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正文 第四十三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四十三章

    和珅之所以这样快将聘礼送上门去。

    不过是在圣旨抵达时,起到震住荣国府的作用。也叫他们心中知晓, 黛玉不仅半点不贪图他荣国府的东西, 反倒要他荣国府来捧着黛玉。

    当然,这样大的阵仗也的确只有和珅做得起来。

    他在京中经营几年, 本也不缺钱财,后来成了乾隆跟前的红人,赏赐也同样拿到手软。乾隆甚至会为了让他赚钱, 大开方便之门。

    对于和珅来,一时间掏齐聘礼,并非难事。

    和珅亲笔写下了礼书。

    礼书长长, 足以叫人眼花缭乱。

    侍郎府中并没有这样多抬聘礼的人,乾隆也不吝啬, 便于宫中借了人给和珅。

    于是抬聘礼而来的,便是乾清门行走的侍卫。

    他们多是满清、蒙古王宫勋戚子弟、宗室子弟。

    因着和珅曾任乾清门侍卫, 后又升任御前侍卫。他同这些人本就相熟得很,于是他们倒也乐得为和珅捧这个面子。

    除此外,行走在前的乃是从内务府中拨出来的人,几个太监抬了全鹿, 心翼翼走得挤极慢。

    而两旁开道者, 乃是镶黄旗下士兵。

    其实就算没有开道士兵,也未必有百姓敢冲撞。

    但和珅还是问乾隆求了这个恩典。

    巧了,他正上任镶黄旗副都统, 要使手底下的士兵开个道, 送个聘礼, 乾隆还是允得的。

    总比那些用手底下的士兵行猖狂之事要来得好。如今和珅的行径,不过更明他是个重情义的人罢了。

    所以,震惊了一干人的,并非仅仅是那足有百余抬的聘礼,更多令他们惊讶的是,这抬聘礼的人,以及那两旁随行的人。

    这样一眼望去,只会叫人觉得,是哪家的王公贵族要娶妻了。

    其实莫王公贵族了。

    如今京中王公贵族多有家中贫瘠者,恐怕也难有这样的阵仗。

    不过下个聘罢了,却真是将富贵与权势都体现了个淋漓尽致。

    纵使在京中达官贵人云集的地方,也实在吸睛。

    这样的道理,围观者都能懂得,贾府上下如何会不懂得?

    贾政望着那渐渐行来的队伍,忍不住出声道:“和珅果真是深得盛宠啊。”

    王夫人也忍不住叹道:“玉儿好福分。”

    这样一遭,想必宝玉也再难入黛玉的眼了,她绝不会走回头路。这样也好。彻底扼杀了后患。

    此时贾赦抬起头来,盯着那长长的队伍,在他眼中,这些俨然都化作了金银财宝。他忍不住道:“早知晓,何不将贾家女儿嫁过去。”

    什么赐婚,什么皇上何等荣宠。

    对于贾赦来,那都是虚的。

    但这些钱财富贵,却是实打实的好东西啊!

    贾赦想起不久前邢夫人和他的话,心底也升起了强烈的不甘。

    怎么、怎么偏偏就让个外姓女儿捞去了呢?

    贾赦一时却忘了林如海还在旁边呢,而且此时林如海同他站得正近,便恰好听见了贾赦的声音。

    林如海回过头来,不冷不热地看了他一眼。

    贾赦明明是兄长,此时却缩了下脖子。

    也不知往日贾母究竟是如何将长子教导成了这副模样。

    贾政也不喜欢自己的长兄,见状,便出声道:“兄长慎言,若落入和侍郎耳中,后果不堪设想。”

    贾赦同样不喜欢这个弟弟,他才是袭了荣国府爵位的人,却偏偏过得如庶子一般。这一切都拜贾政所赐。

    而贾政在外头名声好,他的名声却正相反。

    两相对比,贾赦便又落了下乘。

    此时贾赦哪里听得了贾政的斥责,当即冷笑道:“他又能拿我如何?”

    还是王夫人出声道:“人来了。”

    罢,他们齐齐一抬头,就见和珅已经走在大门前了。

    手中正捧着御赐的玉如意,以示皇帝对这桩亲事的看重,将之视作不可拆散的良缘。

    贾赦方才还言语张狂,此时却又收敛得干净,仿佛方才什么也不曾过。

    只邢夫人的目光还止不住地在和珅身上打转。

    上哪儿去找这样合适的女婿呢?

    竟是便宜了林如海!

    想想若有个这样有权有钱的女婿撑腰,他们大房何至于被二房压制到如此地步?

    这样想着,那邢夫人竟是往前走了一步。

    和珅刚踏上台阶,便见有个形容木讷,尽显老态的妇人,往前走了一步,竟是隐隐脱离了众人的队伍。

    像是有什么话要与他一样。

    和珅跨进大门,扫了一眼那妇人。

    隐约记起,这应当是邢夫人。

    “大嫂。”王夫人出声。

    邢夫人这才如梦初醒,讪讪退了后去。

    “致斋兄。”贾政当即迎上去,但随后又意识到不仅称呼不对劲了,就连他迎上来的行径也不对。

    贾政忙改口道:“和侍郎。”

    随即又让退开两步,好让林如海上前。

    林如海心中还尚且处在一片震荡之中,他张了张口,却是半个字也未能吐出来。

    和珅一眼便瞧出了林如海的心思,他也并不点破,只淡淡一笑,双手奉上道:“这是礼书。”

    林如海接了过去,翻开来粗略扫过一眼。

    但仅仅只是这样,也足够叫他心惊了。

    的确,没有比和珅更能护佑住黛玉,令她一生衣食无忧的人了。

    但,林如海心中又有一隐忧。如今和珅风头正盛,若是树大招风,祸及黛玉又该如何?

