄得对他动了心。    那怎么了得?    既是与林老爷交好的,必然是年纪不了,家中还娶了妻的,妾怕是都不知道有几房了。    紫鹃咬了咬唇,大胆道:“姑娘可也喜欢他?姑娘听我一言,与这人的来往,日后必得断了才好。他年纪不,又是姑娘的长辈,怎能、怎能如此厚颜,来与姑娘亲近?”    黛玉此时已经涨红了脸,细声细气地道:“他,他年纪并不大的。”    紫鹃心道,完了完了……    紫鹃脸色都已经白了,心也沉了下去,但此时却又听黛玉道:“他,他虽与父亲交好。但从前在姑苏时,我是唤他‘兄长’的。”    雪雁也忙在一旁道:“正是,那位不是甚么老爷,是公子。还未及冠呢,妻是更未娶的。”    紫鹃的一颗心上上下下,这会儿惊得更是咣当落了地。    紫鹃:“还未及冠?更未娶妻?是位年轻公子?”    雪雁:“是呀。”    紫鹃的心情经历了这么一遭大悲大喜,忍不住笑出了声:“早便是了,倒是吓死我了,还当有个不知羞的老东西,敢来哄我们姑娘……”    黛玉听了也忍不住笑了,脑子里还不知觉地勾勒了下那个哥哥的模样。    这会儿黛玉同雪雁二人再瞧紫鹃,便觉亲近了不少。    紫鹃方才的担忧可不是作假的。    雪雁忍不住添声道:“这个公子,紫娟姐姐也当是听过的。近来京里头,连带府里头传得正盛的,那位年轻状元郎,又得了今上赏识,如今都还不曾成亲,得了不少人家青睐的……便正是他了。”    紫鹃面上陡然涌现了喜色。    她是个大胆的,这会儿揪了一旁拔步床上垂下的穗子,声道:“如此一,倒真是个好郎君了。姑娘只当我方才那些话都不曾过。”    紫鹃:“日后可万不要断了联系,亲热着就好……”    黛玉微微瞪大了眼:“胡甚么……”    但脸颊却已经是红了个透。    烛光落在她的面庞上,更将她的模样衬得眉目含情,颜色动人。    王夫人知晓是贾政动了手,以致宝玉体弱。但到底不敢怪罪贾政,连哭啼哀叫都不敢有,只是吃斋念佛的时候更多了。    瞧着一言不发,但却更叫人能感受到她的委屈与苦闷。    贾政果然讪讪,之后都不曾再对宝玉严加管束。    但纵然如此,宝玉也依旧躺在床上,整日痴呆呆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红楼]权臣之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权臣之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