    只是这些话,林如海终究不好出来。

    他不能这样去揣测和珅的未来。

    林如海露出了一个似哭似笑的表情来:“嗯。”

    随即他又抬手拍了下和珅的肩。

    和珅身量比他还要高,于是林如海只拍了一下便收回来了。

    这里到底是荣国府,聘礼该如何安置倒不大好。

    王夫人走出两步来,笑道:“姑爷在京中没有家宅,玉儿又一直住在咱们府里。不如我这便安排下去,令他们清扫出一处院落,摆放和侍郎送来的聘礼。待到玉儿出嫁时,自是同嫁妆一并送去。”

    和珅扫了眼王夫人。

    王夫人依旧面带笑容,神情不似作伪。

    王夫人同她的侄女都是贪财的,只是从来面上不显。

    他们敢放印子钱,什么脏钱臭钱也敢于揽在手中,仗的不过是荣国府顶上那道匾额。

    只要王夫人不蠢,她便自然不敢碰这笔聘礼。

    莫聘礼了。

    日后黛玉的嫁妆,她都是不敢染指的。

    和珅点了头:“那便有劳二太太。”

    王夫人听他口吻客气尊重,心中一喜,知晓和珅将来极有可能是他们荣国府的一门亲了。

    王夫人得了两重利,自然高兴得很,也愿意多使些力气。

    她转头叫:“周瑞家的,你过来,我吩咐你几件事。”

    周瑞家的常跟在王夫人身边,此时自然也在门口。只是她早在赐婚圣旨下来的时候,便已经双膝发软,起也起不来了。

    林姑娘得了赐婚啊!

    那和侍郎未来便是林姑娘的夫婿了啊!

    周瑞家的可不敢忘那次宫花事件,她原本就畏惧林姑娘有和侍郎撑腰,如今二人关系更进一步,周瑞家的便更觉慌乱了。

    一时间她竟是脸色惨白,身子颤抖,动也不敢动,生怕上了前,便叫和侍郎一脚踹死过去。

    王夫人见周瑞家的半不动,竟还颤抖起来,只当她是被今日的阵仗吓着了,便只好转头道:“吴兴家的,你过来。”

    吴兴家的早就等着这一刻呢。

    她知晓周瑞家的心虚不已,便一直等着这好处落到她头上。

    谁晓得还真让她捡了便宜。

    吴兴家的忙笑了笑,起身步走到王夫人身边,还同和珅躬身道:“和侍郎。”

    声音倒是谦卑恭敬。

    往日周瑞家的最瞧不上她这般做派。吴兴家的心头冷笑,如今却不知是谁瞧不上谁了。

    和珅看过原著,如何会不知晓那周瑞家的不敢起身。

    他勾了勾嘴角,带出一道略有些凌厉的弧度,他扫了一眼那周瑞家的,眼看着对方身子颤抖得更剧烈了,这才将视线收了回来。

    此时王夫人已经吩咐了吴兴家的,去准备两个紧挨的院子出来。

    前者用以放置聘礼。

    后者便好让黛玉搬过去。

    总不好让黛玉继续住在碧纱橱,本也是权宜之计,如今再叫和侍郎晓得了那处曾是宝玉的住处,岂不要惹出大祸来?

    吴兴家的应声去了。

    贾母不在此处,自然无法反对。

    不过纵使她在此处,本也没了理由反对。

    和珅这才道:“二太太思量周全,有劳。”

    王夫人听了这话,当即比听了十句溢美之言还要叫她心中舒坦。

    一旁的林如海也面色好看了许多。

    这荣国府里头,虽有不是东西的,但到底还是聪明人更多。

    不多时,吴兴家的便来报:“下人们手脚快得很,已经收拾出来一个院子了。”

    王夫人便看了看和珅身后那些身形高大,身着侍卫服端的英俊潇洒的男人,道:“便请他们将东西都抬进来吧。”

    和珅点了下头,身后那些人方才动了。

    内务府的太监便站在门口,唱那礼单。

    如此,众人便瞧着那些聘礼,一箱接一箱地抬了进去。

    其中不乏一些西洋玩意儿。

    什么钟表,琉璃,玻璃器皿,望远镜……

    更有什么东珠摆件,珐琅彩器……

    还有香炮镯金,生果糖酒。

    其中行茶礼乃是重中之重。

    原本和珅对此项没有考量到,但乾隆考量到了。

    乾隆本就喜好喝茶,曾在杭州品尝到龙井时喜不自禁,便敕封仅有的十八棵茶树为“御茶”。

    这聘礼中携来的茶饼,便是乾隆献出来的御茶。

    如今便在宫中也是数量有限。

    立在这里的人,都晓得龙井如何深得乾隆喜爱。

    当听那太监念到“御茶龙井两饼”,取个成双成对的好寓意之后,便又忍不住感叹,和珅着实上了心。

    贾政更心道。

    他都未曾尝过一口呢。

    偏偏他们转头去瞧和珅,见这人还是满面云淡风轻之色,仿佛拿出手的聘礼,不过尔尔。

    贾政不由抬头看了一眼自己这高门府邸。

    竟是显得都寒酸了一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红楼]权臣之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权臣之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